首页> 玄幻> 龙起微末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一章 夜月杀鬼下

龙起微末 南山桃源人 3,465 2020.07.24 08:46

  横扫幽谭邪与恶,一泄君子心头恨。

  吴子健悍然出手!青铜铁钴猛地颤动,道道玄铁铭文如流水般旋转,绽发刺目金光,迅速消磨冲击水鬼王的尖刺利爪。

  金铁交击之声响彻不绝,只见咔崩一声,水鬼王右臂五指利爪齐声而断。

  “嗷~~”吃痛的兽吼从其口中发出,顿时眼中凶芒大盛。

  一番猛烈交锋后,两道身影皆倒射而出,脚下的水花冲天而起,形成漫天水帘,在水面上滑行长长的波痕,方才停了下来。

  水鬼王用嗜血目光狠狠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少年,在先前碰撞中,清晰的感受到了吴子健的强大与危险。

  “畜生,你就这点斤两吗?不过如此,看来是我高看了你”吴子健戏谑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送你一程吧”。说罢,双方又各展神通,战在了一起,漫天的爪影与铁钴,交织缠绕,一次又一次的碰撞,宛如暴雨般连绵不绝。

  天空中沉重的低喝声与凛冽的鬼叫不断传出,在短短数息时间内,双方交手不下十回,砰砰砰,碰撞声震耳欲聋。

  这是一场生死之战!吴子健双目都杀的通红,此刻双方早已杀出了真火,毫无先前的试探之举,招招致命,爪爪到肉。

  不多时,神将身披的玄铁衣甲布满深浅不一的爪痕与孔洞,如同一块破碎的烂布,随时都可能蹦碎。

  神将身躯渐渐暗淡,透明,气势萎靡。显然连反大战,自身消耗巨大。

  一旁的水鬼王也好不到哪去,丑陋的口器流淌恶臭的血液,胸口伤痕累累,留下一条又一条的钴痕。

  左手的利爪也断了三根,四野飘散着打落的红色长毛,但眼中的凶光不减分毫,反而愈浓烈。

  呼呼~风声如涛,溪云谭湖面上,两道身影对峙而立,一股凝重的氛围的弥漫开来,吴子健慧识重归本体,双眉紧蹙的望着颇为狼狈的神将。

  “本想借慧识加持之法,结合我的武道感悟与神将的天生神力,一举斩杀此獠,不料此鬼凶绝,一时三刻拿他不下”吴子健思道。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旁的水鬼王猛地仰天长啸,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谭心的血月仿佛受到了召唤,也跟着翻滚开来,只见一道血色红光冲天而起,宛如灵蛇般飞向一旁水鬼王,做完这一切的血月,迅速暗淡下来,不复先前的凝实。

  呜呜!冲天血光伴随不绝于耳的鬼叫声,猛没入水鬼王的身躯,一道鬼躯发出滔天血光,随即巨大的血影笼罩在水鬼王身后。

  那血影没有面孔,只有一张形似巨大鬼头的外形,一对诡异的瞳孔漂浮其上,眼瞳狭长狰狞而阴冷,说不出森严恐怖。

  “好决绝的畜生,不惜打断血月的出世,来加持自身,这是想一决高低了吗”吴子健望着诡异的血色鬼头,面色有些沉重。

  一股可怕的威压,缓缓从那道鬼头散发出来,“嗷~”的一声,巨大血色鬼头猛地张开那血盆大口,朝着神将发出一声怒吼!

  仿佛在向对面得神将发出挑战。下一瞬,血色鬼头爆发出尖锐刺耳的桀桀声,轰!爆射而出邹然奔向神将,满口锋利的鬼牙作势狠狠地咬下,口器间血腥之气扑鼻,令人闻之作呕。

  吴子健操控着神将迅速向后爆射而退,在燃烧魂力的获得的极速之下,才堪堪躲过血影鬼头的攻势。

  一旁的水鬼王见攻击落空,颇为恼怒,想要一鼓作气镇杀吴子健,操控的血色鬼头突然爆开化作浓浓血气,只见血气翻滚间一条条血色长蛇鱼贯而出,身长三尺,扁头狭目,血蛇狂舞,蛇海翻涌!

  “不好!'吴子健大叫一声,连忙命令神将闪躲,但俨然为时已晚,一条条血蛇如跗骨之蛆,片刻间神将便被血蛇缠绕包围,无法寸进半分。

  每当鼓起虬扎肌肉的臂膀挣脱蹦裂血蛇时,还会有更多的血蛇一拥而上,杀之不绝,难缠至极!水潭中的鬼王将眼前的一幕尽收眼下,露出一股得意的得意笑容。

  眼看神将就要被蛇海吞噬,危在旦夕之际,一道晦涩难懂的法咒从吴子健口空传出。

  只见吴子健双手如车轮般快速掐诀,“至尊梵天,无上明王,如是我闻!饶益众生,道法自然..”

  空灵庄严的口诀响彻四野,直至夜空上悬挂的一颗星辰闪耀光芒,吴子健大喝一声“斗转星移,亥时已至,十二辰间守护神,至真至阳天众金彘神将显化真灵!”

  只听“嗖嗖”的破空声,一道耀眼金光从空中落下,不偏不倚的砸中一旁的神将,刹那间,使其周身光芒大作,炽热而神圣,以神将为中心,迅速向四周发散。

  “呜呜~”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只见吴子健脚下的血蛇如冰消雪释般纷纷化作血雾。

  轰!下一瞬一尊头戴金冠,身绘耀金密纹,上披紫金玄甲的,周身闪耀神光的金鸡从血雾中踏了出来,鲜红的鸡冠,一双眼睛如两颗黑宝石,狡黠明亮,洁白粗壮的利爪,威风凛凛。

  这是显化真身的神将!一股至强的威压压得吴子健喘不过气来,好强!

  据宝纸密宗传承中介绍,天地间昼夜分为十二个时辰,每个时辰都一位神将负责守护苍生,而亥时的守护之身便是宫毗罗神将,也只有在此时辰,才能借助星辰之力,化身真灵神兽,镇压八荒。

  “好险!再迟半刻,后果不堪设想”吴子健轻轻拂去额头的微微细汗道。说来话长,但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

  水鬼王见声势如此惊人的金鸡真神当面,极为忌惮,猩红的鬼目转动,露出惊恐的神色。

  “呜呜~”一声声低沉的吼叫,掩饰不住它颤抖的身躯,犹如老鼠见到猫,丝毫不见争斗的勇气,脑海中只有一个字-“逃!”。

  “哪里走!还请宫毗罗神将出手,助小子斩杀此獠!”大势在手,吴子健哪有轻易放过的道理。只见金鸡真神仰头发出瓦釜雷鸣的惊天鸣叫,周身神光大作。

  水鬼王在神光的笼罩下,身形如陷泥沼般缓慢无比,下一瞬庞大的身躯如同一座小山般向水鬼王冲去。

  轰!毫无悬念!面对绝对的力量,顿时间水鬼王的如破碎的风筝般被撞了出去,腥臭的鲜血在水面挥洒,半个身躯胸膛被金彘的巨力撞的塌下,一方凶物水鬼王气绝当场!

  水鬼王再强也不过是只山野精怪,刚刚踏入鬼道的大门,远远未成气候。若是再修行个千载,凝妖魂,铸鬼躯,成一方大妖,哪怕神将真身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拿下。

  天道至公。凡修道有成的鬼怪精灵,人妖仙圣,为善则皆可称为正神,受万民香火供养;为恶则为邪魔,为天地所不容。

  “嗖~”,一旁的吴子健上正在打量,只见一道淡红的灵魂从鬼王体内钻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血月的方向疾驰而去。

  “还想跑,早料到你有这一手”吴子健冷哼一声,显然对此早做好了应对,只见其身形一闪,手握一把闪耀银光的水晶弯刀,朝着水鬼王魂体狠狠挥下。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其魂体传出,随即水鬼王化作一团淡红烟雾被宫神将吸收。

  至此,为祸一方的水鬼王才真的魂飞魄散!死的不能再死。

  吴子健望着眼前的一切,把玩着手中的弯刀,凝重的面容终于有些缓和,先前神将杀敌之时,自己也没闲的,以意念观想刀形,运秘法凝练月华,这才有了手中的水晶弯刀。

  “刀体虽然不稳,经不起长期鏖战,在神兵面前更是不堪一击,但用来收割境弱小鬼魂倒也便利”把玩了几下后,水晶弯刀便同一旁的神将自行消散了。

  此时,一旁的血月已停止了转动,凝实的月体慢慢变得暗淡,渐渐虚化。

  被其束缚的诸多亡魂也尽数挣脱,男男女女不下数十人,在齐齐朝着吴子健的方向稽首拜了拜,已示感谢后便化作一团团青烟消散在天地间。

  “生死无常,人死如灯灭,愿诸位一路走好”吴子健拱手还礼,言语间尽显哀意,片刻后抬头望着夜幕上的星辰喃喃道“生离死别,谁又能真的看透呢,只是可怜这死去人的家属...”

  良久才摇了摇头把自己从悲哀中拉了出来。吴子健幽幽飘到水鬼王的尸体前,瞥了两眼又环顾了下四周,眉头微皱,陷入沉思。

  “此事定有蹊跷!水鬼虽非罕见,但这般神志已开,又身负鬼道秘法的强大凶物到是少见!”

  吴子健喃喃道“看来,这水鬼老巢要走上一遭了”下一瞬便猛地扎入水面,水中的藻类发出淡淡的腥味,谭底的世界伸手不见五指。

  幽静黑暗中仿佛隐藏着无数秘密,吴子健感受着谭水的清冷与寒意,这不是普通的水温之感,能让魂体感触到的必然是同源的力量。

  “怨气?死气?还是阴气?吴子健不知,水既孕养万物,又包容一切,春风化雨是水,洪水猛兽也是水,自上古以来,无论那一朝代先民都有祭祀河神,海神之举,敬畏之心长存!

  眼下,随着潜入水底深度愈来愈深,吴子健周身的水压也越来越大,行动也渐渐迟缓下来。好在不一会便到了谭底。

  吴子健一双星目中闪耀着幽幽的蓝光,有些吃力的行走在水底,开始搜索水鬼的老巢,不多时一股令人作呕骚臭之味扑鼻而来,吴子健面色有些难看。

  “看来,水鬼的巢穴就在附近了”眼中蓝光大作,誓要讲水鬼连根拔起,踱步间,远方出现一座座隆起的小土丘,土丘之下是一个个相互串联洞窟,周边堆有森然白骨。

  上面覆盖着一缕缕破烂不堪的碎布,显然是先前遇害百姓的遗骸,有几具身体还粘连着块块血肉,未被啃食干净。

  吴子健见到眼前的一切,愈加坚定了捣毁鬼窟的决心,不由的加速向土丘靠近,仿佛对腥骚无比的臭味视若无睹,观想出水晶弯刀,一步一步的向洞窟靠近。

  定睛望去,吴子健能感受洞窟深处有几只血气微弱的生物在缓缓移动,跟水鬼一脉同源。

  “幸好下来巡查一番,否则假以时日,长成凶物,又要为祸一方,”吴子健心中庆幸道。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