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棱岸幽娴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沈家大小姐

棱岸幽娴 水鱼三石 5,430 2020.06.30 20:57

  正在秦棱发愁时,电话声又响了起来。

  “叮叮叮叮叮叮”

  还是之前那个陌生号码,接通后传来急促紧张的询问

  “秦棱,你没事吧,那些人是不是已经动手了?”

  秦棱不以为意,以为谷箐还对自己留有感情,可当初的背叛让他不能接受。所以哈哈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我这么厉害,没人来找我,就是我在做实验,培养的材料时间到了”

  “你确定没事?那你在国都等着我,我明天下午就来找你”,说完电话挂断了,传来忙音。

  秦棱无奈的笑了一笑,摇了摇头,心中不是滋味,也不知道谷箐是怎么想的,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些找自己的人又是谁,我手中的玉石到底是什么用处。一大串的问题让秦棱头皮发麻。一震苦恼后,秦棱索性不再去想这样,清理干净实验室后,关门离去朝着宿舍走去。回到宿舍后早早洗漱休息。已经是深夜三点半,秦棱心中的疑惑还是很多,索性将头盖入被中大睡起来。

  竖日,一缕阳光照在秦棱床前,“叮叮叮叮叮叮”

  电话音响起来了,迷迷糊糊的秦棱拿起手机,看也没看接通后“喂,秦棱,你在哪?我都到国都了,在你们学校没看到你啊?”

  秦棱听到声音后抖的跳起,像个初恋的小男生一样,有些激动又有些失落。

  “啊,我在宿舍呢,昨天晚上实验搞得太晚,这不你电话让我醒了”秦棱装作无精无采说着。

  “都下午三点半了你还在睡,你真是一点没变”谷箐悠悠说着,就朝秦棱的宿舍走去。

  来到宿舍楼下,秦棱已经走出宿舍

  “秦棱”谷箐一眼就认出了秦棱,当即喊出了他的名字。秦棱也看到了谷箐,不惊让秦棱有些惊讶,三年未见,只见那身着连衣裙,柳绦般的细腰,前凸后翘,使人魂不守舍,浮想联翩。那樱桃小口,柳叶弯眉,白净的瓜子脸,光滑细长的白腿,让我过目难忘,恋恋不舍,无比的妖娆。相比三年前更多了一些成熟。秦棱无奈了笑了一笑。正当秦棱入神时,一道声音传入大脑

  “喂,你看够没有”

  一时,秦棱才回过神来,秦棱有些尴尬的望着谷箐,三年未见,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三年没见,你过得还好吗?”秦棱突然开口道,眼睛时不时盯着谷箐的眼睛,面露微笑。

  “还不错,乐坤对我还挺好。”谷箐没有任何负担的回答着。哪知道秦棱心中不是滋味。乐坤不是别人,正是三年前让俩人分开的关键。当年挖了墙角让秦棱颓废近半年。

  “他对你好就行了,要是对你不好我就去打他小子”秦棱微笑着说着。

  “看我这脑子,一直让你站着,走走走,我请你吃下午茶!”秦棱说罢径直走在前面带着谷箐离开。

  来到一家咖啡屋,这时已经有不少的学生在卡座座着嬉闹。咖啡屋不大不小,座楼外校园旁几公里的商业大楼中。

  “秦老师,又来喝下午茶啊!”店里的服务员因为秦棱经常来照顾生意,一来二往也就认识了。微笑着对秦棱说道,眼睛不时盯着谷箐。谷箐也看着正在打量她的沈娴。一身标志的工作职业装,胸口挂着工牌。仔细打量着竟发现比自己多了几分韵味,也没做声,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秦棱无奈的笑了笑,摸了一下鼻头,这谷箐不会以为我跟沈娴怎么样吧。赶忙对着沈娴尴尬道:

  “沈娴,今天还麻烦帮我找个安静的卡座,谢啦!”秦棱客气的说着。

  说罢沈娴带着的秦棱及谷箐来到窗户边的卡座坐下。这里往窗外望去,整片街道一览无遗,别有一番风情。

  “秦老师,你们需要点些什么?”

  “谷箐你想喝什么?”秦棱座在谷箐对面,温柔的问道。

  “还是以前那样就好!”谷箐跟秦棱以前在学校也喜欢出来吃点下午茶或者二人世界。

  “好咩,那就俩杯卡布基诺,俩份蛋挞、再来一份樱桃蛋糕!”秦棱以前跟谷箐在外留洋也是吃这些点心。也没忘记她爱吃什么。可是面前这个女人再也不属于自己。心中的失落感由然而生。

  “你们稍等下,等会就给你们送来”沈娴好像看出来了秦棱的面容,说罢当即离开也不想掺合在他们之间。

  “秦棱,你不会看上她了吧,眼睛一直盯着别人”

  秦棱不以为意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谷箐面露尴尬,随即直接道明过来的原由。原来自己手中这块古玉竟是“盘古玉”,所谓盘古玉那可是开天劈地之物,可想而之是何等至宝了,难怪几大家族都想得到。甚至于国外的势力都想得到,秦棱想着想着不禁有些后怕。自己一个读书人,根本没有抵挡各大势力的实力,一时间有些苦恼。

  谷箐看出了秦棱的面色“你放心,你跟我去国外,乐坤家族可以保你。这是乐坤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秦棱看着这个玉盒,一掌大,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是上等的老坑翡翠,颜色墨绿剔,被人精心打磨散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灵气。秦棱虽然不懂的玉石,但也了解一二。心中不禁感慨,乐坤家族果然不容小觑啊!

  打开玉盒,柔软的红布上放着一颗泪行珠子。透着闪闪发亮的光芒,仿佛有生命一般的看着秦棱。

  “这是星光泪珠,世界上仅此一枚,乐坤竟然给了你!”谷箐有些幽怨,可还是静静的看着秦棱收起星光泪珠。

  秦棱看出了谷箐的惊讶当即明白过来这个叫做星光泪珠的珠子价值不菲,立即收入自己包中。

  “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后我若还是没有能力抵抗各大家族从我这里得到盘古玉我就去乐家找你们!”秦棱说着就要起身离开。谷箐想说什么确没说出口来,刚刚看着秦棱坚决的眼神,他仿佛回到了三年前他们俩人在一起的日子,眼中那种执着,肯定,认真的样子让人很放心。随即也明白过来秦棱的意思。看着秦棱的离去。谷箐好像日思索着什么,当初是不是不应该离开他?可我这么做也都是为了你啊……

  秦棱当然不知道此时的谷箐的想法,告别谷箐后来到前台结账,跟沈娴寒暄一下后便离开了咖啡屋……

  回到宿舍已经是晚上七点,秦棱也不饿,思考者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情,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一思考便到了晚上十点!秦棱思前想后决定去入伍参军,虽然四大家族目前掌控着军队,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决定后面的计划后就洗漱休息了……

  竖日,清晨一缕阳光照在秦棱棱角分明的脸庞上,露出冷峻的表情,径直走向教师办公室大楼。今天他想找傅又青董事提出离职。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傅又青的办公室不大,但看起来还算奢华,一抹古香飘入秦棱的鼻中。古色古香的书柜堆放了密密麻麻的书籍。

  “傅董,您好,不好意思这么早来叨扰您!今天我是过来提出离职的。还请您批准!”秦棱恭敬的说道

  震惊,傅又青顿时起身走到秦棱身前询问,此时傅又青想着是不是自己那混账孙子傅龙又得罪了秦棱。问道“不知道秦老师为何突然要离职?是工作不顺心还是资源不够做研究?有什么问题我们敞开了说!”傅又青一大把年纪了,坐镇学校,面对事情都不卑不亢,还没什么事情能让他有些慌张。可现在这样一个青年提出离职竟然让他有些慌张无措。

  “没什么,我就是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您老也不必太在意,我想着自己还可以出去磨砺下,磨砺完后我再回学校,您老不会不收我了吧?”秦棱微笑着摸了摸鼻子说道。

  秦棱自然不会说自己是要去入伍参军,这可是傅家掌控的地盘,这里的军队都是傅家的。他可不敢冒险去赌,虽然不知道这傅又青是不是知道自己的盘古玉,但是一旦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哈哈,秦老师,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有干劲,想出去闯荡是好事,可现在外面尔虞我诈,不如就在学校帮我也何尝不是一种磨砺?”

  秦棱知道傅又青的用意,想着傅老可能不知道自己有盘古玉也哈哈说“感谢陈老的美意,我既然已经决定要出去闯荡,自然是考虑到了以后的路怎么走,还请傅老成全!”

  傅老愣住片刻“罢了罢了,你们年轻人想要一片自己的天空,那就准了,你在外闯荡可一定要注意,比较其他院校斗争也比较激烈。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来处理。”

  “是,谨听傅老教诲!谢谢傅老!”秦棱面露笑容,憨厚的笑着。

  “哈哈,看来我们这些老东西不得不服老啊,以后这天下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啊……”

  傅又青不禁感慨万分。随即拿出笔纸,批了秦棱的离职申请。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

  “多谢傅老的教导,学生定会牢记在心!学生就不多叨扰您了,傅老再见!”

  秦棱向傅又青请教了些许知识后便寒暄几句告辞离开了办公室大楼。

  秦棱带着收拾好的,办公用品及实验报告再次回到宿舍,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想着还有俩天就要开始招兵了,自己还有点小激动呢!

  收拾完行李后又单独找到丁文,告知他离职的事情。

  “老师,你不会已经离职了吧?学生还想跟着您学习呢……”丁文一脸舍不得的说着,眼睛不时冒出些许泪光。

  “嗯,我今天下午就会离开学校,以后学习上面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打电话来问我。在学校你可要好好用功读书,将来一定也可以成为一方之主!”秦棱温柔的看着自己看中的这位学生,心中甚是得意,想着让丁文毕业后跟着他一起做事。

  “真的可以吗?老师……”丁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以后可能成为一方之主,那可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可是老师确这样说了。

  “是的,你一定可以,但前提是你一定要用功学习,实践。到时候我会来考你的,要是学的不好,可别说是我的学生。”

  “是,老师,学生谨记,一定不会辜负老师的期望!”丁文说罢,又问道

  “老师离开学校后打算去哪里呢?”

  “这个我暂时还没想好”秦棱也没告诉自己学生丁文,以免害得丁文被几大家族威胁。

  见老师不说丁文也不敢多说什么,俩人你一句我一句,留下通讯方式后秦棱带着丁文去吃了晚饭。

  晚饭后,秦棱回到宿舍,拿着自己的行李箱就往外走。在校门口打了个计程车。

  “师傅,到风雪酒店”

  “好咧”

  车上一路无语,秦棱小眯了一会就到了酒店门口。

  “您好,您的目的地已经到达,请支付程车费后带好您的行李物品下车,下车请当心,欢迎下次为您服务,再见!”一段机器语音传入,秦棱当即付了钱下了车。

  酒店外面看上去非常奢华,足有四十二层高。灯光璀璨,看起来整个酒店内外普通白昼一样。大门口迎宾见秦棱走过来,偏偏细语,温柔的说道

  “您好,请问是住店吗?”

  “是的”秦棱没多看一眼迎宾,他现在不想太过招摇。

  “先生,里面请”,迎宾带着秦棱来到大厅,秦棱不是第一次来了,可这酒店还请让他震惊不已。一眼看不到头的大厅,中间一个大大的圆形服务台。服务员们正在忙碌的工作着。灯光照在每个人的身上都让人心旷神怡,不觉多了几分姿色。来到服务台前,秦棱让服务员开了一件普通特价房。付了俩天的金额便拿了钥匙卡上楼去了。

  俩天时间转眼即逝,秦棱在房间也没出来过。今天是招兵的日子。秦棱换了一身运动装,短袖,来到服务台给服务员又付了一天的房费。

  离开酒店后,来到招兵地。招兵地离酒店不远,只有三公里左右。秦棱走路到招兵处。

  “你好,我是来报名参军的”秦棱对着一名老兵说道。

  “请拿出你的身份证明信息,我们需要核实登记。”老兵一头短发,依稀可见的白发,以及脸上的那一条刀疤,可以看出老兵经历过不可想象的岁月。老兵缓缓说道,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好了,登记完了,三天后会有通知到你的手机上,接到通知后就到这里来报道。听明白了吗?”老兵说着,将证件交还给秦棱。

  “好的好的”秦棱恭敬地说着,比较自己现在什么实力也没有。低调点总是好一些。

  出了招兵处,秦棱看着没什么事情,索性在城里逛起来。

  来到商场后,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眼望去。红色高跟鞋,牛仔短裤加上一身体恤,高挑的身材,比例匀称。一头乌黑长直的秀发飘动着,此人正是学校旁咖啡屋的服务员“沈娴”。此刻秦棱竟然有些动容,想不到沈娴打扮起来竟比谷箐还多几分姿色。不远处,沈娴也看到秦棱了,随即俩人异口同声的打了声招呼。

  “秦老师”

  “沈娴”

  俩人尴尬的笑了下,秦棱回过神来,询问道

  “你今天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离学校还有点距离呢。今天咖啡屋休息吗?”

  沈娴也不介意秦棱问的这些。都耐心回答。此时的沈娴一个人逛街。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难免有些无趣。

  “嗯,今天不是我的班次,所以我就过来逛逛。秦老师你呢?我听说你离职了,怎么跑这里来啦?”沈娴柔声问道。

  “哈哈,我就过来闲逛的,打发时间罢了!”秦棱笑着说着。沈娴也没看出异样,就让秦棱陪她一起逛逛,俩人都是第一次来这个商场,身边又都没有同伴,便结伴而行了。秦棱也不客气,当即答应下来。

  “沈娴,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去给你买。”秦棱说着就拉着沈娴来到一间茶水店。二人点了喝的座下后。

  “上次在咖啡屋让你见笑了”秦棱对着沈娴说着。沈娴不以为意,她并不在乎上次咖啡屋的事情。自己只不过是做服务员该做的事。

  “啊,那件事啊,没事的,不过我看那女孩应该是你女友吧。那眼睛盯着我好像告诉我不要跟她抢你一样。”沈娴开着玩笑。秦棱听了也是哈哈一笑。旁边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望着他。秦棱当即底下了头。

  “其实她不是我女友了,是前女友了。三年前我们就不在一起了。但她打量你我就不知道为何了。可能看你长得比她好看吧。”秦棱低声说道。

  “那你觉得她好看还是我好看?”沈娴问道。

  “当然都好看”沈娴无语。

  俩人闲聊了一会后,秦棱才得知沈娴竟然是沈家的宝贝女儿。沈家有一儿一女,男的那可是家族继承者,文质彬彬。女的更是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无一不会。可外面没人知道她在咖啡屋做起了服务员。秦棱同样也是震惊不已。国都第二大家族族女竟然在跟他一起喝茶,之前还让她服务自己。又想到四大家族目前都在寻找自己,不禁害怕这沈娴会不会是特意安排过来拿他的盘古玉的。

  可是沈娴却不知道秦棱目前所想,也不知道秦棱身上的盘古玉。秦棱见沈娴没有异样,俩人继续在商场闲逛起来。

  到了晚上七点,沈娴肚子有些饿了,脚也酸了。撒娇般的对秦棱说要去吃东西,休息下。秦棱却不怎么累。宠溺的眼神望着沈娴,竟然有一丝心动。拉着沈娴说

  “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吃!”

  沈娴眨巴眨巴的大眼睛望着秦棱,二人来到了自助烤肉吧。一顿胡吃海喝后已经到了晚上十点。秦棱见太晚主动说送沈娴回去。沈娴也没拒绝。当即秦棱带着沈娴打了车送回沈娴租的房子这。沈娴有点想留住秦棱,俩人认识也有半年多了。但是关系却一直没有说明。秦棱也是个明白人。当即说道

  “我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下次再一起出来逛街吧!”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