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逃离死亡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6突如其来的拜访

逃离死亡 烟鬼不吸烟 3,182 2020.03.04 14:31

  吴天感觉自己都在空气中漂浮,经历了诡异而又离奇的事件让他心神疲惫,从未有过的舒适感袭来,让他再也不想离开这个舒适的环境,耳边传来呜咽之声再细细听这声音是任明我大喊道:“任明!”任明突然停止了哭泣之声,任明道:“吴天!你醒了?是不是你在说话?”我想说话但嘴里发出的却是嗡嗡之声,任明凑在我耳边我微弱的说道:“任明,你快走,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围在我身边”,任明听到这话立马急眼道:“吴天,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了?你到底怎么了?”,其实在吴天心里也是做好的打算,那股未知的力量一直缠绕在我周围,我实在不想任明出事,他不跟我在一起肯定很安全,看着任明急眼的样子我心里是一阵暖流。我没有搭理任明微微撇开头,看到我这样任明追着我问:“到底怎么回事?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这时小白羊端着碗看到我醒了也异常高兴,但是看我的表情却也愣了愣,就问任明怎么回事,任明跟小白羊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小白羊看向我深思了起来,小白羊扯着任明还用眼神示意,任明这才跟他出去关上门,任明道:“怎么了小白羊?”,小白羊道:“我觉得吴天有事瞒着我们,他这场意外绝对没有我们那么简单,这次意外后性情大变绝对有问题”,任明道:“照你这么说来,但为什么吴天不跟我们说呢?”小白羊道:“按道理我们关系那么好不应该瞒着我们,吴天不跟我们说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要相信吴天”,任明点点头道:“这事之后再说,现在我们要看好吴天,别再让他出事了”,小白羊道:“嗯嗯,我们照顾好吴天出院后再说其他”,说罢两人回到病房后,看到吴天已经睡去没有再去打扰他,安静的坐在病房内……

  第二天,苏英,苏慧,班主任都来看望吴天,这让吴天很高兴……吴天说了很多:没事的,不要担心,过不了几天就能生龙活虎的……她们知道虽然以前吴天孤僻,看到吴天的表情感觉他变了,虽然话变话多了,但让人产生距离,变了更孤僻陌生了……班主任临走前问任明道:“吴天怎么回事,总感觉怪怪的”,任明道:“没事,吴天就是这种性格”,班主任想了想就没在意,而苏慧和苏英却一直在留意班主任和任明之间的对话,班主任在这里也没有多问什么,之后就随着班主任一起离开了…

  连续过了一个星期平淡无波吴天的身体慢慢的恢复,这段时间吴天不止一次的说任明你回去吧,我的伤好多了之类的驱赶着任明和小白羊,但是他们就是不走到了最后也是无可奈何,随他们去吧…………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任明和小白羊去开门,一个西装领带平头一脸的严肃,我一看是“王祥!”,王祥是我父亲公司的律师,自从办理了父母的遗产后再也没有联系,我心想他来干什么?我正准备去迎接他时,王祥摆了摆手示意吴天不用了,我一脸疑惑的看向王祥,只见他也不说话却望向了任明和小白羊,我想了想道:“没事的,王律师任明你知道的”,王祥又望向了小白羊,我一看这样就明白了道:“没事的王律师,都是自己人,这是我兄弟值得信赖”,王祥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该不该说,我起身道:“王律师有什么你直接说吧,都是自己人没有什么疑虑的”,王祥听见我这么说就没在坚持说道:“吴天,你父亲在我这寄放了一块表,你父亲生前说如果有一天你出现意外,就把这块表给你”,说完王祥就从口袋里就把表递给我,我一脸的发蒙任明和小白羊也是一样的表情,我错愕的看向王祥想让他解释下,王祥也看出来了就道:“吴天,你父亲生前寄放这块表的时候我也是一头雾水,他说这东西非常重要让我保管,不管我是否生死,你只要不出现意外就不许让我把表给你,还说如果你一直没出现意外就让我把表封存到银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你父母的用意,在你第一次出现意外的时候我就在考虑到底给不给你,直到你连续的出现意外,我就感觉这事情有些蹊跷”听罢后我脸色古怪得看向那块手表,古朴的手表明显带有历史的气息,我翻开看了下表的背面刻着“时间”两个字,我有些纳闷但王祥在这里我也不好仔细研究,我听王祥也并不知情就我也没再多问,看向王祥的表情就知道原来求知欲和好奇心是人人都有的,我心中有这好笑就道:“王律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还想问你关于表的事情,我父亲为什么非要我出现意外才给我?”我故意那么说其实我也发现了事情有些蹊跷,但我父亲并不想让王祥知道肯定是有原因的,所以尽管蹊跷我也不能跟王律师探讨太多,王祥看着我并不想告诉他也没有生气,王祥道“吴天,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有一点我跟你父亲的感情是真实的,他去世后我也挺难过你还小无法掌控公司,你父母把公司出售也是为了你好,把钱留在你的账户上他才能够放心,让你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而不是让亲友来替你掌控公司,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跟你父母共事那么多年,把我从默默无闻地律师事务提出来所到现在知名律师,他帮助我的够多的我一切都是你父亲给我的,我忘不了他的恩情”,听到这里想起了父亲我眼里都是泪花我点点头道:“我知道了,王律师谢谢你!”王祥摆摆手道:“我还有事照顾好自己,有什么困难来找我,我一直都是把你当成亲人一样对待”,说摆王祥转身就要走但眼睛里都是泪花,随手把门关上就离开了……任明和小白羊看着正在伤心流泪的吴天,心里也是难受就赶紧上前安慰,示意吴天不要伤心,吴天却一点也没听进去发着呆看着表,心里暗暗想到看来父母的意外死亡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到底是什么原因?联想到厕所的那一幕让事情变得更加诡异离奇起来,说不定跟表有问题就算没有也是一个线索,我一定要查出来我父母究竟是怎么死的,想罢吴天仔细端详着表,看到表边刻着细小的符文我认不出来,不仔细看一定看不到,再看看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戴在手腕上了,抚摸着手表就像是在握着父亲的手……任明和小白羊看到这心里也好受了许多暗想:这块表对于吴天是那么的重要,寄托着父母对他的爱……想到这里后突然小白羊道:“吴天,这事情很蹊跷,你父母为什么非要等到你发生意外再给你?你父亲给你这块表是不是早知道你会出现意外?为什么他只给你一块表却不留说明?他给了你一块表是不是代表还有其他东西?”吴天听到这话也道:“小白羊,我也考虑到了这些,我确定我父母的死没有那么简单,我要调查下去,任明,小白羊,你们跟我在一起是非常的危险,我不同意你们参合此事,我好后你们就不要跟我再待一起”,任明和小白羊听到这话立马不愿意了,任明道:“吴天,从小我们是邻居到现在一起长大,我一直把你父母看成我父母,你母亲对我特别好你是知道的,我怎么会坐视不管呢?”,小白羊道:“吴天,你是我兄弟我是不会坐视不管的,还有吴天你也明白调查你父母的死因没有我的帮助是肯定不行的”,吴天也不矫情道:“行吧,我们三兄弟要死一起死”,说完吴天眼泪又开始发红了,任明和小白羊看到这一幕同时笑了……既然是共同患难吴天也没有再隐瞒吧嗒吧嗒把发生的事情讲给任明和小白羊听,听完后任明和小白羊也是吓的脸色惨白,简直匪夷所思但任明和小白羊一点都不怀疑吴天所说的,他们想过事情的诡异程度但没想到那么有离奇,任明道:“吴天,等你伤好了我们去一趟天阁寺去找净悟大师,我跟小白羊早都想好了”,我有些诧异但也点了点头,心想也只能去一趟天阁寺去解惑了,小白羊道:“好好看一下表,说不定就有你父母的线索”我道:“不用看了,我都仔细的看过了,除了看不懂的符文什么都没有”,然后我拿出表来给他们看,看到符文两个人同时摇了摇头虽然看不懂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我苦笑了一下……我突然说道:“我在医院待了很多天了,也没出现过意外,如果不是那么诡异我根本就觉得这是个意外,虽然我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平安下去,但是我总感觉下一次出事就没那么简单了”,任明和小白羊也点了点头,小白羊突然道:“它是不是在戏耍你?让它觉得有意思了?还是说其他原因?”吴天暗自警示自己不要放松警惕,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有意外发生,就这样我们一直在讨论,到了中午吃完饭后……

  吴天并不知道下一个拜访的人,让事情变得无法掌控感觉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