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仙魔灵瞳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六章 冰火元脉

仙魔灵瞳录 Mr_丘 2,605 2019.09.14 14:26

  “雪儿!紧紧跟在我身后,明白吗?”面对突如其来的元气冲击,南宫凌缓缓行走向前,一边扺掌抵挡,一边提醒着后方的南宫雪儿,让她站在自己身后,小心炎热元气的灼伤。

  “好的,爷爷!”南宫雪儿乖巧地回应道,但她却未如南宫凌所言那样紧跟在他的背后,而是如小地鼠一样,小脑袋在后面疯狂探头。

  因为她想看看山洞深处到底有何物,竟能散发出如此光亮且火热的气息。

  但随着爷孙俩一步步向前,他们可以发现,虽然元气波动依然巨大,但炎热气息却正在逐渐减少,温度也正在下降,开始趋于平常的室温。

  这让后方的南宫雪儿有些不明所以了,一般而言,不是离热源越近,就越热吗?

  而在问题还未解明之前,奇怪的事又再次发生了,南宫雪儿继续前进时,温度下降的更快了,火属性的元气早已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冰属性元气,冰冷异常,周围的元晶也似乎被感染一般,渐渐由火红色转变为了天蓝色,发出晶莹的蓝光,依旧漂亮无比。

  但如果平常元士前进到这里,就很有可能会被冻成冰雕,化为装饰品,永远留在这和晶石作伴。

  幸好南宫雪儿有爷爷在前面,所以也不至于耗光元气,冻伤自己。

  但本是好奇心重的她,此时遇见此景,就更加好奇了。

  冰,火属性的元气原来是互不相容才对,可在这个地方却拥有着诡异的平衡,犹如共生,这当真是个奇迹。

  而与南宫雪儿的疑惑不同。

  此时的南宫凌的神情已经由原来的淡然转变为欣喜了,他没想到的是,经过这趟调查,他们可能会找到即使在整个东界元脉中都是万中无一的冰火元脉。

  开始,他感受到有着如流水般不断起伏的单属性元气波动时,就已经确定这山洞内肯定有一条元脉了。

  可随着向深处前进之后,他发现,竟有一些冰属性元气掺杂其中时,他就忍不住去思考,难道有什么极冰属性的植物生长在这里?

  可山洞里,除了晶石以外,也没有什么其他有生命的物种存在啊。

  接着,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曾在古籍中读到的一条特异元脉------冰火元脉,这个元脉就像外焰有着最高的温度,可内焰却丝毫不热的火苗一样,在中焰维持一个奇怪的平衡。

  冰火元脉与火苗唯一的不同就是,它的内部是更为冰冷的世界,相比于内焰的无害性,它更像极寒,能瞬间将人冻结于阴冷的无尽冰窟中。

  所以,此时的南宫凌能越发肯定,这条路径便是冰火元脉的脉身,山洞的尽头就是其源头,里面肯定有着令任何修者都为之疯狂的宝物。

  “爷爷前面有个湖泊。”南宫雪儿的声音打断了南宫凌的沉思。

  南宫凌抬起头,顺着南宫雪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可以清晰可见的是,一潭暗蓝中带着幽紫的湖水,而且明明没有任何外来的推动,水面上却波光粼粼,波纹迭起。

  湖水的暗淡色泽在幽深的洞穴中特别明显,一旁的天蓝色晶石所发出的微亮似乎被它所吸收一般,在他人的眼里,毫无生机,漆黑无比。

  湖边所有的光芒都被吸收掉了。

  好像湖水是以此用来覆盖在水面之上而显得熠熠生辉的。

  “雪儿,你先看看这周围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现在爷爷要检查一下这个湖泊的情况。”

  见四周元气波动不再强烈,南宫凌便出声提醒南宫雪儿勘察一下此地的环境。

  “哦。”

  南宫雪儿知道爷爷肯定不会让自己亲自去调查湖水的,随即敷衍地应了一声,将手交叉在身后,一脸无聊在周围闲逛去了。

  现在她的状况跟在宗门时是一样的,她总是被爷爷护着,一到重要的事,自己便失去主动权,就如看客一般,在漆黑的台下看着舞台上其他人精彩的人生。

  她想要亲自去开拓道路,可不知不觉,前方的道路却早已为她敞明,而且一清二楚。

  南宫凌上前,在湖边蹲下,伸出手抚了抚水面,发现并没有任何波纹,而且手上竟还有些粘稠感。

  “元液吗?”南宫凌摩擦着手指间的液体,皱眉道。

  看来此地的元气真不是一般的浓郁,竟已经凝成液体,形成一潭湖水了。

  而且南宫凌还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从湖底升腾,一滴滴元液聚集在一起,在其中盘旋着。

  这也难怪湖中会形成波纹,在水面上荡漾开来。

  “爷爷!这边有个人!”

  正当南宫凌准备着将元液收集起来时,一道惊呼声从一旁传来。

  南宫雪儿本是在湖边闲逛的,因为漆黑的洞里也唯有这潭湖水发出微光,所以她也不敢离湖边多远。

  可当她走着走着,地上一个莫名的物体却挡住了她的步伐,旋即将她绊倒。

  “哎呀”的一声后,南宫雪儿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反而觉得软软的,带着一丝温热,根本不像地面那样又硬又冷。

  她撑起身体,眯着眼看着身下的东西,随即就愣住了,然后脸颊生霞,直接红到了耳根子。

  因为,她的身下,是一位衣不蔽身,赤身裸体的清秀少年。

  南宫凌听闻随即赶来,看见南宫雪儿红着脸站在一旁,不知所措,他就脱下外衣,直接披在了少年身上。

  “这里怎么会有人呢?”对于少年的出现,南宫凌皱眉,思索着少年出现的原因。

  洞内四周封闭,密不透风,只有洞口那边才是唯一的入口,难道这个人是之前就在这了。

  可当南宫凌蹲下,用元气探查少年的全身情况时,他的神情又再一次发生了剧烈变化,不敢相信。

  少年经脉寸断,元气尽失,体内的骨头似乎受过巨大的冲击一般,部分粉碎,再加上失血过多,全身上下苍白无比,犹如干尸。

  可就是在这样伤势惨重的情况下,少年却依旧维持着一部分生机,似有一股执念支撑着他,让他能一直坚持到现在而不死。

  “真是个顽强的小子!”

  南宫凌感叹道,少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不知道,但他能肯定,这位少年是大毅力和强烈决心之人,能在如此接近死神的情况下,却依然躲过镰刃,存活下来,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作为一个拯救过许多生命的医圣来说,也这足够让他肃然起敬。

  生命的宝贵只有濒临死亡的时候才能真正了解。

  所以对于少年来说,或许这次经历会影响他的一生。

  “爷爷......现在该怎么办啊?”南宫雪儿看着地上昏迷的少年,有些担忧道。

  生性善良的她不希望少年就这样被抛在这里,自生自灭,而且作为青冥谷中人,救人乃是天职,如果在没分清是非的情况下,置少年与不顾的话,这会让她良心不安的。

  “先把他带回去吧,冰火元脉以后再说,我已经收集了一些湖里的液体。”此时南宫凌作出的决定让南宫雪儿有些疑惑。

  “爷爷,把不认识的人带回去真的好吗?”南宫雪儿作为医者,虽有救人之心,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嗯。”此时蹲在地上的南宫凌点了点头,随即背起少年,站起身,回头提醒道:“雪儿,我们走吧。”

  “哦。”南宫雪儿没有再出声了,既然爷爷都觉得没问题,那她也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的打算。

  而且她原本也是想去救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的。

  作为医圣的孙女,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少年身上的惨重伤势,而就是这样的奇迹生还,给少年披上了神秘的面纱,让南宫雪儿不禁想去了解他的故事。

  这个神秘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掉入岩浆流中的顾沄川!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