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止境之路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五章 乡安书院

止境之路 空想之鸟 2,451 2019.09.30 22:43

  十五岁乃是修行的最佳年龄,过早修行,便会被狂暴的气血刺激肉身,导致严重的不良后果。

  那庄明如今十八岁年纪也不过才沸血两次,他的妹妹如今一出世便气血破甲,称其为天才并不为过。

  乡安书院乃是乡安城中的武修圣地,青年才俊无不向往,包括一些家族子弟,都在乡安书院中修行,家中长辈无不寄予厚望。

  甚至四所武道学院前来选拔人才,都是直接来到乡安书院,由此可见乡安书院的地位。

  而今日乡安书院的条件也极为苛刻,需要在十六岁之前打通五脉,而刑战便做到了。

  此时,乡安书院演武场,刑战伫立在场中央,双手附胸,魁梧的身姿看起来犹如一座黑色的铁塔,仿佛根本无法动摇,而实际上也是如此。

  刑战,从下午一直战到黄昏,竟然无人能够动摇,居然如此之强,这令众人感到绝望。

  “刑战,我来挑战你试试。”

  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场中。只见他一身黑色的贴身武袍,面带微笑,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刘磊,沸血两次的强者,看起来十分羸弱,但也只是看起来,他的体格跟刑战相比当然不值一提,但如果小看他,可有你好受的。

  “刑战,下午书院中的强者都不在,被你打败的都不过是一群臭鱼烂虾而已,现在我来挑战你。”

  刘磊嘴角勾起一抹嘲弄,似乎很自信。

  “看着吧,有他受的。”

  “刑战是无法战胜的。”

  “狂妄!”

  “我等着你被打趴下。”

  刘磊直言刑战的手下败将是臭鱼烂虾,大家平日里同为书院学子,他却丝毫不给面子,此时众人也还口讥讽。

  “打就打,少废话。”刑战毫不多言,依然伫立在场中,毫不动摇。

  只见刘磊大踏一步进入场中,一改刚才的状态,只见他眼中浮现出阴厉凶狠的神色,一双手指化作钩爪,气血涌动,直扑刑战,犹如一头正在补食的雄鹰,欲撕裂刑战!

  刑战见状依然不为所动,他伸出一只手,手指同样化作钩爪,气血在指尖充斥着,锋利无比。

  铮!

  两人的指爪相交,竟然传来兵器的碰撞之声。

  众人心中无不颤动,竟然都这么强吗?刑战所向披靡,在演武场中战了一下午都未逢一败,刘磊有希望吗?

  刘磊毫不示弱,锋利的指爪继续朝刑战杀去。

  刑战丝毫不惧,只见他抡起手臂,气血在身体中肆虐,直通手臂。刘磊宛若空中的王者,直扑刑战。而刑战此刻的眼神中释放出冰冷的寒意,直盯刘磊。

  刑战向刘磊直冲,此时刘磊只觉得自己犹如一只孤单的燕雀,此刻正在被人狩猎。

  “我无法战胜他。”

  这个念头刚在刘磊的脑海中浮现,刑战便杀至。只见刑战的手臂抡起,将刘磊狠狠地掼在地上。

  噗!

  刘磊又从地上弹了一下,吐出一口鲜血,竟然这么大力气吗?

  刑战依然伫立在演武场中央,丝毫没有动摇。

  先前刘磊挑战刑战,信心十足,还扬言,败者都是臭鱼烂虾,而现在,刑战站在那里,他躺着。

  “果然,刑战依然无法战胜。”

  众人凛然,丝毫不奇怪。

  “同门之间相互切磋,刑战你未免下手太狠。”

  只见又一位少年走了出来,他长发披肩,风度翩翩,十分俊美。

  “是吕志毅,同样为沸血两次的存在。”

  “听说吕志毅快要达到沸血三次了,所以最近很少路面。”

  “这次他出面了,想必已经达到沸血三次了吧。”

  众人议论纷纷,若是吕志毅达到了沸血三次,那道无法匹敌的身影,这次恐怕就要落败了吧?

  众人又有了希望。

  “我已经把握到最小的力气了。”刑战开口道。

  刘磊的嘴角抽搐,脸色极为难看。

  用最小的力气将刘磊打败的吗?

  这?是狂妄自大,还是真的实力比大家想像中的更强?

  “大家在同一所书院中修行,切磋武艺也不必如此凶狠,你这么做是不是不合规矩?”

  刑战微微皱眉,这人是想来找茬的吗?

  “接连的胜利此时恐怕已经冲昏了你的头脑吧,让你忘记了你还是我们书院的同门。”

  “不如你来告诉我你的规矩,如何?”

  刑战并不擅长和别人争论,但,他心里也明白,今天他战了一下午未逢一败,吕志毅此人恐怕是想踩着他扬名吧,毕竟这时候只要战胜了他,便将刑战以往的成果全部收获。

  “好,我便来教教你规矩。”

  吕志毅迈步走向刑战,云淡风轻。骤然间,气血喷涌而出,在空气中奔走弥漫,压抑逼人,欲要将刑战溺死。

  刑战也不示弱,同样释放气血抵抗。两股强力的气血在空气中肆虐,争锋相对,谁也不肯想让。

  “吕志毅似乎还没有达到沸血三次。”

  “还有希望战胜刑战吗?”

  “不,这股气血已经距离沸血三次很近了。”

  此刻吕志毅气血涌动,一股磅礴巨力汇聚在拳头上,朝着刑战轰去。

  刑战提拳上前,与之争斗,拳脚交加,砰砰直响,竟然打的平分秋色。

  这时,空气中的气血波动更加强悍,吕志毅退后一步,气血控制不住的肆虐,在空气中弥漫。

  轰!

  沸血三次!

  竟然在战中突破了,这?未免有些惊艳了众人。

  吕志毅嘴角勾起微笑,很是得意。再次向刑战打去。

  “你说你用最小的力气打赢了刘磊?”

  此刻,吕志毅突破了沸血三次,隐隐有些压制了刑战,刑战说用最小的力气打赢了刘磊,他显然是不信的。这时候问刑战,与其说是询问,其实,是羞辱。他即将打败刑战,说这句话不正是要打刑战的脸吗。

  “你想要见识一下吗?”刑战丝毫不屑。

  只见刑战再次抡起了拳头,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力汇聚,气血在空气中肆虐,吹的刑战衣衫猎猎。

  拳风呼啸,威猛霸道,蕴含着滔天巨力一齐朝吕志毅涌去。

  看着即将到来的拳头,吕志毅惊的胆颤,躲!

  可是,躲不掉。

  拳至,吕志毅瞳孔收缩,强横无匹的力量降临在他的身上。

  轰!

  吕志毅被轰飞,骨骼断裂的声音传来。

  刑战依然伫立在演武场中央。

  “这就是你所说的规矩吗?”

  刑战淡淡的说道。

  先前刘磊被打败吐血,刘磊自己都没说什么,他也明言,已经控制了力度,然而,吕志毅扬言要教他规矩,此刻,躺在地上吐血,这便是他的规矩吗?

  吕志毅此时躺在地上大口吐血,他恨不得晕过去,此时他脸色难看,无地自容。先前,他即将突破沸血三次,并不把刑战放在眼中,信心满满,而现在,他落败,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他脸上。

  看着刑战盖世风华的身姿,众人无不震撼,心脏颤动。

  吕志毅战中突破,惊艳了众人,然而,面对刑战,依然败。

  这时,刑战站在演武场中央,气血在身体中奔走,强大的气血在他身体中犹如溃堤的江河,汹涌澎湃。

  轰。

  沸血,三次。

  先前,吕志毅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破了沸血三次,惊艳了众人,依然被沸血两次的刑战打败。

  而现在,刑战战后突破,云淡风轻。

  此刻,看着那伫立在演武场中央不可一世的身影,众人无不感慨,果然,无法被战胜吗?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