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妖孽股神之旭日东升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妖孽股神之旭日东升-连载网

妖孽股神之旭日东升

刀刃上的舞者 著

  • 科幻

    类型

  • 2020.03.19

    上架

  • 4.56万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病危

妖孽股神之旭日东升 刀刃上的舞者 3,949 2020.03.19 23:31

  凤凰磐涅

  阴霾的天上下着毛毛的细雨。

  国都大学的操场上一个消瘦的青年正抬头看着天空。好像想从雨中找到什么。

  “都下雨了,晓峰怎么还在这里?“

  一个苗条清秀的少女打着伞疾步向她走过来。

  “小娟我想一个人待一会。”陈晓峰低下头小声的对谷小娟说。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晓峰看着小娟急切询问的眼神,轻轻的说:“我要辍学了。我爸爸病危通知书也下来了。他们再也无力支撑我的学业。"

  “叔叔病危?什么时候的事情他身体不是很好的嘛。"

  "我弟弟也是刚刚才打电话告诉我。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那么你赶紧赶回去吧。今天还有一班信乡的班车,我跟教授打一声招呼。辍学的想法等事情过去了再决定。我会想办法帮忙的。"小娟把伞递给陈晓峰。然后回头急急忙忙的冲往宿舍区。

  -----------------------

  山城医院。病床上上躺着一位憔悴的男人。他的头上和脚上都缠满了绷带。旁边一个面带哭容的妇女正在默默地擦着泪水。

  “晓峰妈,这件事是不要告诉小峰,别影响了他的学业,他还有一年他就要毕业了。”

  小峰妈赶紧低下头擦掉泪水点了点头。

  --------------------------

  走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陈晓峰正在急步地走来着,在每一个病房门口都停下来张望,不时的看着病房里面,寻找着家人的身影。。

  “哥,你回来了。”

  “晓天,现在爸爸怎么样?怎么会突然病危呢?”陈晓峰转回头看着身后,两个手上提着都提着保温盒的弟弟。连忙问道。

  陈晓天连忙对哥哥说:“咱爸上个月上山采药,从悬崖上摔了下来。我们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

  后来,送到医院经过抢救和检查才知道。爸爸一直有严重的肺纤维化疾病等基础病。从悬崖上摔下来引起了他肺损伤。所以现在能治好的机会不会超过40%.而且费用最少要50万。后续医疗还要不少钱。

  兄弟相对。沉默。-------

  陈晓峰轻轻的推开病房门,看着满身绷带的爸爸泪水瞬间涌了出来。他知道爸爸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支撑他上大学。

  床上的男子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陈晓峰。他又看看床边坐在的老婆,再看看陈晓峰身后的小儿子,

  “唉”

  他也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儿子。不过惊讶的眼神后面隐藏着一丝的宽慰。

  接着传来了爸爸的骂声:"小峰你怎么回来了,现在学习怎么样现在学业那么紧张你怎么可以离开呢?爸没事,你赶紧回学校去抓紧时间学习。要不我这个病也不治了。"言语中虽然好像很生气,但更充满了关切。但是他为了孩子的未来不能不狠下心来。

  陈晓峰静静的坐在床边。轻声的问"爸爸好点了没有。感觉怎么样?"

  床上的男子。看见陈晓峰坐了下来。咳嗽了两声。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儿子你一定要好好的完成学业。爸爸不是好爸爸,但一定会给我的儿子撑起一片天。爸爸上次上山在一个山坳里面发现了一片很好的药材,可以买到好价钱,你上学的费用的问题不用担心了,放心的去学好好学习。"

  陈晓峰忍着眼泪回答:爸爸,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的完成学业。也一定会治好你。

  说完陈晓峰默默地退出了病房。不知不觉走到了大街上。晓峰心里在想:50万50万我一定要治好爸爸。

  但是50万对陈晓峰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他一个学期的伙食费是1500块钱,还是靠爸爸上山采药。妈妈也是一个朴实的农民,每天除了操持家里。也只能帮爸爸晒晒草药。弟弟还在读高中。有一个姐姐虽然嫁得不错。这次爸爸的医药费他们已经出了一大半,也是差不多是他家里面的全部的家底了。

  不知不觉。陈晓峰走到了小河的旁边。他在河边上坐了下来。心里毫无头绪地想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样才能救爸爸,难道真的要去……?

  一会儿,陈小峰坚毅地站起来。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爸爸我一定要救你。

  陈晓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救爸爸,我一定要救我的爸爸。

  当他走到一个路口的时候,没有注意就走到了路中间。突然,一辆正高速行驶的货车向他冲了过来,当他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被一个720度大翻转,被抛到了路边的一个草丛里。

  哎!这个草丛草比较高,路过的人不注意看还真的发现不了里面还躺了一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晓峰感觉到一个强烈的声音在叫唤自己,"我一定要救我爸爸"脑海里逐渐有了一丝丝的知觉。

  时间慢慢的在流逝,陈晓峰大脑的感觉越来越清晰,随着大脑的清醒,陈晓峰感觉自己每一块骨头都相互脱离了,“难道我死了吗?死亡就是这个感觉吗?”

  无边的痛感不停的袭来,但是无论他怎么痛苦,心里只想着:我一定要救我爸爸。但是经过无数次努力,始终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突然,他感觉到有一个人走了过了,而且能感觉到是一个拖着一个垃圾袋的白发老头。

  他由心发出呐喊,救命啊,救命啊。

  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发出求救的声音,但是求生的本能人人都有。但是老头看了看四周。继续往前走。

  "好像刚才有人叫救命啊。"他自言自语的在说。

  陈晓峰一愣,我心里的声音他能听到?

  陈晓峰继续呐喊:救命啊。老伯救命啊。在这里!

  老头疑惑的停下来,看了看四周,疑惑的往草丛走了过了。

  陈晓峰感觉到那个老头向自己走来,确定那个老头肯定感知到自己的心里的呐喊,这个世界还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尽管他心里有着种种疑惑,但是救命要紧,管不了那么多了,心里不停的呐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不用叫了,我知道了"老头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老头走过去看了看陈晓峰。脸上一惊。马上把陈晓峰抱起来。变成了步履飞快的。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

  一个私密陡峭的山谷内,陈晓峰虽然不能行动和睁开眼睛,但是很奇怪的是身边的事他都能感觉到。如同看着一样。

  佝偻的老头对着一个童颜白发的老头说:“师傅这就是我的师弟嘛。虽然他骨骼精奇,但是我看不出来有什么过人之处啊。而且现在全身的筋骨已经破碎。”

  说完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陈晓峰。童颜白发老头静静地抬起头。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童颜白发老头站起来,步伐轻盈地走到陈晓峰的身边。完全不像一个白发老头应有的步履沧桑。

  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件锦盒。他从锦盒里面拿出一颗金黄色的药丸一般的物体。轻轻地放进了陈晓峰的嘴里,然后。带着徒弟转身飘然而去。

  “他已经没事了,日后的造化就看他自己了。”

  -----=======

  此刻正在昏迷的陈晓峰。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热流从脚底涌入了身体。从小腹一直到大脑然后遍及全身不断的在修复他已经破碎的骨骼,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厉害,越来越强烈。

  感觉全身像被火烧着了一样。他终于受不了了。整个人感觉完全没有了。就好像熄灭的电视剧一样,所有的进入了一片黑暗。

  医院的病床上,陈晓峰慢慢张开眼睛,看着洁白的病房。

  我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医院呢?

  他努力的回忆着,飞快的大货车,两个老头,金色的药丸,一幕幕出现在自己脑海。

  他转过头,看见姐夫方国庆正坐在病床前摆弄着一台手提电脑,时不时唉声叹气,时不时摇摇头。

  “姐夫,我这是怎么样了?”

  方国庆马上惊喜的抬起头说:“晓峰你醒了,我马上叫医生。”

  姐夫急忙放下手提电脑,急急忙忙的跑出病房。他连忙坐起来想叫住姐夫,看见姐夫已经消失在病房门口了,他怕影响其他病人,也就没有再叫了。

  接着听到走廊响起了一连串脚步。

  几个医生和护士脚步急促的走进了病房。为首的是一个年约60左右,两眼有神身材精瘦的医生,后面跟着两个护士。

  一个护士急忙说:“哎哎哎,你还不能坐起来,感紧躺下了。”

  另外一个比较苗条的护士说:“你头受伤了,被人送到医院的。已经昏迷一个星期了。”

  陈晓峰听到自己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马上像触电一样弹坐起来:“什么,一个星期了……,我爸怎么样了?”

  正在给陈晓峰量血压的护士吓了一跳说:“你这个人怎么了,医生说了,现在你必须静卧,怎么还一惊一乍的,你脑子里还有淤血,这样很容易二次损伤。”

  陈晓峰还想说:“我没事了。”

  这时候精瘦的医生开口严肃地说:“这位同志,你头部因为受到严重撞击,经过相关检查,你颅内还有很大的淤血块压迫着中枢神经,本来我们对你清醒过来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现在奇迹真的发生了,你现在必须静卧,配合治疗,如果动作过猛,会引起血块移位压迫脑神经,那样后果就更严重了,以下会帮你做相关的身体检查,请你配合我们的检查和治疗。”

  陈晓峰听了马上坐起来说:“医生,已经没有事了,一点事都没有。”

  他怕医生不相信,一下子从床上蹦下来,在病房里跑了起来,护士急忙想阻止,但是陈晓峰动作比他更快。

  他接着说:”医生,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体,现在没有事了,我要马上出院,我不能在这里浪费钱,我爸还在住院,马上出院,有事我自己负责,行不行。”

  在陈晓峰的极力要求及签了一系列的责任书后,姐夫方国庆帮他交清了费用后,陈晓峰和方国庆走出了医院,

  “姐夫,现在咱爸怎么样了”

  “晓峰,放心吧,你昏迷了一个星期,咱爸做了手术,现在病情基本稳定下来了,我们先回家吧。”方国庆拍了拍陈晓峰的肩膀说。

  “爸做完手术了?哪里来那么多钱?”陈晓峰紧张的问道,他知道自己家的能力,对50万块钱绝对是一个大到不可想的数字。

  他还想向姐夫问点什么,方国庆说:“走,回家再说”方国庆提起地上的东西,在前面走。

  陈晓峰赶紧追上去问方国庆:“姐夫,咱爸手术做了,病情稳定了,哪里来的钱做的手术,能不能告诉我?”

  方国庆笑了笑说:“唉!这些事说来话长,简单的说吧,我把我和你姐的房卖了,炒股这段时间赚了不少,还有你的同学也捐了不少。我再去借了一点,就这样。你不要想太多了,刚刚出院,应该好好养身体。有什么事情,有姐夫呢!赶紧回家吧!你姐还在家等我们呢。”说完大步向前走去。

  陈晓峰知道姐夫的性格,知道他不会再说什么了。自从姐夫结婚以后,自己家里父母年迈,自己在读大学,弟弟还在读高中,开支和生活一直是他们夫妻支撑着。

  姐夫在外做点小生意,性格豪迈,为人仗义,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广交四方,生意还可以。50万虽然可以拿得出来,但已经是全部身家了。

  卖房?炒股?同学募捐?借款?50万元和自己一个星期的住院费用就解决了?

  陈晓峰怀着一连串的问号,但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暂时不想,以后再慢慢找答案吧!

  突然他想起来姐夫在病房摆弄的手提电脑。他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