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下墓有人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玛莎拉蒂的回响

下墓有人藏 多米菜 1,768 2019.09.27 16:19

  有的事永远没有答案。不知道是否前世与车有齿痕,如空谷传声,每隔一段时间它就会在我生命中发出诡异的回响。

  嗖的一下,一辆车从我身旁飞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泼在车窗上,我下意识地抬了一下胳膊。是一台红色玛莎拉蒂,而且无牌。难道是她!我心里咯噔一下,一踩油门追了上去。变线、穿插、急转,不一会赤兔马就绝尘而去。雨刮哗哗地把雨水拨到两边,冲开了记忆的闸门,那个雨夜。

  大雨砸在车顶,轰隆轰隆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连巨大的雷鸣声都给捂住了,车里的音响如夏虫低鸣。每当驶过桥底,桥上泄下的洪流瞬间就把车窗糊上一层厚厚的浆糊,雨刮即使调到最大也无济于事。“鬼天气”,我嘟哝,“该不会又来一次水漫金山吧”。2010.5.7的那一夜暴雨如注,大水漫灌了我家小区的地下停车场,近400台车泡汤。

  “还能赶上会议么?”我有点着急。会议安排有一点奇怪,地址是在环球金融大厦,客户却专门提醒我把车停在旁边的大楼,问他为啥他却含含糊糊。看看还只剩5分钟,天上又在下刀子,我把车拐进了环球。别看环球的名字很响亮,其实已经out了,一是位置不好,越秀区本来就不是广州CBD,另外是楼龄老,最高才16层,全靠中X银行的华南总部撑着门面。

  我在地下停车场有个习惯,尽量挨着洗车店停车,图它够亮,能驱走阴晦。地下车库容易惹上脏东西~~2006年北京西站地下二层地库偶然发现一具女尸,被藏在位于角落的一个荒废多年的房间里,公安一查,竟然是7年前失踪的一个19岁女孩,生前在那儿停的车。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是地府,在粤语里与地库几乎同音;阳光照不到的人,是阴司,所以我一直有点忌惮地库管理员,他们本来就大多来自社会底层,加上常年不见阳光,积怨深,戾气重。找不着洗车店,1~2层也没位置,只好停在了负3层。下车后不由暗叹一口气,这物业也太寒酸了吧,柱子上都没有编号,看来是收钱太少了,连这点儿都要省。边走边找电梯,才发现路灯是带感应的,走到哪儿亮到哪儿,柱子的影子一会长一会短,一会左一会右,有的跟着我,有的躲着我。暗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咔咔的皮鞋声在空气中回荡。

  和客户一直谈到接近12点,他是工作狂,继续挑灯夜战,我只好独自返回。走出电梯后有一个分岔口,各有一扇门,犹豫了一下,打开了其中一扇。太昏暗了,我点亮手机屏幕,刚踏出一步就哎呀一声,我勒个去,居然踏进了一个水池子,虽然只有脚脖子深,可由于惯性没收住,俩脚都结结实实站在了水里。连忙退出去,完了,鞋里都是水,心里那个骂娘啊!推开另一扇门,附近的灯亮了,惨白的,远处黑暗中有许多红色的小眼睛在一眨一眨,那是停车升降机上的小灯。抽风机嗡嗡响,升降机嘀嘀叫,我的心砰砰跳。影子跟着我一阵小跑,我一打开车门,它就一屁股坐在了副驾。

  在车里定了定神,刚把车点着,有辆车从前方驶过,一台红色玛莎拉蒂。有伴儿了,我松了口气,连忙跟上去。看着她拐过了弯,但当我驶过转角时,她却不见了。咦,怎么回事?又不是赛车场,能跑多快呢?我揉揉眼睛,靠着惨白的灯光寻找出口,跟着箭头绕过一个弯,我猛的一刹车~~车灯照的5、6米开外,分明是一堵墙,死胡同!&@*@&,我连连问候物业的祖宗十八代。正慢慢地倒车时,倒后镜里玛莎拉蒂又出现了,走了另一个方向。等我把车调好,远处的刹车灯正像一双红色的双眼幽幽的看着我。打开大灯,一踩油门我追了上去。拐弯,又不见踪影!再拐弯,又是一个死胡同!手心冒汗,背脊发凉,死死抓住方向盘好一会,我哆嗦着拨打手机给客户,居然没信号!更要命的是,快没电了!

  突然,一阵巨大的赛车声传来,时近时远,倒后镜里的路灯像人浪一样推进,车声到哪儿灯就跟到哪儿,红色的眼睛到哪儿灯就跟到哪儿。一些停在道旁的车辆也尖叫起来,凄厉如鬼哭狼嚎,在暗夜中久久激荡。不知过了多久,脚下传来阵阵凉意,我才慢慢回过神来。轰鸣声消失了,尖叫声消失了,只剩下我的心跳声。咽了口口水,慢慢倒好车,瞪大眼睛,喘着大气,在惨白的灯光下寻觅出路。不知怎的回到了第1层,接着地面。驶出停车场的时候,看到管理员睡着了,仰着头张着口,惨白的灯光下,他的脸显得分外黝黑。

  后来和客户说起这件事,他一拍大腿,“不是提醒过你别把车停这儿么!”原来,他也遇到过。环球3年前给泡过一次地下停车场,那是由于旁边道路下的主供水管爆裂,汹涌而出的水柱喷得有5米高,1.6万吨水如奔腾的野马,最终把300多台车给淹没了,其中一台玛莎拉蒂刚刚当天提的车,牌照都没来得及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