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仙之重生归来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三章 触动灵魂琴声

修仙之重生归来 逸仙❤ 3,212 2019.12.03 09:18

  张少和林巧巧没有依照校领导的要求,与寝室同伴一起表演节目,而是搞了个二人合唱,唱的还是情歌。这两人的嗓音都算不错,虽然称不上专业,但对普通学生来说,已经算的上好。

  而且林巧巧本身样貌还可以,又精心化了妆,穿着一身略显性感的修身漏背短裙,更引得不少男生欢呼。而张少则是有钱的主,光是那一身名牌,就吸引了很多女生目不转睛。

  他们唱的很投入,尤其是林巧巧,一双眼睛,几乎全部放在了张少身上。看得出,她是真的动情了。不管因为钱,还是因为别的,最起码现在,她很喜欢眼前这个男人。

  至于张少....苏杭忽然察觉到,张少一直在看自己这个方向,或者说,他其实早就知道苏杭的具体位置。他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屑和嘲讽的笑容,甚至还刻意搂住林巧巧的腰,似乎是在说:“你小子的最爱,现在被老子搂着,想怎么搞怎么搞!”

  苏杭心里没有半点波澜,他收回目光,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琴,决定了究竟要弹什么样的曲子。

  放开过去,重头再来。

  生活,是值得怀念,又需要向往的。

  那么,就以这-曲,来纪念流逝的,展望即将获得的!

  几分钟后,张少和林巧巧在欢呼声中下台。张少望向某个位置,嘴角露出了冷笑。穷小子,别以为这就算完了,这只是个开始。敢吓我张少,一定让你受尽折磨,再打废你,让你一辈子都是个垃圾!

  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天色渐黑,饭点将到。许多学生看了一天的节目,已经有些审美疲劳。毕竟学生的节目,没多少有高水平。开始是看个热闹,看个新奇,时间长,就感觉无趣了。肚子饿的咕咕叫,倒不如先去食堂吃点饭。

  就在大部分人迈开步子要离开操场的时候,苏杭他们宿舍终于要上场了!

  抱着那张琴,苏杭缓缓走向舞台。负责安排的老师一脸纳闷的看着他,然后又看看三个手举装有小石子可乐瓶的三人,心想猜测这是什么鬼节目?刘夏辉三人也很是忐忑,他们不清楚苏杭的琴艺,甚至有些后悔不该上台。下面那么多人,要是丢脸,可一下就丟遍全校了。早知道,就该脸皮厚一些,直接逃跑。就算事后被老师骂,也好过丢人啊!

  相比之下,苏杭没有任何紧张感。他曾在千军万马中杀进杀出,血染衣甲。那样的大场面都不在话下,更何况现在这点小意思。

  许多人看着他抱着一张古琴上台,都在低声议论这是谁?苏杭的衣服老旧,就算再干净,也能让人一眼看出是便宜货。而且还抱着一张琴,自然很容易被人当成在装B。人群中的林巧巧,也看到了这一幕。她有些愣神,怎么想,也想不出苏杭什么时候学过古琴。

  张少也微微一怔,问:“他还学过这个?”

  林巧巧摇头,说:“我没听他说过,也没见过他弹。”

  "故弄玄虚,看样子是没好节目,所以上去糊弄人吧。"张少不屑一顾的说。

  此时,苏杭已经走到了表演位置。由于是临时改变了节目,和一开始告诉老师的合唱不同,所以舞台上除了一个麦克风外,再无其它。苏杭没有在意,席地而坐,将琴摆在了双腿之上。不说别的,仅仅这份镇定,已经值得称赞。

  负责主持的同学看着节目单,皱起眉头,犹豫片刻后,这才上台说:“节目稍有变动,402寝室改为古琴独奏,请大家欣赏。

  林东不满的举着可乐瓶大叫:“什么叫古琴独奏,我们三个啦啦队你没看见啊!”

  这话通过麦克风传了出去,顿时引来哄笑声。刘夏辉跟何庆生脸都红到屁股了,赶紧踢他一下,说:“不讲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主持人也懒得跟这群人瞎搀和,直接下台了。

  台下许多人都哈哈大笑,说:“行了,你们这小品不错,有笑点。”

  “对啊,有创新,值得鼓励!”

  “快滚蛋,我们要看学妹!”

  这时候,苏杭的手动了。他的右手,在第三根角弦上轻轻拨动了一下,而左手则在第五根羽弦上拨了下。两种不同的音混合而出,显露出矛盾之意。可这矛盾,却不刺耳,反而让人觉得异常明亮,如同新旧交替的颠覆。

  现场顿时安静了许多,但苏杭没有立刻继续,他双手放在琴弦上,过往的回忆,在脑海中缓缓流过。

  下一刻,他再一次动了。

  那是回忆的琴声,带着留恋之意,令人不由自主沉浸其中。

  许多原本打算离开的同学,在这一刻停住了脚步。他们回过头,听着那舞台上传来的琴音,眼中流露出回忆之色。

  琴声如酒,使人自醉。回忆如水,不断流逝。苏杭想着过去,便把这过去,放在了琴,上。那曲子中,仿佛让人看到一个懦弱的男生,在大雨中嗷啕大哭。怨命运的不公,怨自己的不争。那带着三分凄凉,七分伤感的旋律,让人有种流泪的冲动。

  每个人都有不想回忆的过去,但在这琴音的挑动下,却又不由的回想起来。

  他们心有感触,顿时泪流满面,无法自控。

  就算是林巧巧,也忽然回想起最初与苏杭在一起的日子。那时候,他们也很穷,但是很开心。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物质的欲望,逐渐占据了心灵。

  就在这时,琴音忽然激烈起来,由软弱之意,转为果断!这种转换一点也不突兀,就像雨中哀怨的人,突然顿悟,奋发图强一样!

  苏杭想到了自己的十年修真,那充满阴谋诡计,生死离别的过往。

  琴音中,这些都得到了体现。原本还有些哽咽的学生们,忽然间心情激荡,热血沸腾。他们仿佛看到一个青年手持长剑,于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又仿佛看到一个不算高大的背影,在山谷前独自面对万干人。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那慷慨激昂的旋律,让他们回到策马奔腾的古代!征战沙场,抛头颅,洒热血!

  十年修真,换来一曲琴音。

  下一刻,琴音再变,杀伐转换成了柔和。

  这种衔接,依然是那么的自然。仿佛一位将军,在功成名就后,看待了名利,解甲归田。

  从容,淡定,看知天命。

  如春风拂过,所有人的情绪,变得平和下来。他们忘记了争斗,忘记了阴谋,眼前所见,只有充满希望的未来。

  这是苏杭的琴,也是苏杭的心....

  当琴音静止,现场一片寂静。

  站在舞台上的刘夏辉三人,早已忘记自己的使命。他们手里的可乐瓶,从苏杭第一-声琴音发出后,就没举起来过。

  所有人都在原地站着,无论学生,还是老师。

  这一曲,让他们有了无数的感触,因为,这是谱写人生的曲子!

  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了鼓掌声。

  第一声,第二声,几秒钟后,铺天盖地,震耳欲聋的掌声响起。

  那些脸上还残留着泪水,却充满了希望的莘莘学子们,用尽全力拍自己的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

  没有人说好,因为现场的掌声,已经代表了--切。

  苏杭从地上站起来,抱着琴冲众人微微鞠躬,然后转身下台。他没有骄傲之色,也没有畏怯之意,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的身上,除了从容,如今又多了一份洒脱。仅仅是这身影,便让很多人终身难忘。

  林巧巧在,人群中愣住,她没有想到,琴曲可以让人如此感动,更没想到,苏杭的古琴造诣如此惊人。

  这一刻,她忽然感觉到,眼前的苏杭,身上有一层不可看清的迷雾。那份神秘感,让她有些惶恐。因为,她想到说分手时,苏杭投来的那一眼。

  那是嫌弃她,并让她感觉自己才是被抛弃的眼神。

  张少强忍着内心的冲动,没有鼓掌。他浑身颤抖,咬牙切齿的盯着苏杭。能够在学校里造成如此轰动,放眼全校也无人可以。他很嫉妒,也很愤怒。

  '苏杭!你等着,我马上就要让你玩完!”张少在心里愤怒的大叫。

  直到苏杭离开,现场的掌声依然持续了很久。人们在用自己的微薄之力,表达这份情感。而直到掌声也消失,刘夏辉三人才反应过来。他们激动的互视-眼,忽然疯狂的奔下台,去找那位让他们陷入癫狂的室友。

  放下已经拍红的手掌,校长拿开眼镜,擦了擦未干的泪水,问旁边的人:“这个学生是谁?”

  没有人能回答的.上来,以前的苏杭虽然学习尚可,但行事懦弱,为人低调。全校除了几个室友和林巧巧外,几乎没人再认识他。

  校长重新戴.上眼镜,一脸严肃的看着诸多教师,说:“这么好的苗子,我们竟然一直没有发现,这是学校的重大失误!这些年所谓的流行音乐,一直把民乐压的头都抬不起来。京城音乐学院的郑教授已经和我联系很多次,想共同举办古乐培训班,以此唤醒国人对古人智慧的愉悦感。我一直没敢答应,可现在,时候到了!找到那个孩子,我要他第一个进入培训班!

  一群老师和主任连忙应下,而此时,苏杭已经走到食堂附近。刘夏辉三人气喘吁吁的追上去,一脸崇拜的看着他:“杭子,你小子行啊!竟然还瞒着我们!”

  “就是,早知道弹的那么好,我就换身汉服了!”何庆生一脸惋惜的说,好似换了身衣服,立刻就有无数学妹贴过来一样。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