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歌者无敌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四章 黄老板

歌者无敌 轻云 2,096 2020.03.23 17:00

  “妈,你这是怎么了?”

  夏敏一句话不说,走过去抱住了梁良,在他的耳边道:“儿子,妈妈爱你……”

  晚饭吃的很朴素,菜里也没多少油水。不过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父母脸上的笑容明显多了很多,一家人有说有笑的,梁良感觉家里变得比以前更温暖了。

  吃过饭后,父母把梁良拉到一边,然后母亲就一个劲地朝父亲使眼色。

  父亲有些尴尬地笑笑,说道:“儿子,你现在眼睛好了。爸妈就想着,给你再找个工作干,咱不去黄氏推拿了。”

  父母也是好意,毕竟梁良年纪轻轻地,做盲人按摩也不是长久之计。

  “爸、妈,我想参加今年的高考。”梁良一脸认真的说。

  父母都是一惊,完全没想到梁良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儿子,你这个想法妈妈非常支持。只不过,现在都5月份了,到6月份高考,时间太短暂了。妈妈还是建议你明年再考。”母亲还是很深明大义的,一方面担心梁良考试落榜伤了自尊,另一方面又特别希望梁良能够出人头地。

  “妈,你放心好了。就算考不上也没关系,大不了明年再来。”梁良笑着安慰。

  “那好,明天我就去给你找些高考的教材,你在家好好学习。”见梁良并没有急功近利的想法,夏敏也放下心来。其实这些年,梁良的学业一直没拉下,夏敏不但教会了他使用盲文,还一直辅导着他的学习。在母亲的心里,即便梁良是个盲人,她也把他当成是正常的孩子一样,没让他成为一个文盲。

  “额,对了。黄老板那里你记得给人好好说说,毕竟一直挺照顾你的。你现在辞职了,就请人吃个饭吧。”母亲叮嘱道。

  “知道了,妈。”

  对于黄老板,梁良的心里一直存着感激。同样身为盲人,他们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同命相连的感觉。而且黄老板对自己还很照顾,梁良做错了事,黄老板全都自己承担下来,从没骂过一句,而且还主动教他按摩,这个恩情,梁良这辈子都不会忘。

  你永远无法想象,一个盲人会在这个世界上,遭受怎样的冷落和嘲笑。而黄老板就是除了父母之外,给他温暖最多的人。

  银行卡里还剩800多,梁良想着,要请黄老板吃点好的。打过电话,两人约定第二天中午在菲塔牛排店碰面。

  菲塔牛排,距离黄氏推拿只隔了两条街。梁良也是第一次来,早早就等在店里。这家店装修很有格调,收银台旁边还搭了个小舞台,上面摆放着各种乐器,通常晚上会有乐队来这里演出。

  店外,一个身材微胖,带着墨镜的中年人缓缓走来,梁良快步迎了上去。

  来到黄老板身前,梁良先是抱了抱他,然后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脑袋上。

  黄老板摸索着,然后笑道:“哟,几天不见,怎么又变帅了。”

  梁良微笑:“走,咱们去店里说。”

  落座后,黄老板面带笑意:“小梁,你跟我说实话,最近到底怎么了?你别看我眼睛不好使,但我能感觉到,你现在整个人,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黄哥,我最近的确变化很大,可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给你说……”黄老板,本名黄存发。不在店里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叫他黄哥。

  “嗨,我这辈子,什么事没见过,你大胆说。”黄存发道。

  “其实,我也说不清到底怎么回事。总之,我现在眼睛好了……”

  “你的眼睛……好了……”说到“好了”两个字的时候,黄存发的音调直接高了八度。

  “恩,一直没给您说。因为,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稀里糊涂地就好了。”梁良尴尬道。

  “哈哈……这是好事啊!”黄存发笑得很开心,虽然他的眼瞳里只有白色,但梁良依然能从里面看到欣喜的光芒,那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一个人变得更好的真诚。

  “小梁,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黄存发显得比梁良还要上心。

  “我想先参加高考,然后去上大学。”

  “哈哈……好!”黄存发的声音很大,惹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小梁,你有志气。黄哥真为你高兴。等你考上了,我得好好给你庆贺庆贺。”

  “可是,我就觉得对不住您……当初没人肯收我,就您收下了我当学徒,我现在……”

  “喂喂……”黄存发打断了他的话“小梁啊,你知道哥现在什么心情吗?哥心里高兴着呢。你现在眼睛好了,人长得又帅,又聪明,哥要是再让你去店里干,那不得被人骂死?”

  “黄哥,我……”

  “小梁”黄存发再次打断他的话,“你叫我哥,那哥也不跟你玩虚的。我这辈子,也有过梦想。可你也知道,眼睛好不了,什么梦都白搭。有时候我见到你,就能想起以前的自己。现在你眼睛好了,哥是真高兴,比我自己眼睛好了都高兴啊。你要是真心疼你哥,就好好混,等以后发达了,别忘了哥就行。”

  “黄哥,你对我的好,我是不会忘的。”梁良认真道。

  “哈哈,你小子。哎,对了,上完大学,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当歌手!”

  “好啊……可是……不过……”黄存发犹豫着,想说又不能说的样子。

  “怎么……”梁良疑惑。

  “我觉得,要不咱换个职业算了。你这个……这个……嗓子吧……有点一言难尽……”

  “黄哥,我现在嗓子可比以前好多了。”梁良自信地道。

  “额……再考虑考虑,别这么急着就定下来。”黄存发还是想劝他放弃。

  “要不,我给你唱首歌听听吧。”

  “额……就在这里唱,不好吧……”其实黄存发心里想说,唱完了要是挨打该怎么办啊。

  “没事,黄哥。你等我一会。”

  梁良是那种,平时比较安静内敛的人。但每次看到舞台和乐器的时候,他都有冲上台演唱的冲动。以前在推拿店里,就有人投诉过,说有人在厕所里鬼叫吓唬人,后来才知道,这都是梁良在唱歌。

  梁良给餐厅老板打了声招呼,然后拿起旁边的吉他,坐在了小舞台上。

  人生当中,第一次上台演唱,就此拉开了帷幕。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