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次元征服系统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七章 王道之路

次元征服系统 永生辣条 2,112 2019.11.06 07:18

  亚瑟王又转头看向迪卢姆多。

  “Lancer你也是被自己的君主阴谋所杀害的吧,难道你也不想改变自己的过去?”

  迪卢姆德摇了摇头“Saber,我并不后悔,哪怕是费奥纳骑士团因为我而灭亡。我现在唯一的期望只是找到一名君主,为他效力而已。”

  亚瑟王环顾了一眼四周,这些从不同时代来的英雄们虽然表现不同,但都不认同自己的想法。

  等到迪卢姆德说完,征服王接着说道“Saber,如果有人想着推翻这些,如此愚蠢的行为,就是在侮辱本王与和本王创立那些时代的人。”

  虽然亚瑟王已经被一众英灵打击的有点儿怀疑自己的道路了,可想起国家的惨状可自己可以信赖的圆桌骑士们还是坚定地说道“只有武人才会歌颂灭亡的美好,如果不能保护弱小又有什么用?正确的统治,正确的治理。这才是国王应有的行为吧!”

  征服王看着顽固的亚瑟王,面无表情的质问道“那么…身为国王的你,是「正确」的奴隶吗?”

  “那也没关系,为理想牺牲才是王者。”

  “这种生活方式根本不像一个人。”

  “既然身为国王,就不能奢望一般人的生活方式。征服王,只是为了自己的身体而想要得到圣杯的你,是不可能明白的。”

  尼禄捏爆了手中的酒,轻蔑的对亚瑟王说:“你可真是懦弱呢,暴民就应该物力镇压他们,不能给他们反抗的机会,这就是王道!”

  亚瑟王看了尼禄一眼。

  “所以你是罗马的暴君。”

  亚瑟王坚定自己的信念,依旧不依不挠的说道“只是为了满足无止境的欲望而成为霸王的你…”

  “没有欲望的国王比装饰品还不如。”

  征服王的怒吼打断了亚瑟王的话语。

  “Saber啊,你刚才说「要为理想而牺牲」对吧?我知道了,过去的你是清廉而又洁白无瑕的圣人吧?是高贵不可侵犯的姿态吧。不过呢,谁会梦想着为理想而牺牲的那种荆棘之道?还着急地想实现这个梦想?”

  微风吹拂着亚瑟王额前的秀发,这是亚瑟王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这也是亚瑟王第一次遭受这样的反驳。

  征服王的声音又传到了亚瑟王的耳边

  “所谓的王,要欲望比人多,狂笑比人疯,激怒比人火。即清又浊,达到神人之极。这样才能让郡臣仰望,为国王着迷。让每一个百姓的心中都憧憬着「我们也要当上国王」。为骑士道骄傲的国王啊,或许你高举正义与理想大旗能拯救一个国家以及那些百姓。不过呢,那些被拯救的人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呢?你总不至于不知道吧。”

  天上的阴云遮住了照耀庭院的月光,连带着亚瑟王的脸也变得昏暗不清。

  “你说什么…”

  “你总是拯救臣民,不是引导他们。从来没有宣誓「王的欲望」形式舍弃那些迷失的臣子。只知道自己摆出清高的表情急着实现那些渺小美丽的理想,所以你不是天生的王者。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只是被「王」这个偶像束缚了的小姑娘。”

  “我…”亚瑟王回忆起了剑栏之战,那些倒在他脚下那些她曾经的臣子。

  叶枫暗叹了一口气,虽然心里挺认同征服王的说法的,但是兰斯洛特都已经求到他的头上了也不能不管一管。

  “Rider,我可不太认同你的说法呢。”

  “哦?”征服王转过头来看着叶枫。“你并不是王,你有什么高谈阔论?你的从者是那个传说中的暴君,你以什么身份来和我们讲一讲?”

  叶枫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是的,我并不是王者。”旁边的金闪闪的骂了出来。“杂修。”

  尼禄拔剑对着金闪闪。“这是余的奏者,不允许你这么说。”

  金闪闪也召唤出了王之财宝。“怎么想打架本王奉陪到底。”

  “等等,让他说说吧,我也很期待他口中的王道。”征服王表示很期待。

  尼禄和金闪闪放下武器,气呼呼的坐下。

  叶枫沉吟了一会儿,抬起头说道

  “玄德啊,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他爱喝酒,好吹牛,贪图享受还喜欢美人。治理政事一窍不通,军政兵法一无所知。”

  “这怎么可能?”亚瑟王向叶枫发起了质疑“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怎么可能成为著名的仁德之王。”

  “想要成为王前提是先当一个人。只要是人就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玄德他虽然不擅长治理国家,但他肯充分的信任别人,玄德他从来没有质疑过别人的决定。因为他知道治理国家,制定政策他不如其他人。”

  “哈哈哈哈”征服王豪爽的笑了笑

  “这个仁德之王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啊!”

  “切,这怎么可能?”

  许久没有说话的英雄王在这儿插了一嘴“他这样做,就不怕别人反叛吗?”

  叶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叹的说道“是啊,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肯定是会有人反叛的。但玄德公不一样,他知道所有的基层军官的姓名与家庭情况,他肯深入到底层了解人民的生活,他深深地爱着那个国家。”

  英雄王与征服王相视一笑。

  “还真是个厉害的人呢?”而一旁的亚瑟王陷入了深深的内疚与自责中。

  叶枫的想法可以说是没有错的,利用亚瑟王与圆桌骑士之间的牵绊来安慰亚瑟王。

  可是亚瑟王却始终认为圆桌骑士的分裂是自己的责任。

  听见叶枫这一翻话,亚瑟王反而更加深深的陷入了以前的回忆中。

  远坂宅

  在听完了卫宫切嗣的阴险毒计后,言峰绮礼便去见了他的老师。

  “老师”

  “是绮礼啊!”远坂时臣依旧紧皱着眉头。

  “怎么了?老师。”

  “在爱因兹贝伦城堡除了Berserker以外,其他的从者都聚集在了那里,绮礼这是个好机会。”

  “好机会?”

  “没错,绮礼命令你的Assassin向他们发起进攻,试探出Rider与saber的宝具。”

  “是的,老师。”

  言峰绮礼并没有拒绝时臣那有些霸道的要求,他来参加这场圣杯战争的目的只是为了辅助远坂时臣。

  只是在绮礼的心中有一丝小小的不甘呢!

  “我以令咒之命下令Assassin去攻击Rider与saber吧!”被令咒命令的百貌哈桑一个个的都在爱因兹贝伦城堡显出了身形。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