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魔双生刃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七章 玄武现仙鹤出

神魔双生刃 周君浩 2,408 2020.05.19 08:26

  离开青天国都城后,又过了两天,终于来到了仙音门的势力范围,而第一个印入眼帘就是一个让人左右都看不见边际的荷花池。

  来到池塘边,荷花一株株挺立在那儿,它们姿态各异,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张开了两三片花瓣,有的全部盛开了,有的似亭亭玉立的少女……

  太阳照在荷花上真是艳丽多彩,它们给宁静的池塘增添了一份生机,碧绿的荷叶像个大玉盘衬托着荷花,美丽绝伦。

  荷花池中,有一条木头架起的桥梁通向对面,风惊鸿下马后,牵着白马走了上去,他怕骑着马过去会不小心踏破了木架上铺着的木板!

  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来到荷花池中央,这里的荷香格外浓厚,风惊鸿闭着眼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又过了半刻钟,来到了木桥尽头,下了桥后又骑马奔走了一个时辰,终于来到了仙音门的主峰。

  这里大大小小的山峰有上百个,面积十分宽广,不过真正有人居住的也就十来个吧!

  风惊鸿来到了山脚下,被守山门的给拦住了,几个弟子看风惊鸿一个人前来,穿的也比较朴实,又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对他自然也没那么好客气。

  其中一个人对着风惊鸿说道“喂,你是什么人?来仙音门何事?有事就赶紧说,没事快点滚蛋,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这几个人是仙音门下的其中一个支派弟子,此派负责掌管仙音门箫乐方面,但是他们派的少主张羽墨平日里也是一副臭脾气,爱惹些小麻烦,门主见没出什么大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风惊鸿听着对方这等口气,皱了皱眉,但还是回答道“我来找梦瑶”。

  “梦瑶姑娘岂是你这样的人想见就能见到的?趁爷没生气,赶紧走”。一个看起来有三十来岁的青年弟子对着风惊鸿吼道。

  “我真的是来找梦瑶的,我是她哥哥”,风惊鸿回答道。

  那青年弟子不耐烦的说道“我在这仙音门呆了十几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梦瑶姑娘有个哥哥,只知道她有个父亲每年都会来看她一次”。

  “我是她父亲的养子,他父亲前些天仙逝了,我是来通知她回去祭拜的,麻烦几位大哥放我上山”。

  “仙逝?梦瑶的爹最多也就四十来岁,为了见一见梦瑶,居然诅咒她爹死了,你可真是色胆包天,看大爷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那个青年弟子怒道。

  说完一掌劈向风惊鸿,风惊鸿运起幻影分身躲过了这一掌,青年弟子然后跑过去又是一掌,还是被躲过了,对付一个不到二十的小毛孩连失手两次,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于是拔出佩剑刺向风惊鸿。

  风惊鸿只能躲闪,他现在只会两门心法,还都是逃命用的,神秘力量就更别说了,依旧无法主动使用。

  见对方竟然拔剑刺向他,想要他命一样。心想“看来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只能硬闯上去了。

  风惊鸿继续使出幻影分身术,轻易的躲过了这一剑,转身运起了轻功云中漫步,绕开众人,直接向山顶冲去。

  青年弟子气急败坏的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守着,其他人跟我去追,”说完也脚踏轻功,朝着风惊鸿追去。

  跑了有半刻钟,来到了山顶,仙音门众人以为来了敌人,纷纷拔出兵器把风惊鸿给围住了。

  风惊鸿正手托着膝盖,低着头喘气,缓了一会后,抬头看着众人拿剑围着他。

  此刻张羽墨也来了,(二十出头的年纪,长着一张白净的脸蛋,看上去倒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正想问怎么回事,却看到山下守门的弟子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对着他说“少…主,抓,抓住他,此人……色胆包天,竟然非要见…见梦瑶姑娘,我们不让,他就…硬闯了上来。”

  张羽墨哼了一声,“你们这么多人,连一个十八九岁的毛小子都拦不住,这些年是怎么修炼的,”

  那青年弟子回答道“也不知道他用的什么邪术,跑的很快,我们追不上”。

  张羽墨:“哦~竟有此事,看来我今天要亲手替天行道了”张羽墨本来就一直爱慕着梦瑶,只是梦瑶对他不理不睬,此刻又听说有人想占梦瑶便宜,更是火冒三丈,正好借此来消消气。

  张羽墨上前让包围风惊鸿的弟子都退下,道“你们就在一旁看我如何取这小畜生的性命”,众人迅速散开。

  风惊鸿本想再解释解释,但是听到对方骂他小畜生后,顿时心中怒火冲天,两眼通红,指着张羽墨道“有种你就来”。

  张羽墨从小养尊处优,哪有人敢这般指他,本打算先跟风惊鸿玩两招,现在直接拔剑相向。

  第一剑出手就是杀招,直接刺向风惊鸿的喉咙,风惊鸿使用幻影分身躲过,张羽墨接着又是一剑刺向风惊鸿的心脏,仍然被风惊鸿躲过,接着连续又刺划了十几剑后,消耗完了风惊鸿丹田之中本来就不多的真气。

  风惊鸿发现丹田之中的真气用完后,幻影分身果然就使不出来了,于是赶紧用体力消耗使用云中漫步,风惊鸿围着仙音门正厅前绕圈子,一会跳上假山,一会跃上庭楼。

  终于在张羽墨追了半个时辰后停了下来,背靠着一块大石头,呼呼的喘着大气,真气用完,体力也被消耗的所剩无几,风惊鸿感觉都有些站不稳了。

  张羽墨虽然也有点累,但是真气足够他这样消耗,从小到大都是吃的一些灵草什么的提高修为,如果风惊鸿不会这两门心法,早就被他拿住了。

  见风惊鸿背靠大石,狼狈不堪的样子,张羽墨一阵狂喜,对着风惊鸿吼道,“小畜生,你倒是跑啊”。

  风惊鸿听见此人又骂他小畜生,小拳头捏的咔咔做响,发红的双眼怒瞪张羽墨。

  “怎么?还不服气?竟敢这样瞪着我,等我杀了你后,挖出你的眼珠子喂狗”。

  说完飞身上天,用法力控制宝剑,手一指,对准风惊鸿心脏的剑快速的飞了过去。

  风惊鸿看着疾驰而来的剑,连躲的力气也没有了,他不想死,他还没有找到梦瑶,还没有找到爹娘,有太多太多的不舍与依恋,但是一切的不舍此刻都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最后他选择,在生命还剩下一瞬间的这一刻,将目光死死的盯着张羽墨,他要记住他的长相,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然而在飞剑离风惊鸿一米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一刻,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了,很安静,安静到只有宝剑被断成几节后落地的声音!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前一刻明明一剑直取风惊鸿的性命,却被他身前出现的一个黑色的、形似龟壳的、上面还有些模糊的纹路和一条蛇影的盾牌给挡了下来,甚至连剑尖都还没有触碰到盾牌上,就已经断了。

  而就在此时,更为神奇的是,一声清脆而洪亮的仙鹤鸣声从隔壁的山峰传来,然后飞在仙音门主峰上空盘旋,众人都抬头望向天空,而仙鹤那税利的双眼正对视着风惊鸿,让风惊鸿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