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 恶少VS冷校花之永不分手的恋爱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四章

恶少VS冷校花之永不分手的恋爱 蒙面人 7,123 2019.09.30 22:00

  阴暗潮湿的仓库里,

  紫芹拼命挣扎着,可是这两个人毫不怜香惜玉的将紫芹的外套撕烂,此时,她只穿着一件简单的吊带。

  她护住胸口,拼命地嘶喊。向来冷漠从不畏惧任何人的紫芹这一刻怕了,如果她今天就这样被人强口暴,她一定没有办法再活下去,这种折磨比死更可怕。

  “不要,不要……”紫芹撕心裂肺的喊声弥漫在这一片湿暗的空气里,现在的她是那么的无助,这一切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来说,是多么的残忍。

  “吵死了!你们两个动作快点!”一旁看好戏的阿美显然已经不耐烦了。

  说着,男人撕开了紫芹唯一的一件上衣,此时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一间内衣了。

  紫芹宁可死也不要**于此,她奋力起身,狠狠地装上身后的墙。两个男人呆住了,这个女人竟然想死!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这个世界本来就有许多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这一撞,紫芹只觉得昏天暗地,倒在了地上。

  “想死?没那么容易,把她弄醒!”

  只见一个男人端来了一碰冰水,猛地破在紫芹的身上。

  顿时,冰冷的感觉钻进紫芹的心里,她恢复了意识,慢慢睁开眼睛,她冷的嘴唇发紫,全身不停地战栗。眼前的人真的很残忍,对一个女孩,怎么下得去手。

  “你们两个废物,连个女人都收拾不了,给我快点!”阿美怒骂道。

  这下两个男人怒了,一把抓起紫芹冰冷的身体,先是照着她苍白的脸重重一巴掌,接着,他们将她的身体扶起,此时的紫芹已经无力反抗了,她的心已经完全冰冷了,没有一丝一豪的温度,这样的她似乎已经离死亡的边缘不远了。

  两个男人就要将他唯一的内衣也撕下,突然,仓库的大门被人踹开。

  韩云熙,是韩云熙,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是韩云熙,他来救她了!

  “你们两个该死了!”韩云熙拿着枪对准其中一个男人的头,

  “碰!”男人顿时倒地而死。

  “韩,韩老大!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我……”还没等那个男人说完,韩云熙已经开枪,打死了那个男人。

  “现在该轮到你了!”韩云熙拿枪对准阿美!

  “你,你要为了这个贱女人杀了我?告诉你,就算你杀了我,我爸爸也不会放过你的!”

  “阿熙,别冲动,现在杀了她我们会有麻烦!”洛辰握着韩云熙的手低声说道。

  “把她给我绑起来!”韩云熙怒吼着。

  一旁的紫芹已经被那两声枪响吓得面无血色,生平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开枪打死人,她原本无力的身体开始不停地发抖,刚刚侵犯自己的两个男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紫芹,对不起!”韩云熙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她冰凉的身体上。

  韩云熙竟会对她说对不起,她苍白的脸上划过几滴泪,长这么大,她哭的次数少之又少,可是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在这个男人面前哭了!

  她紧紧地贴近他的怀里,他的怀抱好温暖,不管什么时候都会让她安心,他身体的温度总是能温暖她冰冷的心。

  她的身体依旧微微发抖,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

  “别怕!没事了!”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温柔,温柔到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

  刚才,她被人凌辱,被人践踏的时候都没有落一滴眼泪,可是在这个男人温柔的怀里,她却哭了,她悄无声息落下的泪慢慢浸湿他的衣襟,慢慢渗透套他的心里,他竟有一丝心疼涌上心头。

  这时,仓库门被再次打开!

  “紫芹,紫芹,你怎么了!”佑琪哭喊着跑到紫芹身边。

  叶哲阳和飞鹰社的人也赶到。

  “她现在要好好休息,晚上让他住我那吧!”韩云熙对佑琪说着。

  “是你救了她吗?谢谢!可是……”

  韩云熙直到佑琪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不会伤害她!”

  佑琪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到他是真心的,“恩!”她放开了紫芹。

  门口的叶哲阳看到韩云熙怀里抱着紫芹,他的心脏微微抽搐,他在嫉妒,他在恨自己来晚了一步!

  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他喜欢上他了吗?

  “今天紫芹所受,我会让你十倍偿还!”愤怒的说完,韩云熙就抱着紫芹走出了仓库。

  回到他的别墅里,他将紫芹温柔的放进浴缸里。

  “不要!”紫芹制止他要拿去她身上遮着衣服的手。

  “别怕!我不会对你怎样,冲个热水澡就不冷了!”

  她依旧不放手,她不想赤口身在他的面前!

  “乖!别怕!”他依旧那么温柔,这厮温柔彻底瓦解了紫芹,她慢慢松手,白皙瘦弱的身体呈现在他的眼前。但是,这一次他只是温柔的擦拭着她的身体,很温柔,好像稍稍一用力就会将她捏碎一般。

  她身体的肌肤很光滑,白皙诱人,只是她真的很瘦,瘦到似乎只剩骨头,这样的她让他心疼,让他想好好保护!

  洗完澡,紫芹的身体已经不那么冰冷了,韩云熙温柔的将她抱出浴室,抱进房间里。

  “今晚你就睡这里吧!我就在隔壁,有事就叫我!睡吧!睡醒了就没事了!”韩云熙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离开了。

  走到隔壁房间,他开始正式迎战了,一边是香港黑道组织,一边是他的继母和公司,看来这一次他必须急中生智了。

  晚上,他好几次走进紫芹的房间,看看她睡得好不好,看看她有没有盖好被子。他韩云熙玩女人无数,还从没试过对一个女孩这么温柔,更没试过当一个女孩赤口身在她面前的时候他却可以什么都不做。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屋里,紫芹已经醒了!她想起昨晚的事,有感动,有羞涩。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了,但是这一次的感觉完全不同,他是那么的温柔,他的怀抱和他身上淡淡的味道让她沉醉,让她留恋!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睁开眼睛就能想到他呢?大概因为睡在他的床上的缘故吧!被单上还留有他的味道。

  紫芹不习惯睡懒觉,既然醒了也就起了床,现在还早,她走进他家的厨房,里面很大很亮堂,可是看起来他似乎不经常做饭的样子!

  紫芹从冰箱里拿出简单的食材,作了早饭。

  韩云熙还在睡梦中,被食物的香味唤醒,这种感觉从他五岁时妈妈离开就再也没有过了,是她吗?是他在为她做早餐吗?他穿好衣服下楼,餐桌上已经慢慢的摆着简单又美味的早餐。

  “你起来了!我看到冰箱里有很多吃的,就做了早餐,下来吃吧!”紫芹做到了桌边!

  “很久没在家里吃过早餐了,谢谢!”韩云熙一脸感动。对于他来说,能简单的吃一顿家人做的早餐就是幸福的。虽然他身边的女人无数,可是没有哪个女人会在早晨起来为他做上一顿早餐的。

  “是我该谢你的,是你救了我!”

  “可是,你是因为我才会被阿美抓去的”韩云熙自责的说道。

  这让紫芹有些吃惊,他竟会内疚。

  “你,昨天开枪打死了那两个男人,你都没事吗?”紫芹不懂,纵使韩云熙再有钱,可是杀人偿命啊!

  “我?打死他们还没有人能拿我怎样,我已经处理好了,你不用担心”

  紫芹愣住了,什么叫做他已经处理好了?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算了,又不管她的事!而且,他似乎和洛辰走得很近,他也是天龙社的人吗?她不知道。

  吃过早餐他们来到学校,刚刚从他的兰博基尼上下来,学校门的花痴就已经开始尖叫了。

  紫芹知道自己已经“出名”了,和韩云熙在一起,想要低调都不可能。

  “去上学吧!有事打给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韩云熙跳上车,离开了。这无疑又引起花痴们的一阵尖叫。真不知道这个学校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疯狂。

  紫芹避开大家的眼光,迅速跑回教室。

  教室门口,佑琪已经再等她了。

  “紫芹,你还好吧!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你昨天有没有伤到?”佑琪拉着紫芹打量着她。

  “没事,让你担心了!”

  “紫芹,无论如何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不许再把我推开了,我们是好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佑琪严肃的说着。

  “知道了!进去吧!”

  她们刚转身,叶哲阳叫住了紫芹。

  “学长!”

  “我们去顶楼坐坐吧!”不容她答应,叶哲阳已经转身向顶楼走去!

  “佑琪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就来!”

  “恩,知道了!昨天我告诉他你被绑架了,他还很担心你呢!”

  “我会谢谢他的,快进去吧!”

  紫芹转身走向顶楼。

  “学长,昨天谢谢你!”紫芹走近叶哲阳。

  “谢我什么,是韩云熙救了你!”叶哲阳有些懊恼自己没有早些找到紫芹。

  “但还是要谢谢你!”紫芹依旧说着。

  “这个给你!换上它!”叶哲阳递给紫芹一个袋子。

  “为什么要给我衣服!”紫芹并没有接,他清楚的看到纸袋子上“琼维亚”的标志,“琼维亚”可是世界名牌,一件衣服怎么也得五千元以上。

  “今天学校有一个活动,我们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选校花,这已经是圣樱的传统了,穿上它去参加吧!”

  校花?她可不想当什么校花,况且,她并不觉得自己的外表是多么的美丽。

  “学长,我对这个没兴趣,谢谢你的好意!”紫芹微笑着拒绝。

  “被当选的校花,会有两千元的奖金,我想你应该会有兴趣吧!”叶哲阳把纸袋递到她手里,“去换吧!我认为你有这个资格,况且,在我心里,你是最美的!”说完,叶哲阳转身离开了天台,不容她反应,。

  他说,她是最美的?他在夸她?紫芹有点不可思议,况且这么贵的衣服,和她的身份是格格不入的。可正当她要拒绝,叶哲阳已经消失在顶楼了。

  紫芹提着纸袋回到教室。

  “紫芹,你拿的什么东西啊!”

  “叶哲阳给我的,他让我参加今天的选校花比赛,......”紫芹把比赛的事告诉了佑琪。

  “那你就参加啊!我相信你一定会赢得!而且还有奖金啊”佑琪倒是对紫芹很有信心。

  “佑琪,我们是很需要钱,可是,校花,这未免有些太离谱了吧!我没有这个资本,而且,我只想过安静的生活!”如果只是选校花,紫芹根本不会有兴趣,可是她们现在真的很需要钱,所以她在斟酌着。

  “干嘛说自己没资本啊!你本来就很美啊!”佑琪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紫芹,活脱脱一个小fans的形象。

  “......”

  经过佑琪的一番劝说,紫芹终于同意去参加比赛了。

  ......韩氏企业里。

  韩云熙正运作着手里的股票,突然有一家日本公司让他萌生了兴趣。这家日本公司似乎很有实力,最重要的是,这家公司似乎可以弥补韩氏的不足,这样一来,他的胜算把握就会更大了。看来有时间,他应该去会会这家公司的总裁了!

  处理好事情他决定回学校,因为他知道今天会有校花选举比赛。

  “洛辰,去准备一件漂亮的女装,我等会会回学校看比赛!”挂了电话,他便下了楼。

  学校里,紫芹已经换好了衣服。洁白的蕾丝雪纺连衣裙,正衬托出她清纯的气质,此时的她看上去好像一个圣洁的天使。

  “很漂亮!”叶哲阳已经站在她的身后。

  “谢谢!是你的衣服很漂亮!”她很自然大方的说着,脸上仍旧挂着冰冷。她真的好像一个冷美人,无论什么时候她内心的冰冷总是能衬出她与众不同,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

  “走吧!比赛该开始了!”说着,叶哲阳搂着她的肩走向操场。

  这一幕,被身后的韩云熙尽收眼底,他愤怒的将手里装着女装的纸袋揉成一团,狠狠地丢进了垃圾桶里。

  “阿熙!你该不会是爱上小紫芹了吧!”洛辰走到他身边,打趣道!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韩云熙的话听起来潇洒,但是他的眼中却满是愤怒和嫉妒。

  “她是第一个可以睡在你房间里的女人,而且你也从来都不会费心为女人准备衣服,别骗自己了!”洛辰拍了拍他的肩,“走吧!今年的比赛,我们都很期待小紫芹的表现!”

  ……操场上,各位美女都尽情绽放自己的魅力,表现出自己最最可爱动人的一面。

  一轮轮角逐之后,台上还剩下四个人,其中有紫芹和萧冬雨。萧冬雨不懈的看了一眼冷漠毫无表情的紫芹,像他这种卑微到要去酒吧打工的女孩竟然能穿得起“琼维亚”的衣服,想必是榜上大款了吧!她蔑视的看了一眼紫芹。

  但是紫芹依旧没有任何不满,微风轻轻吹过她额前零碎的刘海,雪纺裙也跟着轻轻舞动,再加上她由内而外透露的冰冷的气息,让此时的她看起来就好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秀雅绝俗,气若幽兰!

  台下的男生个个都望着她出神!

  最后一轮,才艺表演。

  先上台的是二年级的沫儿,她优雅的琴声,让台下的观众掌声频频

  ……

  最后,轮到紫芹,她大方的站上舞台,音乐响起,沁人心脾的旋律,伤感里夹杂着无尽的韵味,

  “看着你走远眼泪模糊了视线,孤单的路面有谁在想念,让我感觉疲倦但雨放松了一切,在雨中哭泣就没人看见,雨天是我放声哭泣的时间,因为没人能看见我心里的思念,所有的感觉已变成孤单的路面,雨天是幸福因你而走远,厌倦了有我在身边的感觉,已变成孤单的路面已疲倦……”

  “雨天是放声哭泣的时间”!

  这歌词唱出了她所有的心酸记忆,她必须坚强的活下去,无论生活多辛苦,她都必须坚强面对,在她的世界里没有眼泪,不能脆弱,没有依靠,

  纵使是哭泣也只能在雨天,只有在雨水浸湿了脸庞的时候,她才可以流泪,这样她才察觉不到自己的眼泪,不会让她尝到眼泪的味道,不会让她脆弱。

  她清脆,明净的歌声将这首优雅,心酸,又有些心痛的旋律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仿佛让人看到了,在雨天,一个孤单的女孩,单薄的身影,落寞的走在路边,眼泪早已与雨水混为一潭的情景。

  曲终,所有台下的同学都站了起来,为她的歌声鼓掌。

  韩云熙心中不禁泛起淡淡的心酸,为台上这个冷漠,有无数悲伤回忆的女孩心痛。这一刻,他是多么想将她涌进怀里,给她温暖,告诉她,从此以后,她不在是一个人,她不在孤单。

  所有的比赛都已经结束,接下来到了全校同学投票环节。

  紫芹和萧冬雨的票数一直很接近。

  终于,投票就要结束,结果是,紫芹和萧冬雨票数一样。

  台下议论声响起,有的说让她们再加赛一场,一定要分出胜负,有的说不如就两位都当选好了!

  正当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韩云熙走上台,将手里的票投进了紫芹的投票箱里。

  这无疑又引来台下一阵阵的议论,和花痴们的羡慕眼光。

  而此时的萧冬雨眉头紧紧皱起,她的拳手紧握,恨不得在台上就爆发。

  紫芹一票胜萧冬雨,当选为圣樱的校花。

  比赛结束后,紫芹找到叶哲阳。

  “谢谢你的衣服,我会洗干净还给你!”

  “不用了,这本来就是我送给你的!当是我替哲涛向你道歉!”叶哲阳知道如果不这么说,她一定不会收。

  “事情已经过去了,况且,你上次已经道过谦了!”紫芹绝不会平白无故要别人的东西,更何况还这么贵重。

  “这本来就是我送你的!就别推脱了,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再拿回来的道理,留着吧!我们是朋友吗”

  “恩!”紫芹微微点头。

  “那就别和我客气了!如果真的要谢我,陪我去顶楼坐坐吧!”

  紫芹没有拒绝,于是,她们有说有笑来到顶楼。

  紫芹微笑的次数不少,但是和别人说这么多话还是第一次。

  可是,不巧,韩云熙正坐在顶楼,应该说他是故意的,他知道叶哲阳最喜欢来这里,所以他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看来,我们要换个地方了!”叶哲阳阴冷的说着,他知道韩云熙是故意的,平时这里是叶哲阳的地盘,韩云熙都不会上来的!可是今天,显然他是故意的。

  “怎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不能让我看到吗!?”韩云熙双手插进口袋里,邪魅又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流氓味十足。

  “就算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不会挑这里吧!韩少!”

  此时,火药味已经从这里蔓延开。

  “可是,……”韩云熙一把将紫芹拉入怀里,“他是我的女人!”韩云熙霸道的说着。

  “放手!”紫芹冷漠的将他的手移走。

  可韩云熙怎么可能就这样刚过她,她更加用力的将她拉进怀里!狠狠地捏住他的肩膀,紫芹被他捏的露出痛苦的表情。

  “放开她!没看到她很痛吗?”叶哲阳试图将紫芹拉开。

  可是,韩云熙根本不让他碰紫芹,“叶少,我说过了她是我的女人!你这样做,无疑是在和我抢女人!”韩云熙底气十足,他本来就不怕叶哲阳,而且,就算现在不是,将来她也会成为他的女人,他有这个自信。

  “你的女人?是吗?如果紫芹亲口告诉我,我就放手,从此不再来找她!”叶哲阳知道紫芹根本不会说,况且紫芹和韩云熙本来就不是那种关系。

  韩云熙看着紫芹,他知道紫芹的答案,但是他还是在期待。

  “我不是!我想是我该离开这里”说完,她冰冷的看向韩云熙,“放我走!”

  她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这可激怒了韩云熙,她竟敢这么和他说话,况且叶哲阳还在这里,这不是让他难看吗?

  “不是我的女人?我门床都上过了!你还不是我的女人吗?”韩云熙玩味的说着,刻意加重“床都上过了!”几个字。

  紫芹冰冷的眸子染上了愤怒,他怎么可以当着别人的面这么说一个女孩,就算她在冷血,也不能接受别人这么侮辱她!而且,有哪个女孩子刻意忍受别人这么说自己的。

  但是,紫芹没有解释,她知道解释就是掩饰,况且现在解释也解释不清,

  “据我说知,和你上过床的女人,不都应该被甩吗?那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没关系了吧!”紫芹恨恨的看着他。

  “你!”他眉头紧皱,身体微微一怔。

  趁此,紫芹睁开他,跑下了顶楼。

  叶哲阳追了出去,韩云熙也跟在后面。

  紫芹跑到了楼道的某个角落,蹲下来抱住自己的身体,眼睛里有一种液体缓缓流出,她在暗暗骂自己,没出息,为什么总是因为韩云熙左右心情,而且,从他们认识以来,她已经哭过不止一次了!

  到底为什么?她在哭什么?因为韩云熙在别人面前诋毁自己吗?可是,她一向不在乎别人说自己的不是吗?学校里那么多女人侮辱自己,她都没有哭过,可是为什么韩云熙刚刚说她的时候,她的心会痛呢?她在在意他的话吗?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在乎他的话?

  “紫芹!”叶哲阳蹲在了紫芹身边!

  可是,紫芹从不在别人面前哭的,似乎只有佑琪和韩云熙看到过她流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韩云熙面前流泪,但是现在,她不想让任何看到她眼泪滑下的脆弱摸样!

  “我没事!”紫芹猛地站起来,抑制了泪水,狠狠地擦去脸上的泪痕,很明显,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哭泣。

  一旁的韩云熙看到这一幕心里一阵欣喜,她这么不想别人看到她哭泣,可是她昨天却躲在她的怀里落泪,这代表在她的心里,他和别人不同吗?

  “阿熙!什么时候变成纯情小男生了?”洛辰搭上他的肩膀,打趣道,“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却什么都没发生,今天呢,你竟然这样远远的看着她!我说,你什么时候变这么纯情了?这可不像我们天龙叱咤风云,玩女人无数的韩少啊!哈哈”洛辰的这一席话,可是引来了韩云熙心里的那抹不再在。

  洛辰说的的确是事实,他还从没这么珍惜过一个女孩。只可惜,这个女孩竟然不买他的帐,和其他女人完全不同。

  “要我说啊!你该好好补补课了!这么个小丫头都搞不定,要不要兄弟帮忙啊!”洛辰坏笑着。

  韩云熙的脸上立马浮现以及爆栗,“你小子找死啊?”他大喊道。

  这时,一旁的紫芹和叶哲阳朝着这个声音看去,

  对上韩云熙眼神的那一秒,紫芹慌乱的回过头,跑开了!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他屡次让自己失控呢?她原本是个不会伤心,不会心痛,不会轻易动怒的人,可是遇到他,她总是激动。

  而对于他,她一无所知。还有,那晚他为什么被人打伤,躲进巷子里呢?他到底有着怎样的身份?……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