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我欲封禅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002章 天价纸扎

我欲封禅 亦含笑 2,038 2019.11.08 23:50

  黑夜努力的扯开帷幕,将夕阳的余晖一点点遮掩,只剩下天边的一抹红晕努力的散发着光芒。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终于在落日隐退之前,急匆匆的驶入新县。

  这时正值上下班高峰,街道上的行人比较多,堵车比较严重,坐在司机位置的老者不停的按动喇叭,满脸焦急之色。

  “少爷,快来不及了,马上就到六点整,那家店铺马上就要关门了,这样一来,今天就没办法取到纸扎,没法跟老妇人交代。”

  车上的正是周伯和年轻的少爷,下高速以后路况不太好,终究还是耽搁了不少时间。

  少年也知道时间有些来不及了,照目前堵车的形势看,真要等车开过去,绝对是赶不在六点之前到达那个纸扎店铺。

  “周伯,你跟我说,那个什么黄泉路具体怎么走,我还是下车跑过去,应该能来得及。”

  “少爷,怎么能让你跑着过去,这可使不得。”周伯一听少年的话,连忙制止。

  开玩笑,这里可不比商州市,身边有没有保镖随从,少爷孤身一人跑到黄泉路那里,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周伯可不敢冒这个险。

  真不行的话,这次取不到纸扎,回去让老夫人责罚就是,万不能上让少爷出事。

  周伯已经做好回去接受惩罚的心理准备,说什么也不同意少爷独自前往黄泉路。

  “周伯,你就让我去吧。奶奶说了这次的纸扎比较重要,务必要在今天取回去。”

  趁周伯不注意,张家小少爷借着堵车的空隙,拉开车门就跑下了车,边跑边大声说道:“周伯,您就放心吧,少爷我可是学校长跑冠军,绝对能在那家店关门之前赶到。好不容易让奶奶同意把这件事交给我做,我可不想搞砸了。”

  看着少爷越跑越远,周伯一脸焦急,连忙熄了车跑了下来,可年迈的他怎能追得上血气方刚的少爷。

  周伯只好在后面大声喊道:“少爷,黄泉路就在街道最深的那条巷子里,那家店铺的名字叫做不归纸扎店。少爷,一定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周伯您就放心等我的消息吧!”

  不归纸扎店门口,周元看了看时间,再过五分钟指针就指到六点的位置。

  “是时候收店关门了!今天有白等了一天。”周元叹了口气,今天的客人是爷爷没离开的时候有预约的最后一个,做好的纸扎就在屋内放着,只等那人来取。

  爷爷预约的名单上写的是一个张姓名字,按照预约的日期也就在这几天,他都得等了好几天了,依旧没见人来取,内心难免有些烦躁。

  周元这次只是来帮爷爷看店的,等纸扎取走以后就可以关店歇业,他也该离开这里,前往商州大学报到。

  没错,周元正是一名即将步入大学的新生,来新城帮爷爷看店一方面是闲的没事做,另一方面也因为新城距离商州大学所在的商州市比较近。

  现在看来那名张姓的人是来不了,他前往商州大学报到的日子又要推后一天。

  放下手中的书,周元起身将屋子里简单的整理一下,就准备出门。

  黄泉路街道,张家小少爷气喘吁吁的看着“黄泉路”三个字,脸上露出欣喜之色,看了看左手腕上深黑色的运动腕表,五点五十七分。

  还有三分钟,那家纸扎店就要关门了,必须抓紧时间。

  汗水早已湿透了白色的体恤,紧紧贴在后背上非常不舒服,张家小少爷也顾不得那么多,飞快的向黄泉路街道内跑去,目光快速在两旁的门店招牌上扫过。

  这家不是,那家也不是,前边那家还不是。

  就在张家小少爷焦急的时候,“不归纸扎店”的招牌终于出现在视线中。

  张家小少爷大喜过望,喘着粗气赶忙跑过去,冲到门口就准备往里面进。

  “砰”的一声,正好和准备出来关店的周元撞到了一起,两人发出了“哎呦”的呼痛声,这时店内的钟表刚好指到六点钟,准确的开始报时。

  “你这人怎么回事,毛毛糙糙的冲到店铺里,这要是碰到个身子骨弱的,岂不是要将人撞飞出去。”

  周元揉了揉发疼的胸口,脸色难堪的看着同样揉着胸口的少年,暗叫一声倒霉。

  “啊!你小子哪儿来得那么多废话,少爷我还没说你呢,你倒先怪起少爷我来了。看得给你废话,快叫这家店铺的老板出来,就说张家派人前来取纸扎了。”

  “你就是预约的那个张姓之人?”周元本来准备发火,听到对方的话愣住了,“预约的貌似是一位女士吧,你确定?”

  “怎么,不行吗?我是替我奶奶前来前来取纸扎的,快点将纸扎拿出来,少爷还急着赶回商州市吃晚餐呢!”

  打量了一下张家小少爷,周元揉了揉发痛的胸口,另一只手摊开道:“那就拿出当初预约的凭证,没有凭证的话那就请回,本店准备关门了。”

  “凭证啊,在这里呢,给!”张家小少爷从衣兜里取出一张类似黄色符纸的东西,边喘着粗气边递了过去。

  周元从怀里取出一张类似得符纸,和张家少爷手中拿出来的符纸正好对上,果然是爷爷的笔迹。

  看了看时辰,周元犹豫了下,爷爷曾交代过,过六点钟以后必须关店,不再做任何人的生意。

  可眼前这少年已经来了,按说也算是在六点之前进得店,应该不算违背爷爷的嘱咐吧。

  这可是最后一名客人了,取走纸扎之后,他就彻底解脱,可以动身前往商州大学去报到了。

  “纸扎早已做好,随时可以取走。麻烦你付下尾款,除去定金十万元,还需要支付九十万元。”

  “什么?九十万!少爷我没听错把,就这么个破纸扎加上定金竟敢要一百万,你这分明是抢劫!”张家小少爷一阵惊呼,怎么也没想到一个简单的纸扎竟然敢要一百万元人民币。

  简直就是天价纸扎!

  “这位少爷还请慎言。”

  张家小少爷的话让周元脸色有些难看,声音也变得冰冷。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