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怒灵纪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三章 是谁不重要

怒灵纪 火候刚刚好 2,317 2019.10.10 20:05

  “看来这个地方也不清净了,是时候又要离开这里了,我说了,你们会再次陨落,怎么就不听呢?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呢?”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老者喃喃道;

  “那个…你杀了这么多人,如果被府主大人知道了,你这是重罪呢!”旁边的少年突然结结巴巴说道;

  闻言,老者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看了看身旁的少年,普普通通且平凡的少年,为何有这种胆识,看到自己杀了那么多人,放在其他相邻亦或是普通的壮年也是吓破了胆子,而眼前的少年,却是有一种不一样的奇特之处。

  想到这里,老者苍老的脸颊之上笑容愈发的浓郁了,望着老者这般模样,再想想刚才的那一幕,此时的少年脸色苍白无力,冷汗直冒。

  “我和你说,你不能杀我的,我有兄弟的,他们找不到我,就会去找府主大人的,到时候你肯定跑不掉的?”少年不知为何竟说出这般话语来。

  “噢?是么?那如果我就是想要杀你呢?你的下场和他们也一样,尸骨无存,你认为你所说的,你们那帮兄弟还能认识得你么?你所说的府主大人又从何查起此事呢?”老者打趣道;

  闻言,少年彻底是慌了,连忙赶紧低头认错,

  “大爷…大爷…小的有眼无珠,刚才我说的都是骗你的,我没有兄弟,就我自己一个人,那什么府主大人也是高高在上,像我这般人根本是没有资格接触的,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你要是不相信,我苍冥可以对天发誓,若是将今晚的事情泄露出去,我苍冥将受到天神的惩罚,永世不得超生。”

  少年眼中噙着泪水,双眸中充斥着坚韧神色,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道。

  看到这一幕,老者突然大笑了起来,对着少年苍冥淡淡道;

  “你小子,这一招用了多少次了?看你这般模样,也算是惯犯了吧?也罢,今日我不想再杀人,你走吧,但是,你要记住,以后不管如何,都不能说你有多少兄弟或者你认识什么大人物,在这个世界,任何人都不能依赖,也不可能一辈子靠得住,唯一能够帮助你的,只有你自己。”

  “是是…小的明白”少年喜极而泣的连忙点头说道;

  “别小的,小的,你不是有名字么?叫什么苍冥是吧?”老者问道;

  “小的……额?苍冥明白了!”少年说罢,连忙起身,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露出少年该有的模样笑容。

  “好了,赶紧走吧!趁我还没反悔前,要不然待会可能你就走不了。”老者神色严肃道;

  话刚说完,老者便跨步离开了,留下少年苍冥怔怔地站在原地。

  看着远去的身影,少年苍冥双眸神色涌动,好似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似的,旋即身影一动,朝着老者相同的方向追赶而去……

  此时,夜色早已深,厚厚的白雪覆盖着长长的街道,依旧宁静如初……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流逝着,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在远处的一间破旧的草屋旁,躲藏着一位少年,而此少年正是苍冥,在老者离开之后,他便悄悄跟踪老者到了这个地方,碍于老者的威严,他不敢跟进,只能远远的观望。

  “嘶…好冷啊!”少年苍冥搓了搓脏兮兮的双手,口中哈着气,双臂抱着蜷缩的身子喃喃道;

  此时,草屋内烛光闪烁,一位老者伏在一张破旧的桌子上,手中端着一碗刚刚温热的烈酒,时不时的嘬一口,或许是因为饮了不少的酒,本来凹陷的脸颊,此刻多了些许的红晕,目光时不时的打量着屋外的远处。

  “嘿嘿…有意思的小家伙”

  “跟我了一路了,都到家门口了,进来吧”老者突然淡淡道;

  闻言,只见一位少年,鬼头鬼脑的推门而入,打量了一番草屋内的环境,目光落在了老者的身上,继而垂头,不敢与其直视。

  “你小子都跟了我一路了,都让你走了,你竟然还敢跟着我?”老者佯装怒道;

  闻言,少年苍冥吓得一个激灵,随后喏喏道;

  “那个…大爷,我是有事求你,希望你能帮帮我…”

  少年话说到一时,声音底气就越发的轻,好似他的这种请求自己也知道,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哦?有事求我?先不管什么事情,你认为我为什么会帮你?”老者反问道;

  老者的一句话,顿时让苍冥有些难以回答,不过,没有多久,苍冥咬着嘴唇,目光坚定地望着老者回答道;

  “我想变强,像您这般强大!”

  “变强?像我这般强大?那我问你,你为什么想变强?”

  “只有强大了,别人才不敢欺负你,只有强大了,才能保护自己的亲人和兄弟姐妹,变强了才能守住脚下的这片土地”少年苍冥坚定道;

  “嗯嗯!你说的是没错,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老者道;

  “我想成为像战神斗罗森一样的强者,但是我又不想像他一样!”

  苍冥的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老者耳旁炸响,一刹那,老者如同恶魔一般,身上的气息愈发的强势,恶狠狠地盯着苍冥,怒问道;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又不想像斗罗森那样?他到底是如何?”

  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眼前的老者就如此的激动,这般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把少年苍冥吓得不轻,继而顿顿道;

  “那个…大爷,你别激动,我的意思是战神斗罗森大人是一位了不起的强者,至高无上的荣耀,拥有森罗卫这这般强劲的手下,为什么他面对楼罗殿主的下令追杀,他不反抗?也不逃跑?亦或是他可以直接推翻楼罗殿主,凭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比那个什么楼罗殿主更有这个威信,管他是什么楼罗殿主还是谁?”

  “铛!铛!铛!”

  听完少年苍冥的这一番话,老者犹如被晨钟震荡,一下子瘫坐了下来,神色变得有些忧伤,连目光的神色都低落了不少,整个人显得瞬间苍老了很多,看着老者的这一幕,少年苍冥则是吓的不敢说话,怔怔地站在原地,默不作声。

  良久之后,老者才从这一席话中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眼前衣衫褴褛的少年苍冥,而后顿顿道;

  “你还有家人么?”

  “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那以后就跟着我了”

  “嗯”

  一老一少,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结束了今晚的对话,或许这就是应了一句老话;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懂你的人,”

  不管是战神斗罗森还是楼罗殿主亦或是森罗卫,还有那一座光秃秃的坟墓,最终斗罗森选择了它,就像少年苍冥选择跟着老者,也是老者选择留下了少年苍冥,冥冥之中自由安排,莫强求,该来的总会到来,一切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