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旧人归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三章

旧人归 此中有真意 2,526 2020.03.07 16:25

  这是一个漆黑的夜晚,静谧的丛林里不时传来一阵阵怒吼。

  一个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的黑人少年重重的摔在地上,他赤裸着上身,下面穿的迷彩裤和统一的军靴,干裂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而他背后的树上还插着一把狗腿刀。

  “嘿,李,放过我,求求你,我可以帮你,真,真的”黑人少年略带哭音的看着前方。

  在这个两百人只能活一百人的小岛上,联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尽管他们彼此都不可能完全相互信任。

  在他面前的黑暗里,一个少年默默的站着,一滴血液缓缓从他手中的匕首流下,滴落进这莽莽的山林里。

  “15”少年看了一眼自己腹部那道长长的刀口,慢慢的抬起头说了一个数字。

  黑人少年惊恐的睁大双眼,赶紧爬起来跑向身后的大树。

  就在他拿到狗腿刀的那一刻,只感觉背后一阵剧痛,口中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口鲜血。

  那个叫林的少年已经现在了他的身后,而那把匕首也已经插进了他的身体,只见林猛的把匕首一扭,然后拔了出来。

  已经使不出任何力气的黑人少年颓然倒地,最后的一眼看见的是正向丛林中走去的背影。

  。。。。。。。。。。。。。。。。。。。。。。。。。。。

  黄昏的最后一道光缓缓从一座山林中的道观中撤走,仿佛是不忍直视什么。

  “呼呼呼”一阵剧烈的喘息声,从道观门前的小路上传来,昏暗的夜色中依旧能看出急冲冲的几个人影。

  “就,就是这了,呼”一个老态的声音从人影里传来,貌似是因为长时间的运动,呼吸还有些急促。

  “快,快敲门,蒋叔”身后一个青年气喘吁吁的说道。

  来人正是在林间遇到袭击的林海一行人。

  蒋叔走到门前敲了敲门,却感觉有些不对劲,仿佛门没关一样,微微用了点劲就把门推开了。

  身后一行人不由有些目瞪口呆。

  “走,先进去”蒋叔二话不说,先走进了道观。

  这道观虽然建在林间,却依然可以感受到一种古意和磅礴的感觉。正前方是一座大堂,两面依稀可以看出是一排排房间,大院的正中央似乎坐落着一尊大鼎。

  一行人惊异了片刻,就急忙忙的跑向了大堂。

  “清平道长,清平道长”蒋叔一边喊着,一边跑向大堂,一行人也跟在蒋叔的身后。

  “清平道长,你在这啊,哎哟”蒋叔急忙忙的跑进了大堂,看到了一个老道盘坐在地面上,正想打招呼,却不知被什么给绊倒了,不由回头一看。

  “啊!”借着大堂里的烛光,一行人这才看清了大堂,大堂中一片散乱,仿佛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打斗,而大堂四周也躺着四五具尸体,其中有四个是穿着道童的服装,另一个在香案前的似乎也是个道长。

  而绊倒蒋叔的正是四个道童中的一个,只见他们都是口中吐出的鲜血,有些耳朵和眼睛中也有血液。

  “这,这是怎么回事!”一行人惊恐万分。

  李鑫将背上的吴凡放了下来,让钱芊芊几人先扶着,自己则走进了大堂,对着几具尸体打量了起来。

  大堂正中央坐着的清平道长垂着头,口角黑褐色的血液早已干涸,只是令人惊恐的是,他的胸口有一个恐怖的大洞,仿佛是有什么直接将他的胸口洞穿,将心脏取了出来。

  李鑫又急忙看了其他几具尸体,除了香案前那个道长服装的双眼不见以外,其他的身上虽然不像清平道长那样血淋淋,却也是经脉骨折,胸口塌陷。

  李鑫将看的情况说了出来,其余人皆是恐惧不已。

  “心脏被挖,眼睛被取,胸口塌陷,这是恐怖故事么?”高琳琳惊恐的说道。

  林海看了李鑫一眼说道“刚才李鑫也说了,这些人应该死了几天了,虽然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不过目前来说,我们应该是安全的,另外刚才我也试了,这山里没信号,我们只能等天亮了再做打算”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钱芊芊急忙问道。

  “我们现在应该先把吴凡的伤势处理一下,等他醒来,我们应该就能了解一些什么了,另外,李鑫你们几个,先把尸体都搬到大院里去,另外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喝的”林海镇定自若的指挥道。

  “好的,林少”李鑫几人点了点头,就开始把大堂里的尸体往外搬。

  在接触到尸体的一瞬间,李鑫猛然一震,震惊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尸体,随后却什么也没说,当六具尸体都摆在大院里以后,李鑫若无事事的到每具尸体前都近距离的看了一会儿。

  越看心中却越是惊讶。

  按理说几人都已经死了几天了,即使是因为气候各方面或者其他的原因没有出现巨人观等症状,也不应该每具尸体的情况都不一样吧,像那四具道童的尸体就已经开始慢慢发出腐臭,而这清平道长和那个不知名的道长身上却似乎是才死亡一般,身上除了僵硬,居然没有任何腐烂的情况。

  夜里,众人因为没有在道观里找到食物,所以就拿随身携带的食物对付了一下,而吴凡的伤势也进行了包扎,情况渐渐稳定了下来,只是不知道是失血过多的原因还是什么,吴凡一直昏迷不醒。

  因为一连串的事故,众人都有些精疲力尽,随便聊了几句,大家就围在大堂正中的火堆旁开始休息起来,而李鑫则是被林海安排第一个守夜的人,虽然只守上半夜,但李鑫依然不敢掉以轻心,鬼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李鑫靠在大堂旁的一个柱子上,默默无语的扫视着大堂。

  这大堂明显是经历了一场剧烈的打斗,而且是以清平道人的失败告终,几个大堂中的大柱上依旧残留着血迹,上面也有一些劈砍的痕迹,而且很深。

  李鑫又看了一眼院子里整齐摆放的尸体,除了腐烂的异常情况外,还有一个人令他惊异的地方,那就是那几个道童的身体上所留下的伤势。

  除了一些不致命的伤势外,致命伤皆是一击必杀,那些胸口塌陷的,不用想也知道内脏肯定已经破裂,反倒是那具原先在门口的尸体,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是被背后袭来的力量击中,只是奇怪的是他全身的骨骼都已经断裂。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和深仇大恨才能做到这个地步,起码就目前所知来说,取人性命轻而易举,但要做到这个地步,人力恐怕是做不到的。

  李鑫四周扫视了一眼,看到那香台上拜祭的神仙,不由的无声笑了一下,因为这拜祭的神仙居然不是传统的神话中的神仙,而是历史上的一位据说是杀生成神的人。

  这人据说历史上五国征战时的一个名人,许多历史资料上都有他的名字,他叫纪元,传说身高八丈,两头四臂,征战时期斩杀了无数敌人和妖魔,最后被人们拜封杀神。

  看着看着,李鑫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那神像的眼睛居然不是传统的怒目而视,细细看去,那神像手执大刀眼神却是斜向上的。

  李鑫顺着神像的目光,抬头看去,却见大堂上方满是各种妖魔鬼怪的画像,而正中心却有一把红色长剑直直的插入壁画。

  李鑫低头看了一眼地面,发现那长剑的下面明显滴着一片干涸的血液。

  他连忙站起身来,盯着那柄妖异的红色长剑,这剑居然是真的!

  而壁画中妖魔鬼怪缺似乎都朝着长剑边的裂缝扑来。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