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 红豆相思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冥界使者四

红豆相思 悠悠月色 2,512 2020.05.12 02:31

  正当孟婆在想该怎么去劝阻白羽时,耳边就响起了一道宛如天籁的声音,先一步救下了不知死活的容音。

  “我今天还没有去看花,你陪我去好不好”

  “好”白羽收起火焰,走过去牵住她的手,顺便丢下一句,“我带回来的鬼魂就交给容音镇压了,若是镇压不力,可别怪我旧账新账一起算!”

  “你你你!白羽!你简直岂有此理!”容音气的抽下腰间的噬魂鞭指着白羽离开的背影。

  “行了行了,你又打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镇压好了”

  “我…哼!你们看什么看!还不快喝!”

  “……”众鬼默默的转回了看好戏的目光。

  往生路旁的花丛内,一女子蹲在那笑语嫣然,站立于她身侧的男子亦是眉眼温柔的看着她。

  一朵花攀上清池的手指,妖艳的花瓣舞动了几下,越来越多的彼岸花聚集过来,朝着她摇了摇花瓣。

  “我…”清池站起来羞涩的扑到白羽怀里。

  那些花儿在邀她与它们共舞。

  白羽低头抵着她的额头调侃道:“哎呀,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眼福”随后语气一转遗憾道:“想来是没有的”

  清池微红着耳尖,傲娇的哼了一声,周围的花儿为她让路,她走到一处距离白羽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彼岸花在她身边围成一个圈,张开的花瓣欢快的摇曳着。

  丛中的女子翩翩起舞,妖娆的舞姿惊艳了两个人的眼眸,刚回来的月影愣愣的站在入口处,直到一曲舞毕他才回过神来。

  女子的一颦一笑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底,他正想上前询问她叫什么时,却看见她主动的勾住了一个男子的脖颈,那个人他还非常熟悉。

  月影沉默的看着白羽一脸宠溺的模样,以及女子娇媚的靠在白羽的怀里,他能看出白羽很享受她的贴近。

  两人的关系清晰可见,能让白羽露出这副神态,除了他的心上人还能有谁,月影掩下了眸中的波动,转身离开了这里。

  “我刚跳的好不好看?”清池满含期待的询问道。

  白羽捏了捏她的手,故作深沉道:“我觉得…你跳的…”

  “怎么了,你不喜欢吗”怀中的女子撅起个嘴,可怜巴巴的瞧着他。

  白羽眼里划过一抹暗色,她不知道她这样很诱人吗。

  “说嘛,你是不是不喜欢!”清池摇晃着他的衣角不依不饶道。

  “我…很喜欢”随之而落下的还有一张忍耐已久的薄唇,浅吻过后,白羽哑着嗓子覆在她的耳边低语道:“以后你只能在家中跳给我看”

  “好”清池红着脸娇羞不已。

  半月后。

  孟婆惆怅的又叹了一口气,清池都半个月没来她这了,一看就知道是白羽不让她来,这事明明是容音惹出来的,关她啥事啊,她只想做只颜狗啊。

  “唉,月影啊,你把脸转过来点,我好解解馋”

  “好”

  “还是你好,长的风华月貌就算了,性子还这么温柔!”

  月影笑笑不说话。

  “半月不见,丽娘就开始夸别人了”清池走到她旁边故作不开心的样子。

  “哎呀呀!你怎么来了,白羽舍得让你出来了?”

  “那可不,他有事离开冥界了,他说最快也需三月后才能归来”

  “三月后?”孟婆朝月影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待他走近,孟婆小声的问道:“可是上次你未完成的事?”

  月影无奈的点了点头,“那神界公主点名要白羽去,上次他没去,那公主可是冲我发脾气了很久呢”

  “什么神界公主?”清池疑惑的看着月影。

  月影眼睛闪了闪,解释道:“百年前魔界横空出世了一把魔剑,那是一把认主的魔剑,至今也没有人能拔出它”

  “那柄魔剑不仅来的蹊跷,而且十分诡异,尚未出鞘却能自主吞噬周边的气息,并且吐出精纯的魔气,而它吐的魔气很霸道,会主动的攻击其他气息”

  “导致魔气不断向外延伸,更恐怖的是,那个魔气只认可魔修,若是其他修士不小心沾染上那么一丝,那他体内的气息则会被吞噬的干干净净,用不了几秒,那人就会变成一具干尸”

  “而如今,六界里面,唯有神界和冥界还算鼎盛,天道下达指示说,两界联手方可制止灾难,而冥界在天地初开之际,是由魔界衍生出的一个分支”

  “所以神界排斥魔界,自然也看不上我们冥界,但危难在即,只好化干帛为玉帛了,冥王和神尊经过商议决定联姻已结两界之友好”

  “而作为神界唯一一个的公主殿下,她来冥界挑人时,一眼就看中了刚出完任务回来的白羽,但白羽不喜欢她,冥王把白羽当继承人培养,自然也不会过多勉强于他”

  “然后,前不久得到消息说,魔气已经朝神界和冥界逼近了,那时白羽还是不愿意,冥王只好让我前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让公主换个人选”

  “我无能,未能让公主改变主意,前几天,好像听说神尊来过一趟冥界,然后就传出白羽答应前去神界的消息了…”

  “月影!”孟婆眼睛都快眨抽筋了,让他别说下去了,他居然还给说完了!没看见清池脸色难看极了吗!

  “丽娘,我…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哎,清池…”

  “月影,你追过去看看,别出什么事才好”

  正巧最后一只鬼魂也喝完了孟婆汤。

  “好”

  月影回想起清池刚才要被气哭的样子,心下就止不住后悔,虽然早有预料,但看见她竟这般在意,还是忍不住嫉妒了一下白羽。

  彼岸花前,清池埋着头在那生闷气,一圈绕着一圈的彼岸花围在她的脚边安慰她,一朵朵张开的花瓣合了又闭,闭了又合。

  清池被逗的忍不住笑了笑,身边突然坐下了一个人,她抬眸望去惊讶道:“我好像记得丽娘唤你月影,你是上次容音提到的那个排名第三的冥界使者”

  “对,我叫月影”

  “你怎么来了”

  “孟婆担心你,让我来看看”

  “我…我没事,你让丽娘不要担心”清池闷闷不乐的低头拨弄着彼岸花。

  “给”

  一只手摆在清池面前,上面躺在一颗香甜的糖。

  “这是何意”她不解道。

  “你是人界来的,我见人界的小孩不开心时,最喜欢吃点甜甜的东西,你也尝尝吧,没准心情能好许多”

  清池哭笑不得道:“可我又不是小孩子”

  “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孩子呀”月影含笑的看着她,“呐,我还是第一次帮人剥糖衣呢,你可不能不领情呀”

  一只修长的手捏着一颗糖放在她的唇边,见清池不肯吃,月影嘴角勾起的弧度垂下了一点,“唉,好吧,你嫌弃我的话,我也没办法”

  说完,他一脸失落的站起了身,转身的同时余光瞥见清池脸上的犹豫,月影重新勾起了那抹恰到好处的笑意。

  “我…我没有嫌弃你”清池说话的声音极小,却还是被月影听见了,他眼中的笑意加深,重新坐回她的旁边。

  “那你想吃糖吗”

  “我…”

  清池纠结的看着被他捏在手中的糖,月影也不急,慢慢的等着她想好,他知道面前的女子很善良,她一定会为了证明她不嫌弃他,从而甘愿吃下这颗糖。

  果然,红唇缓缓靠近他的手指,月影心跳止不住的加快,他能感觉到手指传来的软绵触感,清池使坏的故意在咬糖的时候,不小心舔了一下他的指腹。

  这可是他自己要送上门的,正巧她也在寻找合适人选呢。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