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苍山牧云记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苍山牧云记-连载网

苍山牧云记

范范的萧1 著

  • 历史

    类型

  • 2020.06.27

    上架

  • 1,889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我们是兄弟

苍山牧云记 范范的萧1 1,889 2020.06.28 22:47

  痛!

  很痛!

  非常痛!

  四肢传来撕心裂肺的痛!

  秦安民全身不能动弹,脸色苍白的非常难看,他脑海里的画面在飞快的后退,很多画面从模糊到清晰的涌入他脑海。他从牛背上摔下来,全身粉碎性骨折,有一个少年在后面一边飞奔一边喊他。但是他已经从牛背上摔下山脚,最后一刻的记忆早已经为零。

  他努力的试着想睁开眼睛,可是怎么也睁不开。难道是我睡着了吗?我在做梦?鬼压身?怎么动不了?一些列假想在他心里油然而生。

  秦安民潜意识的想动弹,可是手脚传来疼痛感,撕心裂肺的疼痛传到大脑。我做的梦有这么真实吗?居然手脚都这么疼?在梦里摔跤都这么真实这么疼,厉害了!

  这种疼痛到骨子里的现象只持续了一会儿就已经消失了好多。

  “宇少!赶快醒醒。”一个少年的声音传来,秦安民蒙蒙浓浓中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就是梦里的那个少年的声音吗?我做这个梦不仅真实?还挺长的!他眼睛也慢慢适应的睁开来,一股刺眼的光芒射进他眼睛里迫使他难受的又闭合上来。当他再次睁开眼才适应那强烈的光,天空中的烈日发出七彩光芒映入秦安民眼帘。

  秦安民没有说话,他感觉此时此刻有些乏力有些痛,只不过这种疼痛感相比刚才好了许多。看着眼前两头牛和脸色黝黑的少年还有听到远处哗啦啦流水声,看着陌生面孔,陌生的环境。秦安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后背热的湿透了麻布长衫。少年不知道在哪里弄来一张荷叶遮挡住秦安民一半身子。他再次沉默的看了看四周看了看少年。当他缓过神后,脑海里一些清晰的记忆碎片才一股脑的全部呈现出来。自己的名字叫做萧宇,眼前这个少年姓胡名罗字布,叫做胡罗布和他一样是一个放牧人,专门帮助别人放牛的。而萧宇的父亲是一个木匠,做得一手好的木工活。就刚才在放牛的时候骑在牛背上,那牛儿疯狂的跑起来,把自己摔下山崖砸了一个粉碎性骨折,后来什么都不记得。

  秦安民感觉事情不对,看来刚才的猜测是对的!自己分明姓秦叫做秦安民,为什么会叫萧宇?他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体和手,是一双粗糙的手,是一副隐隐约约凸起胸肌的身材。这副身材对比以前自己那副二十多岁的高大俊郎,带有书卷气的身材有所不同,这身材明显是干活干出来的健壮,手掌上的茧子厚厚一层?

  “他心里猛然想到自己明明是和自己的堂哥喝酒的,为什么会突然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脑海里自己有了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秦安民是个明白人,此刻他知道自己属于什么状况!

  他努力回想……

  再努力回想……

  对!就是和堂哥喝酒没有错,月亮圆圆的当空挂,堂哥和我一起喝酒,还说让我去医治大嫂风寒呢?怎么就……”这感觉太突然了,太震撼了,这究竟是人生高潮还是落幕?突如其来的事件让秦安民有些措手不及的同时也很无奈。他现在的感受就像别人给他当头一棒也不让自己吭声的痛苦,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的难受。但是,又能怎么办!还得硬着头皮接受事实。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下,难道他还要告诉别人自己穿越不成,他自己都觉得荒唐的事情,别人又怎么可能相信,除非那个人脑子有病。所以毫无疑问接受自己从此穿越的事实。

  “宇少在想啥呢?刚才叫了你半天也不搭理我,你怎么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没有事情?刚才把我吓坏了,我以为你……哎!只要人没有事情就好!你福大命大,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都没有事儿,看来老天爷在眷顾你啊?”少年自问自答到。

  “我能有什么事情,有事情就不是你的宇少咯。快扶我起来。”胡罗布把秦安民扶起来,他还下意识的活动了下筋骨,咦!怎么没有事情?对于前一世为医的秦安民感觉不太符合逻辑,这记忆里明显就是摔下山脚的身子骨,骨头都碎了还能动弹,当真恢复得这么快。仙药也不过如此吧!更何况那只是传说,世上哪有什么神仙,什么仙药!反正刷新了作为一个学习医术的秦安民世界观和认知。

  秦安民抬头看了看这具身体摔下来的地方,当真高的恐怖,至少得有五十米的高度!看来这是穿越带来的恢复效应!

  “宇少!你真的没有问题吗!”胡罗布说道。

  “没有事情,你看,这不好好的吗。”他说着伸出双手犹如雄鹰展翅一般的转了一圈。

  “没事就好,走吧,咋们的牛儿还没有喝水呢。少年说话喉咙都有些哽咽,明显刚才有哭过,眼角还是红的。”

  秦安民问道:“你刚才哭了吗?”

  “没有!大男人哭哭涕涕的像什么话。”胡罗布说话同时把头转向一方。

  秦安民明知顾问的问了一句:“我们什么关系呀罗布?”

  “我们是兄弟呀!你不记得当时我们一起出来放牛的时候,我说过要跟宇少做一辈子兄弟嘛,往后余生宇少走到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哪怕天涯海角你难道忘记了呀?”

  秦安民笑道:“我记得,是怕你忘记呢,你重情重义够兄弟,我们是永远的兄弟。胡罗布点头回应。”

  走!“去哪儿?胡罗布没有回过神来。”秦安民话音刚落他就转身拉着牛往河边继续走去。胡罗布也赶紧拉着牛紧跟其后。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