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 红豆相思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冥界使者三

红豆相思 悠悠月色 2,177 2020.05.11 21:55

  重新回到寂静岭,入目处就看见心上人倚在树枝上熟睡,她的身上还披着他的衣裳,她的腰间还系着他的幽冥令。

  白羽眼里难得含着笑意,一对凌厉的剑眉尽是柔和,他动作小心的靠在树底下等待女子睡醒,一双似水柔情的凤眸,紧盯着树枝上那抹使人移不开眼睛的倩影。

  薄雾笼罩,晨光熹微,清池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她面前。

  白羽看着她呆萌的表情,忍不住想捏一捏她的脸,而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吓着了?”

  “……”清池气鼓鼓的拍开他的手,“你还来这干嘛!”

  “你在这等我,我怎能不来”

  白羽反握住她的手,软若无骨的触感让他心下一阵悸动,他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她的红唇,随后默默的移开。

  “我…我才没有等你!”清池咬着嘴唇脸色微红。

  “好,你说没有那就没有,可…我想见你了,随我回冥界吧,以后由我来照顾你可好”

  “我…我才不要和一个轻薄于我的人在一起”她抽回自己的手,冷哼一声,微红的耳尖变得通红。

  “这样啊”白羽蹲下身自顾自的把侧脸凑到她的唇边,“那你轻薄回来好了,我绝对不反抗”

  “你!”清池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脸色更红了。

  白羽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又把薄唇凑近她,“你若不喜欢我的脸,那轻薄我的嘴也是可以的”

  “……”清池涨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无耻!”

  “哎呀有吗”白羽趁她不注意,快速的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呐,如今你已轻薄回来了,是不是可以和我在一起了”

  “你…我…你!”她恼羞的擦了擦嘴唇,炸毛的样子惹得白羽眼里笑意更深了。

  “走吧,和我回去,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

  白羽看向清池的神色认真且庄重,“冥界使者只许一诺,这一诺必定以命相守,我以冥界十二使者之首对你许诺,今后若非死别绝不生离!”

  两人手腕上悄然衍生出一朵冥花,清池的那朵长的艳丽,白羽的那朵尚为花苞,当花苞娇艳盛开之日,意味着白羽失约,那天亦是他魂飞魄散之际。

  三天后。

  外出游玩归来的冥王,敏锐的察觉到冥界气氛不对劲啊,以前花痴他俊美容颜的孟婆,怎么这次看都不看他一眼,还催他让他赶紧走别挡路。

  还有那个池子里的彼岸花,怎么突然就长的那么好看了,以往不是总趴在那焉儿吧唧么,难道是他的那些无良下属,终于有了那么点爱花精神,所以天天跑去和它们嬉闹玩耍了?这不像他们啊…

  正当冥王倍感疑惑时,一个女鬼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属实把他吓了一跳,他竟然没发现有人靠近!

  呵斥的话语在看见那双紫眸时,被他咽了下去,紫眸??!!紫眸不是天书记载中的那双创世之眸吗…

  相传天地混沌,生灵应运而生,他们所能看见的第一个东西,就是九天之巅上的一双紫眸,那是创世神的眼睛,万物的缔造者…按理来说他们都需唤她一句,母神。

  “那个…您…是…是…”冥王结巴了半天,还是没能把那句母神说出口,毕竟人家看着真不老…

  “嘘”清池把手指搭在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天书,王之传承,各界每个被认可的王,都可以选择接收和不接收,里面讲诉的无非就是,天地初开后六界是怎么来的,并且还提到了,六界之上还有一个管理六界秩序的神,名为天道。

  “您来这可是有事?”冥王倍感压力的心,被她这么一个俏皮举动给挥散了不少。

  没想到创世神不仅长的美,还这么可爱。

  “对,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清池点了点头,为了保密性选择传音给他。

  一盏茶后,冥王苦着脸捧着杯子喝茶,早知创世神找他干的是这份苦差事,他就假装不认识她好了,反正天书传承也可以不接收嘛!不对,他就不应该今天回冥界!他就应该在外浪个几年再回来!悔,太悔了…

  “丽娘,我来吧”

  “好的好的!”

  孟婆把勺子递给清池,美滋滋的坐在旁边欣赏清池的盛世美颜,美人近在咫尺的感觉可真好,上天待她不薄啊,知道她颜控还特意往冥界送了一个大美人!

  “呦,小娇娘又是来等白羽的吧?”说话的是冥界使者排名第六的容音。

  “嗯”清池低头勺着汤,小声的应了一句。

  “话说,你是怎么看上白羽的,那货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跟他在一起多无趣啊,不如姐姐我给你介绍几个风趣幽默长得又帅的小公子”

  容音越说越兴奋,连她腰间别着的噬魂鞭,都受主人激昂的情绪所影响,发出一阵阵轻颤。

  “容音!别说了!”孟婆朝她挤眉弄眼,暗示她转身看看。

  容音完全没搞懂孟婆的意思,大大咧咧的拿出一本花名册,在清池面前一页一页翻着,“干嘛别说啊,白羽那货就是个闷骚,来来来,看看这个,冥界使者排名第三的月影!”

  “瞧瞧,长相不输白羽对不对?最主要的是,这人说话又好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肯定要比白羽那个闷骚更懂你的心思”

  清池忍笑的看了一眼容音身后不远处站着的人。

  “是吗?我闷骚?”

  闻言,容音下意识就想收起花名册,没想到那人速度更快,眨眼间,花名册燃起了一缕幽火,火势越来越大,眼见就要烧到她手了,她吓得连忙把花名册丢了出去。

  擦擦擦,白羽这火可不能瞎碰,被它烧上不死也得残。

  但是当看见自己珍藏版的花名册,最后连一缕灰都没留下时,她还是忍不住干嚎起来,“啊啊啊!!!我的珍藏版花名册啊!只此一本啊!!白羽你好残忍啊!!祸不及无辜之物啊!”

  “呵,无辜?”白羽冷了她一眼,“若是在被我发现你在我夫人面前胡言乱语,下次点的就不是一本破册子了”

  “呸,你才胡言乱语,我那是实话实说!”

  眼见白羽手心又燃起了火焰,容音认怂的缩在清池背后,顺便冒出一个脑袋扮着鬼脸冲他嚷嚷道:“来啊来啊!有本事你就扔过来啊!略略略!气不气!”

  白羽嘴角勾着冷笑,手中火势加大,孟婆对容音这种作死行为实在无力扶额,依照白羽睚眦必报的性子,还真有可能扔过去。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