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神剑妖侠录宿命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章 箭术奇才

神剑妖侠录宿命 四笔潦 2,028 2020.10.08 03:08

  又空了......

  箭支打在了后面的墙壁上,翻滚着掉落而下。

  而凌轩,也随这那根箭羽倒下了。他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注视着慢慢黑下来的天空。

  夜空真的很美,点点繁星交相辉映着,偶有几缕淡云,如少女裙上的清纱一般,悠悠然然的飘来,又悠悠然然的飘走。凌轩想起了很多,想起了第一次随父亲去捕猎,父亲高大雄伟的身躯拔箭而射,猎物应声倒地;想起了第一次和狐朋狗友去山中钓鱼,奋力一提,却是一计空杆;又想起了那个为他挡斧的红衣女子,她擦肩而过时清风里残留的悠香......还有......母亲......

  母亲的话!

  凌轩猛的弹坐而起。

  “不用眼睛瞄准......用的是......心!”凌轩明白了!自己一直在努力的用眼睛去瞄,眼里只看到了目标,却忽略了很多的东西!箭重、风向,他一个没有考虑到。

  他飞奔着,从树上拔出了一支箭,搭弓,拉弦。

  他只看了一眼树的大概轮廓,就闭上了眼睛,他在感受,感受最后一个因素--此刻的风向

  而目标,就在他的心中。在心里,他看到了那颗他一直射不中的树,而此刻,它离他无比的近,它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

  呼~

  最后一口气呼出去,凌轩的手不再颤抖了。

  嗖~嘣!

  凌轩笑了,如释重负的笑了,不用看都已经知道结果了,因为声音已经给了他答案。

  箭头驭狂风

  箭尾破长空

  目标看眼里

  准头在心中

  泡在药水里的凌轩闭着眼回想着今天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发现在自己第一次真正命中槐树前,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而就是那道感觉给自己的箭指引的方向。再仔细一想,其实这个感觉从自己早上第一次开弓射箭时就有,只是自己当时一心陷在了失落之中,并没有捕捉到,而在之后的练习里,又因为太过着急想要射中目标,而忽略了这种感觉。如果一开始自己就能抓住这种感觉,说不定就能一击必中了呢。想着想着,凌轩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凌轩?”母亲又是早早的就来到了后院,只是凌轩却不见了踪影。看着远处的槐树上只孤零零的定着一支箭,和地上躺着的那柄长弓,母亲微微皱了一下眉。

  难道是这孩子放弃了?

  正欲回身,一双熟悉的手却挽住了自己的手臂。

  “孩儿在这儿呢!”定睛一看,正是凌轩。

  “孩儿泡完药浴饿的要死,就去后厨找了点东西吃。”凌轩笑着说道。

  而此刻的后厨,厨子正虚弱的躺在地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心里还不停的咒骂着:大清早的就把换老子起来,煮了他娘的四十几碗面都吃不饱,这孤独家的少爷怕不是被饿死鬼给上了身哟...

  “母亲母亲,你来的正好,我要给你表演一个戏法。”说罢凌轩兴致勃勃的跑开,捡起地上的长弓。

  “什么戏法?”母亲疑惑道。

  凌轩并没有应答,只是默默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根刚才向下人要的黑布条,反手就系于眼前,把眼睛给遮的严严实实。

  抬弓,搭箭,拉弦,放箭,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犹豫。

  只见那箭破空而出,直直的就定在了那颗只有一支孤箭的槐树上。

  然而还没有结束,凌轩一支接一支,顷刻间放出的五支箭,全部都命中了那颗槐树。

  这......

  母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蒙着眼睛连续射中目标,恐怕是连自己这个曾经号称邢家百年一遇的天才的人都做不到,而凌轩竟然只用了短短的一天的时间,就已经可以信手拈来了!这恐怕不是用天才一个词就可以简单概括的了的,感觉弓箭这种兵器就是为凌轩量身定做而出的。

  “怎么样?母亲,没给您丢脸吧!”表演完的凌轩看都没看槐树一眼,笑着摘下黑布就直奔母亲而来。因为他知道,不可能没射中,除非这棵树能长出腿来自己跑了。

  母亲看着凌轩半晌都吐不出一个字,过了许久才欣慰的笑着说道:“轩儿,为母恐怕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给你的了,你只要记住一句话,弓箭手最可怕的不是他手中的箭,他那强大的感知力才是对手最为敬畏的东西。照着这句话,继续去提升自己吧。”

  凌轩点了点头,他心中早已明白了这个道理。

  “对了轩儿,你泡澡用的药已经所剩不多了,这几天身体吃得消的话药浴可以停一停,过三日后,我会给你一份地址,你就照着上面的注释去找一位老者开药就好了。”临走前母亲说道。

  “是,母亲。”

  接下来的三天里凌轩想尽了各种办法来提高自己的感知能力。白天蒙眼丢石子,听石子的落点,就往那个地方射箭,三天下来射箭的位置基本上是可以八九不离十了;晚上就点一炷香,自己站在百里之外向亮着微光的香头射箭,这个就有点难了,不但考验视力,还考验箭术的精准度,三天下来进展极为缓慢。至于嗅觉的话凌轩暂时还没有想出什么好的点子可以训练。

  第三天终于到了,一大早凌轩就急不可耐的找到了母亲,要到了取药的地址。因为这三天没有泡上药浴,明显可以感受到身体素质方面的提升几乎是在原地踏步,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练到白发苍苍都没那点力气开得动邢月弓。

  出了府门,终于又看到了熟悉的街市,依旧是熙熙攘攘,仿佛那些不好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看来改变的只有自己,自己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了。想到这里凌轩还偷偷的折返回去带了把猎弓和几支箭羽出来,寻思着一会儿取完药,到蒲公山后面的林区里去试试射猎活物,毕竟自己到现在为止都还没射过移动靶呢。

  不过此刻的当务之急是先把药给取了,想到这里凌轩赶忙是打开了母亲给的纸条,却见纸条只写了三个清秀的大字:楼外楼。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