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地界一条鱼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三章青禾的寻求解脱

地界一条鱼 青禾无忧 4,336 2019.11.09 06:52

  青禾回到家里时,空气中已经充满了浓郁的药草味,地面上洒满了药草渣子和泥土,平时放在角落的药罐子也不见了。

  青禾知道,爹正在为他熬药,心情复杂的他走到后院看见余叔手拿着一把扇子正卖力的扇着,一张漆黑而普通的脸异常显眼。

  罐下的火旺盛着,罐里咕噜咕噜的冒着泡,药草特有的味道四溢着。

  “爹,您休息会儿吧。”

  说着,青禾就要上前接过余叔手里的活,结果被余叔一只手推开了。

  “爹?”

  余叔继续用力扇着炉火,头也不回的解释道:“小禾,傻孩子,你碰火就会难受,爹怎能让你做这种事情了。”

  “可是,我。。”

  余叔摆了摆手,他知道这孩子想要说什么,只能够打断他,自己用力的扇着火。

  “孩子,有这心就好了,药还有一会就好了,爹还盼着你的病能好了。”

  青禾张了张口,随后摇了摇头,只能退到一旁等待着。

  青禾不仅有忘记七天前的记忆的病,还怕火,怕猫之类的,只要接触到这些他就浑身难受,有一次险些丧命,后来余叔就再也没有让青禾碰过这些。

  还好青禾比较懂事,除了有时会心情烦闷独自跑到五谷山脚河流呆着,其他时候都是很乖的,周围的村民都比较喜欢青禾,甚至好多阿婆扬言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青禾。

  那段时间严玲脾气老大了,整天往青禾家跑,生怕哪天不注意,她的青不忆就被人拐跑了,被大家笑称还未取过家护犊子的媳妇。

  让严玲好几天见人就红脸,匆匆遮面路过,招呼都不敢打。

  “来,禾儿趁热喝,药不苦。”

  余叔亲自尝了后,确定药不苦后,才端过来给青禾的,可见余叔对青禾的关心。

  乌黑如墨的药水底掺杂着一些野生人参,只是人参的量很少很少,但是就这一点点人参也是花了余叔不少的积蓄。

  碗面飘着阵阵白气,青禾接过碗后,吹了几口热气,感受着钻进鼻孔里的药香味,整个人精神都提了不少。

  青禾咕噜咕噜的几口吞下药后,打了个饱嗝,开心的说到:“爹,我喝完了,你早点休息吧,这些我收拾就行了。”

  “好,收拾完记得早点休息。”

  余叔见他喝完药后,放心的离开了后院,青禾抱起药罐子来到水缸前,拿着葫芦瓢舀了一瓢水倒在药罐里就开始清洗,很快,药罐就被他清洗干净。

  青禾满意的将药罐子放在墙角落后,再次来到水缸前,捧了一把水浇在脸上。

  冰凉的水拍打在脸上能让他短暂的忘却一些烦恼,虽然他的烦恼最终都会遗忘,但是现在烦恼确确实实还在脑子里,比如失忆这件烦恼就没有消失过。

  青禾撑着水缸边,向着水缸里的倒影挥了挥手,水中的倒影同样向他挥了挥手。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清自己的长相,那张看起来白白净净的脸,有着一头乌黑茂密的短发,镶嵌着细小又明亮的双眼,两眼之间有一对天生的蓝色小纹,更添了一丝神秘感。

  我要记住自己的样子,更要记住我身边的人。

  青禾轻触水中的自己,努力牵扯出一丝好看的笑容,微笑的看着自己,不过,这笑容看着好无力。每过一天就要忘记七天前的记忆,这就是他得的病,一种毫无威胁力的病。

  青禾如果不经常看自己,他就会遗忘掉自己的模样,为了让自己能记住身边的人,他每过一天都把周围跑一遍,把周围的人也记一遍。

  但是,还是有一些人消失在了他的记忆中,比如他的母亲,为什么他只有爹,没有母亲?

  比如,曾经给了他一串糖葫芦的老爷爷,他只记得在自己饿了的时候,有人给过他一串糖葫芦,甜甜的味道他记住了,但是他就是记不起到底是谁给他的?更记不起这位给他糖葫芦的老爷爷已经去世了,已经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脑海中。

  这种病是好还是坏了?小时候抱过他的奶奶去世了,他难受了几天就遗忘掉了那种痛心的感觉,可能遗忘在这里就是一种好吧?

  青禾的人生中都是好的一面,再坏的一面,也会被他遗忘,过着只有七天的记忆,或许青禾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动物比他更痛苦,那就是鱼。

  鱼只有七秒的记忆。

  夜幕悄悄的降临,青禾点起蜡烛放在堂屋后,独自来到外面,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就坐了下来。

  借着月光倾晒而下的机会才有机会看清夜景,漆黑而朦胧。

  夜晚,有些鸟会趁机跑到树上咕咕大叫,为夜色增添出一分恐怖。

  饭后赏月,就很潇洒。

  “先生,你还在吗?”

  青禾见四周确实是无人后,试探的对着面前的空气喊道,如果被人看到还以为青禾发疯了。

  “看来今天你的心情还挺不错的。”

  一道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银白的月光包裹住青禾的全身,光彩一晃,青禾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

  但是,青禾并没有离开,他还是在原地,只不过他的身影倒像是隐身在了原地。

  “先生,别忘记隐匿声音啊,我怕大半夜的吓着村民。”

  这次,青禾站在原地诚恳的说道,一点害怕的样子也没有。

  一团银光一晃,一副与青禾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青禾面前,连衣服鞋子都丝毫不差,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哇,先生,你是怎么做到的,能教教我吗?”

  青禾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先生的出场,但是每一场都会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先生。

  当他再次看见凭空出现的自己,甚至一只手已经在另一个自己的脸上摸来摸去。,每次都摸不够。

  “别乱摸,这是为师的灵身,别弄坏了。”

  先生拍开青禾的咸猪手,一脸笑意的打量着面前的青禾,时不时啧啧发出一声怪声。

  青禾摸着头,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先生的下文。

  “咳咳。”

  “先生,你生病了?”

  青禾试探着问道,虽然他也不相信师傅这样神通广大的人会生病?

  “咳咳,我怎么会生病了,为师只是染了风寒。”

  “那先生不要紧吧?”

  先生摇了摇头,面上这样说道:“没事,师傅已经是神一样的存在,这点小病可难不倒我。”

  心里却是在想:“傻小子,要不是九阴纪灵石吸收多了,我才不会这样呢。”

  “哦”

  先生:。。

  这话,这天聊得先生都想把青禾镇压到十八层地狱,让他感受感受什么叫人间痛苦。

  “那,先生,我们开始吗?”

  “嘿嘿。”

  这一刻,青禾就像一只偷脏的狐狸露出的笑容,极其狡猾,双手搓在一起。

  先生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你不是有病嘛?对这件事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先生,事关人生大事,小子怎敢忘掉了?”

  青禾挠了挠头,随后再次翘首以盼的看着先生。

  “我怕了你了,小子,痛苦的事情到你这儿还变成了享受?好了,开始了,闭上眼睛。”

  青禾照先生的话闭上眼睛,手里不知何时拿着的一根木棍,被他塞到了嘴里,做出了一副誓死不休的表情,好似接下来会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在等着他,其实是痛苦的事情正在等待着他。

  “心疼我这些灵药,如果自己用迟早一天也能修复灵体的,算了,自己既然选择了,就看着小子能否达到我的预期了。”

  先生收起那副嘻哈的面孔,却转眼变成了肉痛的脸色,双手交叉,一只手亮起洁白的荧光,另一只手变成了火红色,先生沉声道:“要开始了,收稳心神。”

  “呜呜”

  青禾的声音通过木棍只能传出呜呜的声音,表示他已经准备好了,不过紧绷的身体还是暴露了此时青禾的紧张,或者说是对未知的痛苦有些害怕。

  色彩绚丽的红光从先生手里喷发而出,混合白色的光彩一起冲向青禾的身体,先生再次恢复成那副看好戏的表情,似乎对接下来青禾又是怎样的表现很期待。

  另一边,清荷已经感受到那股熟悉的炽热能量向他冲来,心神一抖,就感觉有东西穿过他的衣服,吸附在他的身体表面。

  顿时,青禾就感觉像是成千上万只蚂蚁,爬上了他的身体,酥麻的感觉袭上心头,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开始咬在木棍上,脸上的肌肉开始颤抖,他知道这才仅仅刚刚开始,越到后面越是煎熬。

  就如现在,那种酥麻的感觉已经开始提升,已经不是最开始的蚂蚁爬上身的感觉,已经变成了蚂蚁啃食他身体的感觉,脸上的五官已经开始扭曲,木棒也被他咬出了一个牙印,有血从嘴角流出,额头上的汗水流出又被蒸发。

  他呜呜一声叫,先生听懂了他的意思,随即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原本就只有小蛇大小的的能量,立马变成了一条蟒蛇般大小的能量。

  “小子,撑不住一定要说出来啊!你可别就这样挂了。”

  先生也不想他就这样挂掉,要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能得到这些灵药,可是花了不少的功夫,青禾他可是物色很久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温润青禾的灵泉。

  呜呜

  清荷痛苦的大叫着,那种疼痛感已经从身体上变成到神经上,他的两角不知不觉又流下了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汗臭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尝试着痛苦,因为先生从来没有给他说过,他吃些苦是为了什么。

  他的脑海里又开始像走马观花,那些记忆很短暂,只有七天,也仅仅只有七天的记忆,只是在他脑海里有一句话一直存在,这就是先生对他说过的一句话,让他一直记到现在,所以他觉得他尝试着痛苦,可能就是为了验证一件事。

  先生说的这句话就是越是让你痛苦的事情,越让你记忆深刻。

  哪怕一辈子也都可能无法忘记,这件事可能是耻辱,也可能是某件让你刻苦铭心痛苦的事,这就是先生的理解。

  原本先生的本意是给青禾树立一个世界观,却被青禾理解为是不是只有在自己痛苦的时候才能让记忆不会遗忘掉。青禾这一辈子就没有经历过痛苦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很想知道是不是在痛苦的时候,他的记忆就不会遗失掉呢?

  现在他的脑海里回忆着身边的人,物品,建筑,哪怕是一条河,一颗木头,他都想回忆,他特别珍惜这次痛苦的时候,把自己通通能记住的东西都要回忆一遍,这样以后他就不会忘记了,记忆深刻,或许就是在痛苦的时候最能让你感同身受的记忆。

  耀眼的光芒,遮盖住他的身体,他的五脏六腑都清晰可见,尤其是从他心脏处,会迸发出犹如蓝色的血液输送至身体的四肢,这就是人的灵泉。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有灵泉,只是每个人的灵泉大小不一样,灵泉的大小不是指体积的大小,而是指输送到身体四肢的灵力大小不一样。

  越是灵力输送小的代表他的身体越弱,也就是说,身体的强大与灵力息息相关,而灵力的输出大小又与灵泉相关。别看每个人的灵泉外边大小是一样的,其实灵泉里面却是不一样的,临泉里面可以说是一个空间,有的人是坑,而有的人呢,则是一条河。

  灵泉的大小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固定了,他的内部大小也决定了你的未来。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人划分为了两类,凡人,和武者。

  有的人从出生那一刻就决定了他的一辈子,就是普通人的命运,而有的人呢,出生就天赋异禀,不过呢,这个世界上还是凡人居多,武者稀少。

  青禾的灵泉也就比普通人大一些,勉强能达到武者的最低限度,这代表着青禾有机会成为武者,先生的所做一切,就是为了替清青禾改变灵泉的大小,先生这样做自有他的目的,而青禾不知道先生这样做是为了替他改变他的灵泉大小,。

  青禾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人也是有不一样的,他所接触的世界观就是以一个凡人的概念或者说是凡人的角度去接触的,生老病死在青禾看来是很正常的,也是最正常的世界法则。

  青禾也不知道武者是什么,就好像先生为什么能变成他的样子,为什么全身能散发出红光,为什么能让他尝试痛苦,好像这一切就是理所应当存在的,他都不会思考,为什么会是这样。

  因为他的心思从来不在这上面,他只想能让自己的记忆长存下去,不想重复一遍,重复一遍的去记忆别人,他只想体会拥有完整的记忆是什么样的人?

  是余叔常说的冷酷无情,或者是善良,或者是人心,总之,他的记忆没有允许过他能真正感受做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比如,送他糖葫芦的人到底是谁?这个记忆问题已经困惑他很久很久了,真的很久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