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 红豆相思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冥界使者七

红豆相思 悠悠月色 2,361 2020.05.12 22:03

  “呲啦”

  冥王的衣服上又被剑气割开了一个口子,他眸色一暗,魔界这位创世神,还未恢复神力就把他打的这么狼狈了,也不知道他全盛时期又是何等风姿。

  白羽被他阻拦的不耐烦了,手中的魔剑燃起了熊熊火焰,又是一剑劈向了冥王,剑气夹着幽火铺天盖地的威压令冥王难以动弹。

  虽然被压制的很难受,但他低下的头却是一脸淡定,反正死是不可能死的,也就装装样子认认怂了。

  “咔擦”从天而降一道天雷,以碾压姿态击溃了那股剑气。

  两股力量相撞的冲击力震晕了离得最近的冥王,他倒地的一瞬间只想骂句,早点劈啊!干嘛非要到面前了才劈!

  白羽冷笑一声,抬头看了眼天,位于九天之巅的天道,默默的也抬起了头,白羽握紧手中的剑,阴沉着脸朝着喜堂前进。

  “夫妻…”对拜。

  强大的威压席卷而来,场上唯有清池一人站立,透过红纱,她能清楚的看见朝她走来的男人脸上的神情。

  隔着红纱,四目相望,一个眼里燃着怒火,一个眼里没有波动,白羽抿着薄唇没说话,一道剑气却劈向了月影。

  当看见清池舍身挡在月影前面时,白羽又惊又怒,连忙收回了攻势,剑气反噬,他脸色猛地一白吐了一口血在地上。

  众人只感觉浑身一轻,急忙抬起头看看发生了什么,却见一个黑影把新娘抱走了。

  半空中,清池闷闷的勾住他的脖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按理来说,刚才她应该死于剑下了啊,怎么还给收回去了。

  白羽冷了她一眼,搂住她腰间的手紧了又紧,他恶狠狠的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有我在,你休想嫁给别人!”

  “疼!”清池吃痛的揉了揉耳垂,顺便瞪了他一眼,“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白羽没说话,只是脸上寒意更重了,他抱着清池踏入一处洞府,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清池苦着脸把脑袋埋进白羽的颈间,嗅着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冷香。

  温热的呼气打在白羽的颈间,他脚步顿了顿,一缕魔气从他的指尖飘出,魔气有意识般在空中打了个转,猛地扑向了不属于它同类的气息。

  不多时,充满血腥气的洞府转变为充满魔气,本该使神难受的魔气,对清池却很柔和无害。

  正当清池感叹他的贴心时,身体突然一轻跌落在用魔气构建的床上,一个身影猛地压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擒住了她的唇瓣啃咬。

  清池幽幽的看着白羽红眸里不加掩饰的情欲,“你以前说过成婚后才会碰我的,你要失言了吗”

  白羽闻言站起了身,素手一挥,一个以魔气构成的喜堂赫然出现在洞府内,“好,满足你”

  “……”清池闷声拒绝道:“不要这样的”

  白羽打了个响指,场景发生变化,一处栩栩如生的喜堂呈现在清池眼中,她摇了摇头抗拒道:“不要幻境的”

  白羽又打了一个响指,空中漂浮着两根花烛,清池嘴角抽了抽,“不要这么简陋的”

  一个黑影重新压了上来,他低声道:“那我失言了”

  “……”衣服被人一层层解开,清池皱了皱眉,不行啊,这么下去,怎么看白羽都不会杀她,眼见肚兜也要被解开了,她急得冒出一句,“白羽,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解衣的动作停了下来,白羽撑着脑袋侧躺着,一只手搭在肚兜的系带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着,他挑眉道:“说吧”

  “……”清池纠结了半天,慢吞吞的吐出一句,“我想在上面”

  说完她就后悔了,还不如不说。

  “好”白羽好整以待的躺在那里,一副任君采颉的模样,他嘴角勾着笑意,抓住清池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来吧”

  清池咬着嘴唇,磨磨唧唧的戳了戳他的八块腹肌,白羽含笑的看着她羞红的脸,他在想,若是眼前的女子开口想要他的命,他也是会给的。

  “我真的要被你气死了”清池闷声转了个方向背对着他。

  炽热的胸膛从后面贴近她,白羽把下巴搭在她的肩上,一只手圈住她的腰间,一只手与她十指相扣。

  他轻声说道:“我仔细想了想,这一切都是你设下的局对吗,为的就是让我杀了你”

  清池惊讶的转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白羽笑了笑,“不知道,刚才逗你的”

  “……”清池气的冷哼一声。

  肚兜被人解开,炙热的吻印在她的颈间,温度渐渐升高,当最后一层阻碍被贯穿时,清池眼睛闪着泪花,这回是真的带着哭腔委屈道:“你不能不杀我”

  白羽垂眸舔舐掉她眼角的泪珠,低声应道:“好”

  在天道降下那道天雷时,他就觉得隐隐有些不对劲,天道怎么会无缘无故帮别人?再加上后来他家夫人舍身为他人挡剑,同样露出了一丝端倪。

  他盛怒之下的剑气斩的极快,夫人没有修为,她又是怎么做到先一步挡在他人面前的呢?更别说来阻拦他的冥王。

  多年与冥王共处,以冥王那怕事的性子,怎么可能来阻拦他呢?再加上神帝把他丢在交界点这件事,明明他若是想杀他,直接杀了不就好了?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这一处处线索连在一起,无一不是指向他家夫人,她让他昏迷了几个月,一醒来就听见了她要大婚的消息,迫使他来不及思考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好在他及时收回了攻势,好在她没有真的喜欢别人,不然他真的要疯了。

  这一世过的不长,由于白羽那次强硬的收回了全力一击的剑气,导致了剑气猛然反噬,若不是因为他是神体,怕是那时就已经当场暴毙了。

  一处竹屋内,白羽的黑发在这短短十年里,已经慢慢的被蚕食成白发了,生命的快速流逝,让他留恋的最后一次抱住了宠了只有堪堪十年的心上人。

  白羽眷恋的摩挲着女子的侧脸,好笑的擦拭掉她滑落的泪珠,调侃道:“都快哭成小花猫了”

  “哼”清池抽噎着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

  察觉到时间不多了,白羽轻轻的给她顺着背,待清池好点了后,他凑近她的唇瓣说道:“亲我一下”

  清池勾住他的脖颈吻了上去,白羽贪恋的看着她的容颜加深了这个吻,一缕黑气自清池背后升起,在清池情动之际刺穿了她的心口。

  刹那间,怀中的女子化为点点星光萦绕在他的周围,白羽似哭似笑的捂着心口喷了一口血,他颤抖的伸手触碰那些星光,女子的音容笑貌在他脑海里愈发深刻。

  “没想到为夫还是算漏了一步…”他没想到她消散的这么快。

  白羽缓缓的合上眼睛倒在床上,随着眼角的一滴泪珠滑落,他的身体同样化为点点星光。

  紫色的星光耀眼异常,红色的星光甘愿收敛自己的锋芒缠绕在它的身边,不多时,两道星光消失不见。

  天空响起一道闷雷,倾盆大雨洗尽六界铅华,竹屋在这场大雨中渐渐隐没。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