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行走在万界后花园的编辑师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八章人流进山

行走在万界后花园的编辑师 季夏廿六 2,011 2020.05.23 18:54

  “哝!”简雅诗一脸的嫌弃,远远地抛来。

  是一块智能表和一条饰品挂坠。

  “罗表,国家最前端的智能手表,现在是新人类专属,凡携带罗表的都是在册人员。其中,载有你们的登记信息,能够证明身份。”简雅诗讲解道,“你们的信息,不是一成不变,要求每三月主动上传一次,不作二次检测;每半年到局里检测更新一次,或在管理局认为需要的时候,检测变更。”

  “星坠,是定位和摄影设备;用来保证一定的安全,也可以当做行车记录仪使用,万一有作恶的新人类,对你动手,也留个证据;一不小心,反杀了,也可以算个正当防卫!”

  做到最后,简雅诗不自觉得移向了趴在桌上一脸被玩坏的橘座身上。

  满是恶心嫌弃,依旧重视。

  橘座注意到前者,一个哆嗦,生生往后退了几步。

  米可!

  毛茸茸的小爪子将自己的圆脑袋盖住,颇有掩耳盗铃的味道,还有些委屈地冲陈都叫唤了声。

  都怪你,搞一出自己吃自己的戏码!现在好了,载这女人手里了。

  陈都有些心虚,鬼知道女人这么善变。前一秒还撸得飞起,下一秒就畏如蛇蝎,不就见了点血。

  难道忘了自己也是个兔兔好可爱,麻辣兔头好好吃的小仙女了。

  也不怪橘座这么害怕,刚才的实战检测环节,可是被撸了一发又一发。速度,不够快,一看就没全力,重新来过。这雷击,不错,但还有潜力,继续。

  想说拒绝,就是妨碍公务,一句当老娘的精神波动是吃素的。是不是装,一眼就看出来了。

  而且问题是陈都还真留了一手,十万伏特这种绝杀是用来登记的吗?!所以,只能辛苦橘座了。

  觉醒者上等。

  简雅诗心中凛然,看着手中的数据,移速和攻击力都是高等,综合战斗力高等,灵力值更是执首耳,算是到目前为止的清县第一人,不,第一兽了。

  “差点忘了,鉴于你召唤兽的特殊,这个给你。”是红色铃铛,跟橘座倒相得益彰,“这是宠物铃,带上铃铛后,你可以把它带在身边,不过现在情况还不明确,你不能带它乘坐公共交通设施和去往大人流区域。”

  简雅诗耐心地交代着注意事项,也由不得不慎重,新人类的出现无疑是对现世界划时代的巨大冲击,前几天还人人自危的金融风暴,在它面前就是个顽皮捣蛋的小鬼。

  终于在简雅诗的苦口婆心和陈都无意识的嗯嗯声中,出了大厅,后面还有十来人,再没认识的,自然也没做停留。

  太阳已经高挂,车内有些晒,橘座也不愿意马上进去,只能开启空调先降降温。

  靠着车门,回头看着刚出来的办事大厅,陈都一笑,倒也没白来。

  这次登记,有必要时刻服从政府征调的义务,也算是披了层官衣,不说其他种种特权特行,单单每月两万的补贴对普通人都不是小数,如果愿意甚至能直接加入超自然管理局任职。如今班子草建,第一时间入进去,日后飞黄腾达也不一定。

  得益于橘座的给力,陈都自然收到了简雅诗的邀请。公家饭,这是陈都以前想吃还吃不到的,可现在嘛。

  不说其它,只灵编辑师的特殊性,就不能过于接近群体,不然也不会费劲心思整个召唤师的马甲了。

  果林承包户,或者再整个农家乐才是陈都打算好的马甲。

  计划于超凡之前,别人来查也不会有太大纰漏,有强迷惑性,而且之后的经济来路也在。

  超凡时代,货币可能变了样,但金钱的魅力是不会少的,甚至更加强烈,橘座的提升进化或是新的素材,都需要钱。

  全靠陈都自己收集,那太难了!

  想到了这里,陈都又痴笑了一声。满心的精打细算都是为了自己,可简雅诗甚至背后更多的人,心怀的国与天下,可能这就是格局吧。你可以说他虚伪,可以说他做作,可你不能抹了功绩。

  若不是这群傻瓜和野心交叉的人,这世道早乱了吧。

  “走咯!”车内已经有了凉气,将橘座往副驾驶一扔,听得一阵喵呜乱叫,陈都乐呵一笑,踩油门走人。

  这时,去的才是与陈父陈母口中约好的农林教授,做戏做全套,陈都的标准流程。

  还别说,学院派的教授那是真的有一套,决然不是电视上那些嗷嗷嘶嚎的砖家,还真学到了不少。

  对得起30张红彤彤的听课费。

  下课,陈都才真正回家。一路荡悠悠,但就在离村子三公里的地方,陈都竟然发现堵车了。

  平时空荡荡的村里公路,整天都见不得几辆车开过,今天却是堵了个严严实实,半刻钟没移动的迹象。

  眼前一片黑压压,车队都看不到头,而且还尽是拖家带口的,陈都满头问号。

  这是什么情况?

  离开还不到一天,林村还是里边哪个村的旅游业就发展上天了?!

  不过,陈都知道,再等下去,回到家晚饭肯定是凉了。

  通向林村的公路就这么一条,但小路有呀,比起那些苦苦等待的外来汉,身为当地人的优势出来了。

  哎,就是有些伤车,老陈又该心疼了。

  心里感叹着,手上动作是不慢,档位一敲,就要倒车。

  轰!

  车还没动,红色Huracan就稳稳地矗在了车屁股后面。

  退的路也没了。

  “喂!”陈都痛苦扶额,头探出窗外,“能不能退退,我要出去。”

  往常,这种靓女豪车的组合,本着穷人有多远走多远的心理,屁都不会放个,最近的变端潜移默化了些许意识。

  “额,好!”是个长发的墨镜美女,清爽利落,没传说中蛮横无理的回应。

  舒了口气,能交流解决,是最好不过的。

  不待陈都高兴,又是此起彼伏的引擎声,在陈都绝望的眼神中,一排整整齐齐步了队伍。

  面对这种情况,兰博基尼的美女车主也有些错愕,“现在我也退不了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