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承天运之命的男人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二 我叫陈天命

承天运之命的男人 雪飘 1,966 2020.02.11 15:55

  我姓陈名天命,我很讨厌这个名字,有一种出生便被定下来怎么活的感觉,爷爷常说我生来不凡,具有大气运之人,不凡之人自当经历不凡之事,可我从来没有想过以后要当什么成功人士,我就想一辈子陪在爷爷身边,使使劲把村东头老李家姑娘给娶了,再给我老陈家生个大胖小子,这一生我就感觉知足了。‘天命’我爷爷喊道,我爷爷他长着一副标准的国字脸,脸庞棱角分明,由于常年劳作加上岁数大了那笔直的腰板也是慢慢弯曲了,可也不耽误那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什么气质呢?两年前,我向村东头老李家姑娘李薇高调求爱,被他爹知道以后,他爹拿着菜刀追着我就去了我家,他和我爷爷发生如下对话,且听我唯唯道来;老李;‘陈老头,你孙子调戏我家姑娘,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他配得上我姑娘吗?我姑娘是迟早要走出大山的,别耽误我家姑娘,在调戏我姑娘我就替他那死去的爸妈教育教育他’,说完拿着菜刀的手,就指向了我爷爷,只见我爷爷不紧不慢的掏出之前卷好的旱烟,点上火,怒喝一声说道;‘孩子做错了,教育就是,你来找我我也会给你个交代,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说我儿子。’说完不紧不慢的走到老李身边,抬起右手‘啪’一声脆响,只见老李的右脸庞一道深红的手印出现在脸上,没等老李反应过来;‘啪’‘啪’又是两道脆响,说道;‘你把你那小破菜刀给我放下,你老子活的时候你问问他他敢这么和我说话吗?今天我打你三巴掌是提醒你,做人说话要先思考明白再说话,今天只是三巴掌,再有下一次你就下去陪你爹去吧,赶紧滚蛋’只见老李身体颤抖的慢慢低下腰说道,‘对不起,陈老爷子,刚才因为一时冲动,在这给你赔不是了。’说完灰溜溜的走了。当时老李四十多岁,而我爷爷已经七十多岁,你说老李打不过我爷爷吗?显然不是,最后我总结这可能就是一种气质一种发起火来天都要退让的气质,这种气质有可能出生就有,也可能跟经历有关系,总之当时我那时候崇拜我爷爷一塌糊度,当然也免不了一顿胖揍。言归正题,我听到我爷爷喊我,我答道‘咋啦爷爷,’陈老爷子;‘今天八月二十七号是你生日,去把小黑他妈送给我的那只鸡给杀了,咋爷孙俩好好喝点’说完把他那有人参和青蛇泡的白酒摆出来。陈天命;‘爷爷那是小黑他妈给你的老母鸡,那是下蛋鸡,是留着下鸡蛋给你吃的’只见陈老爷子说道;‘哪那么多废话,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过了今天你就是大人了,快去杀鸡’陈天命看老爷子说一不二只好杀鸡去了。

  龙沟的晚上很热,知了的叫声仿佛也再告诉人们天气很热,此时在陈家,一老一少正在把酒言欢,只见陈老爷子对着陈天命说道;‘孙子,有些事爷爷也不想瞒你了,你父亲叫陈清风,你母亲叫古姬,你父母是死于华夏古国的首都华城,是被人害死的,至于是谁我当初为了把你救出来带走,打到,当时没有时间调查,等我把你安定下来在想调查的时候发现一丝痕迹也没有,爷爷知道这些年你一直想要知道自己的父母哪去了,也知道你承受了多少白眼,可你记住咋们老陈家没有孬种,你爸爸生前很风光,你母亲也很漂亮,唉,不说他们了。’说完举起装满白酒的大碗喝了一口继续说道;‘爷爷跟你说这么多不是让你去报仇,这么多年过去,爷爷不希望上一代的仇恨还需要下一代背负,爷爷希望你走出大山,然后平平安安的在城里扎根平平淡淡的活下去。’说完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红色塑料袋,只见打开塑料袋,里面只有俩张发了黄的照片,一张是一对夫妇抱着一对婴儿,只见照片里的男子赫然和陈老爷子有八分相似,浓眉大眼,再看女子瓜子脸,一席长发搭在肩膀上简直就是天女下凡,再看她怀里抱着婴儿和照片里的男子简直就是一个模样不得不感叹基因的强大,陈老爷子指着照片里的人物说道;‘这是你的父亲和母亲还有你一岁的时候,’说完抹了一下眼睛,这是陈天命头一次看见爷爷掉眼泪,很难想象白发人送黑发人对于陈老爷子是一种什么心情,再看另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名女子怀里抱着一名婴儿,婴儿大约两岁多,看婴儿的表情好似在哭泣,只见照片后背写道林楚泌,陈老爷子拿起这张照片说道;‘这是你的未婚妻,当年你父亲和他父亲定下娃娃亲,自从你父亲死后也就没联系了,他家在华城,以后你要是飞黄腾达了就去取消了吧或者就这么地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说完就自顾的就睡着了。陈天命一时半会没有搞懂,爷爷告诉他的信息量属实有点大,他没有想到他的父母有这么段故事,从他记事起他就没有见过父母,跟别提凭空多出来个未婚妻,她叫林楚泌,名字倒挺好听的,楚楚动人,泌人心脾,也不知道长的有没有李薇好看,屁股大不大能不能生儿子,不过这些他都不在乎了,爷爷说她家在华城,华城哪里的人们可是非富即贵天子脚下这些对陈天命来说太远,不敢想,他也不想去找她,这么多年过去了,谁还会在乎一个穷乡僻壤的穷小子呢?要他去攀附一个从未见过的人?或者说要他去娶一个他从未接触过的一个人,这绝对是他所接受不了的,想完这些,陈天命拿起桌上白酒,自顾的喝着起来!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