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使徒计划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九章 对不起和谢谢你

使徒计划 一点黛眉刀 3,516 2019.07.29 10:57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过来,歪歪斜斜洒在床铺上,细细的尘埃在苍白的光柱里舞动不休。

  程逸睁开眼睛,望着头顶方格状的白色天花板,久久没有动弹。

  陌生的时间,陌生的空间,陌生的人间……

  他慢吞吞的起床,穿衣,洗漱,趿拉着拖鞋走到窗前。窗外槐树叶子鲜洁碧绿,秋日有着凝滞般的静美,但在此时的他看来,却又显得有些莫名的苍白。几栋灰白的楼房因陈旧而变得斑驳,楼房那些窗户上挂出的衣物,让人觉得十分杂乱,只有大门口那两个全副武装的哨兵,昭示着这里并不是个简单的所在。

  “唉,我到底是在哪儿。”

  程逸有些发怔的望着这幅景象,心情很是灰暗。

  沉重的脚步声如常响起,没多时便到了门边,一个身穿制式军服的中尉军官走了进来,将一卷卷宗铺在桌子上,示意程逸坐在对面。

  “又来了,你们连续问了我半个月了,每次都是同样的问题,烦不烦啊。”程逸无奈的坐了下来,准备接受每天例行的受审工作。

  “姓名。”

  “程逸。”

  “年龄。”

  “18。”

  “性别。”

  “男!”

  “籍贯与家庭情况。”

  “说了很多遍了,我失忆了,只记得自己是个孤儿,到处流浪为生。”

  ……

  ……

  “上一次有意识的记忆是什么?”

  “被卷入一场异能者之间的战斗,受了点伤。”

  “还有呢?”

  “还有……我看到一只奇怪的虫子,我好像吃了它,后面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中尉面无表情的放下笔,像往常一样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程逸紧皱着眉头,问道。

  “你们每天问我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不怕我说谎吗?”

  “判断你有没有说谎,不是我的工作。”

  “你们是军队的人吧,为什么要抓我?”

  “我也回答过好多次了,这不是抓你,只是例行审查。”

  中尉把手中的卷宗整理好,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起身离去,又从身旁的黑色公文包里掏出两份文件递了过来。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把它签了吧。”

  程逸接过文件,快速瞄了一下内容,一份的标题是“九州联邦共和国保密条例”,另一份则是……

  “九州联邦共和国国防军总参谋部特勤局……入职申请书?”

  “你没看错。”

  “我身份不明,是个连身份证都没有的流浪汉,又得了失忆症,还没有任何特长,你们叫我进这个什么……特勤局?”

  中尉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现在有特长了,异能者先生。”

  “你说什么?”程逸惊诧的抬起了头。

  “接下来交给我吧,中尉。”一个打扮得体,容貌秀美的年轻女子出现在门口,笑吟吟的对目瞪口呆的程逸伸出了手。

  “重新认识一下,联邦特勤局外务部执行者白小若,代号‘血蔷薇’。”

  ……

  “你是说,我吃了那只虫子,又趁那只大猩猩不能动弹咬死了他,然后被特勤局的增援人员带回来,昏迷了三个月?”

  白小若带着一副遮盖了大半张脸的黑色墨镜,把脚下跑车的油门踩到了底,风驰电挚的飞驰在无人的公路上。她按了一个按钮,把车子切换为敞篷模式,一把扯掉脑后的发卡,让满头的长发在烈烈的风中肆意狂舞,口中惬意的打了个唿哨。

  “爽啊,最喜欢跑这条路了,几十公里都不见人影,哪像幽京市区,开车还没走路快,真是委屈了我这辆限量版跑车啊。”

  车子潇洒的做了一个漂移动作,拐过一个急弯,在路面上拉起两条黑线,轰鸣着进入平稳行驶状态,兴奋的白小若感到袖子被人轻轻拉了拉,才注意到副驾驶上脸色苍白的程逸。

  “嗯嗯,大概是这样吧,我当时也昏过去了啊,这些都是我们局长大人后来告诉我的。”

  程逸死死的蜷缩在座位上,又检查了一遍扎的紧紧的安全带,才惊魂甫定的继续问道。

  “那,我什么时候又成了异能者了?”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你躺了三个月,就变成异能者了,这种觉醒的形式还真是前所未有,该怎么形容来着,嗯,破茧成蝶?哈哈。”

  “是不是……跟那条虫子有关。”

  “停!”白小若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正色道:“你签过保密协议了吧,最好记住,永远不要再提虫子的事,如果你不想人间蒸发的话。”

  程逸沉默了好一会,低声问道:“我的能力是什么?”

  “操纵肌肉……”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后背一阵发寒。程逸本想再追问些什么,却在白小若带有凌厉警告意味的眼神注视下,乖乖闭上了嘴巴。

  车子继续飞驰着,车里的气氛却变得有些沉闷起来,直到拐过一座小山坡,进入主干道,白小若才降低了车速,升起敞篷,她用眼角瞥了瞥一脸茫然的程逸,暗暗叹了口气。

  “小逸,咱们也算是同历过生死,我这么叫你可以吧。”

  “当然可以。”程逸不自禁的笑了笑。

  “对不起。”

  白小若情绪明显有些低落。

  “你是因为我,才卷入上次的事,险些丢了命,而且以后,还会遇到更多……唉,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既然进了特勤局,命就不是自己的了,你只要记住一点,将来要是遇到什么危险,千万不要蛮干,保住性命才是第一位。”

  程逸没有答话,只是偏过头来,看着她带着淡淡倦意的侧脸,忽然觉得心里一阵温暖。

  “小白姐姐,特勤局很危险吗?”

  “白姐姐就白姐姐,为什么要加个小字?”

  “你本来就不大嘛,叫小白姐姐比较亲切。”

  “嗨,你小子讨打是吧……”

  “嘿嘿,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特勤局很危险吗?”

  白小若沉默了一会,转过头认真的看着他。“成立十年来,平均年死亡率44%。”

  一时间,车内又恢复了沉闷。

  过了好半晌,程逸忽然问道:“既然这么危险,你为什么要加入特勤局,或者说,异能者一定要加入特勤局吗?”

  “呵呵。”白小若苦笑了一声。

  “你也知道,异能者的能力远远超过普通人,若是以之为恶,一般的警察机构很难应付,各国政府不可能容忍一群‘超人’游离于控制之外,才各自组建如特勤局一般的特殊部门,既能统一管理这些不安定分子,还能利用异能者们的超能力,做一些常规手段难以做到的危险活计。”

  “如果有异能者就是不愿加入呢,联邦政府会怎么做,杀了他吗?”

  “那倒不至于……”

  白小若晒道:“只是要被强行勒令签署保密协议,不得随意使用异能,定期到特勤局设置在各城市的据点报到,终日活在监视之下,在发生紧急事态的时候,还要接受联邦政府的临时征召。嗯,也有些桀骜不驯的家伙,受不了这些束缚,那就只能加入一些地下组织,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的活着。”

  她顿了顿,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不愿想起的往事,过了一会才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其实为政府工作也挺好,虽然经常要执行一些危险任务,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活着,而且收入也很高啊,你看我这辆车,要一百多万呢,以前哪买的起。”

  程逸看着她故作轻松的样子,心中一阵黯然。

  他能想象的到,没人愿意过这种脑袋挂在腰带上,朝不保夕的生活,异能者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恐怕没看上去那么和谐。

  但很显然,异能者们没有多少选择余地,即使他们有着超越常人的力量,但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依然不堪一击,特勤局成立的背后,一定隐藏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腥风血雨。

  “就没有特例吗?”

  “特例……”白小若沉吟了一下,有些神往的说:“除非,成为王。”

  “王?是什么意思?”

  “S级。S级异能者的强大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无论是谁想对付他们,都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就算是强如联邦政府,也只能象征性的约束他们。”

  “那王,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没那么简单的,异能者的数量本来就极少,达到王级的更是凤毛麟角,他们多半是一方首领或是某个组织的重要人物,谁会没事出来搞风搞雨。而且王再厉害也是人,总要吃喝拉撒睡,不是万不得已,没人愿意与政府为敌。”

  “更何况。”白小若笑了笑,“特勤局也有王。”

  “王……到底有多厉害,我要能修炼成王就好了。”

  “哈哈,修炼?你小说看多了吧,绝大部分异能者的等级,在觉醒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晋级的唯一方式,就是进行二次觉醒。可是,先不说二次觉醒导致基因突变而死的概率高达80%,最重要的是——没有固定激发成法,每一个成功二次觉醒的幸运儿情况都不一样。也就是说,想要晋级……”

  白小若戏谑的看了程逸一眼,继续说道:“你得有逆天的运气才行。”

  “原来是这样,果然还是个看脸的世界啊,连异能者都不例外。”

  程逸无奈的拍了拍额头。“对了,刚才你说特勤局才成立了十年,那异能者是这十年间才出现的吗?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出现异能者?”

  “……臭小子哪儿这么多问题,我也不……以后你就知道了!”

  “……”

  没过多时,跑车拐下了主干道,驶入一条隐秘的林间小公路,扑面而来的是满目翠绿,绿树如屏,绿光摇曳,绿浪翻腾,车子穿行在其间,就像鱼儿游进翡翠般的河流。

  在现代化的大都市周边,难得还有这么大一片未被开发的密林,在无数细碎光影闪动间,白小若指了指半山腰处的一小片灰黑色建筑群。

  “咱们快到了。”

  “哦,那个,小白姐姐。”

  “嗯?”

  “那个,你的腿没问题吧。”

  “那当然,你以为特勤局的医疗部门是吃白饭的,还有本小姐我……”

  “咳,其实我想说……”

  在白小若诧异的目光注视下,程逸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谢谢你。上次我一定很没用吧,不但没帮到你,还一直拖你后腿,让你分心保护我……”

  “哈哈哈,那时你只是个普通人嘛。”白小若很开心的笑着,然后恶狠狠的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

  “现在你也是异能者了,还是皮糙肉厚那种,以后你要保护我!”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