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帝御九霄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3章 门前受辱

帝御九霄 白马青衫 2,981 2019.01.24 18:19

  秦天来到沐府,心情沉重。

  “站住!”

  然而。

  刚靠近沐府大门三米的距离,几名护卫跨出,将秦天拦下,领头护卫陈星更是一声冷喝。

  “什么意思?”秦天皱眉,心中越发沉重。

  他现在虽然穿得破破烂烂,像个乞丐,但脸已经擦干净,这几个护卫也都认得他,往日他来沐府时,可不会拦他。

  “哪里来的乞丐,给我滚!这沐府,是你这乞丐能进入的。”陈星冷声喝道,言语羞辱。

  秦天脸色一沉,喝道:“你们看清楚我是谁!”

  陈星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秦天,随即一拍脑门,道:“原来是秦公子,抱歉、你穿成这样,我还以为是乞丐,都讨到沐府来了。”

  秦天哪里听不出对方话里的嘲讽,但他并没有发怒,而是冷声道:“既然如此,你们还不让开,我要进去。”

  “进去?”

  陈星冷笑一声,说道:“沐府今天很忙,你可以回去了。”

  其他几个护卫脸上也都露出讥讽的笑容,想进沐府?

  “我要见雪儿!”秦天身上泛起一股冷意,他的心更冷。

  这几个护卫的言行,是代表了沐府的态度,还是沐雪的态度?

  “放肆!”

  陈星目光一冷,呵斥道:“你也配称呼小姐为雪儿?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一个没有武脉的废物,还妄想癞蛤蟆吃天鹅肉,攀高枝?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模样!”

  “给我滚,再不滚,我打断你双腿!”

  痛。

  秦天只感觉心痛,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还是痛彻心扉。

  他不傻。

  此人不过是一条看门狗,却对他如此不客气,变脸之快,如同天气一样,其中的意思,很明显了。

  “我要见沐雪!”秦天仍不死心,踏出脚步,作势便要强闯沐府。

  不管如何,他都要见沐雪一面,即便是沐雪授意,他也要沐雪亲口说出来!

  “小姐岂是你一个废物想见就能见的?”

  陈星横跨一步,挡住秦天,森寒道:“兄弟们,动手,让名震灵州城的秦天才清醒清醒!”

  哗哗!

  另外几个护卫围了上来,一个个面带狰狞冷笑。

  “滚,我要见沐雪!”深吸一口气,秦天冷冷一喝。

  他现在,只想见沐雪,只想从沐雪的口中听到答案。

  “哟呵,还敢凶我们,有胆子,就怕你这身板不够硬朗!”

  陈星狰狞一笑,抬起手臂,就准备一拳轰过去,给秦天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然后就看到沐府内,走出一个容貌极美的少女。

  少女十五、六岁左右,虽然算不上绝色,但那稚气未脱的小脸上,却蕴含着淡淡的妩媚。

  清纯与妩媚的结合,让少女别有一番惊心动魄的美丽。

  沐雪,灵州城三大美女之一,诸多少年心目中的女神。

  而秦天,顶着废物的名头,却能和沐雪近距离接触。

  在灵州城,不知有多少人对秦天恨得牙痒痒,不明白一个没有武脉的废物,为何能得到沐雪的青睐。

  此刻。

  沐雪站在沐府大门前,目光看着秦天,不像以往那样略带风情、温柔,有的只是冷漠,让秦天心寒的冷漠。

  看到沐雪的刹那,秦天身体狠狠颤了下,心中,那最后一丝希望,破灭。

  “为什么?”

  秦天抬头,看着曾经让他欢喜让他忧的少女,沙哑问道。

  为什么要如此绝情?

  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却要如此对我!

  沐雪如同一只高高在上的白天鹅,面对秦天的质问,眼眸当中没有丝毫的歉意,道:“叶歌,十岁修炼,十四岁达到炼体九重,同年开启地品上等武脉。”

  “如今,叶歌,十八岁,修为,轮脉境八重,有望在二十岁前,开辟紫府。你和他,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秦天被打落悬崖时,隐隐听到林峰说沐雪要和叶家天才联姻,想必,叶歌就是和沐雪联姻的对象。

  地品上等武脉,十八岁拥有轮脉境八重修为,的确很优秀。

  “为什么?”秦天再问。

  为什么要骗我,骗我去万妖林,让林峰三人害我?

  沐雪眼眸闪动了下,但她的神情依旧冰冷,沉默片刻,道:“你的存在,会影响我的名誉。我沐雪,开启地品上等武脉,注定是飞上九天的凤凰,天之骄女,会嫁给叶家天才叶歌,只有你死了,才不会影响到我。”

  “况且,你既然喜欢我,愿意为我奉献一切,那么,你的生命也在其中。为了我,奉献出你的生命,你不应该感到高兴、自豪吗?”

  字字如刀,句句绝情。

  秦天的心,被一刀又一刀的刺入,很痛,痛彻心扉。

  他曾经愿意为之奉献一切的少女,原来,竟是一个如此冷漠绝情,心如蛇蝎的女子。

  秦天的心,很寒、很痛。

  “原来,我为你所做的一切,在你的眼中都不值一提。”

  “原来,我在你眼中,是会阻碍你的障碍物。”

  “原来,我只不过是你利用的工具!”

  “我,真傻!”

  秦天声音沙哑,面带自嘲的笑容。

  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自以为。

  “你走吧,毕竟,你也算帮过我。林峰没能要了你的命,是天意。念及旧情,现在我不为难你。”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不会留情!你和我,注定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沐雪声音冷漠。

  “哈哈,沐雪,你还真是念及旧情啊!”秦天冷笑,带着嘲讽之意。

  沐雪想要杀他,此刻却说念及旧情,不为难他,仿佛是恩赐于他一般,何其讽刺。

  秦天目光盯着沐雪,冷冷道:“你说的不错,你和我,注定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轰隆、轰隆隆......”

  就在这时,马蹄声突然响起,由远及近,让得整个大地都震颤起来。

  远处,尘土飞扬,一群身影策马飞奔而来,速度奇快。

  “小姐,叶歌少爷到了。”陈星目光看去,随即欣喜万分,对沐雪说道。

  沐雪目光看去,小脸上涌现出一抹喜色,随即迈步而出,朝前走去。

  这一刻,秦天直接被忽视了。

  很快,那群神骏宝马停在了沐府前,马背上的人皆是英武不凡,带着一股傲然之气。

  领头的宝马之上,一个青衣男子跨了下来,容貌英俊,眉宇带着高傲之色,仿佛是天生的一般。

  青衣男子目光落在沐雪身上,眸光不由得一亮,上前两步,道:“你就是沐雪?”

  沐雪脸上绽放出青莲般的笑容,柔声道:“正是。”

  “我是叶歌。”青衣男子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沐雪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羞红,声音越发温柔,和先前对待秦天的冷漠,完全是两个人。

  “我父亲已经等候多时,我们进去吧。”沐雪柔声道。

  “嗯,好。”

  叶歌点头,脚步一跨,朝着沐府内走去。

  不过,他的身体突然停住,瞥了一眼如同乞丐般的秦天,问道:“他是谁?”

  据他所知,沐府在灵州城虽然只是小型武道家族,但也算是有门有户,怎么会有乞丐在这里?

  沐雪面色微变,看向杵在那里的秦天,眼中闪过一道冰寒之色。

  刚才叶歌到来,欣喜之下,她倒是将秦天给忽略了。

  眼眸闪烁了下,沐雪小声说道:“他是秦天……”

  “原来他就是秦天!”叶歌闻言,有些诧异,音调都高了一些。

  显然,他听过秦天的名字。

  “听说他从小就表现不凡,十岁炼体,十三岁达到炼体九重,被誉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噗嗤!”

  说到这里,叶歌扑哧一笑,又继续道:“却没想到是个没有武脉的天弃之人。”

  叶歌看了秦天一眼,拿出一粒青色灵丹扔在秦天脚下,淡淡道:“看在你和沐雪认识的份儿上,这粒开脉丹赏你了。”

  高高在上,视秦天如蝼蚁。

  “叶歌,他一个废物,给他开脉丹太浪费了。”

  沐雪补刀,语气刻薄。

  “哈哈!”跟随叶歌而来的那些人,也都笑出了声。

  “没关系,一粒开脉丹而已,不值钱。”叶歌淡淡说道,毫不在意。

  秦天双拳紧握,他的身上,有着一股煞气涌现出来。

  “啪!”

  这时,秦天动了。

  只见他抬起脚掌,狠狠落下,将那粒开脉丹踩得粉碎。

  抬起头,只见少年双眸通红,仿佛是怒火在眼眸中燃烧,咬牙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沐雪、叶歌,今日你二人如此羞辱我,他日,你二人必将后悔今日所作所为!”

  说罢,秦天转身,大步离去。

  无情的沐雪,不念旧情,弃他如尘埃。

  可恨的陈星,狗仗人势,看他如废物。

  骄横的叶歌,高高在上,视他如蝼蚁。

  “少爷,要不要?”

  这时,叶歌身后一人说了一声,眼中射出一道寒芒,同时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叶歌摇摇头,淡漠道:“不用,一个没有武脉的废物而已!”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