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炮灰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出蜀2

抗战炮灰 那康 2,383 2019.03.05 19:00

  山非无言,然非无声,部队绵延的在泗水之地的个个高山大河之中,他们穿着破草鞋,尽情的感受着家乡土地的抚摸,和不舍。

  他们所有的人,都是大山大河的儿女,是四川土生土长的汉子,是泗水之地养育的他们,而现在他们如同要离家远处的孩子,大山大河尽量在孩子的身上留下些东西,亦或者一根树枝,亦或者一脚的泥,总得带点什么才好。

  他们质朴的脸色,洋溢着笑容,看不到对前往未知战场的恐惧,他们没几个上过学的,也没啥大文化,家乡的土地给力一张略显黝黑的脸,他们没啥理想,也没啥大出息,但是他们已经走在的前往未知的路上。

  “排长,排长,这条河好求大哦!比我们家那条河大好多哦!”

  还没等我给何味解释这是我们中国的母亲河长江,曹翻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我们所在的江边的野草地上。

  曹翻貌似有点见识,笑骂道:“你个龟儿子,怕是就没出过那个山咔咔,这是长江晓得不?咹?”

  曹翻是边说话,边找了个乱草多的地方一屁股就坐下,然后从有些油腻的衣服里掏出一盒烟来,和一盒火。

  我瞄了瞄那盒烟是个啥子牌子,居然是哈德门,我有些意外,便问道。

  “曹油条,你这包烟好像这儿四川都莫得卖的吧?你龟儿子哪去整得来的?”

  何味也注意到了曹翻那盒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烟,便想凑到曹翻跟前,好好的瞧瞧。

  曹翻也没想到他们这个不爱说话的排长,突然问这个问题,当然除了那天以外。

  不过曹翻也没多想,反正昨天排长就奇奇怪怪的,居然跟自己聊起自己津津乐道的话题。

  曹翻回过神来,准备好好跟我吹嘘一下,摆哈龙门阵的,何味已经凑到曹翻跟前指了指曹翻那双布满老茧的油腻右手握住的那盒香烟问道:“曹赖皮,你这包烟,是啥子烟哦?我咋个没有见过喃!”

  刚开口我就知道何味这小子要吃一板栗。

  “你将将喊我啥子咹?我没有听得,再喊一哈告哈喃!”

  然后曹翻抬起手就是一个板栗,然后再慢悠悠的对着我和何味说道:“就是从上海江苏那边的烟厂搬过来咯!听那些人说那打的凶的狠,他们说还是早点搬过来好些,我这包烟就是从他们哪儿整得来的。”

  然后熟练的拿出火柴,在那盒子上划了划点燃,左手食指和大拇指夹着的烟,吸了一口叹道“这烟吃起安逸!”

  我在很久没见过这种夹烟的方式了,不由的愣了愣神,直到曹翻把烟点燃。

  何味哪里见过这种烟,他见得最多都是那种用铜打制成的烟枪,用盒子包装的烟,没见过几种,从来没见过这种包装的。

  挨了一板栗的何味,待到曹翻说完之后,撇了撇嘴:“晓求得安逸不安逸!”说完又往我这边靠了靠。

  “你龟儿子怕是烟都莫有干过,你晓得个锤子!”

  说完,再一脸享受的吸了一口,烟头上全是口水,真特么是饿死鬼投生。

  何味看着曹翻那模样,乌亮的眼睛里,闪烁不定,看样子有些跃跃欲试,只是想到了什么,又安静了下来。

  曹翻斜靠在乱草上,早就把何味的一切动作表情净收眼底,便坏坏的诱惑道:“三味,要不要干哈,安逸的很!”

  曹翻说完又把那盒哈德门给掏了出来,抽出一只。

  何味不为所动,扭过头,看着滚滚长江水。

  曹翻笑骂道:“真求莫得意思,整两口,害怕掉块肉?”

  说完,便准备把烟给放回去。

  我站起身,还没等到曹翻把烟放回去,我一把就接过曹翻油腻大手中拿着的烟。

  曹翻有些蓬乱的头发下是一张黝黑不解和意外的脸,表情非常的精彩。

  “排……排长,你要干烟?”

  何味,也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我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说:“拿火彡!”

  曹曹翻居然对我羞涩一笑,一嘴的大黄牙展露无疑,又从衣兜掏出拿出点烟的那盒火柴,火柴皮上有些赤黑带点棕色的擦痕,我又在那层火柴皮上留下了一道擦痕。

  点燃这只小拇指来长的哈德门卷烟,我深深的抽了一口,有些呛人,咳了一嗓子,我是左手食指和中指夹烟,然后再次熟练的吸了一口,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

  我熟练的抽烟动作,把曹翻和何味看得是一愣一愣的。

  “排长,你……你怎么会抽烟,我都没有看到过你干过烟,你咋个……。”

  何味拖拖拉拉的讲完这段话,而曹翻眼睛就比较尖,瞧见我是用食指和中指夹烟,有些愣神,不过也没说些什么,只是默默的吸了一口还剩两口的卷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看了看两人的变化,大着嗓子就喊了一嗓子,我心中的声音郁闷心情都在这一嗓子下烟消云散了。

  何味则被我这一嗓子给吓了一跳,连忙对我喊道:“排长,你咋个咯?”

  “那个瓜娃子在哪儿鬼喊辣叫?”

  我们三人同时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体型有些彪壮的庄稼汉,满脸的络腮胡子,脖子上缠着一条白色毛巾,用背架子背着山上连砍带捡的干柴,整个人仿佛被压在了一座干柴做的假山之下。

  此人见到我们三个当兵的也不害怕,走上前来,撇了一眼我们背后的老旧汉阳造,和中正式步枪道:“你们这几个娃娃,不好好的赶路去前线,哪儿来的闲心跑这儿晃悠,咹?”

  由于庄稼汉满脸的络腮胡子,再加上干黄黝黑的皮肤,我们分辨不出来他的年龄,不过他叫我们小娃娃,也可以推断出这庄稼汉比我们大。

  我现在也就21岁,至于何味也就才成年,小屁孩一个,至于曹翻这老兵油子,也是30老几。

  我没等何味和曹翻开口,便解释道,我这儿不是想着要去打仗了……

  还没等我说完,庄稼汉就打断我的话,“去打日本人?”

  我也不介意他打断我的话,只是笑着点点头。

  何味也知道对方是个老辈子,也不敢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此时开口,倒是曹翻这家伙会做人,舔着笑脸道:“来来来,老大哥,把东西搁着。”然后就要去帮忙。

  我倒是比较好奇这个人是谁,虽然这庄稼汉讲的是四川话,只是还是有些不同,有些关中话的味道。

  曹翻帮着庄稼汉把小山高的干柴,放倒了乱草梗上,然后有些殷勤的把他那盒哈德门给掏了出来。

  庄稼汉也不客气,接过曹翻递过来的烟,然后曹翻迅捷的拿出火柴给庄稼汉点上。

  我观察这么久,我估计曹翻这老兵油子估计和这庄稼汉早就认识吧。

  “出门由路不由人,端人饭,受人管,你小子还是老样子,德行!你小子现在也混不到个团长营长。”

  庄稼汉说完,便美美的吸了一口,砸吧砸吧嘴,继续道:“烟是好烟,老汉我还真是有些怀念啊,三年不抽烟,省下个老牛钱,你小子还算会做人,知道老汉我屋头还差头牛!”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