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九星记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九星记-连载网

九星记

三生有兴 著

  • 玄幻

    类型

  • 2019.04.01

    上架

  • 2,160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忆往昔

九星记 三生有兴 2,160 2019.03.30 12:28

  “姑娘,院子里的花开得好生艳丽,你要不要去瞧瞧?”一老妇人向着面前的忧郁美妇说道。

  美妇两眼无什神采,只反复抚摸着日益大起来的肚子,口中念道:“花开得再好看又如何,过得久了也便凋零了。再者,我又不是没看过那般场景,见多了也就那样,无甚意思。”

  “我看也不尽然,姑娘定是怕给大夫人抓了不好好养胎的把柄,这才没主意出去。我看呐,你也不必碍于此,老爷可是对你百般怜爱,出到院里透透气终归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美妇眼睛直视着老妇人,说道:“亏得你跟了我好些年头,怎这般蠢笨。时值多事之际,老爷已是无暇顾及家中琐事,家中大小事务全交由大夫人掌管。更何况,大夫人对我心有芥蒂,早就想着法子赶我出家门,若是此刻粗心大意,我和这腹中的孩子都得遭殃。”

  老妇人自知惭愧,也没再说一句话,只退到美妇身后,忙着将送来的汤药打开凉着,待温度适宜时再递于美妇喝掉。

  美妇仍旧望着窗外,嘴里似在哼着苏州一带的小调,声音婉转,动听至极。

  “去年廊桥多流连,君顾盼,只一眼,此生爱恨已不悔…………”

  这词听来是在唱情爱,却是不错。美妇人由窗外之景而忆起故人,这才不免唱上两句。美妇人名叫顾怜惜,是苏州人氏,尤擅唱曲,在当地也极有盛名。那时,苏州有一秀才,名叫连飞宇,因京考落榜而意志消沉,回乡之时在明月楼饮醉,偶然听得顾怜惜献唱,由此暗生情愫。也不知是何原因,连飞宇的心意为顾怜惜所晓,而顾怜惜也欣赏连飞宇之才气,两人自此坠于爱河,不可自拔。然而,天不遂人愿,两人好景不长,连飞宇染上赌瘾,负债千万,双脚被折,浑然一个废人。顾怜惜不忍爱人沉沦,多番劝慰,而连飞宇也不理不睬。最后,讨债之人求财不得,便将这顾怜惜捆绑,卖到了郭府。因为顾怜惜实在貌美,为老爷所临幸,于是被娶为小妾,从此便留在了郭府。

  顾怜惜每每总会忆起往昔,心中总放不下连飞宇,思念之甚,便会唱起这首《思故人》。

  虽说这词流于情爱,但府中人也没太过怀疑,皆是以为老爷不在府中,姑娘思念之甚,不免会唱上两句。

  彼时,院里不再清静,似是谁闯了进来,丫鬟不许,便言语阻拦。

  “这院里的花生得好看,我要摘来几株,怎就不行了?”

  说这话的是郭府的二少爷,乃大夫人独子,名郭阅文,生性风流,喜交友饮酒,平时跋扈,不拘俗礼。

  头戴木簪,清瘦矮小的丫鬟拦在郭阅文面前,“二少爷,你可别再为难我们了,这些花是老爷给四夫人添置的,若是四夫人不高兴了,老爷可饶不了我们。”

  郭阅文好笑,伸出手中折扇,抵住这丫鬟的下巴,道:“这可怎生是好啊,那要不我去与你四夫人说道说道?”

  丫鬟急了,“万万不可,夫人快到临产,此番身子又虚弱,若是出到外边,不小心受了风寒,那我们更是担当不起了。”

  郭阅文好不耐烦,“她身子好与不好,与我有何干,我不过是摘几株花来送与雪儿姑娘,没什么大不了的。对了,若是我爹爹怪罪,就说是我硬要如此。”说着,这郭阅文便强行绕开丫鬟,进到了院子里。

  顾怜惜听得真切,知道那大夫人的儿子来此肯定没甚好事,可又不知如何是好。

  老妇人作为院里女使,自然看出了顾怜惜心中的疑虑,于是道:“姑娘,待我出去打发二少爷,你自可放心。”

  院中,郭家二少爷左顾右盼,似是在寻找什么,也不像之前所说的,摘几株娇艳的花朵,现而是绕到无人的地方,心里在盘算着什么。他想到:当世九颗星珠分散世间,遗迹不为外人所知,雪儿却说那四星珠在四夫人身上,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又该如何从她身上寻得?

  郭阅文正思索间,顾怜惜却是出到院中,正欲问女使这郭二少爷人在何处,女使自当说了实话,从出来到现在,这郭二少爷的影子都没发现,哪知道他在何处,于是道:“二少爷行踪诡秘,进来后却不知在何处,莫不是要耍什么计谋来陷害姑娘你?”顾怜惜也不敢妄自揣度,但那郭二少爷来此必然要做些什么,于是细细思索,这一想却发现房间如今没人,因而急忙道:“遭了,快回去。”

  女使虽不明所以,但知事情之重要,因而搀扶着顾怜惜,急急忙忙朝着房间走去。

  郭阅文本是要敲门拜访顾怜惜,好从她那得知关于四星珠的一些蛛丝马迹,哪知这顾怜惜的房门大开,里边竟是没人,这一来,郭阅文便有机可乘,进到房内一番搜索,竟在一匣子中发现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珠子表面镌刻着四个细小的梅花图案,且周身散发着奇异光芒,细细看来,能分出四种色彩。

  不待思索,郭阅文伸手便要拿那珠子。

  “住手!”

  说话之人正是顾怜惜,她匆忙赶至,见郭阅文要拿她珍藏之物,立即出声吓止。

  郭阅文哪里顾得什么,手已碰到了那珠子,拿起后便紧紧攥在手心,“你这女人,竟敢私藏如此贵重之物。快说,哪里偷来的?!”

  “这珠子本就是我随身之物,有何来偷与不偷之说。再者,你怎知我有此物,是谁说与你听的?”顾怜惜又气又怒。

  “谁说给我听的不打紧,但是父亲待你不薄,你胆敢私藏异宝,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向我父亲交代。对了,这珠子我要拿去给我父亲瞧上一瞧,让他也心底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郭阅文说完,正欲离去。

  顾怜惜气急败坏,欲伸手去拦郭阅文,谁知女使没注意,她一个踉跄便摔倒在地。本来已是大着个肚子,这样一摔,腹中胎儿剧动,顾怜惜整个人只觉肚腹如绞,疼痛不已。女使赶忙趴到顾怜惜身旁,惊慌失措,“来人啊,快来人啊,快快去把郎中叫来!”

  瞬时之间,院里丫鬟都聚了过来,叫郎中的去叫郎中,搀扶的搀扶,个个都围着顾怜惜。郭阅文情知事态紧急,一撒腿,趁着无人注意,一溜烟便没了影。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