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中本聪事件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一章 我就是中本聪

中本聪事件 路智渊 2,967 2018.04.26 09:47

  当赖特被问小时候练习了什么武术时,他的答案是:“我确实练过一些。包括中国传统咏春、螳螂拳、醉拳等等。我也掌握了一些泰拳、跆拳道和空手道。我从空手道和忍术开始。“跟他的大多数事情一样,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是自我陶醉的一个状态,并且掩饰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这是说真话的恐惧引起了自我怀疑但它不同于谎言。

  赖特的妈妈告诉我,他的儿子长期以来在真实情况上有添油加醋的习惯会将事实夸大,只是为了让真相变得更加丰满。“当他还是十几岁的孩子时,他骑着自行车撞到汽车尾部。摔进了汽车的窗户,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他的姐姐陪他去医院,他告诉医生他的鼻子摔断二十几次了,立即得到了医生的驳斥他说谎……”他妈妈说的话恰巧和我注意到的一些事可以联系起来,我认为赖特说的话真实度真的值得怀疑。因为他开始可能会讲真实情况,然后慢慢的他会夸大自己那部分,直到整件事突然看起来不太真实。

  在出席与麦格雷戈还有赖特一起去了安提瓜出席一次活动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准备举办一场中本聪证明会。想通过这场记者招待会证明赖特就是中本聪。我出于工作的需要和寻找证据就接受了他们的邀请。活动前赖特的妻子拉蒙纳问过我好几次赖特怎样做才可以向我证明他就是中本聪,而后麦格雷戈也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一直在思考“赖特不是为了向我证明,是要能彻底结束这一切的证明。提供证据给全世界看,然后大家都心悦诚服的人为赖特就是中本聪,的确是他发明比特币构建了那个想象美好的区块链世界。”

  “我们讨论过整个公关策略,确实是这样的。”他谈到了马托尼斯和安德森,“他们之后会参会。我喜欢曝光吗?不,我无法选择,去年我处于两难境地。”赖特很清楚地表示他不会公开使用中本聪的电子签名。但可以在家里为马托尼斯、安德森和我使用中本聪原来的一个区块的私钥签名,这可以证明他就是中本聪。我们制定完这个中本聪身份证明计划,赖特让我去他的办公室听他新想出的一种时间加密方案。我听不太懂他在某些领域的专业知识令人惊讶。

  这场听证会在公关公司的帮助下,组织了一系列的活动,得到了很多群众的关注。起初这场活动是计划伦敦经济政治学院做的,他们将举办一场专题研讨会讨论证据和发现,但似乎有人向金融时报泄密,在3月31日刊发一篇文章。““经过近四个月的沉默,比特币社区里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故事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我们向媒体和其他机构提供有关赖特作为中本聪的即将”大曝光“的方法。”她的信息来源显然是项目内部。她写道:“赖特将公开使用中本聪的秘钥,来证明他的身份。”麦格雷戈暴跳如雷,与伦敦经济政治学院取消了这次活动。

  但这些证据中第一个且最重要的证据是,这些信息中最重要的是让赖特使用中本聪的私人加密密钥与比特币社区的主要成员进行会话。比特币基金会前负责人乔恩·马托尼斯(JonMatonis)和最受尊敬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加文·安德森(GavinAndresen)也会参加。

  一个春日的早餐赖特打电话让我去他家,他要向我证明他是中本聪了。他的态度还是那个有点厌恶证明任何事情的人。他笑着指向屏幕。“这个打开的是他的电子钱包“我看到有特定地址信息的一系列交易。当我看向面前的屏幕,看着他的手移动鼠标,维基百科对于区块链的解释跃入我脑海。“区块链是由一组带有时间戳,记录最新有效交易的区块组成。每个区块包含前一个区块的哈希值,将这些区块连接在一起。相连的区块形成链状结构,每一个新增加的区块会强化之前的区块。”他屏幕上的所有东西都带有时间戳。我正在研究2009年1月初的交易。他告诉我,他是2009年1月3日正式从BDO辞职来到麦夸里港的家,专心完成比特币软件和使之运行的最后工作。“最初的定义,以中本聪的名义于2008年发布,可执行的最初的比特币源代码在2009年发布,”这是我在维基百科上查到的内容。他向我解释我看到的东西,他点击这些连续的区块,存在比特币之下的交易数据库。他正在看的是第一批区块和其中包含的所有数据、比特币金额以及地址信息。一长串的交易显示,中本聪的钱包有很多笔小金额进账。“很多人向我发送小额付款,”他说。“他们非常看好中本聪,所以他们愿意为他花钱。”“所以这些粉丝向这个有名的地址发送小额支付?这是首个生成并众所周知的地址?““是的。他们希望我能回复他们。”地址是12c6DSiU4Rq3P4ZxziKxzrL5LmMBrzjrJX。我能看到大家留给中本聪的消息“公众的留言”:“嘿中本聪,改变我的人生,给我些比特币!”“上帝保佑你,发自中国。”“如果你正在看,请花些时间记住,12年前的今天在911事件中丧生的人。”“比特币的区块链,可以给任何信息加上可信赖的时间戳,”

  如果你往回找与这个地址-12c6DSiU4Rq3P4ZxziKxzrL5LmMBrzjrJX-相关联的第一笔交易,你会发现这是有记载的第一笔比特币交易。交易金额是50比特币,币还没花完。任何人都可以将这个比特币地址放入搜索引擎,并查看与之相关的交易历史。“创世区块在2009年1月3日被硬编码,”赖特对我说,“那是首次运行。没有更早的区块。”(在“前一区块”的标题下,有74个零组成的一行数。)“然后代码被重新编写,”他继续说,“再运行,被硬编码的创世区块产生的首个地址-也是首个挖矿的地址-我从这个地址给你发条消息。”他将使用最初的密钥发一条签名消息给我,就像他往我的茶里加一块糖一样简单。他打着字,然后停下手指。“在那给了我们一个小区块,”他核实签名前说。他穿着蓝格衬衫,看起来怯懦又顺从。“欢迎来到我一直希望隐藏的地方,”他说。他往后一靠,我注意到桌子上的武士刀。

  我握了握他的手。然后盯着屏蔽,想象着带着一个秘密生活7年,当最终秘密揭晓时,却并无如释重负的感觉,这有多么奇怪。可能永远这不像是一个行业内的秘密,而像是他的一部分,而现在他将这部分放弃掉了。“我希望你用通俗的语言,”我说。“解释你刚做的事情。”

  “我刚用第一个开采比特币的地址,发了一条数字签名的消息。“

  如果像看起来那样和他说的那样,他完成了这件事情,那么他关于自己就是中本聪的声明非常可信。一时间,聚积的不信任和掩藏似乎没有证据了,而突然否定他是中本聪,比承认他是发明这个协议的著名神秘人的想法更不真实了。一个替代的中本聪必须从他这分享所有比特币的保存密码,还得同步他在“真实世界”的时间线,以达到赖特与其邮件记录和专业都能相匹配的同样位置。这不仅仅是赖特在对的时间,出现在对的地点:在特定的时间,他出现在特定的地点,而这个时间不只是印刻在区块链上,还在他的通信和经历上得到印证。他背靠大大的黑椅子坐着,问我要不要加点茶。“我猜可能我可以是,跟中本聪一起工作过,”他说,“中本聪告诉我,他现在要火了,我把所有设备准备好,然后从他那接手这一切。但那样还是会让我成为中本聪。”他盯着屏幕上的储蓄账户,似乎怀念一个更幽灵似的自我,然后我问他是不是感到不知所措。

  “不管怎样我不在乎,“他说。但他当然在乎-他做的最多的就是在乎。整个过程他都感到困扰,我猜主要是因为一名老密码朋克对屈服于当权者感到难堪。他坐在椅子上时,并不觉得心满意足,他很恼怒,已经开始想象诋毁者们对他的攻击。“他们会说我杀了中本聪,并偷了密钥。拥有密钥不能证明是我创造的。也许是我、克雷曼、哈尔和其他一些人合作创造的。可能我损坏了哈尔的设备,偷了所有东西,而他的家人不知道。也许这,也许那,该死的也许。都是胡说八道。那些人不相信奥卡姆剃刀定律。我看过Reddit(新闻网站名)。他们想要最复杂的情况说明。但他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没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