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斗魂不灭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016 一起携手并进

斗魂不灭 趴体 2,116 2019.07.29 09:24

  唐凌缓缓松开手,低头看着右手掌心那道六角形魂印,脸上流露出一抹如释重负微笑。

  有了这手底牌,接下来要是面对童虎,胜算将会更大。

  唐凌正想着,房门外听到动静的千寻这时破门而入。

  看着满地狼藉,千寻先是一愣,跟着连忙过来关切:“少爷你没事儿吧?”

  唐凌摇了摇头,也顾不上解释,急忙闭目感受着那道人皇印。

  恐怖的威势在印中沉寂,只需炼化魂力并将之注入特定的几条经脉,便可触发人皇印,释放出强横威势。

  “少爷,成年礼已经开始,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千寻焦急催促,现在可没时间去管其他,一旦错过成年礼,北玄宗特招资格可就真要易主了。

  “别急,先换身衣服!”唐凌不紧不慢的说道。

  北玄宗特招资格关系到今后前途,他可没打算就这么拱手让人。

  但今天也是他的成年礼,这么重要的日子,总不能穿长衫这么随便出席。

  “少爷,血饮装。”千寻从架子上取来一套红白皮革劲装,脸上表情显得有些激动。

  唐凌偏头看了一眼,知道这是原来那位穿戴多年的战甲。

  虽然看起来有些老旧,其上还有不少修复过的痕迹,但这却是原来那位多年来成长的最好见证。

  穿着它去参加成年礼,就当聊以祭奠吧。

  唐凌没有抗拒,在千寻的帮助下,很快就将劲装穿戴妥当,并将一把短匕别在后腰上。

  “少爷!”千寻愣愣的仰着头,眼神变的有些恍惚起来。

  再次见到唐凌穿上血饮装,好像看到那个曾经傲视火云城年轻一辈的唐凌又回来了。

  千寻眼眶有些湿润,她记得唐凌穿着血饮装那意气风发,霸道自信模样,也记得经脉被废后,脱下血饮装时唐凌脸上那惨然与绝望表情。

  这一年来,她一直替唐凌保养着血饮装,虽然血饮装并不是什么高品质魂具,但却承载着太多太多的荣耀和辉煌。

  如今终于又看着唐凌重新穿上它起航,千寻眼眶中的热泪顿时不受控制滑落脸颊。

  “别哭,全新的人生才刚开始,从今以后,我们一起,携手并进!”唐凌面露和煦微笑,拉着千寻朝门外走去。

  他目光变的凌厉,整个人在劲装的衬托下,看起来英武干练,原本内敛的锐气,此刻更是毫无保留的外放而出。

  有些事情,今天是该做个了结了!

  演武场那边,成年礼进行的如火如荼。

  二十几名唐家子弟,在测试过境界等级后便开始进行相互挑战环节。

  那可是展现自身实力和天赋的大好机会,将直接关系到每个人往后在唐家所能得到的资源和待遇。

  没人会放过这种大好机会,而几场对抗下来,战斗水准也是不断提高,现场气氛更是居高不下。

  大长老在台上主持着大局,看了一眼现场情况,脸上不由浮现出满意笑容。

  是时候该亮相了,大长老直接喊道:“下一个唐浩,想挑战他的,出列!”

  话音落下,身穿白衣的唐浩一跃上台。

  他扫视着众人,但台下同族子弟却没有一个敢出来挑战他的。

  现场观礼群众看到这一情况,顿时响起一阵火热议论之声。

  说实话,今天大家齐聚一堂,主要还是冲着唐凌来的,可唐凌却到现在还不露面。

  作为曾经傲视火云城年轻一辈的天之骄子,在场可有不少人曾被唐凌胖揍过。

  不管今天大家来这里是出于奚落报复,还是纯粹就是来见证一代天骄彻底跌落神坛,大家关注的点始终还是在唐凌身上,而不是来见证什么唐浩崛起。

  “唐凌该不会是真怂了吧,以前那么嚣张霸道四处与人为敌的家伙,怎么受伤后变的这么软弱无能,连面都不敢来露一个吗?”

  “来了又有什么意义,一个被废经脉的废人,几天前还被唐家大长老撸掉少主身份,连属于自己的北玄宗特招资格都被拿来当奖品,他现在哪还有颜面出来见人。”

  “也是,我要是他啊,搞不好也得龟缩在家,那样还能免受一顿毒打。”

  “可惜咯,还以为以他那凶狠个性,就算明知毫无胜算也会来奋力争取一二,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来观礼的群众们对此颇感失望,而听到这些话,几天前才刚被唐凌击败的齐大圣却是站出来打抱不平道:“一群白痴,不懂就别在这吵吵,唐凌现在好着呢,他还没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哼,他来了又能怎样,有童虎在这坐镇,你觉得他还能拿回北玄宗特招资格?”马家一名少年冷笑着走过来说道。

  他叫马勇,马家如今年轻一辈最强者。

  虽然没能像唐凌和齐诗诗那样获得北玄宗特招资格,但这家伙的实力也已经达到太极一星。

  说来这家伙也是命好,赶上马家鸟枪换炮的高光时期。

  自打那勾搭上文飞宇的马萱儿进入北玄宗后,隔三差五就往家里送资源。

  这家伙沾了马萱儿的光,一年内连跳四个星阶,一举从无名之辈提升到可与齐诗诗并驾齐驱的地步。

  齐大圣看了马勇一眼,眉头微蹙道:“你什么意思,唐凌只要上台击败唐浩,还怕拿不回特招资格吗?”

  “特招资格归谁,不过是童虎一句话的事情,跟他上不上台,或是打不打得赢可没半点关系。”马勇一副高深莫测嘴脸,显然是知道些什么。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齐诗诗柳眉微拧,瞬间领会其中意思。

  童虎最近和马家频繁来往,马萱儿和文飞宇又是北玄宗弟子,他们和唐凌还有不可调和的矛盾,要是背地里让童虎动点手脚,那唐凌这回进北玄宗还真是悬了。

  正在这边议论纷纷之时,旁边突然有人高声喊道:“快看那边,是唐凌,他来了他来了!”

  齐诗诗闻声看去,一眼便看到一名少年手插腰带,昂首阔步走来。

  更让她呼吸为之凝滞的是,那少年穿着血饮装,不论是姿态还是气势,和当初那个威风凛凛的唐凌都一模一样。

  不,比当初的唐凌还更为凌厉,彷如一把出鞘利刃一般!

  “我就知道,你是不会被轻易打垮的。”齐诗诗喃喃低语,目光紧盯着唐凌,脸上不经意流露出一抹罕见的崇拜表情。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