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国偷香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42章

第001章 诅咒

第002章 宫中血诅咒

第003章 古老的传说

第004章 血缘病毒之古老契合

第005章 盗血的魔鬼

第006章 我是伍月老师

第007章 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第008章 此程木心非彼程木心也

第009章 影子有毒

第010章 梦死僵尸国度

第011章 捉奸拿双

第012章 吃人的封建礼教

第013章为遇见你伏笔

第014章 脊惑之亲太过妙不可言

第015章不能让你走

第016章纠缠不清

第017章哭什么

第018章 美人蛊惑

第019章 魔术游戏

第020章第三条腿

第021章 大型三角恋现场

第022章 密阳高照下的死尸

第023章先皇遗妃

第024章碧血秘密

第025章神女迷城

第026章无邪那条狗

第027章 五百只鸭子

第028章 自己是个石女

第029章 神女日记

第030章 我叫程木心

第031章 程木心其人

第032章 奸情烂大街

第033章 归心似箭

第034章 两个世界的一些相关点

第035章 好吧,我就是花粥了

第036章 灭门惨案

第037章 月下两波人

第038章 妖魔出没

第039章 迷魂血阵

第040章 第三波人

第041章 邪灵出没

第042章 恐怖升级

第043章 现代僵尸病

第044章 天地诛心

第045章 七

第046章 六月雪

第047章 一粒米

第048章 破蝴蝶伞

第049章 迷魂道场

第050章 圣主薨了

第051章 一场梦

第052章 霸王硬上弓

第053章 却是故人偶遇

第054章 端倪初显

第055章 探个究竟

第056章 情敌掐架

第057章 消息汇总

第058章 在下要出趟恭

第059章 谁心里没个龌龊的秘密

第060章 无邪的承诺

第061章 救了太后

第062章 你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第063章 说要公审

第064章 八公和龘龘

第065章 在下厉清尘

第066章 第三重身份

第067章 神女殉夫

第068章 断袖之癖

第069章 公开放水

第070章 刎颈之交

第071章 同情之谊

第072章 晓之利害

第073章 什么考验 今日第二更

第074章 又来一位

第075章 惊魂再现

第076章 通灵券:今天第三更!求众筹。

第077章 比谁先死

第078章 逼良为娼

第079章 底线意识

第080章 心之所向今日二更

第081章 血泪崩塌

第082章 终于回来了

第083章 红颜旧

第084章 至亲之人

第085章 蛊王殿下

第086章 无异于向在下撒娇

第087章 子时信息

第088章 子时三刻

第089章 狼女

第090章 叫而无为

第091章 各怀心事

第092章 祸从口出

第093章 迷魂血易得,真心血难求!第三更

第094章 月下萤火

第095章 美好时光

第096章 又一出折子戏

第097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

第098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二第二更

第099章 太后和她的狼

第100章 暗藏玄机的仪式感

第101章 一切按部就班

第102章 双月凌空

第103章 七公主的猪耳朵

第104章 山洞里的狐狸新娘

第105章 温柔陷阱

第106章 风流債难了二更求票

第107章 太后的筹谋

第108章 木心往事

第109章 疑是偷香者

第110章 镜中幻像

第111章 小试牛刀

第112章 人间盛宴

第113章 特使到访

第114章 魔镜直播

第115章 大红灯笼高高飘扬

第116章 故人相见

第117章 玉销魂:夜夜偷香

第118章 两个人的墓地

第119章 雪沥清尘

第120章 穷奇谷的守夜人

第121章 牺牲从我始

第122章 猫和铲屎官

第123章 她的绝世美颜

第124章 俊儿的热闹

第125章 成了帮凶

第126章 国将不国

第127章 三堂会审

第128章 他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第129章 告别盛宴

第130章 新的乱战

第131章 向死而生

第132章 二度进宫

第133章 更多羁绊

第134章 人去谷空

第135章 哑巴憋出话来

第136章 猫蛊游戏

第137章 与大猪蹄子打架

第138章 谜之自信

第139章 小丑表演

第140章 大变心中想

第141章 情景再现

第142章 姐妹花开

第143章 笑傲江湖

第144章 死生契阔

第145章 群魔乱舞

第146章 血力困惑

第147章 初诉衷肠

第148章 左右不是人

第149章 太子殿下喝醉了

第150章 冰蓝血因

第151章 杀父仇人

第152章 肾亏得补

第153章 木板床上的修行

第154章 情敌默契

第155章 孩子他爹

第156章 坏囡囡和负心汉

第157章 投诚的礼物

第158章 近宫情怯

第159章 见到父皇

第160章 哭丧出殡

第161章 张吴氏要殉夫

第162章 现场审案

第163章 皇宫里的秋千

第164章 搞怪之人总是要搞怪

第165章 不得不的尬聊

第166章 魂迷春梦中

第167章 古墓魅影

第168章 一条红裤衩

第169章 没嘴儿的夜壶

第170章 等君入瓮

第171章 午夜惊魂

第171章 迷魂收尸阵

第173章 夜半钟声

第174章 一个女婿半个儿

第175章 出大事了

第176章 墙上奇观

第177章 两个灵魂的又一次对话

第178章 请叫我伍老师

第179章 早恋要修成正果了

第180章 拒绝暗恋的正确方式

第181章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182章 带你去见一个人

第183章 绕舌和穿越的意义

第184章 急个锤子 我又不是你的新娘

第185章 心机婊与白莲花

第186章 死了都要爱

第187章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

第188章 世上没有鬼 有鬼也是人在作妖

第189章 他妈的 这句国骂是为了怀念祖国

第190章 现代人遇到僵尸也无奈

第191章 所谓美女 遇到的都是渣男

第192章 伍月老师被耍流氓

第193章 自己倒成了事外人

第194章 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婚纱的诱惑

第195章这到底来了哪里

第196章 咱们也算配合的默契

第197章 没有哪个赘蝑比这个赘蝑更赘蝑了

第198章 轮盘之下谁都是铁憨憨

第199章 他扮演的角色是隔壁老王

第200章 自己倒要吃自己的飞醋

第201章 自己的合卺礼谁作主

第202章 如何安放的灵魂

第203章 附马爷的绿帽子得有多绿

第204章 程木心的搅局

第205章 执意要进行的合卺礼

第206章 绝望广场

第207章垂帘听政的父皇

第208章 遭遇你的怯弱和悲伤

第209章 你给我的爱

第210章 重要人物登场

第211章 逆着人流往里走

第212章 历史惊人再现

第213章一场生命乱战

第214章 如果我选择放弃呢

第215章 该有的苦情法码

第216章画风突变

第217章 咱们之间的游戏很公平

第218章血的疑惑

第219章 令人销魂的行刑饭

第220章 天经地义的事

第221章 娄十三原来是个重要的人

第221章 娄胆小 好样的

第223章 穿越后也悲催的人生

第224章 最后一根稻草

第225章 太后娘娘驾到

第226章 你终究还是躺到别的女人怀里

第227章土味情话

第228章孤独的人相拥而泣

第229章 无邪的梦境

第230章 梦里的蛋壳儿

第231章 原来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

第232章 阴错阳差

第233章 死里回生

第234章 香饽饽

第235章 只是想鸳梦重温

第236章 信守承诺的代价

第237章 一个吃货的装睡之路

第238章太后的四叩大礼

第239章 好戏即将开锣

第240章 太后的宴会

第241章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第242章 请不要以这种愚蠢的方式引在下注意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007章 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3,609 2019.07.25 13:37

  一张小床,不足零点三尺宽,床头只能放下一个小矮柜。那个自己的银色的拉杆行李箱破败不堪,里面装满自己从淘宝上廉价淘换来的几件衣服。一条纱纱裙,若干阔腿的牛仔裤,还有一只廉价的胸罩,叉撤了棱角,从破损的箱体里露出来。

  难道我说的话感动了歹徒,他把我放回来了。

  随后的时间里,伍月老师发现情况有些匪夷所思。首先这是一间小屋,破败不堪到无法想象,印象中大概电视剧里,抑或抖音里的非洲才会有的破败,墙面上是用黄土和了结草涂在墙上的,从功能上判断应该是为了防寒,从材质上判断上面应该是一间茅草屋顶……

  令她想起了那首杜甫的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情景cosplay?学生恶作剧,还是昨晚上的司机抢我回来,这是他的家?

  看情形和穿着,他不至于是个太穷的人呀?

  那么当她认可这个答案,她开始意识到现在应该是一个逃跑的机会。

  “喂……”

  她先小声地问了一句。试探一下周围的反应……但是这个声音被气息强力顶到舌尖之上,想要被送出去时,才发现自己的声带,肺部,以至周围需要配合的肌肉全都罢工了。伍月老师这才想起自己应该是受伤了。

  很重的伤,快死了那种。

  “喂……”

  气入丹田之中,竭力血涌膻中穴,她发出了声音巨大的第二响——

  等了很久,四周静悄悄的,一扇黄土墙上的小窗向她透露出外面是一片原野蓝天的气息。哦,天还是蛮蓝的,一朵朵白云很有层次感的摞起来,没有雾霾……

  悉悉索索的一个脚步声越来越近,“嘟嘟——嘟”

  一种奇怪的类似于木头鞋底子敲在本质地面上,发出的脚步声,停在了半敞开的木门,外面——目光下移,一床破棉絮被权当是棉被,由于充分吸收了灰尘和油脂污垢堆积,已经成了一个类似铁马甲一样的东西。

  所幸天气凉爽,微风阵阵拂面而来。

  所以自己昏睡间并没有觉得有多冷。

  尝试着试出手掌去,双掌张开,十指尖尖,阳光明媚的光线穿过双手的缝隙射到自己脸上,双手呈现出一个肉粉色美好的轮廓;右手食指前两节光滑精实,习惯性的用大姆指上下搓了过去,仍然没有摸到熟悉的老茧,因为执教三年来用粉笔的过,那个位置冬天都会干裂脱皮的……

  显然自己身体一夜间发生了变化。

  于是她试探着摸上去,手指一点点靠近额头上那个位置,另一只手却反方向移动进了袍子里面,后一个动作费了吃奶的力气,灰白袍子结构太过复杂,双襟叠参入腋下,那里有两个盘扣,崩紧神经一路摸索下去。

  这副身体显然不是我自己原来的那俱,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占据了别人的身体,这只身体虽说是疲软一些,但好在没有伤痕累累的,或者其他受到伤害的证据。

  居然真的恶从胆边生,“咳……咳”干呕了数声。

  显然衣服居然不是自己的衣服,清楚记得牛仔背带裤加短背心。被子下面所谓“自己”应该拥有的身体:过于倾长消瘦,一件过去肥大的灰色直筒袍子,整洁度还算不错,唯一不可思议的是,它已经破败到没有了形状和质感。

  城乡结合部?老少边穷地,还是需要援助的非洲。可以肯定的是衣衫还算整洁,领口和内衣没有被撕裂的痕迹。好,至少自己没有被伤害。

  “恶徒……你不用吓唬我一个老人家……”敛声静气中听着,苍老的女子,声音厉声喝道,直接吓到我几乎魂飞魄散。

  门被打开,一件洗褪了色的粉红色粗糙衣袍直接挡住了她的视线,望上去,粉红色的尽头是一个白头翁团团,团团上飘荡着一条黑色丝巾。

  那条黑色的东东,应该是被挂在了她脸上。

  显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到了“这个地方”。目前为此所能利用的资源只有这一俱并不属于自己躯壳而已。

  我必须好好保护它,以期它的主人“归来”之前,如同一只寄居蟹座落在这里。

  寄居蟹没有壳的话是活不长的,因为壳可以给它身体保湿,给它安全之所。要是活的,人为是揪不出来的。除非是它自己找到了更好的壳,自己会利用很短的时间出来把自己放进新壳里去。寄居蟹的房子有海螺壳、贝壳、蜗牛壳,甚至由于生态环境恶劣用瓶盖来充当家。寄居蟹常常吃掉贝壳等软体动物,把人家的壳占为己有,我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我谋才害命,我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寄放在别人的身体里而已。

  伍月调到气息说出了第一句话。她说:“天了个撸……”

  继续运用气息,先在全身各个部位探了个究竟,脚趾和脚后跟灵活自如,腿部肌肉松弛,但好在神经指令到达的地方,还能做到上通下达,令行禁止;她把她的中枢神经和诸多神经末梢都挨个动了动,并且运用气息和骨骼调试了数遍。

  “您是何方妖孽,胆敢伍老师面前动粗?!”这是第二句,声音迅速高了八度,她发现自己调息运功的本领真的不弱。

  类似这样的学生家长本尊见得多了,打着维护自家不成气孩子合法权益的名号,干得是欺行霸市的勾当,尤其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那波老太太,个个以为天下都是靠她那张嘴打下来的。

  比如前一段时间高铁被一个妇女阻停。

  再比如某市公共汽车上,一老太太因为自己坐过了站,语言谩骂,动手动脚,硬要叫公车违规停车,然后一车连人冲进了桥下河中。

  “妖孽?”

  对方似乎并没有听懂,停止了手中撕拉动作,反问道。

  此时她得以挣扎中看清她的脸:黑色面巾捂着半个,之上的一双眼睛如同秃鹫,扎散了毛中阴絷盯住我,骂道:“反了你了,我养活了你十五年,奈何?呜呼哀哉!”

  从来不可能正面迎战,将近三年的教师从业经验让我意识到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如果仅仅是打回去,倒要显得我为师不尊了,如何能狗变被动为主动,必须先留有证据……

  “呦吼耶……”她虽是很老迈不愖的历害,思路却都是清晰的:“你今天就算是死了!也要去神殿当值!”

  “咳,咳咳——”

  “哇……”一声,伍月呕上来的酸水呛到了喉咙里,咳嗽了半天,是的,这俱身体确实要死了。

  可那个像家长的老人,呕心沥血地开始嚎哭:“恶徒,你个没良心的。一把屎一把尿的,你以为我养你容易!如今一觉醒来,翅膀硬了。我碍人眼了,我该死了!白眼儿狼!”

  不管三七二十一,好吧,既在其位,就得先谋其政。

  山路崎岖坎坷难行,马行于泥泞道路上,马蹄一直在石板路上打滑,就有些紧张,“架——”

  “叹!”

  手勒僵绳,脚倒是伸进了脚蹬子,可马就是不走。

  “难道你不是马?”

  前面的传令兵就头也不回地笑了。说:“粥儿,不用怀疑。什么时候你不认识马了?”

  伍月先是一愣。“哦?我叫花粥,这个我知道!可是,马儿你叫什么名字呢?托尼,阿诗玛?还是叫丽江艳遇?不对,难道你叫老公?!”

  传令兵又笑,男人,高高的个子,奇奇怪怪的笑。

  就是不回头。

  他穿着一件伍月认为极其古怪的衣服,从印像中不以唐朝那种峨冠博带,衣袂当风;又不是宋代尚黑风格的帽子和帽翅,伍月只得暗自瞎猜,虽是写文科的,但也没有细致到服装鞋帽之上,唐朝只不过让自己想起来敦煌莫高窟壁画里的飞天,宋朝的,只不过想起来不知哪里的宋徽宗的画像里中的细长腿帽子……

  传令兵十七八岁,背影很帅,说:“上坡前俯,下坡后仰……”

  伍月面巾后面嘻嘻笑道:“呵呵,不过找平衡点而已……”

  他打趣到:“什么点?”

  “十三点!”

  十三点是我所任职的中学,孩子们流行的骂人的话语。——“傻”就十三划。

  当然他没听懂,然后伍月就问他魔珏国的“傻”字怎么写。

  终于回头,透过铁头的盔甲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他先是症症地看了伍月一眼,“你天天看书吟诗,居然不会?!”

  他用的反诘句,不是反问句,但是他还是掩盖住了自己不满,道:“上三字鸟,下一棵树。”

  伍月听不懂,这也不是甲骨文,更不像钟鼎文,小篆,行书都不是。

  他无计可施,见神女伸了手过去,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用树枝在她心里画。原来这里说话与我们熟悉的现代白话文差别不大,但是字却全是像形文字,这个“傻”,是三字呆鸟立于树上不走——

  他在伍月手中写字,伍月却有些犹豫,当务之急该弄清一些事情。

  自己山洞里一摔一拥之间,穿越时空隧道来到了另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一、这是哪个朝代?

  二、如果知道是哪个朝代,这很重要,那么承上启下的这个朝代发生了什么事件。作为穿越者,我又有什么特别的身份,“神女”,从我现有的知识体系里,中国历朝历代中没有哪个人物叫“神女”。

  三、按照过去我对穿越者的影视剧了解,以及曾看过一两眼的霍金的《时间简史》的说法,艺术和科学发生了矛盾。艺术自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而科学证明时间是不可逆的。有一部电影《星际穿越》,是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一部原创科幻冒险电影,由马修·麦康纳、安妮·海瑟薇、杰西卡·查斯坦及迈克尔·凯恩主演,基于知名理论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基普·索恩的黑洞理论经过合理演化之后,加入人物和相关情节改编而成。

  自己有限的科普知识仅仅限于一个文科生对宇宙时空的自己想像,完全不成体系。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影片里男主进入了一个超体空间,所有时间和空间被演示出来,他可以与其中任一点产生联系。

  那么我就是一个超纬空间生物的“被安排者”。

  四、既然做为“被安排者”那必然有任务,有任务必然有“金手指”。如果没有金手指,无异于这个时代的庸长凡人,那“任务”根本无法完成。既然“金手指”的拥有事在必须,那么“我”的金手指又是什么?

  骑在马上,但是当伍月满腹疑问,从手心移出目光看向那个传令病时,发现:他居然是程木心,那个自己只认识了一天就跟他去了穷其谷的男人。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