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使徒计划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七章 戾炎之王

使徒计划 一点黛眉刀 3,194 2019.07.27 11:39

  “什么怪兽!老高你脑子发烧了吧,简直是一派胡言!还有,谁让你们开的枪,想上明天的报纸头条啊。”

  钱支队面沉如水的望着老高,伸手指了指警戒圈外扛着长枪短炮,一脸强烈求知欲的记者们。“榕城市发生特大恐怖袭击案件,警方与歹徒街头激烈枪战,被打的败退而归。这个标题是不是很火爆?”

  面对他的斥责,老高脑门上青筋暴起,竟然毫不示弱的破口大骂道:“我去他娘的恐怖袭击!你还有心情关心那些狗仔,赶紧给老子打电话请求支援!你是没看见,子弹打在那鬼东西身上,连根毛都伤不着,得马上调武警,不,调部队来!”

  “你们都看见了?”钱支队见老高这幅模样,终于开始觉得不对劲,也顾不得在意对方恶劣的态度,转头向众人问道。

  二大队的队员个个面如土色,鸡啄米一般的点头,那个离得最近的年轻警员,语带颤抖的补充了一句:“我看见它……它……在吃人。”

  场上立即陷入一片安静,只听到树木在风中哗哗作响,四周黑森森的阴影忽然变得诡谲起来,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躲在里面,正准备择人而噬。

  钱支队只觉头皮一阵发麻,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冲而上,额头上,身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他只是机关干部出身,仗着高学历和一些关系才走到今天的位置上,哪接触过这么诡异可怖的事情。

  他很想立即上车离开这鬼地方,但想到这么做的后果一定会让自己身败名裂,只得咬咬牙下了个命令。

  “所有人原地警戒,我去联系上级请求支援,没有新的命令,任何人不准后退一步。”

  看着钱支队近乎仓皇的钻进防暴车开始打电话,老高不屑的呸了一口,转身对手下们说道:“别听那个怂货的,你们也是爹生娘养的,命就不值钱啊,那个鬼东西根本不是咱们能对付的,它要真冲出来了,马上给老子跑!”

  老高话音刚落,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一个奇怪的黑影从天而降,直直的砸在他身后的防暴车车顶上。

  在明亮的车灯照射下,那个黑影终于现出了本体,原来是一个人形的恐怖异兽。它伸出两只长着尖锐利爪的手臂,切豆腐一般插入了车顶的破口,“撕拉”一声扯开了厚厚的防弹车体。

  异兽回头用血红色的竖眼向目瞪口呆的众人看了一眼,转身跳进了车里。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踢踏声、鲜血飞溅声和骨头断裂的“嘎吱”声,然后,归于沉寂。

  “跑……快跑啊……”

  老高的眼皮剧烈的抖动着,拼命的想要挪动双腿,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动不了,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压制着他,让他的身体变得僵硬,精神也开始变得模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恐怖的怪物,在血肉堆里大肆啃咬,时不时的还探头向外面瞧上一眼,仿佛在说,待会就轮到你们了。

  此时他眼中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团扭曲的乱麻,一切都朦朦胧胧的不似真实,耳边被剧烈的“嗡嗡嗡”声占据,脑子好像被人搅成了一团浆糊。

  “这是什么怪物……”老高拼命的扭了扭脑袋,惊恐的发现,身边的同僚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就在他马上就要失去意识之时,忽有一团奇异的黑色火焰从脚底悄然燃起,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暴燃起来,转眼间便蔓延到全身。

  与此同时,那只正在血肉堆里大肆撕咬的异兽忽然停止了动作,嗖的一声窜出车厢,伏在地上四肢着地,像一只炸毛的猫一般弓起了身体,浑身的尖刺根根竖立起来,两只冰冷的竖眼露出了极度危险的光芒,血淋淋的巨口一张一合,发出一阵阵恐吓似的低吼。

  在黑火的笼罩中,老高神智为之一清,刚才那种世界崩坏的感觉如潮水般退去。他惊魂未定的喘了几口气,便本能的想要滚地灭火,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手不能动、口不能言,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而这团保护又或者说是束缚着自己的黑火居然没有温度,熊熊燃烧的火苗舔着他的脸庞和身体,却连头发丝也没伤到一根。

  身后一团炽烈的黑火之中,有两个人影迈步而出。

  “这个东西就是灵种?”

  一个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光头壮汉龇了龇牙,牵动嘴角一道丑陋的伤疤,像蜈蚣一样蠕动了几下,看上去面相极为凶恶。

  “应该……是吧。”

  另一个穿着同样式样服装,却带着一顶奇怪的半覆盖式头盔的男人迟疑了一下,不太确定的答道。

  “它怎么变成这样了?”

  “从你的队员携带的通讯器传来的信息分析,灵种好像被一个人吞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了它的变异。”

  “人?”光头壮汉冷笑了一声,“是哪个王想突破想发疯了,雷霆,梦魇,还是倭国那条蛇?”

  “好像是个普通人。”

  “你开什么玩笑!如果没有S级的灵能保护,就是你这个A级,也别想在它的领域笼罩下保持清醒,何况普通人。”

  “不,根据第一次冲击以来,研究院对灵种的研究数据分析,它的天赋本能——灵压领域,效果首先是扰乱和吸收能量,其次才是压迫精神和肢体,普通人体内没有能量,短时间内对灵压的抗力反而要超过异能者很多。”

  “停,反正我听不懂,也不关心这些,你就说现在该怎么办。”

  “呵呵,大名鼎鼎的戾炎之王,本来就不需要懂这些,那就,干掉它吧。”

  “干掉它?你们研究院的人可真没人性,我们特勤局废了那么大力气,死了那么多人,现在连我都被紧急召回,就为了替你们抢这个东西,现在你轻飘飘的跟我说,干掉它?”

  “没办法,灵种失去了原始形态,已经无法再进行植入操作,让它活着只会是一场灾难。”

  “……好吧,你这个讨厌的家伙,若不是纳鲁德院长亲自跟我打了招呼,我一定先干掉你再说。”

  戴头盔的男人耸了耸肩。

  “尊敬的王,你还是先出手吧,那些可怜的普通人快要死了。”

  光头壮汉狠狠的瞪了头盔男一眼,一脸怒色的转过头来,望向异兽的方向。

  “该死的,你这只畜生,下地狱去吧。”

  话音刚落,他的掌心无声无息的冒起一团黑色的火焰,那颜色不同于夜色的黑,深邃而幽远,恐怖而暴戾,好似来自深渊的罪恶之炎一般。

  异兽本能的感到一阵颤栗,在原地暴躁不安的不停打着转,似乎在考虑是进攻还是逃走。

  而光头壮汉没有给它更多的时间,狞笑着打了个响指。

  一股强横之极的能量波动立即席卷全场,那团黑色火焰光芒大盛,嘭的一声腾起数丈之高,冲天而起的火苗如实质般纠缠在一起,形成了一张熊熊燃烧的火焰之网。

  那只异兽终于丧失了战斗的勇气,惊恐的嘶吼了一声,掉头就跑,却被从天而降的黑火网牢牢的捆缚成一团,纵横交错的火线灼烧着它的皮肉,冒出一阵阵腥臭难闻的青烟。

  异兽徒劳的挣扎着、嚎叫着,拼命想要挣开束缚,但很快便在进一步收缩的火网之下没了声息,它的肢体被细密的黑火网眼切割、焚烧着,最后被分解成了无数碎块,与腥臭的血液混合在一起,化成了一摊糜烂的血肉烂泥。

  ……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老高嘴唇抖动着,近乎木然的问道。

  虽然他刚才被黑火束缚了起来,不能动不能说不能听,却是全场唯一一个清醒着的普通人,亲眼目睹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他见过无数血腥残忍的犯罪现场,却从未见过这种超自然的灵异事件。

  恐怖的食人怪兽,大面积致人昏迷的可怕波动,还有那两个奇怪的神秘人和宛如实质的黑色火焰……这简直是一场噩梦。

  刚刚为他解开束缚的光头壮汉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摸出一个小本本丢了过来。

  这是一本墨绿色的军官证件,摸上去细腻而坚韧,材质明显极为不凡。翻开证件,第一页上是一张二寸照片,光头、豹眼、刀疤,正是眼前这个男人。旁边的文字栏上只有短短的数行字。

  姓名:阿卡

  性别:男

  所属单位:九州联邦国防军总参谋部

  军衔:少将

  其他的部分,全部都是……绝密。

  老高抚摸着证件内页上用特殊技术镌刻的钢印,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体,向光头壮汉敬了个礼,一头雾水的将证件递了回去。

  “将军,今天的事,到底……”

  光头男冷硬的脸庞上仍然没有一丝表情。

  “军事机密。”

  他指了指昏迷一地的警察和记者,对老高说:“我不管你找什么理由,黑帮火并也好,恐怖分子也好,总之今天的事,决不允许有一个字泄露出去。”

  老高点了点头,这种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不能说,要是让民众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引起巨大的恐慌,但是这位奇怪的将军为什么要单单护住自己,又好像,在哪儿见过他似得。他正苦思冥想着,就听到另一人朝这边打了个招呼。

  “这东西居然还有活性。”只见那戴头盔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仪器,蹲在那堆烂肉之前,缓缓抬起头,一脸凝重的对阿卡说道。

  “必须把它带回去,马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