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十八王朝之神妾传说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01章

第一章 引·塞浦路斯圣战

第二章 丢失的琥珀黄金镯

第三章 窃贼的惩罚

第四章 惠特农宫殿

第五章 既是姐姐也是王后

第六章 莫提别离

第七章 池中的睡莲

第八章 多玛的身世

第九章 重回大神庙

第十章 逃亡

第十一章 善变的兽

第十二章 初入皇城

第十三章 倪曼的算盘

第十四章 初见法老王

第十五章 定情

第十六章 不速之客

第十七章 苹果与蛇

第十八章 侍奉拉神,不得违叛

第十九章 神秘女祭司

第二十章 天空女神的分娩之血

第二十一章 底部朝天的船

第二十二章 梦境的访客

第二十三章 洗罪日

第二十四章 净面仪式

第二十五章 再遇神秘女祭司

第二十六章 黑夜怒水之渊

第二十七章 他是拉神

第二十八章 光在哪里

第二十九章 地狱的房间

第三十章 这就是神姊

第三十一章 丑恶的证据

第三十二章 莫纳海顿的决定

第三十三章 服侍大祭司

第三十四章 拯救之箭

第三十五章 逃跑的代价

第三十五章 成为神谕女祭司

第三十六章 伊可赎身

第三十八章 十四弦琴别瑟

第三十九章 赴河

第四十章 米坦尼营救者

第四十一章 时间的开端

第四十二章 圣河之灵

第四十三章 离开大神庙

第四十四章 与明初遇

第四十五章 神鼓科巴

第四十六章 宫廷的乐师

第四十七章 哈托儿与欧西里斯的赌局

第四十八章 集结神之乐队

第四十九章 在莫拉莫特家的日子

第五十章 奈芙缇丝子母匣

第五十一章 另立新神

第五十二章 离开底比斯

第五十三章 司掌道路之神

第五十四章 沙漠之花

第五十五章 进入沙漠

第五十六章 沙漠中的眼

第五十七章 布布克绿洲

第五十八章 赫梯的伏兵

第五十九章 赫梯大将军

第六十章 刺杀

第六十一章 月夜逃亡

第六十二章 重逢

第六十二章 说离别

第六十四 诡异风沙

第六十五章 神秘胡狼头军队

第六十六章 罪魁祸首

第六十七章 两个太阳

第六十八章 暂时结盟

第六十九章 将军的娈臣

第七十章 迷失的骆驼

第七十一章 消失的脚印

第七十二章 女神的石棺

第七十三章 莫那海顿

第七十四章 死去的神姊

第七十五章 这里是时间的开端

第七十六章 拨弄时间的沙漏

第七十七章 地上的世界

第七十八章 神女之血

第七十九章 营救者

第八十章 墓葬巨石棺

第八十一章 地下黄金军队

第八十二章 黑匣子

第八十三章 阿努比斯之钥

第八十四章 重回地牢

第八十五章 走出地牢

第八十六章 新神的军队

第八十七章 地下

第八十八章 黄金神鸟巢穴

第八十九章 明和积布的故事

第九十章 混种之神

第九十一章 划破

第九十二章 准备仪式

第九十三章 反攻

第九十四章 游说

第九十五章 逃入地下甬道

第九十六章 奴姆

第九十七章 巨石棺之钥

第九十八章 打开石棺

第九十九章 阿蒙·拉阶梯

第一百章 赫图鲁姆斯

第一百零一章 面具之下

第一百零二章 伤痛

第一百零三章 琴与笛的缠绵

第一百零四章 诉说衷肠

第一百零五章 回程

第一百零六章 瘟疫

第一百零七章 神之乐队

第一百零八章 重学十四弦琴

第一百零九章 演出成功

第一百一十章 月夜下的誓言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政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公主的邀约

第一百一十三章 皇宫的盛宴

第一百一十四章 单独演出

第一百一十五章 善变的公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噩梦

第一百一十七章 公主的“男宠”

第一百一十八章 诱惑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回去大神庙

第一百二十章 私会的审判

第一百二十一章 殉情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之死

第一百二十三章 法老的故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命运与你相连

第一百二十五章 便是她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入宫

第一百二十七章 愿与你共治

第一百二十八章 遣送米坦尼

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妾仪式

第一百三十章 归来的亲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法老的选择

第一百三十二章 神妾的册封仪式

第一百三十三章 悬崖下的希望之花

第一百三十四章 米坦尼沦陷

第一百三十五章 亡国之君

第一百三十六章 夜中来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明的葬礼

第一百三十八章 准备营救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护妻的法老

第一百四十章 请求赦免

第一百四十一章 投降议和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追击埃及王后

第一百四十三章 沙漠奔逃

第一百四十四章 米坦尼灭亡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再遇塞浦路斯王后

第一百四十六章 计划落空

第一百四十七章 共处的夜晚

第一百四十八章 基亚王妃临盆

第一百四十九章 却是故人来

第一百五十章 米坦尼遗孤

第一百五十一章 新生与逝去之更迭

第一百五十二章 噩梦中的黑袍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公主安克姗娜门

第一百五十四章 公主的乳母

第一百五十五章 塞浦路斯告急

第一百五十六章 醉酒后的冲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基亚王妃之死

第一百五十八章 黑袍大祭司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死而复生

第一百六十章 死而复生的王妃

第一百六十一章 放逐米坦尼

第一百六十二章 埃及来的女子

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这一眼吸引

第一百六十四章 父母的真相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回埃及的路

第一百六十六章 赫梯王的爱俘

第一百六十七章 耻辱之痕

第一百六十八章 奴姆为名

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见心爱之人

第一百七十章 触不可及

第一百七十一章 逃离苏皮路里乌玛一世

第一百七十二章 唤醒赫图鲁姆斯

第一百七十三章 坠入沙尘

第一百七十四章 恶病来袭

第一百七十五章 平凡的一天

第一百七十六章 无法捅破的隔膜

第一百七十七章 法老的恶疾

第一百七十八章 众叛亲离

第一百七十九章 求助多玛

第一百八十章 兴师问罪

第一百八十一章 融化的爱

第一百八十二章 离开皇城

第一百八十三章 赫梯之王

第一百八十四章 手刃赫梯之王

第一百八十五章 多玛的父亲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多玛的母亲

第一百八十七章 赫梯局势动荡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心脏停止跳动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战成王

第一百九十章 迎娶亚述公主

第一百九十一章 向米坦尼复仇

第一百九十二章 赛特的灭亡

第一百九十三章 搁浅塞浦路斯

第一百九十四章 爱葛妮丝献计

第一百九十五章 重夺塞浦路斯

第一百九十六章 倾慕赫梯王

第一百九十七章 血腥的吻

第一百九十八章 法老王痊愈

第一百九十九章 后悔

第二百章 莎娜色诱

第二百零一章 将计就计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一百七十一章 逃离苏皮路里乌玛一世

十八王朝之神妾传说 许是如云 2,039 2018.04.13 20:28

  多玛彻底傻了,顾不得自己的脚下也是流沙,他深陷其中早已动弹不得。一声绝望的嘶吼卡在了喉咙里,突然,他只感觉身体一轻,便掉进了一个万劫不复的、黑色的深渊……

  当他醒来的时候,潮湿而阴冷的空气中,带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他与苏皮路里乌玛一世、霍伦海布、赛特和三国的几名士兵,竟被关在一处铁牢里。除此之外,妠菲儿、明、还有那几名商人,都没有出现在这里。

  赛特冲到铁门旁,大声喊道:“是谁!敢把我米坦尼王关押在这里,快点给我出来!”赛特想不通,为什么被流沙吞噬的时候他明明和妠菲儿在一起,现在醒来,却独独失去了妠菲儿的踪迹?……

  幽幽的地牢,仿佛被世人所遗忘,除了几支永远燃不尽的火把外,一个人影了没有。几个人试了好多办法,可他们的兵器被收走了,用蛮力永远也无法扳动两指粗的铁栅栏。

  多玛傻傻地望着那幽深的地道,他十分渴望离开,却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安慰自己:既然他们被流沙吞噬后并没有死,妠菲儿也应该没事,那流沙也应该不是真的流沙。

  那时候,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机会逃离苏皮路里乌玛一世。

  没想到,机会来的却十分快,有人打开了地牢的门,那个人便是——明。他一声不吭,只是带着这一行人在错综复杂的甬道中走着,多玛心中暗暗激动,说不定他们走出去,就可以见到妠菲儿了。

  可他更没想到的是,明只是将他们带到了一个有着巨大石棺的地方,这是一个巨大到足以容纳上百人的石棺,鬼斧神工令人咋舌。石棺的后面,是一道有着暗格的石门,门内传来金色的光芒。看见这道光,苏皮路里乌玛一世推开他,睁着发光的双眼,率先走了进去。

  多玛也想跟进去,可是他踟蹰了,现在是脱离苏皮路里乌玛一世唯一的机会。他就着黑袍的优势,隐藏在黑暗里,看着除明之外的所有人陆续走了进去,石门一点点合上,而苏皮路里乌玛一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多玛心中暗想:明没有进去,一定是知道别的路。

  于是,多玛偷偷地跟着明,想让他带着自己走出这个地下迷宫,可令人惊奇的事情出现了——明走着走着,身体突然越来越透明,最终,竟像烟一般消散了。

  震惊之后,多玛绝望地发现,孤独的他此时已不知身处何处,他彻底地迷路了。

  “我在那无尽的迷宫中不知徘徊了多久……而支持我的唯一信念,就是可以再见到你。”已成为阿蒙大祭司的贝菲塔多玛,望着远方缓缓说道。

  听着多玛的讲述,妠菲儿早已是震惊地捂住嘴巴,双眼因干燥而有些疼。若不是多玛此时的讲述,她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在“时间的开端”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永远都不可能知道,多玛对他的爱,竟然可以这么深。

  “终于有一天,我在无尽的甬道中遇到了一队胡狼头的士兵,打头的其中一名女子,竟然穿着神姊的服装。”多玛继续讲述道。

  多玛遇见的,便是当时去往地牢的胡狼头队伍;打头的女子,便是当年和妠菲儿一同成为了神姊的艾娜。多玛连忙躲进一旁的阴影里,在这一瞬间,艾娜似乎已经发现了他,可是她最终将眼神收了回去,带领着其余人从另一个通道走了。

  多玛不敢跟着胡狼头士兵,于是思考再三,他决定走他们来的那条路。可路走到了尽头,前方又是岔路,多玛再一次迷路了。

  他在这无尽的甬道中摸索着,终于,他发现他始终会迷路,是因为这里的甬道会随着时间而变化,而所有的甬道都一模一样。可是,当他静下心来摸索整个地下通道时,他也渐渐发现了一些变化的规律——或者说,变化的甬道都有一些特征,有的则是障眼法。

  终于,他顺利回到了存有巨大石棺的石室内,当他打开后面那道阿吞的门,却发现苏皮路里乌玛一世、赛特和霍伦海布都不在这里了,石室里全是纯金打造的雕像,安静地如同一个亿万人的坟墓。他不敢走下去,只好再次离开了这个房间。

  紧接着,他回到了关押他们的地牢中,可惜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他思索着,必须要离开这个地方,才可能找到生路。身上的食物越来越少,若是不及早离开,最终一定会被困死在这里。

  一丝踪迹,向着地面进发着,他本以为会遇到一些守卫的胡狼头士兵,或者神姊等什么人,可是诺达的地下通道,却什么也没有。

  突然,他在一个岔路口外,听见右边的甬道传来了声音。他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悄悄地从那里看过去,在那甬道中的竟然是——妠菲儿,而她的面前是一个穿黑袍的神官,看样子似乎正在对她发难。

  他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努力使自己的脚步气定神闲,让神官误以为他是自己人。就在他对多玛放松警惕的一瞬间,多玛抽出藏在黑袍中的匕首,捅了神官的肚子里,第一次,他为她双手沾上了鲜血。

  偌大的甬道中央,终于只剩下他和妠菲儿独处了。

  多玛看着这个思念已久的人儿,为了见到她,这一路多玛忍受了太多的艰辛。终于他力排万难来到了她的身边,这一刻,他十分想要呼唤她的名字。可是妠菲儿却率先说道——

  “奴姆,谢谢你……”

  妠菲儿的一声“奴姆”,令多玛瞬间清醒了,他想要呼唤她的声音,也这样硬生生的梗在了喉咙。铁质的面具背后,他情绪复杂地看着她,所有的一切,都瞬间化作了沉默。

  ——无所谓了,多玛告诉自己。若是现在摘下面具,妠菲儿必然会异常震惊,可是在如今的情况下,已没有时间给多玛从头对她解释了。无论如何,这里是龙潭虎穴般危险的境地,他一定要带她离开这里。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