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我是一只僵尸太岁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七章 苦战

我是一只僵尸太岁 烂泥兜兜 3,155 2019.03.06 13:08

  一声巨响之后,金芒消失,毛飞的那道黄符瞬间燃成灰烬。

  神通鬼破符之后,面像我们,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我也没听懂,然后只见它那面具上红光一闪,紧接着就暴射出一圈红芒,往我们这边套来。

  “兄弟们,快闪,被这红圈套住就变呆子了。”张清泓高声喊道。

  毛飞一个侧闪,红圈擦身而过,张清泓稍显狼狈,在地上打了了滚,堪堪躲过,我比他俩速度都要快上一些,还算轻松。

  那神通鬼见红圈一个都未中,竟在它那红云上狂跳了起来,面具下还发出一声声的怪叫,显然是很生气,很抓狂。

  张清泓从他那布包里拿出了一个黄灿灿,呈圆球状的东西,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似是用黄铜所铸。

  “大口怪,尝尝老子的符蛋吧,好吃的紧。”张清泓一说完,就把这个符蛋往神通鬼的脸上掷去。

  若那神通鬼有张正常的脸的话,估计现在一定是一脸懵逼,它肯定在好奇,这个圆球是个什么东西。

  那符蛋准确无误的砸在了神通鬼的面具上,然后只听‘嘭’的一声,那符蛋应声爆裂开来,蛋内瞬时‘嗖’‘嗖’的窜出了十几条的黑红色绳索,把通鬼给绑了个结实。

  那些黑红色的绳索发出了一阵阵血红色的光芒,嵌进了神通鬼黑色的丑肉中,冒出一阵阵的青烟来。

  神通鬼登时厉声凄叫了起来,我算是知道什么叫鬼哭狼嚎了,这声音难听至极。

  “哈哈,本道爷的法器可不像某人的。”张清泓洋洋得意,暗嘲起毛飞。

  神通鬼此时仍在惨叫,可是叫声变得越来越怪,越来越诡异,身体渐渐的膨胀了起来。

  “不好,这绳子怕是要散。”我刚喊出这声。

  果不然那边的神通鬼已经把红绳给胀断了,‘啪’啪’几声,红绳在半空中飞散开来,落了一地。

  “他姥姥的。”张清泓见状咒骂了一句。

  神通鬼刚才吃了这个符蛋的亏,暴跳如雷,不停的从面具上放出红圈,一个接一个,层层叠叠而来。

  毛飞咬破手指,从挎包中拿出他那把飞星铜钱小剑,把血往剑身上一抹,然后喝了声:“太上清令,飞星驱魔,敕!”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飞星铜钱剑脱手后如活物般,在半空中盘旋飞转起来,闪着金光,斩破一个个红圈。

  神通鬼见到这把讨厌的铜条剑之后,更加狂暴起来,发出了更多的红圈。

  毛飞不时捏起指决,不停的变换着指决式,头上开始汗如雨下,脸色煞白起来,看来这控制飞星剑是极耗灵力的一种道法。

  张清泓在布包里不停的翻找着什么,嘴上嘀咕着:“我的人偶呢?该死的,关键时候就找不到了?”

  我看着半空中不时压来的红圈,再看毛飞那已处于劣势的飞星剑,不禁焦急了起来。

  毛飞脸色愈加煞白,变化指决的动作也缓慢迟钝了起来,战况对于我方极为不利,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做些什么,运起全身尸气,朝天大吼了一声,露出了僵尸的本相形态,疾奔了几步后弹跳而起。

  月光下,一道道残影掠过,我已最快的速度躲过了绵密的红圈,此时整个身子悬在了半空。

  我运尸气至头部,以头作拳,一头撞在了神通鬼的面具上。

  灰气和红光相遇,发出了一声巨响。

  我感觉我的脑袋不像是自己的了,双耳只听到嗡嗡之喊,如断线风筝,撞在了远处的一棵树杆上,树杆登时断裂。

  ’咔嚓‘’咔嚓‘神通鬼的面具碎裂脱落,露出一张极大极丑陋的嘴来。

  神通鬼的嘴张得老大,痛苦的哀嚎了起来。

  张清泓终于从布包里找出了一样东西来,是一个头上贴着一道黄符的布娃娃,那布娃娃手握双锤,身上竟还披着件银色小盔甲,一副大将之相。

  “吾乃天帝之使,奉命紫微令,有请巨灵力士,神兵。周三界,伐魔精,速降我中,急急如律令。”张清泓对着人偶念念有词。

  我被撞得有些迷糊,隐约中看见天上透过一道白光,很是刺眼,像把利剑一样刺破了夜空,也看到了结界的边缘,像是一个透明的鸡蛋壳。

  那道白光透过鸡蛋壳,落在了张清泓那个小布偶上。

  “这是神将天偶?”毛飞惊奇道。

  张清泓嘿嘿笑道:“怎么样,我说龙虎山法宝多吧。”

  白光过后,只见那个小布偶冒起了白光,而且开始慢慢变大,像是春季般的雷笋,一通雷雨过后,就长成了。

  “去吧。”张清泓把布偶抛向了水潭里。

  落在水潭中的布偶像是能吸水的海绵般,水潭的水开始向布偶靠拢,形成了一个旋涡。

  布偶在旋涡中心不断的疯长了起来,一会儿功夫,就长成了一个巨大的人,足足有几丈高,身穿厚重银甲,手持一对擂鼓瓮金巨锤,威严怒目,好生威风。

  神通鬼张大了巨嘴怪叫了起来,还在它那朵红云上手舞足蹈,像是在挑兴,又像是害怕。

  那巨灵天将抡起一双巨锤,当头砸了过去。

  “大嘴怪,祝你变成一块鬼饼。”张清泓哈哈大笑了起来。

  眼见那双巨锤就要砸中神通鬼了,突得水潭里射出一道黑光,紧接着一道人影从黑光中闪出。

  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巨神天将嘎然而止,然后突得消失,恢复成了布偶状态落在了水面上,再无动静。

  “哪个不长眼的混蛋,弄坏了老子的天偶。”张清泓愤愤的道。

  毛飞皱着眉,警惕的道:“小心,是那个妖师来了。”

  “在哪?敢弄坏我的天偶,本道爷今天非弄死他不可。”张清泓骂了起来。

  那道黑影渐渐显现出来,是一个身着黑色狩衣,头戴立乌,手拿一把折扇,面孔有几分妖冶的异族男子。

  “龙虎山的法宝也不过如此。”那妖治男子的声音竟还挺好听。

  张清泓笑骂道:“哪来的娘娘腔,脸上画得比猴子屁股都红,你是花楼里的姑娘么?”

  ‘嗖’一道黑符悄无声息的射了过来,正中张清泓胸口,黑符如冰般,登时化为黑水,黑水如蛇般瞬即钻入了张清泓的体内。

  张清泓顿时觉得全身血肉有万只蚂蚁在啃食般,痛痒齐齐而来,当即在地上打滚哀嚎起来。

  “哼,无礼小辈,本师给你点教训。”那妖冶男子冷哼道。

  毛飞握紧了飞星剑,冷冷的盯着那男子:“安倍信长,果然是你。”

  我远远得看着这边,心中暗惊:“原来这就是那个扶桑大妖师——安倍信长,好强大的妖术。”

  “咦,这不是茅山的小子么,怎么?”安倍信长捂着嘴轻挑的笑道,接着忽又冷冷的道,“乖乖把你身上的乾坤震玉剑交出来吧。”

  毛飞紧了紧身后的古剑,面色凝重,一字一字吐道:“妖..师..你..休..想。”

  张清泓还在一边打着滚,一边痛苦呻吟,一边还骂着:“娘娘....腔,死变..态,等老子....起来....弄死你...”

  ‘嗖’‘嗖’又是两道黑符闪电般而来,毛飞同样祭出两道金光黄符,黑符沾上黄符便化作一团黑水,黄符金光消失,掉落在地。

  可那化作黑水的黑符来势不喊,忽又结冰成两支飞镖,直直射向毛飞心口,刁钻狠毒。

  毛飞赶忙提起飞星剑横挡在前,两支黑镖接连射在飞星剑上,竟发生金属交鸣之声,一时间飞星剑金芒大盛,黑镖如蒸气般消失。

  虽然飞星剑挡下了这一击,但毛飞被震得往后退了数丈,体内气血一阵翻腾,喉间一腥,嘴角溢出了鲜血。

  我在那边看得心急如焚,但此刻又毫无力气,忽然想起了那次大战女鬼妖时的情形和现在有些相似,索性闭眼集中精力,试着调用体内的太岁灵力。

  隐隐果然有丝清凉之意从丹田流出,缓缓流向全身,舒服至极,原来这太岁灵力需在受伤时才能激发它出来加速修复身体。

  我愈加集中精力驱动太岁灵力让它流转全身。

  那边的毛飞仍在苦战,安倍信长也不着急,身子仍悬在半空,不时放出一两道黑符来攻击毛飞,又不时的发出妖声怪气,就像是一猫儿在戏弄猎物一般,玩够了才把他吃掉。

  张清泓实在忍受不住这种火焰灼烧,万蚁啃噬之感了,在包里摸了半天,终于摸出道蓝色法符,胡乱塞进嘴里,竟给咽了下去。

  这蓝色法符是龙虎山的上乘法符的一种,能解百邪,护灵保命。

  张清泓瞬间感到全身清明,邪气一解,便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 ,从布包里拿出一把厚厚的黄符,大喊一声:“吾奉紫微,命掌。魔自亡,鬼自亡,妖自亡,火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登时一大把黄符纷纷而出,一张跟着一张,一张快过一张,漫天飞舞,火光暴涨,形似一条火龙,向安倍信长飞袭而去。

  安倍信长冷笑一声,手上捏起法决:”神通鬼,变化。“

  神通鬼接收到命令后,突得整个倒转身体,红云在上,身体在下,而后整个蜷缩一起,如球般,只剩一张口,远远看去,就是一个红发恶魔的巨头。

  那巨头猛得朝火龙飞了过来,一路张大口,飞一段吞一段,张清泓用火符所化的飞龙竟被神通鬼一口一口的吞噬而尽。

  张清泓一脸铁青,怔在原地。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