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中本聪事件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三章 接受BBC专访

中本聪事件 路智渊 2,888 2018.05.05 13:59

  在我与赖特相处的最后几周,金主们的一些决定让我感到犹豫不决。我想坚持我作为新闻工作者的态度,保留我对事实的追求,我希望我能够远离他们的队伍,希望能够保持最真实的信息,同样让调查往好的方向发展,我不希望金钱或者别的因素开始干扰我的判断力。在事情调查结束后,麦格雷戈曾来找过我,他表述我调查到的所有事情都可以毫无保留的写出来,但他不希望我提及到他或者说希望我能够在故事中给他使用化名,我答应了他。他看起来貌似非常在意这件事情,害怕这次报道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稿件定稿讨论会上,我们在伯纳斯酒馆进行了一次会面。赖特是中本聪这件事被证实,关于以后使用真实姓名还是使用克雷格·史蒂文·赖特这件事大家进行了不同意见的表述。史蒂芬·马修斯认为,应该以后都要在各个渠道宣传赖特就是中本聪,克雷格·赖特将要作为中本聪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互联网时代最伟大的神秘人物。而赖特自己却是没那么乐意,不过作为接受投资的一个协议他并不能决定什么,这一切都需要麦格雷戈去决定。

  私下里赖特还是说他不会对麦格雷戈“百依百顺”,但我发现他后来完全按照麦格雷戈要求的做。只有预约媒体的几晚前,我和他坐在希腊街的Coach&Horses里。他告诉我公关公司问他愿不愿意上电视,赖特回答说让他坐到电视镜头前绝对不可能。但赖特知道这件事还是会发生。我提到第一次遇到麦格雷戈时的事,他说会以中本聪在TED演讲上揭晓真实身份这种方式结束整件事情。赖特显得很是无奈与恐惧。

  麦格雷戈的公关团队联系了很多记者,其中有来自BBC、经济财经类的新闻人和互联网媒体人。互联网媒体人创作的一些内容一开始就让赖特感到厌恶(他将自己视为学者),但公关公司与该媒体杂志有一定的关系,他们的创始人是一名特约编辑表示该杂志很喜欢歪曲一些故事,去博取大众的眼球对于事实并没有那么在意。他们并没有向编辑解释,项目背后被公开是中本聪的人是谁,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在意中本聪是谁他们只想要新闻的热度和关注度而已。另外所有的记者都签署了保密协议和新闻同步协议。在赖特使用中本聪的密钥给他们完成演示后,允许对赖特进行简短的采访。这些会面将在4月24日星期一和4月25日星期二举行,地点是位于托特纳姆法院路的公关公司的办公室。我觉得这事有点奇怪,赖特肯定很难应付这些记者,因为熟悉的人都知道赖特的表述能力真的非常一般,并且本次记者招待会公布的内容其实非常简单,每个密码学世界的人(黑客)都知道的一些简单的原理。赖特只需要做的是在互联网上用那个著名的中本聪的邮件地址发一封邮件警示大家,他将用中本聪的密钥签名一条消息,然后从早期的区块拿走一个比特币,然后希望通过这些公关公司的报道使整个互联网被点燃。

  当我来到托特纳姆法院路的星巴克时,赖特、拉蒙纳(赖特妻子)和史蒂芬·马修斯都已经在那了。不知发生了什么赖特正有点生闷气。不过公关公司已经决定除了演示以外,记者们会得到一个展示中本聪签名消息的U盘。(赖特后来告诉我,他放在上面的东西是伪造的。上面的东西他认为记者们都看不懂,但肯定的是跟中本聪密钥没有任何关系。)史蒂芬·马修斯打扮整齐戴着墨镜,赖特穿商务套装系金色领带。拉蒙纳坐在一旁摸摸他的耳朵。“如果你应付不了楼上那些人,跟我说,”史蒂芬·马修斯说。他指的是公关公司的人。“有时候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角色。”向往常一样,我发现马修斯既讨人喜欢又益于交谈,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他谈话的方式和其他操作团队有什么不同。

  罗里·凯兰·琼斯(RoryCellan-Jones)来自BBC的科技记者,被带到会议室,一起的还有他的制片人PriyaPatel和MarkWard,一名来自BBC新闻网的科技记者。赖特坐在他的笔记本电脑前,很少抬头,墙上的屏幕显示他在看的东西。乔恩·马托尼斯和马修斯也在房间里。拉蒙纳上楼去了。凯兰·琼斯表现得专业又得体,准备好对整件事刨根究底。凯兰·琼斯似乎感到了紧张的气氛,赖特表现得好像已经被问过极其羞辱性的问题,且提问人公然表现了敌意。但凯兰·琼斯并无敌意:如果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一定是在温和的提前确认,并只想为非专业人士更好地报道这个故事。

  “当我着手准备时我问自己,如果声称是中本聪的某人就是中本聪,我需要看到什么来证明,而你能突破三条完全不同的证据链:密码证据链,社交经历证据链和科技能力证据链。显然,社交经历和科技能力证据链显得更主观……有关密码证据链,我将解释我亲自见证了什么,并让大家了解赖特今天上午将演示的是什么。”凯兰·琼斯抛出了自己采访想得到的概述,希望能在赖特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答案。

  赖特给他介绍了更多关于密码证据的细节。“创世区块是区块零,在那个链上你不能使用任何区块,这就意味着,创世区块后面的第一个(可以被使用的)区块可以认为是比特币创始人的。它们接连被称为区块1,区块2等等。现在我将演示签名区块1到区块9,我亲自记录见证了签名区块1和区块9,所以这不是转移比特币,而是牵涉消息签名,我将用中本聪的私钥完成,然后将被公钥验证。关于这部分你们都清楚了吗?”

  最后,赖特让凯兰·琼斯给他一条消息内容记录在这区块中来证明自己的私钥是能打开记录这些区块的。“嗨,给BBC的历史性留言。”凯兰·琼斯让赖特写下了这条消息,然后添加一些注释他做了这些。“这是我们知道的确定为中本聪所拥有的唯一密钥,因为中本聪曾经用来联系过哈尔·芬尼”史蒂芬·马修斯微笑的补充道。

  “所以让我搞清楚一下。我们看见的是赖特使用一个已知跟哈尔·芬尼联系使用过的私钥。并且我们看见它被公钥验证通过。”

  “是的,”赖特回答道然后他使用被开采的第一枚比特币相关的密钥,继续签名一条消息。

  凯兰·琼斯说。“你有多少比特币?”

  “这个嘛,不能说,”

  “你还会挖矿吗?”

  “只是为了好玩。”

  赖特然后独自说起了萨特拒绝诺贝尔奖时的发言。他计划使用一个哈希函数将信息转化成一组独一无二的字母和数字在区块9附上加密的萨特著名的演说,并在稍后在他的博客上公开验证。“我从没想过要成为中本聪签下我的名字,我这么做是因为这是我自己想做的,我无法拒绝。因为我有员工,我有家庭。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我不会否认这些因为那样就不是真实的情况。所以我选择签下萨特的名字,因为这不是我的选择,我没有选择曝光出来,我被推入这件事中。”

  “以什么方式被迫这么做?”凯兰·琼斯非常合理的提问。

  “有人曝光了我的隐私,”

  当凯兰·琼斯问他,为什么他之前没有曝光自己时,他继续解释到。“我喜欢出席会议,发表论文,自从被公开是中本聪后我现在不能这么做了。我永远不能只是赖特了,我出席所有的场所都将会被关注。”

  他被问道是否想成为比特币的代言人。“我不想为任何东西代言。”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然后他说他的博客会解释清楚所有事情,并帮助人们下载资料和理解密钥的原理。

  “这些消息什么时候会在博客上发布?”凯兰·琼斯问。

  “周一或周二。”

  “外面会有人拼命想证明事情并非如此。你是否有自信自己毫无破绽?”

  “他们会说我偷来了这个密钥,或我把中本聪埋在了沟里,他们会说诸如此类的事情。”

  这次专访进行了很久,而且聊的内容越来越深入以至于凯兰·琼斯计划第二天带着摄像机再进行一次深入的沟通,就这样他们与BBC的初次沟通就这样愉快的结束了。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