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剑斩青云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21章 剑意只是一种意思

剑斩青云 大红豆不是东西 2,314 2018.12.22 18:25

  【斩鹰】,是骆白的成名剑技。

  论剑元的雄浑程度,以及威力来说,几乎堪比初阶的三品剑技。

  三十二道剑气,每一道都恐怖无比,到了霍尘面前的时候,已经凝结成了一道火红的剑痕!

  霍尘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用【惊鸿】。

  他要用绝对的剑道。

  “【染寒】。”

  他轻轻吐出一句话。

  只见铁剑“无名”原本坑洼黝黑的剑体,此时竟覆盖了一层寒霜,森森寒气如冰晶开化。

  这是来自【寒仆剑道】的一式二品剑技。

  霍尘身形纹丝不动,将骆白的火红剑痕一剑荡开!

  铿铿铿……

  在一个瞬间,一连响起三十二道撞击声!

  只见霍尘的剑体之上,燃烧起了火焰一般的寒气,将骆白的剑气尽皆吞噬,余威不减,如寒风席卷而去!

  骆白身形自原地消失!

  刷。

  出现在了数丈之远的平地上。

  轰!

  而他刚才所在的位置,已经被一股恐怖的严寒,轰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窟窿!

  整片广场的温度,都下降了!

  “好强!”

  “这才是真正的剑师对决么!”

  “剑师……”听到周围人群的惊叹,蔡虹一愣,“小玉,剑师是什么东西……”

  素衫女子抬手狠狠敲了一下蔡虹的脑袋,说道:“达者为师啊你个呆子!”

  “很好!”

  骆白眼中寒光闪烁,却是扯出了笑容。

  他似乎很少笑,所以不太自然。

  他凭这一招【斩鹰】,在未央城已经三年没有对手。

  如今,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居然正面破了他的剑势!

  “原本,傅威所说你已经踏过了那条河,我是不信的……”骆白说着,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的一柄三尺红剑,已经燃烧起了炽热的火焰。

  霍尘眼睛一眯,说道:“有点意思。”

  刷。

  骆白的身形,再度原地消失!

  “这身法不错。”

  霍尘微微一笑,念力已经如潮一般炸开!

  在他的念力覆盖之下,身边的一切风吹草动,都已经变得缓慢了下来,他仿佛都感知到了围观群众的嘴巴开合的动作,如蜗牛一般慢。

  整个视线所及的区域,都仿佛身处海水之中。

  任何一点的波纹,都会引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在这!”

  霍尘心中一动,迅速转身,变持剑为横鞘,一剑便刺向背后!

  铿!

  原本就像是刺到空气中的一剑,居然震荡出来了一道火红的剑!

  骆白瞳孔一缩,不惊反喜,说道:“好!”

  两人一触即分,原地的青石地面,已经寸寸龟裂,无形的气浪将离得稍近的人群掀翻在地!

  “你的剑意,不是很强。”霍尘说道。

  骆白一听,呼吸突然有些不畅,他很生气。

  自己年轻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剑心清明,如今苦修多年才领悟的一丝剑意,居然连一个毛头小子的眼都入不了了么?

  “今日,我便斩你!”骆白说话像劈剑,一字一个剑痕。

  他那柄剑上的火焰,已经顺着手臂,蔓延到了全身,此刻,骆白整个人都像沐浴在了火焰之中,如那从地狱而来的索命幽鬼。

  “我的剑意,是最强的!”

  骆白的声音都仿佛被火焰燃烧得有些空荡虚浮,极不真实,却让现场的围观群众后退了好几圈。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小玉我们还是……啊你打我干什么!”蔡虹被素衫女子拖出去好远。

  “【赤焰剑意】!”

  骆白低吼一声,一道极不稳定的火蛇,自剑柄爆射而出,而他整个人浴着火,以一种恐怖至极的移动速度,攻击到了霍尘的面前!

  “这个名字,也不是很强。”

  霍尘淡笑一声,铁剑轻扬!

  没有带着恐怖温度的火焰,更没有之前的森然寒气,只有轻轻抬剑,如那刚入门的剑宗弟子,每日数百次的抬剑一样。

  可似乎又有一点,不一样。

  捂着胸口,倚靠假山的傅威,心神一阵恍惚,自语道:“来了。”

  “死!”

  骆白那如水墨画般的眼睛,此时已经被火焰覆盖,张口一吐都是火苗,剑势如一头火狮扑了过来!

  霍尘抬剑的速度很慢。

  嗤。

  铁剑很轻易地斩杀了狮子,如在兽山斩杀无数头二阶魔兽一般。

  没有剧烈的碰撞。

  下一个瞬间,霍尘在空中抬脚。

  再一眨眼,两人落地,他已经一脚踏在了骆白的胸前。

  “咳咳……”

  骆白原本规整修齐的双鬓,此刻已经散乱了,头发伴着泥污,还沾着血,身上的火焰也消失了,衣物并没有被烧黑,只是让霍尘踩得有点脏。

  “你的剑元很多,用的却不多。”

  “你的剑式很简单。”

  “你的剑道……”

  骆白直视着霍尘,显得有些困倦。

  “你想说什么?”霍尘问道。

  骆白面色露出一阵哀伤,问道:“为什么?”

  霍尘仔细想了想,说道:“剑意,只是一种加持,它,是剑客的意思。”

  霍尘往上挥了挥剑。

  “我说让它往上,它就只能往上。”

  他往下挥剑。

  “我说它是劈,它就不能是撩。”

  他目光注视着骆白,“明白了么?”

  骆白面色有些惨淡地闭上眼睛。

  一直以来,他都被这来之不易的一丝剑意,给支配了。

  他太想跨过那条河了。

  殊不知,河水已经淹没了脖颈。

  ……

  长老席上的公孙寒,面色阴沉。

  王昌目光躲闪地在太师椅上,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而一旁的小青,到现在大脑还是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想什么。

  霍尘把铁剑收回纳戒,扶起靠在假山上的傅威。

  “霍兄弟……”傅威开口道。

  “嗯?”

  “放下我吧。”

  霍尘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受了这么重的伤,不去医治?

  傅威苦笑一声说道:“你看看四周。”

  霍尘这才扫视一圈,只见商会的长老席上,那些长老的脸色虽然不好看,却没有任何的慌张。

  人群虽惊叹于他的剑道,却没有散场的意思。

  “这是为什么?”霍尘问道。

  傅威咬了咬牙,说道:“因为这里是青竹商会。”

  “整个未央城,只有一个青竹商会。”

  霍尘眉头一皱,说道:“还有高手?”

  “大长老已经闭关好多年了……”傅威叹道,“某种程度上,青竹长老会,就代表着未央城的一道规则。”

  “规则,不可越。”

  “谁能无视规则呢?”

  ……

  ……

  “所以即便我强势击败了那个骆白,也没有人会认为我能赢。”霍尘恍然点头,说道,“因为这里是青竹商会?”

  “狗屁的规则!”

  霍尘音量提高八度,凌空一掌推出!

  一道巨大的剑气手掌生成,泛着森森寒气,横推向高高在上的长老席!

  “竖子,尔敢!”

  公孙寒刚怒斥一声,台上的数位长老同时拔剑!

  轰!

  数剑崩断!

  衣衫尽毁!

  长老席夷为平地。

  骆白猛然惊醒,喃喃道:“剑意,原来真的只是一种意思,剑客自己的意思……”

  因为他在这一道掌法之中,居然又重温了刚才的恐怖气势。

  没有剑,而有剑意。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