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骨缚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五章 舍利丢失

骨缚 华@渭 3,926 2019.04.15 17:00

  翌日,天朗气清。

  神采奕奕的周特利挎着包来到了熟悉的工作室,照例接受了门口警卫的检查。

  包里、身上都没放过,进去之后,挂上了外衣,放下了皮包,走向工具台,开始最后的仿制阶段工作。

  盯着面前的四枚舍利,就像有四双眼睛看着他一样,这是四双神奇的眼睛,它们仿佛可以看穿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的谋算,但却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担忧,仍旧那般慈眉善目。

  虽是无神论者,不信佛教,但也挡不住那温暖的眼眸。

  这又是四双魔力的眼睛,任世间谁拥有了它都可以荣耀天下。

  寺院拥有了它可以统领十方丛林,高僧拥有了它可以鼎力佛坛;收藏者拥有了它可以光辉盈家,研究者拥有了它可以著书华夏;商人拥有了它可以富甲东亚,普通人拥有了它可以沐浴佛法。

  眼睛泛红的他正极力向后退,真身舍利就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吸引着自己,看得久了,不仅眼红眸乏,还神魂颠倒,让人欲罢不能。

  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地上,舍利近在眼前,唾手可得,如何绕过警卫偷偷将他带出去,成为了要面临的最大困难,绞尽脑汁,始终无法。

  屋外的同事已经三三两两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脚步声七零八乱,内心烦躁的周特利知道已经下班了,门口的警卫也开始敲门提醒了,看看自己的手表,竟然枯坐寒地一个小时四十分钟,这在以前可是没有过的情况。

  即便之前做着错事的时候也没有这般难受煎熬,始终拿不定主意,想不出好的对策。

  罢了,罢了,穿好了衣服,整理好发型,拉开了屋门。

  一抹夕阳洒在了脸上,喂养的花猫从眼前跑过,嘴角轻轻上扬,伸开手臂,竟爽快离开了。

  考古所所长也收到满意的报告,明日将是仿制舍利的最后一天,进行收尾工作,紧接着是仿制舍利与出土舍利的磁场互溶时间,也是仿制舍利自然晾晒的关键日期,三天之内,任何人不得进入仿制室内,否则前功尽弃,异样丛生。

  在报告的附页还夹带着其为期一周的请假条,一脸得意的所长提笔批复,下属长达半月的精心复杂工作,身体精神都吃不消,完成了这件事副省长那边又可以登记一功,焉能不予批准。

  这会儿身在渭城咸阳机场的庄无为盯着手上的托运条乐了半天,这个人民专家这些年竟然私吞了这么多出土国宝,有夏禁、周鼎、楚盘、秦剑、汉炉、唐瓷等,这些文物的市场价值比承诺给他的佣金还多数倍,让人震惊不已。

  不管怎么说,又不喜欢这些东西,价值再高,对自己来说也是身外之物,或许孔三日会多看几眼,而己所关心的唯一文物就是佛指舍利。

  站在门口挺拔机警的干事今日搜查时闻到了一股肉味,周特利淡然一笑,从包中拿出了尚未吃完的鸡腿,说是中午赶着论文报告,顾不上吃饭,在来的时候路过肯德基顺便垫垫,还问他们二人要不要来点。

  二人为本所专家这般废寝忘食的工作精神钦佩不已,为他关上了屋门。

  周特利迅速换上了新的洁白手套,从包中拿出了浓香的鸡腿放在唯一透光的高窗下面,然后上前拿出钥匙,打开藏放舍利的矩形玻璃宝函。

  此刻心跳不由得加快,抖动的双手竟然误插,接连三次才开启了锁子,后背的虚汗如针尖般慢慢渗了出来,入行这么多年来,即便一个人孤守野外陵墓时,也没有过如此惊心胆寒,双脚宛如踩在了悬崖边上,前也不对后也不该。

  咬咬牙齿,小心翼翼地放下了,捏起了面前的舍利,又搬回了矩函。

  闻到肉味的花猫顺着气味追寻到了屋前,大门紧闭,又绕到了后窗,跃上了高墙,缩着身子钻了进来,神不知鬼不觉发现了目标,一刻钟就吃饱了。

  看着自己养大的花猫,周特利擦去了额头的汗水,愉悦地抱在怀中,在其毛皮茂密的腹部来回轻抚,让刚饱餐一顿的花猫闭着眼睛念起了‘佛经’。

  下班的钟声已经敲响,周特利手提紫褐皮包咳嗽了一声,门口的警卫微笑着打开了屋门,屋内的花猫哧溜跑了出去,让二人霎时一惊,这腿脚灵活的神猫儿。

  满意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说了句这些天辛苦你们啦,二人也为他完成了项目而感到开心,那最后的一抹眼神确实看不懂,又锁上了大门。

  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径直奔着机场方向离去了,留下了身后冷清的铁门。

  看着一辆辆停靠车场的出租车,还是没有等候的人,庄无为又点起了一根香烟,燃到一半,一辆绿色出租停在了面前,盯着车上的人,看是周特利时扔掉了香烟,激动无比,看来他得手了,看来自己谋划成功了,欢欢有救了!

  大步迎了上去,待出租车驶离,包裹严实的周特利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匣说道:“成功了!”

  庄无为一把抱住了他,甚为感动:“谢谢你救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谢谢你成就了我的幸福,如果有选择的话,我绝不打扰你,这是你今晚八点的飞机票,这是你的珍宝托运单,这是承诺给你的50万人民币,另外,这张卡你拿着,里面有五万块钱,虽然不多,是我的一点心意,到了日本就不要再回来了,那里就没人再能打扰你。”

  说完转身便要离开,眼神迷离的周特利轻轻拉了他一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我……你虽然聪明,不要因为爱情被人利用了,多保重!”

  来不及端详这句话的庄无为想起了师傅曾经给他说过的话,四枚舍利当中只有一枚才是法力无边的佛祖灵骨舍利,自己才疏学浅,不懂辨识,一心想要看到舍利的孔三日也不知晓,为今之计,只有拿着舍利去南山面请师傅甄别,然后迅速给孔三日,让他立刻带回日本,救治欢欢。

  此时的玄洪道长正在书房练字,三千言道德经已经写完了一页,当翻阅到第二页时,就听到了窗外的狗叫声,想来是有人了,合起了砚台,走向了屋外。

  原来是一脸兴奋激动的弟子,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开心,应是喜事,不是公司发了奖金就是职位升迁了。

  一进门就喊着师傅师傅,好久都不曾看到徒弟脸上灿烂的笑容了,玄洪道长让他坐下慢慢说来。

  随手添加了火炭,驱走了刚才带进来的寒气,给了他一个杯子,用来暖手防寒。

  得知是因为佛指舍利一事,玄洪道长大为吃惊,手中的炉盖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心中填满了蜂蜜,眼睛都快眯成一道缝了,颧骨上的老斑都跳跃起来。

  身正那一刻又马上恢复了往日的谨慎,关上门户,扯起窗帘,带他换了一间屋子,是之前靠近西侧安静的中厅,亢奋的庄无为从怀里掏出了木匣,玄洪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道强光喷射而出,照亮了整个屋子,果然是佛祖舍利,果真是佛门圣物。

  激动的玄洪道长举过头顶,虔诚瞻拜,这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舍利,是自己平生以来独自手捧佛骨,也是自己多年的夙愿达成。

  看着如此动容的师傅,眼眶的泪水一滴滴流落下来。

  庄无为询问:“这是佛祖的灵骨舍利吗,会不会让专业的周特利给欺骗了?”

  谨慎的玄洪道长也仔细上眼,告诉了弟子舍利是否为真,有一处小秘密,就是在50倍放大镜的照看下,其骨白的颜色下会出现细小发黄的斑点。

  这是由于骨质舍利在地宫中存放千年之久而产生的霉变,让他在厅中喝茶等候,自己一人拿着舍利走向卧室,随手关闭了房门。

  过了一会儿又欣喜出来了,证明此枚就是佛祖真身灵骨舍利,确信无疑。

  还说周特利已经潜逃境外,没有必要欺诈掌握他污点的人,让一直担忧的庄无为这才得以心安,长舒胸气。

  又转瞬揣着木函去见着急等待的孔三日,第一次看到舍利的孔三日欣喜若狂,皇天不负有心人,多时的的努力终于见成效了,苦心布下的局终于成功了,大加赞赏庄无为的办事能力,答应提升他为公司的执行经理。

  这一下来女儿的眼疾就可以恢复了,庄无为提出要求,这次和他一起坐着飞机看望孔承欢,孔三日认为时机还不成熟,等女儿好了会带着她回到渭城,到了那个时候两个人就可以正常交往了,故而委婉拒绝,当天晚上带着舍利乘坐飞机赶往日本了。

  11月10号,满怀欣喜的所长带领下属迫不及待大清早来到了仿制室前,让守卫人员打开屋门,一股浓厚的蜜蜡味中夹杂着肉味迎面扑来,所长下意识地捏捏鼻子。

  看着敞亮的面前一块块矩形玻璃展柜,宛若一把把刚刚锻造的剑鞘。

  弯下腰来,细细观看函中的舍利,璀璨辉煌,晶莹剔透,无不赞叹工艺超群的周特利教授,无不为本所有如此高端技术而感动自豪。转了半圈,就连自己也不知道那一边的舍利是出土的,那一边的舍利是仿制的,竟然一模一样了。

  身边的副所长笑着为他抬手解释,眼随手动,当看到靠近南边西侧的玻璃立柜时惊呼:“啊……舍利不见了!”

  所长一听,极为震惊,身子向后一倾,差点撞在身后的宝函上,还好被身边的下属扶住了,揉揉眼睛,的确没有,瞬间瘫在地上:“快快报警……快快报警……”

  接到省宗教局报案的渭城碑林分局副局长李伽十分错愕,竟然会发生这种事,立即责成下属的第一刑侦大队队员立刻前往案发现场。

  李染净戴上了警帽,拿着勘测工具跟随队长吴身见出发了,一路上,警报高鸣,绕过钟楼,在拥堵的北大街依靠公交专用车道节约了时间,来到了考古所。

  等候他们的是副所长,李伽吩咐他加强巡逻力度,密切关注周边可疑人等。

  李染净等人在带领下,来到了事发的仿制密室,周边已经围满了所里的工作人员,迅速驱离了闲杂人等,让同事拉起了警戒线,让副所长严守秘密,千万不能让舍利丢失的消息传了出去,所里的一概人等近期不要外出,随时配合公安人员的工作。

  整个仿制室内进入了三人,办案经验丰富的李伽,聪明细腻的李染净,还有专业拍照的吴身见。李伽戴着口罩,仔细检查面前未曾上锁的立柜,李染净抬头盯着屋顶,看到了那扇唯一采光的高窗,又跑到门口询问一直值守的人员。

  不一会儿,省宗教局的释禅也带人来到了现场,知道的部门越来越多,了解的人员也越来越多。通过了门口值守人员的讲述,这期间仅有所里文物仿制专家周特利一人进出室内,别人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迅速把目标锁定在其身上。

  所里私下有人猜测只有周特利一人具有作案嫌疑,可是值守人员也说了,周特利每次进进出出他们都会严格的搜身,就在他最后一个下午离开时,也是周身检验,并没有发现舍利,让办案的李伽与李染净陷入了困惑,找到了作案人员却找不到作案证据,一团疑雾笼罩在众人头上。

  初步调查结束之后,李伽吩咐李染净再问问所里知情人士,自己则回到局里做一个简单的报告,向上级部门反映。

  三个人这才走出了案发仿制室,让所长加派人手将这间屋子封存保护起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