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中本聪事件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六章 拜访赖特前妻

中本聪事件 路智渊 1,738 2018.04.16 15:43

  传记作者在访问澳大利亚期间,一个星期六早上见到了那个跟赖特前往农庄并见证了比特币诞生的前妻林恩(Lynn),她讲述了她跟赖特是在互联网上相遇,那时她在渥太华一家部队医院,担任ICU的护士长。她告诉作者她们相遇后的第六个星期,赖特就向她求婚了。赖特那时26岁,而自己44岁。林恩说赖特在26岁时已经显得很成熟了L他总想做最好的那个。他总是不拒前嫌的努力的付出着,探讨着他认为的理想。而她自己也愿意为他服务,让赖特专心研究工作自己整理所有的家务。

  赖特经常有一大堆工作要做,特别是在他认识了史蒂芬·马修斯以后。赖特告诉前妻林恩他害怕一旦承认他的中本聪的身份,为这些网络博彩公司服务的一些事会对他的名声不利。林恩告诉传记作者她发现赖特和克雷曼好像有参与到非法赌博的一个项目中去中。她认识克雷曼知道他跟自己的前夫一起工作。林恩告诉传记作者,“我记得他们说过,数字货币是将来的趋势。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这些话但我知道他在研究这些,而我没过问过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无法理解,他会冲我发火他有一种非常反社会的人格。”

  林恩说他的前夫非常钦佩克雷曼,认为他热爱生活。她说,“像赖特一样他有个聪明的头脑,但他也拥有温和的内心。”她记得他跟克雷曼是在奥兰多会议的时候在其中一家酒吧相遇的。克雷曼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三十多四十岁出头的样子,棕色的头发和胡子长相普通。他玩得很疯那天可能是他的生日,林恩去迪斯尼商店买了些生日帽子,赖特也给克雷曼买了些生日礼物,他们一起给克雷曼过了个生日。他看得出赖特对克雷曼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他非常佩服这个男子。

  当传记作者问她,她是否认为赖特是一个有缺陷的人的时候。“当然!,”她回答的很肯定,她认为赖特做事非常的专心而且在他的专业领域做的非常的好,但是人无完人他的脾气就非常的暴躁。

  2011年间,中本聪突然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除了一两封他再也收不到其他的邮件。有人指责他冒充中本聪。网络报警密钥的控制权,目前据说移交给了加文·安德森使他的持有者成为主导人也是最接近比特币核心的人。赖特在2011年9月10日,给克雷曼写了封邮件:“根据现在情况,我不能作为中本聪再控制什么了。他们不再听我的。保持神秘的时候我做得更好。以我的身份出现时,每个人都忽视我的演讲和反抗。我讨厌这样子,我的化名比我曾希望的要受欢迎得多。”

  可能是出于对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担心,赖特在2011年6月成立了一支信托基金叫郁金香信托。并要求克雷曼签署一项协议声明他克雷曼将持有1,100,111比特币(那时价值100,000英镑),所有比特币将于2020年1月1日退还给赖特博士。但是根据调查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克雷曼曾保管这笔钱只不过有一份单独的协议显示克雷曼收到了350,000个比特币。林恩感觉到赖特和克雷曼之间有些秘密可能永远不会揭露。当问及克雷曼和钱的事赖特通常避而不谈。

  在传记作者结束完对林恩的采访回到伦敦的一天,在高度酒精的作用下赖特给传记作者看了一个软件,他说是美国国土安全部从他和克雷曼手里抢过去的。当问他们是否从事过政府安全工作时他笑了。当提到中本聪大多数人提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中本聪到底有多少比特币!他发明了这样东西创造了创始区块,并从一开始就开始挖矿那么赖特和克雷曼的钱去哪了呢?一直对这个问题有疑问。但在几十个小时与赖特的交谈中,他从未确切地告诉他开采了多少比特币。

  2014年2月26日在悉尼,澳大利亚税务局跟赖特澳大利亚公司代表举行的会议上,有些较有帮助的信息记录了下来。在会议记录中赖特方的代表详细介绍了赖特和克雷曼之间的经济合作。出于某些原因赖特不愿意跟传记作者讲这个故事。赖特方的代表说赖特和克雷曼成立了一家W&K信息防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W&K),但这一家公司其实主要是为挖取比特币而成立的公司。这些比特币一部分放在赛舍尔信托基金一部分存在一家新加坡的信托组织。据公司代表称W&K公司已经得到将近110万的比特币,但实际上有多少到现在依旧是个迷。

  赖特在接受采访时也同样表示过说他和克雷曼的采矿活动导致了一个复杂的信托问题,关于这个信托问题一直含糊不清不仅包含有多少信托,还有受托人的名字以及信托的日期等等。但唯一一致的是赖特曾经说过的比特币数量有110万。他说如果没有(几个)受托人的同意他的比特币现在不能移动的。他还表示克雷曼已经获得了350,000比特币,但没有移动它们。他把他们放在个人硬盘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