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夺回光明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末日射线 共1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夺回光明-连载网

夺回光明

承观世音目 著

  • 科幻

    类型

  • 2019.01.11

    上架

  • 3,213

    连载(字)

本书由连载阅读首发

第一章:人生突变

夺回光明 承观世音目 3,213 2019.01.11 15:52

  自天鹅座袭向地球的诡异射线令科学界感到担忧,并将此命名为末日射线,专家推测该射线将于明日上午抵达地球,并提示民众避免在这一时间段外出,最好将家中窗户遮挡好……

  “现在的新闻推送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什么谣都敢造!”

  我很不耐烦的退出了手机界面,无聊的日子积增着我的郁闷情绪。每晚这时宿舍便剩下我一人,同学都有约,基本不会都回来过夜的,只有我这种穷困潦倒的人才干宅着。

  还有一个身影忠贞不渝的陪在我身旁,一年前被我领回的流浪狗,二哈。其实它是一只金毛,叫它二哈是因为只有它能任我戏弄了。

  不过自从跟着我混之后,它的生活质量似乎变得更差了,不仅更瘦了,毛掉的看上去也和我一个颓废样。好在还有半年就大学毕业了,等我工作赚钱了,第一件事就是买几斤排骨补偿我对这位狗弟的愧疚。

  看看手机里的女友照片会让我平和不少,她叫白小贤,是我本校的同学,长着模特的身材加网红脸,一双修长的美腿。

  她一样是生至穷苦人家,也许是穷人家的孩子都内向保守,她才会看淡那些富家公子的追求,而甘愿忍受我这个死皮赖脸献殷勤的暖哥,还是同一阶级能革命呀!也许是我确实很帅呢?恩,我每天都这样暗示自己几遍。

  其实相交半年我和她最多也只是牵牵手,我现在的底气也只能做到牵牵手了。眼瞅就要毕业了,我可能会离开光明市,她还会和我同路吗?像她那样的样貌,在哪都会有好男人追求吧……

  最近我和她每周见面的次已经在减少了,因为她老家父亲重病住院了,她本不想去那家夜总会打工的,可这回她不得不在闺蜜的引介下和那个老板借了钱,只能通过打工还钱。她也不是不清楚她那所谓的闺蜜是个什么人,她只是没有办法。

  她的照片忽然在我手机屏幕亮起,她终于来电话了!

  “义续,他们今天突然逼我还钱,我好害怕!”刚一接通电话便听她忧愁的声音。

  “还钱?不是一年期限吗?”

  “是利息,我被合同套路骗了,三个月是普息,三个月后就变成了倍息,四个月又成日倍息!有人在外面盯着我,你能出来接我吗?”她又急又怕的声调几近哭泣。

  “好我马上就来!”

  我立刻穿上衣服,夜里十点半,这个时间宿管阿姨早就把宿舍楼上锁了,好在是一楼,我毫不犹豫的从窗口跳了下去,幸亏我是个平时热爱健身的人!

  紧接我又跑去校公园,那是一处学校与外界连通的过渡带。

  “盲叔……”不算明亮的夜灯下,我诧异的看到他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盲叔是个好心人,本名叫高爱民,因他双目失明,所以我们平日里都叫他盲叔。

  他把每月花剩的救济金积攒下来帮助贫困生,了解小贤的困境后还主动给了她两千元。只是盲叔一辈子没娶妻没儿女,自己也是个可怜人。

  “是义续呀?”他听出了我的声音。

  “是我。”

  “这么晚了你还跑出来,是不是出什么急事了?”他脸色担忧的问到。

  “没有啦,小贤让我去接她一下。都这么晚了,您也早些回家吧。”

  “只要老天不刮风下雨,我在那都是家。”盲叔慈祥的微笑说,他又拿起导棍儿站起来嘱咐:“义续,遇事可一定要冷静呀……”

  “放心吧,那我先走了。”

  我急匆匆赶到了小贤上班的地方,第一回和她一同走夜路,我第一次觉得满天的星星令人如此惬意,可小贤却毫无心情。

  “他们今天逼我陪酒,要是不尽快把钱都还上,他们还会逼我做更过分的事……”小贤忧愁而惶恐的念叨着。

  “放心吧,我来想办法。”我嘴上这样安慰她,其实除了找个发传单的业务外,我并没有想到还有什么能帮她的办法。

  “我们去盲叔家借宿一晚吧?”她对我的提议点点头,看来她也不愿面对那个闺蜜。

  就在我俩经过那个通入学校内的公园时,忽然驶来的一辆面包车停在我们身边,冲出五个男人夹住我和小贤把我俩押入车内。

  小贤惊慌的大叫着,只听一人慢声说到:“省省吧,这大半夜的,除了我们哪还有人。”

  我也心突突直跳的难掩怯色,车内没有开灯,昏暗中我紧张观察,他们一共有六个人,前排驾驶位有两人,小贤在中间一排座位,她左右各坐着一个人,其中一位身形消瘦,并且像个肺痨一样喘的厉害,他正一脸猥琐笑态的盯着小贤看。

  我坐在最后一排的中间,左边一名壮汉揪住我肩膀,右边的一人只留有半公分长的头发,嘴角上有刀疤痕迹,刚刚说话的就是他,看他神情从容的样子,应该是这群人的带头大哥。

  他掏出一包烟递向我,我紧张的摇摇头。他抽出一根烟放嘴里,用打火机点燃后吸了一口,随后慢慢吐出一束白烟,呛的我和小贤咳嗽了几声。

  “你好啊靓仔,我叫阿久。”他把烟叼在嘴角,边说边递过手来。

  “你们想干什么?”我并没有伸手相握

  阿久把叼在嘴里的烟夹在手指上,眼神冲前面的小贤一送说到:“那是你女朋友吧?挺漂亮吗!你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就不能好好念个大学,借什么高利贷呀,借了还不上,又得麻烦我们……”

  我恍然明白他们是来讨债的:“我们不是不想还钱,是他们下了套,这根本就是故意害人嘛!”

  阿久连啄了几口烟,一只手把抽剩一半的烟从车窗缝丢了出去,另一只胳膊搂住我脖子说:“老弟这话就不对了,我这小学没毕业的智商都能看懂的合同,你们大学生能看不明白?债主还能逼着你们借钱不成?既然同意借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可是我们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怎么办!”

  他故作为难地点点头说:“哎呀…怎么办?这要是换别人讨债呀,按规矩得掰你们十根手指”

  小贤听的不由打颤,阿久挎在我脖子上的胳膊又加了几分压力,笑着说:“但是哥心善呀,把你们打的断胳膊断腿,你们还得住院花钱,咱们出来混都不容易,尽量还是以和为贵,哥说的对不对?”

  我难掩惶恐地点点头,他继续说:“哥不忍心打你们,可是你们一天推一天,老板就得掰哥手指头,哥也怕疼呀是不是!”

  我弱弱的直视着他,猜不透他究竟要怎样。

  他另一只手掏出手机说:“哥有个对咱们都好的法子,一会我们把你女朋友脱光了拍几张照,她一天还不上钱,这照片就发出去一张。你放心啊,我们是有职业操守的,这不该碰的地儿保证一下都不带碰的,但是这照片呀,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我们可得拍仔细了,还得是带脸的!”

  小贤羞恐交加,一时吓得直摇头说不出话,脸色煞里透红,几乎快要崩溃。

  我也无法接受的求情道:“久哥,我马上就毕业了,只要一工作,我就替她把钱都还上,你行行好再宽限一段时间!”

  阿久故作同情的愁眉道:“哥是真想宽限你,可哥这帮兄弟也指望钱吃饭呢。再说你有女友了,还能随时能解解馋,哥几个还整天憋着呢,这是生理需求呀,硬熬下去损害身心健康呀对不对?哥得用钱带他们去解决需求,你得理解我们苦衷!委屈一下吧。”

  他说完后神情立刻由愁眉转为兴奋,将注意力集中在手机屏幕上:“唉我这得调调光。”

  阿久在手机上划出多张女孩的裸照,一脸猥琐的自语道:“这几个妞还真特么水灵,就是身材差点意思!哎呀这个明天就把钱还上了,照片就得给人家删了……”

  他虽然嘴上这么念叨着,但脸上的神情却看不出真心要这么做的意思。

  那个喘的胸腔吱吱叫的瘦子指着小贤磕巴道:“老久,这这这…这个妞…身材好!”

  我已脑浆欲炸,到了要被逼疯的边缘。那瘦子已迫不及待拿出手机,闪光灯咔嚓咔嚓地对着小贤闪烁,而前面司机位上的两个人也气势汹汹地转过来拉扯小贤的外衣,小贤吓得又叫又蹬的反抗着。

  我再也忍受不了,猛地一下扑上去,两手掐住那瘦子的脖子。

  他的脖子像一团软泥一样,被发疯的我掐的变形,任他如何挣扎也没有将我愤怒的双手挣脱开。

  这时那几个人才分过注意力,扑上来拉扯我的胳膊,可一时仍没能把我的手分开,我感觉到那瘦子挣扎的力气已将耗尽,颈动脉的跳动也越来越弱。

  坐在我左边的壮汉一拳击在我肚子上,我感觉腹部像是挨了一记重锤,立时痛的卷缩,松开了双手。

  那胖子继续挥拳砸在我身上,一边打一边骂道:“妈的!去过几回健身房,你还真特么把自己当硬汉了!”

  这时阿久大喊到:“都特么给我住手!”

  只见那个瘦子仍捂着脖子痛苦的喘不上气来,最后猛抽三下,喉咙里跟着发出三声狗爪子挠铁般的哮喘,随之脑袋一歪,倾靠在小贤身旁不再动弹。

  他的眼睛仍瞪的老大,嘴巴大张着,只是没了反应。

  阿久忙翻上去拍拍他的脸,又探了一下鼻息。阿久不由神色惊讶的抬眼瞅瞅他的几个手下,那几个人也不知所措的看着阿久,我从他们惊慌的表情中猜是出了人命,我…杀了人!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