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的帝王生涯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83章

第一章 “强奸犯”被枪毙

第二章 混蛋加三级

第三章 我成了短命皇帝

第四章 朱由崧患上失忆症

第五章 郑成功哪里去了?

第六章 钱谦益的人品问题

第七章 皇帝算什么玩意

第八章 郁闷 激动 太监长的像老爸

第九章 遇见一位古董级好老师

第十章 历史原来和我想的不一样

第十一章 侠肝义胆李香君

第十二章 终于有了眉目

第十三章 令人失望的会面

第十四章 钱暂时一分也不给

第十五章 怀念野人的士高

第十六章 未来的工业大臣

第十七章 让我欢喜让我忧

第十八章 马士英帮了我一个忙

第十九章 其实他们不是墙头草

第二十章 以军队建设为中心

第二十一章 想要吃大户

第二十二章 大致的战略方针

第二十三章 外柔内刚柳如是

第二十四章 比较烂

第二十五章 多尔衮闪亮登场

第二十六章 这个任务忒艰巨

第二十七章 新兵招募处的小插曲

第二十八章 好奇 政治 钢琴

第二十九章 犯罪将来时

第三十章 颤抖的胴体

第三十一章 为难的候方域

第三十二章 办的是杂志不是报纸

第三十三章 别无选择的郑森

第三十四章 喜欢的都是别人的老婆

第三十五章 皇后来了?

第三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危机

第三十七章 有点害怕

第三十八章 做心腹不能拉帮结伙

第三十九章 “狼狈为奸”

第四十章 打补丁

第四十一章 意外的惊喜

第四十二章 战略收缩的臆想

第四十三章 及时的自我醒悟

第四十四章 封官不肉疼

第四十五章 外交官的选择

第四十六章 斩草就是要除根

第四十七章 等同于歌德巴赫猜想

第四十八章 还有行政复议这一说?

第四十九章 投降?投降!

第五十章 两手都要抓

第五十一章 阳痿不举?金枪不倒!

第五十二章 欺骗为了掩盖

第五十三章 老夫少妻的烦恼

第五十四章 有伤风化的高英吾

第五十五章 回来也不敢哭的王保

第五十六章 赏罚分明相对论

第五十七章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第五十八章 并蒂莲

第五十九章 脚上的泡自己走的

第六十章 我被导演坑惨了

第六十一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六十二章 关于拉拢分化的问题

第六十三章 婊子 牌坊 矫情

第六十四章 破落的职业诈骗犯

第六十五章 扁我吧!今天是零点一k党

第六十六章 一样心思两样情

第六十七章 忠心可嘉方法有误

第六十八章 码字真累啊!

第六十九章 算盘其实每个人都在拨

第七十章 食言

第七十一章 满嘴跑火车

第七十二章 风暴之前奏

第七十三章 平静的暴风雨外加一点冰雹

第七十四章 三生难逃史可法

第七十五章 天上掉下个皇帝妈

第七十六章 桂王世子朱由榔

第七十七章 大胆王之明

第七十八章 寓意 劳累 纳闷

第七十九章 内阁改组

第八十章 在南京的金山上

第八十一章 夺妻之恨

第八十二章 避战策略

第八十三章 谁难受谁自己知道

第八十四章 胡天胡地荒唐行

第八十五章 先来后到白氏女

第八十六章 思危局御驾亲征

第八十七章 双姝坐镇金陵城

第八十八章 顶盔贯甲出朝堂

第八十九章 征帆一片绕当涂

第九十章 采菊东篱牛头山

第九十一章 中秋团圆月

第九十二章 走马活擒金声桓

第九十三章 怎一个惨字了得

第九十四章 出奇兵左军溃败

第九十五章 九宫山闯王陨命

第九十六章 银弹逃生花马刘

第九十七章 逍遥津后不逍遥

第九十八章 抄家灭门得娇娃

第九十九章 酸甜苦涩大玉儿

第一百章 福临悲泣保豪格

第一零一章 朱由榔入主军机处

第一零二章 宠幸宸妃玉华宫

第一零三章 柳如是赴宴遇君王

第一零四章 钱谦益自筹绿帽

第一零五章 宝儿献唱媚香楼

第一零六章 后宫生活一团糟

第一零七章 察言色疑神疑鬼

第一零八章 固权柄筹谋建党

第一零九章 破辕车惊艳谪仙

第一一零章 一枝红杏要出墙

第一一一章 谏弘光傅山剥皮

第一一二章 论儒道青竹抒意

第一一三章 理顺思维建天地

第一一四章 御笔钦点张煌言

第一一五章 会晓爱偶遇昭仪

第一一六章 加快感情的步伐

第一一七章 无奈青竹遗爱女

第一一八章 伤别离鸳鸯戏水

第一一九章 有够郁闷的一天

第一二零章 阎典吏江阴缉凶

第一二一章 形势严峻知黑手

第一二二章 歪打正着获助力

第一二三章 鹿耳门怀一引路

第一二四章 与天斗其乐无穷

第一二五章 有奶便给娘卖命

第一二六章 夺碉堡一战平台

第一二七章 因间计料敌先机

第一二八章 衡利弊主动出击

第一二九章 伏击战东岱大捷

第一三零章 金声桓袭取鼓山

第一三一章 火攻一举灭水师

第一三二章 用间计围城打援

第一三三章 功败垂成侍郎亡

第一三四章 峰回路转诛郑逆

第一三五章 用夷人招商引资

第一三六章 袁崇焕故里翻案

第一三七章 品江湖弘光韵事

第一三八章 统兵西进平云南

第一三九章 我的运气比你好

第一四零章 孙可望命毙平彝

第一四一章 钱府捉奸抓现形

第一四二章 柳如是晋封康妃

第一四三章 烂摊下白静参政

第一四四章 大家摸石头过河

第一四五章 侮辱他妻现场秀

第一四六章 多尔衮与朱由崧

第一四七章 头脑中孕育怪胎

第一四八章 意想不到的身世

第一四九章 失河南高杰丧命

第一五零章 徐州城首度交锋

第一五一章 变生肘腋出汉奸

第一五二章 临危受命突重围

第一五三章 李成栋阵前献计

第一五四章 误会也许会当真

第一五五章 忧思到苦战无功

第一五六章 兵败如山夺徐州

第一五七章 木雕泥塑悲中喜

第一五八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一五九章 炸裂式爆炸袭击

第一六零章 心怀不忍的抉择

第一六一章 弃亳州定策伏击

第一六二章 沱河内水冲清军

第一六三章 奸佞录和忠义集

第一六四章 由此引发的奇想

第一六五章 阴险卑鄙加恶毒

第一六六章 异想天开的下场

第一六七章 此章 有关李香君

第一六八章 冲冠一怒身份露

第一六九章 谎言骗你没商量

第一七零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第一七一章 白静的超前意识

第一七二章 大明皇家军学院

第一七三章 长公主完璧归明

第一七四章 钱府夜宴品美女

第一七五章 香君出家皇宫院

第一七六章 皇家学院开学了

第一七七章 金銮殿弘光遇刺

第一七八章 阎应元损招逼供

第一七九章 弘光帝左右为难

第一八零章 真实谎言在上演

第一八一章 间谍出使和pk

第一八二章 荒唐荒唐再荒唐

第一八三章 一转眼六年已过

第一八四章 这个不是我教的

第一八五章 天宁寺白莲现踪

第一八六章 苏州园林甲天下

第一八七章 想把你切开晾着

第一八八章 遇匪人狼狈逃窜

第一八九章 大难不死有艳福

第一九零章 由道入佛卞玉京

第一九一章 抢她做压寨夫人

第一九二章 威胁恐吓迫娇娘

第一九三章 皇帝中模范丈夫

第一九四章 离家出走的少女

第一九五章 宿镇店弘光偷香

第一九六章 虽不雅但很实际

第一九七章 欲把西湖比西子

第一九八章 难道我有洛丽癖

第一九九章 秦淮八艳四聚首

第二零零章 年青人不懂爱情

第二零一章 戏三匹一龙双凤

第二零二章 定战略再次离京

第二零三章 你不可以侮辱我

第二零四章 人在他乡遇故知

第二零五章 遇兵变殃及池鱼

第二零六章 就这么被发配了

第二零七章 又险些让人卖了

第二零八章 莫名其妙的死亡

第二零九章 心细如发的女人

第二一零章 作品患上乳腺癌

第二一一章 围猎误伤多尔衮

第二一二章 令人头痛的问题

第二一三章 竞争上岗和监国

第二一四章 樱桃好吃树难栽

第二一五章 置内阁总理大臣

第二一六章 宝剑藏锋育蛟龙

第二一七章 金陵城老龙抖甲

第二一八章 行军路凭添一喜

第二一九章 新帐老帐一起算

第二二零章 冲冠一怒报红颜

第二二一章 睡觉把脑袋丢了

第二二二章 顺治帝临阵换将

第二二三章 绵延封火战中洲

第二二四章 先得美人后得计

第二二五章 大规模杀伤武器

第二二六章 投毒大计成功否

第二二七章 人送绰号阎剃头

第二二八章 北京城圆圆罹难

第二二九章 李定国光复山东

第二三零章 满清的特种部队

第二三一章 小李飞刀失误版

第二三二章 狗头军师狗头计

第二三三章 办假证围城打援

第二三四章 阴狠无比李率泰

第二三五章 手绘百里流尸图

第二三六章 王八个驴球球的

第二三七章 韩欣然恼怒挥鞭

第二三八章 先上后杀行不行

第二三九章 蓬门今始为君开

第二四零章 老公老公我爱你

第二四一章 战略的重大转型

第二四二章 扑朔迷离的低语

第二四三章 李屠挺进太行山

第二四四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

第二四五章 第一祸水重生记

第二四六章 特别敌后武工队

第二四七章 听起来很像丧钟

第二四八章 破釜沉舟霸王行

第二四九章 弘光帝就坡下驴

第二五零章 特战小队进皇城

第二五一章 犹如树倒猢狲散

第二五二章 一统华夏我为尊

第一章 楚王

第二章 女大不婚

第3章 天降横祸

第4章 乡梓为念

第5章 煽风点火

第6章 为富不仁

第7章 私有财产

第8章 郁闷至极

第9章 误入妓院

第10章 惊天大案

第11章旺盛

第12章 出京

第13章 妻妾止步

第14章 横生枝节

第15章 凝秋

第16章 芳龄十三

第17章 算的真准

第18章 天外飞仙

第19章 辽侯长伯

第20章 病后清心

第21章 少女怀春

第22章 各有愁思

第23章 豁然开朗

第24章 集体婚礼

第25章 上下哗然

第26章 循序渐进

第27章 太公钓鱼

第28章 打成残废

第29章 浮向水面

第30章 叛徒犹大

最后赢家 大结局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一章 侠肝义胆李香君

我的帝王生涯 思丽斋 3,812 2018.03.22 01:01

  “总管有什么话尽管说,朕听着。”

  我知道张开无论做什么,出发点都是为我,这在后世是不可想象的,想找一个知心的朋友都很难,更别说如此死忠的帮手了。

  张开沉吟一声,“老奴走后,皇上千万不要表露出异样,以前什么样还什么样,对马士英等人要虚与委蛇,尽可能的麻痹他们,对江南士子就不必理会他们,让他们随便折腾好了,等老奴搬兵回来再计较。”

  张开所言正合我意,再说我一个光杆皇帝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趁这段时间好好学习才是,多了解一下这个时代对我有百益而无一害。

  “朕知道,总管此去舟车劳顿,还要以身体为重,朕还希望总管多活几年帮帮朕呢!”

  张开没有料到皇帝的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简直和他以前了解的朱由崧是两个人。

  不过他非常高兴看到朱由崧有这个转变,这次如果能夺得兵权,大明的江山还是有希望的,最不济也能坚守江南的半壁江山啊!

  “老奴多谢皇上关心,老奴还有一样东西送给皇上,平时有老奴在身边还放心些,一旦老奴离开,心中对皇上着实放心不下,老奴这里有一把当年戚继光戚大人送给老奴的匕首,皇上留着防身吧!本来两把匕首和一个护身软甲是一套,那些老奴都送给先帝了。”

  张开说着在靴子里掏出一个黑色鞘的匕首递给皇上。

  我接过来拔出匕首一看,大概能有二十厘米长,通体乌黑,没什么出众的对方,猛地。我的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送给崇祯皇帝一副软甲和匕首,该不是后来小说中韦小宝那身保命的装备吧!

  难道历史上真有这个东西?实在太可惜了,估计那软甲和匕首现在被满清搜罗去了。

  我谢过张开,像藏宝贝似的把匕首藏到靴子里,心中想着将来一定要把软甲和另一把匕首也弄来。

  当张开离开的时候,我心中有些怅然,祈祷他一路平安,我未来的希望可都押在他身上了。

  纵观现在我的处境,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朝政和军队的决策权,那我干脆自己用匕首割脉算了,省得落到满清手中,那样的活罪我可遭不起。

  张开是从另一个门走的,而正门那头,王保被田荣挡住多时了。

  虽然王保不把田荣看在眼里,可他却不能不把皇上看在眼里,只能看着挡在门口的田荣生气,心中发狠找个借口收拾掉田荣。

  我推门出来,王保满面媚笑,“皇上,今儿到哪安歇啊?马大人为皇上请了一个戏班子,皇上不是一直想看看唐明皇游月宫吗!今儿正好有这出戏。”

  我架不住王保的劝说,加上确实想看看这个时候的戏班子都演些什么,反正我现在什么都干不了,“好吧!头前带路。”

  我坐下来看了二十多分钟后就坐不住了,前面也不知道他们都在唱些什么,我一句都没听明白。

  这和我以前听惯了的流行歌曲相比,一点趣味都没有,连京剧都比不上,真不知道以前朱由崧为什么喜欢如此没营养的娱乐节目。

  我身边的王保一直在察言观色,见我有点坐不住了,悄悄附在我耳边,“皇上,那个嫦娥怎么样?皇上看的上眼吗?奴才这就去为皇上安排。”

  王保见我眼神发怔,还以为我看上了那那个嫦娥的扮演者了呢!

  我心说有这样的人在朱由崧身边,他不荒淫才怪呢!

  “算啦!朕这几天身体欠佳,以后再说吧!”

  本人以前虽然是处男,也做过春梦,但在这命将不保的当口哪有心情泡妞,怎么也得先把生存权搞定吧!

  王保一愣,马上猜到另外一个方面。

  “皇上,郑太医最近研究出一味灵药,皇上用了之后保证龙马精神,金枪不倒,奴才这就去让他带来。”

  我马上知道王保以为我身体功能有问题,可能朱由崧以前就经常用药维持淫乐吧!弄的我现在觉得身子骨挺虚的,灵药?难道是这个时代的伟哥不成?

  “好啦!朕想歇息,让他们散了吧!不知为什么,朕觉得疲乏的很,王保,你去让御医弄些安神补脑的药来。”

  朱由崧的身体现在是我的,我得悠着点来,必须把几乎被掏空的身体补一补,免得没等清军打过来我先一命呜呼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可就热闹开了,大殿之上几乎要上演群臣乱舞,那时我要是不发话,估计他们都能打起来。

  原因很简单,无非是为了权力,昨天马士英先我之口升了阮大铖的官,让东林复社的人极为不满,纷纷上奏章弹劾马士英,阮大铖。

  而让东林复社党人没想到的是,身为他们领袖的钱谦益居然倒戈向马士英。

  这个剧变让他们措手不及,连钱谦益也被他们列入弹劾名单,可见东林复社党人确实有些势力。

  先前被阮大铖下狱的陈贞慧,吴应箕等人就是东林复社党人,此时马士英和阮大铖的气焰十分嚣张,加上一个叛变的钱谦益,压制的东林复社党人脾气全无。

  毕竟权力没有马士英等人大,加上我刻意的装糊涂,让那些反对马士英的人特别失望,连刘宗周看我的眼神都和先前大相径庭。

  他又哪里知道我的苦衷啊!

  见攻击马士英不奏效,东林党人又把矛头瞄向阮大铖,指责他抓捕陈贞慧等人的行径,连带的把候方域和他的过节也扯出来。

  最后说到他指使田仰强娶李香君为妾的事情上,两方面的人火气都很大。

  而阮大铖反驳的理由也很充分,田仰身为佥都御使,从扬州督运漕粮有功,难道娶一个妾室还得经过东林党人的允许吗!

  “李香君?是媚香楼的李香君吗?把她给朕带到宫里来,朕看看她长的什么样。”

  我见他们扯到李香君,不由想到一条麻痹马士英等人的计策,再说我也很想看看传说中的李香君模样究竟如何。

  我的话一出口,满朝文武鸦雀无声,都睁着大眼睛看着我,各人的反应也不一样。

  刘宗周,高弘图,张慎言等人面带失望之色,东林党中的人也张口无言,不知道说什么好。

  马士英,阮大铖等人先是一愣,随后面露喜色,心说之下你们没词了吧!

  刘宗周实在是呆不下去了,一甩袍服愤而离去,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可以杀头的,可见刘宗周实在是气坏了,半点都不想看到我。

  阮大铖见旁人都不言语,“皇上,臣这就去把李香君送进宫。”

  想着虽然不能让李香君做田仰的妾室,但把李香君送进宫也算打击了候方域,效果都一样,他当然乐的屁颠屁颠的。

  我看着满朝文武的表情,知道今天我的表现应该和以前一个样,看着马士英和阮大铖互相递着得意的眼神,我心中发狠。

  “马士英,你们先高兴着,早晚我得收拾你们,还有那些东林党人也是,搅和什么呀!高弘图,吕大器等等,你们先前不是不看好朱由崧吗!如果不是我借了朱由崧的壳子,估计按历史的发展,你们都被罢官啦!”

  退朝后,王保一脸苦相的看着我。

  “皇上,李香君不过是秦淮河媚香楼的一个妓女,进宫实在有失体统,再说她又有伤在身,皇上见了红不吉祥啊!”

  “你懂什么!去把李香君带来就是,另外替朕瞧瞧他们的反应。”

  我想王保铁定得帮着马士英说高弘图等人的坏话,就让他们两帮人折腾去吧!

  我见到李香君的时候是用过午膳后,看见李香君的第一感觉,我觉得我的心被大锤狠狠砸了一下。

  虽然后世时各种明星美女满天飞,可李香君给人的感觉绝对不一样。

  要说李香君的长相,很有特点,她站在那里显得特别娇小玲珑,大概十八岁,能有一米五五的样子。

  眉眼秀丽俏美生辉,小嘴微微上翘显得有些调皮,不过此时看起来却是愁容暗藏,因为面前的是皇帝而不得不强装欢颜。

  “你就是李香君?不错,确实有些香扇坠的意思。”

  我知道香扇坠是李香君的绰号,看来起绰号的人抓住了她的特点啊!

  李香君求死不成后就被阮大铖派人软禁起来,她又一次想到了死,她真的想见到候方域最后一面,每当想到与侯郎分别前无比缠绵的一晚,她就从中汲取出勇气。

  可当她得知自己要被送进宫后心顿时碎了,她知道一进皇宫就别想再出来,和侯郎相见之期也变的奢侈非常。

  但她现在不敢死,阮大铖曾经威胁她,她一死,媚香楼也就开到头了,因为这次得罪的人将会是皇上,没有办法的她只能强颜欢笑。

  “民女李香君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李香君款款下摆,真的是飘飘似仙。

  我心中真的想改变自己的计划,把李香君抱到床上去,她真的太美了。

  我现在虽然还没见到皇宫中其他的有身份的女人,但我想她们和李香君相比会差很多,想着朱由崧在大街上拉进宫的女人,又会漂亮到哪去呢!

  最后理智终于战胜了邪念,我坐到李香君面前,“你的伤不要紧了吧?朕已经传了御医,他们一会就到。”

  “民女的伤不碍事,皇上不必挂念。”

  李香君觉得皇上和外面传的有点不一样,怎么说起话来和颜悦色的,他不是很暴虐吗?

  卢涣章到来后给李香君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确认李香君真的没事了我才放心。

  当田荣拿着我刚才写的东西进来时,我示意田荣可以开始了。

  “李香君接旨!”田荣走到李香君面前拿出一封圣旨。

  李香君先是一愣,飘飘跪下。

  “朕素闻媚香楼李香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情豪爽侠气,慧质兰心,特钦命李香君为朕之伴读,职居八品女官,钦此!”

  听完圣旨,李香君傻在那了,这是她完全没预料到的结局。

  原本以为一入宫门深似海,再见侯郎遥无期,这突然的变化让她呆了很久,直到田荣喊了第二遍她才听到,慌忙叩谢皇恩。

  我之所以让卢涣章留下,就是要让他做个见证,免得将来说不清楚。

  估计我说没碰过李香君,全天下的人都不会相信,倒是卢涣章的言语会比我可信,真是名声累人啊!

  “民女……民女……”

  李香君知道女官和宫里的宾妃皇上的侍女不一样,可以说是有一定地位的官员。

  也就是说她不必用身体伺候皇上了,这让她有些激动,眼睛也红润起来。

  我一笑,“你应该自称臣才对呀!不过香君要答应朕一件事,在两个月之内不准出宫,更不能让外人知道你现在的处境,能答应朕吗?”

  我可不想把戏被人识破,“卢大人,你看到就好,嘴巴可要严实一些,明白吗!”

  卢涣章慌忙答应,对于李香君和候方域的情事他也知道一些,而且他和候方域都是商丘人,算得上是同乡,得知李香君被带进宫后还为候方域难过了呢!

  没想到皇上来了这么一手,也很让他意外,想到皇上自从脑袋受伤后就变了个人,而且还是好人,卢涣章打心底里高兴。

  李香君微笑答应,真是美的让我心动,候方域好艳福啊!在这个时代有这样的女子倾心,难得!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