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恶,江湖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新玩具

恶,江湖 长久 2,147 2019.02.05 18:15

  气氛此刻稍微有些尴尬,从外人角度看,张玉两人倒真是一对正在打情骂俏的情侣。

  玉玲珑急忙抽出垫在二人身下破碎的白纱衣,胡乱在身上缠了两圈。不知从哪儿冒出一股真气,她急忙运在腿上,一记“水落无声”,重重把张亚心踢在墙上。

  张亚心哪有防备?生生吃了这一脚,感觉胃都变形了。

  “你们在干什么!?是在做那种羞羞的事吗?”女孩再次发问。

  “没有。”玉玲珑板着脸道,她上前麻利的点了张亚心哑穴,把他从墙的裂缝里拽出,“我在抓贼。”

  “抓贼?哪有脱光衣服抓贼的?我看你们分明是在偷情,别以为我不知道,狗男女!”

  “他是采花贼,当然不能用普通方法。”

  “姐姐,我知道,这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对了,我还不知道姐姐名字呢?”

  “春水剑派,玉玲珑。”

  “我叫端木雪,你就叫我雪儿吧。”端木雪一对发亮的眸子仿佛会说话似的,让人容易亲近。

  张亚心可不这么认为,虽然他被点了哑穴,不能说话,但眼睛耳朵仍在工作。端木雪嘴甜,一口一个姐姐,叫得玉玲珑心里飘飘然的。并且她脸上的笑容也如春风般撩人。但他就是觉得古怪。这是直觉,是张亚心在阅览数百美女后产生的直觉。张亚心还有一个直觉,认为他自己会在这个叫端木雪的丫头那儿栽个大跟头。

  事实证明,有时候男人的直觉比女人准的多。

  说起来张亚心也有够倒霉,他的武功被废了。这还不如杀了他。其实玉玲珑本想一剑杀死张亚心的,但就在手起剑落的节骨眼上,端木雪淡淡的来了句:“杀死这个采花贼岂不是对他太好了,不如废了他的武功,再慢慢折磨死他。”

  “砰”,青锋剑从张亚心耳廓划过,斩裂的碎石钻进领口。

  “你说的不错,这个采花贼十恶不赦,不知玷污了多少黄花姑娘,杀了他确实太过仁慈。”玉玲珑把剑送回剑鞘,一脸认真道。

  接着,两个女孩找来纸笔,起草了一份名为《御男心经》的报复计划。当玉玲珑写完最后一个字时,脸上泛起的红晕还久久不能退去,似乎这个报复计划如同初夜般令她羞于回忆。端木雪倚在玉玲珑身旁,“姐姐该不会是心疼了吧。”说着伸出粉拳朝玉玲珑的身上抓去。“别闹,墨迹还没干呢。”玉玲珑娇嗔道。

  要是在从前,看着这一对娇答答的姐妹花,张亚心做梦都能笑醒。如今?如今他的眼里饱含泪水,嘴里封着黑布,鼻子里的鼻涕也在“呼哧呼哧”的响着。他被横在自己心爱的白马上,白马由玉玲珑的乌青马牵着走。白马由于草料不足,瘦了好一大圈,哪里跑得过膘肥体壮的乌青马,常常是乌青马拉扯着绳子,拖着白马走。

  因为双手被捆的缘故,张亚心不能主动翻身,在马背上常常是一个姿势就是一天。再加上马儿瘦了,凸起的马骨头膈应着后背,那才叫一个难受。但这些都不是最让张亚心难受的,每天早晨骑马赶路前,端木雪都会捧着那本《御男心经》来到他跟前,把其中内容一字一字朗诵与他听。张亚心仿佛看到自己被吊在小黑屋里,全身都是鞭痕……

  师父,师父你在哪儿?徒儿再也不要闯什么江湖了……

  师父说我是孤儿,他在一条河的孤船上发现的我。他是个奇人。他同我说,为人在世,讲究一个“恶”字,你的事迹越恶劣,你的一生也才没有白费。他是个魔法师,披着肥大的黑袍,戴着宽敞的帽子,给人怪癖之感。我们师徒两浪迹天涯,沿途拈花折草,鸡鸣狗盗之事没少做。我们的足迹几乎踏遍大半个中原,他总说,“前面的镇子我熟,想当年我同镇长夫人在麦田里谈情,镇长那个小兔崽子还只是个小小的十户长。”“吹牛,这个镇子你又来过?你不记得上次田家村村长把你暴打的事了?田老大媳妇那般货色你都去勾引,啧啧啧……”“不信?今晚客栈后小树林你就瞧好吧。”果然,他又去勾引良家妇女了。就在镇长夫人欲拒还休,投怀送抱时,树林突然被火把团团围住,有人高声喊道:“抓狗男女了!把他们浸猪笼!别让他们跑了!”第二天,我在镇前小河边找到他,他正坐在水吊前清洗伤口。他朝我尴尬一笑,“刘二狗这老东西,老婆死了不和我讲也就罢了,还敢娶小媳妇!真对不起蕙兰的一往情深啊!”“编,接着编。”我调笑道。

  师父其实武法高强,我曾见过他在黑风岭独战五十江洋大盗不落下风,也曾见过他面对黑魔法师追杀时,召唤出绚丽深奥的法术。他是一个斗士!一个浪子!

  我曾问他,“你不是恶人吗?村名殴打你时,杀了就是,何苦受这些罪。”

  他耸动那副厚厚的金丝眼镜,“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内,只能做一件坏事。否则,会遭报应。”

  “我信你个鬼。”当时张亚心这样回答,不过现在他后悔了,报应果然来了。

  早晨赶路前一壶水,晚上露营时一张饼,就这样风餐露宿了小半个月,端木雪把他和玉玲珑领到了自己家中。

  在进入端木雪家府邸时,张亚心抬头看到了匾额,望着“端木府”三个鎏金大字,他好像记起了什么。夜明珠,以前做盗贼时他曾窃了端木家的夜明珠。当时他只是觉得好奇,玩腻后他就把夜明珠放在一个黑匣子里,塞到端木府大门匾额后。“也不知道那颗夜明珠还在不在那儿?”张亚心心想着。

  端木雪骑在乌青马后面,大摇大摆地走进门。在庭院打扫的丫鬟看见了,纷纷议论道:“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不一会儿,一个胖管家搀着一美妇出来,“我可怜的女儿,一个多月不见,你到那儿去了?爹娘都担心死了。”

  端木雪像是没有听见,指了指玉玲珑,“我朋友”,又指了指张亚心,“新玩具。”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美妇也没有在意,招呼端木雪和玉玲珑上客房饮茶,然后对管家使了个眼色,朝张亚心瞟了一眼。

  胖管家点了点头,招呼下人把张亚心抬下来,送到一间密室内。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