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非常规爱情臆想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二篇 雪中挚爱

非常规爱情臆想集 作何 3,148 2018.01.13 17:28

  那一年南方下雪了,很大的雪,从前我没见过雪,在我的印象里,雪的摸样,一直停留在电视里的纯洁无瑕,还有就是刀郎的那首歌里,我还以为,这辈子我都见不到这样大的雪。

  然而当我见到雪的时候,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孤寂与凄凉。我对着垃圾桶狠狠踹了一脚,塑胶做的劣质垃圾桶被冰雪冻在地下没有撼动分毫,反而把我的脚踢得生疼。我的身上早已伤痕累累,根本不在乎这点小伤,我啐了一口,摇摇晃晃的向前走,然而,我却找不到目的地。

  也许我就是个该漂泊的命,就像刀郎歌词里唱的:像一只蝴蝶,在白雪纷飞的季节里摇曳。

  冰冷,绝望!是我对南方这场初雪的第一印象,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再喜欢上雪了。

  我饥寒交迫的流浪在街头,匆匆忙赶路的人踩着雪嘎吱作响,撑着五颜六色的伞从我面前走过,密集的伞在空中连成一片,却还是抵不住无孔不入的雪花落在我的脸上,刺骨的寒意透进我心底,没有伞会在我头顶停留,没有一柄伞是属于我的?

  那一年,大概是我人生的最低谷,年少轻狂的我,怀揣着创业的热情和对人生的憧憬,来到这里。和同学合伙做生意,做的风生水起时,一个人出现在我生命里,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那时的我大概也没想到,我会栽在一个女人身上,可偏偏,上帝给了我一个如此沉重的考验。也许正是我受老一辈封建思想的影响对女人一直抱有轻蔑的态度,所以才导致我落得如此下场。女人卷走了我们公司所有的钱,让我在一夜之间众叛亲离,我身上的伤,正是我那两个好同学打的,他们扬言让我在一个月之内还清他们的钱,若是还不出来,将会对我实施更加残暴的痛揍。

  我有些好笑,当初是他们拉我入股,如今出了事却全赖在我头上。还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和那女人的乱搞得事,我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因为我在我的理念里,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将兄弟情义放在第一位,可他们的回报我的,却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抬头望天,突然感觉整个天空变得都灰暗起来,黑滚滚的云压得我踹不过气,仿佛人生没有了盼头,一无所有,这场变故将我多年的骄傲与激情磨灭的一干二净,连行走都有些力不从心。

  坐在寂静的巷子里,我点燃最后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浓烈烟草味吸进肺腑,突然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起来,我眯着眼睛瞧着青烟缭绕,苦中作乐的想,是不是我也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能在临死前看到自己最亲的人。

  就在我心如死灰时,眼前突然闯入一抹异色,在这苍茫的雪色中,显得格外突出,我愣了愣,顺着那棕色的皮革靴子往上看,看到了一个如雪般存粹的女孩。

  她撑着伞在我头顶,雪花落在她的头发上,轻如鸿毛,虽然她逆着光看不清长相,但在我的眼里,她就是我整个世界的光。

  她说“世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等着你去发现,只要活着,天涯海角也总有一天可以去到”

  只要活着,天涯海角也能去......

  她之后说的话我再也没有听清,脑子里只有这一句话,是啊,还有什么比死更难的事。我顿时如梦初醒,久久不能平静,连女孩离开我都没有发觉,就像她从未出现一般,只有我手里那张鲜艳的纸币提醒着我,这一切不是做梦。

  后来很多年我没有在见过她,我重新头开始,敛去昔日锋芒,脚踏实地的做好每一件工作,在一年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皮革生意,就像当初那个女孩一样兀自出现唤醒我一般,在皮革这条道路上我混的风生水起,终于在五年后我东山再起,公司以和女孩相遇的地方取名:“江南皮革厂”

  有了之前的教训,我对女人一直是避而远之,可那个女孩却在我心底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但是我却再也等不到她。

  我也老大不小,家里人催促我结婚,我想,我确实该结婚了。我对结婚没什么概念,无非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结合在一起过日子,我反正无所谓,只是心里一直放不下那个女孩。

  妻子是个很贤惠的人,至少大家都这么说,她很漂亮,但是漂亮对我来说,没有多大意义,我娶她,只是遂了二老的意愿而已,我很清楚,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不可能再有进一步的发展,好在她很识趣,做到了一个妻子的本分,对我也没有太大的要求。

  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我不知是不是上了年纪的原因,感觉许多事都不想再去管,日子越来越乏味。朋友说我这是缺少了激情,我不置可否,他们带着我去夜总会,说是让我找回年轻的感觉,但我看着那些袒胸露乳的女人,提不起任何兴趣,我心底藏着的,是那个如雪般存粹的女孩。

  和妻子结婚七年,我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我想我应该是得病了,而且病得不轻。这些年她任劳任怨,我对她也心生几分愧疚,所以对她的要求,我都是极力满足。

  就像这次,她叫我去和她赴宴,是她妹妹的交了个男朋友,想让我去把把关,我自然也是答应。

  和她走进高级餐厅时,我就看到了那对璧人,果然是男才女貌,而那个小姨子,却让我生出几分熟悉感,但怎么也想不起在哪见过。

  “姐,姐夫”小姨子站起身笑着打招呼,然后介绍她的男朋友,我并没有听清她在说些什么,脑子在飞快的运转,回想在哪里见过她。

  在脑子里检索一番无果,我苦笑,大约是在和妻子的婚礼上吧,当初结婚自己也是浑浑噩噩,兴许见过一次我自己忘了呢。

  这样想着,我脸上露出了几分不自然的笑意,自己这个丈夫当得的确不称职啊!

  小姨子的男朋友还不错,至少在言行上很是得体,他们三人聊得很开心,我却百无聊赖,我不太喜欢这样的气氛,于是找了个借口离开。

  我走在洗手间的走廊上,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我,我转头,正是我的小姨子,我不知道她找我做什么,或许是她男朋友的事,于是我告诉她,那个男人或许值得依靠。

  而她却低下头,再次抬起头眼里却蓄满了泪水,她柔声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我皱了皱眉,不明所以,我疑惑的看着她,希望她能给我答案。但她却没有回答,兀自苦笑一声“是我自作多情了,原来那场大雪里的相遇,这么多年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

  听着她的话,我心里一个咯噔,漫天的大雪纷沓而来,是她,那个雪地里的女孩,我终于将心中那股疑惑和熟悉感重叠起来,困扰了我多年的心结此刻豁然开朗。

  命运总是这样奇特,在你拼命想要寻找一样东西的时候,就算翻遍整个世界也寻不到,可就在你放弃的时候,她却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你面前。

  小姨子见我没说话,转身准备离开,我一把拉住她,我怎么可能再放她离开,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我怎么会忘,我的阳光”

  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竟然是我的小姨子,我再一次感叹命运的调皮,可我不在乎这些。我说服了小姨子留在我身边,做我的助理,尽管我上过一次女人的当,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一次,还能遇见她,这辈子我已经没有遗憾了,要是她想要我这份家产,只要她开口,我双手奉上。

  连续两个月,我都沉浸在和小姨子重逢的喜悦当中,我终于找回了年轻的激情,小姨子也非常贴心,我们非常的有默契,不管是工作上,还是性爱上,她都能给予我想要的答案。

  只要她一开口,我基本都是有求必应,我还告诉她,我会尽快和妻子离婚,娶她进门。但善良的小姨子却阻止了我,她不想伤害姐姐,不想让我难做,她愿意做一个见不得光的情人,看到这么善良的女孩,我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我问她有什么愿望,她说“我想去世界每一个角落,天涯海角”

  她的愿意再次唤起了我沉寂多年的回忆,是啊,当初正是因为她这一句话,让我重新振作起来,也让我重新拥有了爱情,我们再一次不谋而合。

  这次我没有犹豫,我答应她的愿望,我会和她走遍天涯海角,我将公司的事情尽快安排妥当,做了一件我曾经非常痛恨的事情,带着3.5个亿和小姨子远走高飞了,这是我们共同的梦想,我要和她一起去完成。

  后来我们去了很多地方,我们很恩爱,我还听到世人将我们的故事编成一首歌,大街小巷随处可闻,我牵着小姨子的手,漫步在伦敦漫天大雪里,听着手机传来的歌曲: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

  “鹤哥,要不还是别听了吧,我怕你难受”小姨子善解人意的关掉歌曲,关心的望着我。

  我微微一笑,一把搂过她“傻瓜,我有什么好难受的,他们说的都是事实啊......”

  我们依偎在一起,看着漫天大雪,放佛一起又回到当初,纯粹,甜蜜,这是我伦敦的雪的第一次印象!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