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怪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二章 噩梦缠身

怪谈 念不归 2,921 2019.07.18 22:44

  躺在床上的萧文飞无论怎么样都睡不着,便坐起来看书,书的类型是鬼故事之类的,萧文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跟喜欢看这些关于鬼的书,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看到过父母的鬼魂吧!

  突然,厕所传来了一阵希希索索的声音,刚开始,萧文飞还不太怎么在意,以为是老鼠,可是,他猛然想到,自己住在13楼呀,按理说应该不会有老鼠呀!不管了,还是去看一看吧!

  萧文飞打开灯,就向厕所的方向走去,正巧,一只比猫还大的老鼠正在啃食着厕所的门,吓得萧文飞大叫一声,“妈呀!”就飞奔而去,萧文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室友还没有醒来,“他们可能睡得太死了吧!”萧文飞这样安慰自己。

  迷迷糊糊的,萧文飞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见到了久违的父母,在一片阴暗的灯光下守护者一个孩童,孩童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萧文飞惊奇的发现,那个孩童竟然是他自己。

  就在萧文飞正沉浸在一片美好的回忆中的时候,只见父亲的眼中闪过一丝残忍,伸出干巴巴的手,掐向母亲的脖子,不一会儿,母亲就断气了。

  接着,母亲的魂魄从肉体里面飞出,面带微笑地跟着父亲走了出去,接着,坐在房间里的先萧文飞就看到父母出了家门,然后小萧文飞猛的跑出去,了父母早已不见了。

  萧文飞忙跑出庭院,妈妈的魂魄早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了父亲一个人站在哪里,突然,萧文飞看见,自己的父亲伸出双手,从耳根处把整个脸皮撕了下来,那是一张血淋淋的脸,他把头转向萧文飞,邪邪的笑着就向萧文飞扑了过来,啊,萧文飞醒了,一身冷汗湿透了他的衣衫。

  醒来后是室友的一张张脸,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疑惑的神情。

  待看清楚这一切后,萧文飞解脱似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现在都要上课了,快走吧。”陈胜说了一句。

  大家伙就都跟着刘创出去了,刺眼的阳光令萧文飞精神一震,可突然间,他看不清楚了,眼前的光芒异常的刺眼,让他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待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变了,哪里还是那所学校,这分明是一处乱葬岗呀!萧文飞这时候萌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那就是——这是不是梦。

  于是,他伸出手狠狠的拧了自己一下,疼痛的感觉瞬间弥漫全身,看来这不是梦,萧文飞想到。

  “诶,你怎么不走了。”林钟问萧文飞。萧文飞笑了笑说到“怎么这里是乱葬岗呀?是不是你们在吓我呀!”

  另外三个人说“这是咱们学校,不过是在后面,你跟我们来。”刘创说着便走了。萧文飞没有办法,只能跟了上去,果然,不一会儿就到了学校,另外三个人阴险的笑着,伸手猛的一推萧文飞,萧文飞身体向前倾倒,原来平坦的地表竟然变成了悬崖,他向后一转身,在要坠下去的时候,看到了三个人的样子,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母亲,还有一个是那个血肉模糊的脸。

  萧文飞只感觉身体一直下降,他晕了,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床上,眼前正是他的父母,一个个的忙碌的要死。房间里的一切都是白色的,就连床单,甚至是衣服都是白色的,没有其他眼色,全都是单调的白色,当然,除了头发。

  母亲走过来,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就走了。萧文飞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体变小了,正是他小时候的样子。

  他想叫妈,却叫不出来,似乎自己的嗓子里有一个东西卡在了哪里,于是就放弃了这个念想。

  这时,他看见自己的父亲拿起一把铁锹就向母亲身上拍去,狠狠的拍了下去,母亲本来苍白的脸瞬间就变成了一张血肉模糊的脸,可是,父亲还是不罢休,依旧在哪里拍,直到整个房间的白色地板被鲜血染红。接着,父亲又拿起桌子上的盘子,把地上的碎肉抓起来,放到盘子里,拿到了萧文飞的眼前,父亲的眼里尽是慈祥,可这在萧文飞眼里却变得不一样了,萧文飞看到自己的父亲的脸逐渐的扭曲,接着腐烂,最后变得和以前见的那张脸一模一样,他终于叫出了声音,从床上猛的爬了起来,看到在自己的宿舍才松了一口气。

  躺在床上后,他盯着天花板,想着梦中的那一件事,为什么在梦中也会感觉道疼痛呢,他不想想了。忽然,一个想法从他的大脑传出,为什么自己可以看到天花板呢,自己明明睡得是下铺呀,也就是这个时候,天花板掉了下来,萧文飞大叫一声,醒了。

  窗外的阳光射进房间里,暖洋洋的,等到萧文飞看清楚周围的一切后,他知道,自己终于事真的醒了,深了个懒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奇怪的是没有看到刘创几个人,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有一条短信,意思是几个人都去上课了,让萧文飞自己吃饭,还说饭在桌上。萧文飞心里一阵激动,看来自己是遇到了好人呀。萧文飞洗漱过后,就向教室奔去,路上的人都很惊讶的看着他,萧文飞也没有想太多,到了教室里,发现没有一个人,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这是一个梦,不过,这个想法刚诞生就被他否决了,因为没有什么奇怪的,一切都很正常。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萧文飞拿出手机一看,上面有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小飞飞,被骗了吧,今天不上课,哈哈哈哈哈哈……

  萧文飞无语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真是被吓傻了,那几个人怎么可能那么好,不整他就不错了,这么简单的骗术都没有发现。

  回到宿舍后,看到几个人笑的人仰马翻的,萧文飞也没有办法,他本来就不会说话,几个人见萧文飞脸色不好,也就识相的闭上了嘴,刘创走过来问到“怎么了,生气了!”

  “没事,就是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奇怪的噩梦!”萧文飞轻描淡写的答到。

  不料,陈胜走了过来,说到“很奇怪吗?”接着,萧文飞就把梦中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几个人听了之后,就拉着萧文飞出去了,说是去山上找个大师解一下,看是好兆头还是坏兆头,萧文飞不信这个,单是看几个人一副热心肠也就答应了。

  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山上,在山脚处,几个人看到了一个和尚,旁边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佛门正法,周公解梦。”

  刘创拉着萧文飞就过去了,说到“大师,你看我这位兄弟,他昨天晚上坐了一个怪梦,你能不能帮他解一下呀?”

  老和尚点了点头,就不说话了,萧文飞一看,心里就知道了,不就是要钱吗,从口袋里掏出钱包,问道“大师,多少钱?”谁知老和尚看了萧文飞一眼,说到“不要钱。”

  “那你倒是说呀!”萧文飞急了。

  听了这一句话,老和尚也急了,说到“哎呀,我说小伙子,贫道在这里免费解梦容易吗我,你倒好,竟然来砸摊子。”

  萧文飞更加迷糊了,这时,旁边的刘创捅了捅他的嘎吱窝,小声说到“你还没有把你的梦说出来呢!”萧文飞一愣,随即尴尬的笑了笑,说到“大师,对不起,我忘了说出坐了什么梦了。”那老和尚瞪了他一眼,吓得萧文飞一震打颤,就把梦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老和尚听了之后,脸色猛然一变,急声问道“那个人你认识吗?”萧文飞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

  老和尚眉头皱的更紧了,说到“嗨,冤孽呀,冤孽,施主,贫道看你面漏血煞之相,本以为你杀了什么凶狠的动物呢,看来是怨灵缠身呀,唉,此劫无解,度的过去便是过了度不过去将是你命丧之时呀!”

  萧文飞心中一颤,马上便释然了,于是问道“大师,多少钱?”老和尚摆了摆手,说到“免了,贫道看与你有缘,便曾你一护身符,切记,不可攀高,不可入水,不可杀生,否则,即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你也难逃一死。”说完,老和尚站了起来,离开了。

  看着老和尚疯疯癫癫的离开,还一口一句“贫道从耶稣圣教堂而来,前往大清真寺取茅山秘法。”萧文飞心里不是滋味,任谁知道自己将死也不会高兴呀。林钟走过来安慰萧文飞道“文飞,别信这,说不定那个和尚骗人呢?”

  萧文飞点了点头,他也不相信,可是,看看老和尚疯疯癫癫的样子,他还是信了八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