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造化灵祖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8章:捡不捡随你

造化灵祖 努力学会笑 2,079 2018.05.19 12:07

  董芸转过身子,眼中闪过那抹金色徽章,她整个人精神一震,尊敬道:“鹤千山大人,刚才这位先生让我帮他拿点药材,您过目。”

  鹤千山拿过桌前的清单,粗略的看了一眼,眉毛一挑,旋即扔到了一旁,“这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粗俗无比。对了,邱昊会长找你。”

  董芸一听到邱昊指名要找她,顿时身子激动一颤,面露喜色急忙道:“我立马就去。”

  她直接匆匆离开了去,而且心中似乎松了一口气,就连鹤千山大师都觉得粗俗的材料,想来这名少年应该是胡说的吧?

  叶青玄面色一沉,自己列出的药材丹方,随便一张都能卖出天价,今天竟然被一名小小一品丹符师给扔了,立即冷声道:“你叫鹤千山,对吧?”

  鹤千山神色微微一愣,随后浮现出怒意,一名毛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竟敢直呼其名!

  就算是炫金皇朝的宰相、皇亲国戚见到自己,那也得喊一声丹符师大人!

  叶青玄单手背负在身后,另一只手揉了揉额头,幽幽道:“你最近是不是感觉体力不支、脚步虚浮?”

  “胡说,老子硬朗的很。”鹤千山居高临下的看着叶青玄,怒喝道。

  叶青玄“哦”了一声,忍住笑意继续说道:“早晨起来是不是觉得憋得慌,下体有点疼,而且...还拉不出来...”

  鹤千山身躯轻轻一颤,双目闪过一丝震惊,含糊道:“你说的什么?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叶青玄看了一眼他额头几处青点,目光露出几丝喜色,随后漫不经心的解释起来。

  “额头呈现淡青色,并且自身伴随着酥麻,显然是得了一种病。但你似乎是用了荷兰汁液作为调和剂,这种东西本身就具有毒性,二者调和之下非但没有起到效果,反而雪上加霜更为激烈起来。”

  “从你的动作看来,你的右手明显比左手慢一拍,现在估计酥麻的不能动了吧?再者,你身上若有若无的清香味道可是掩盖不住的,你一个大老爷们自然不会擦什么胭脂粉末,可以断定,这定然是荷兰草的味道。”

  鹤千山整个人呆在了原地,一滴滴冷汗呼呼流下,他怒目圆睁:“胡说八道。”拂袖欲要离去。

  叶青玄不在意的笑了笑,仰头叹息道:“大叔,下面是不是很疼?荷兰汁液的毒性要爆发了哦!切记,莫要生气,否则...啧啧啧。”

  鹤千山整个人触电般颤抖起来,双脚就像嵌入了沼泽里,再也难以抬起来。

  叶青玄神算子般摇着头,惋惜道:“唉~可怜了一位丹符师啊,要想活命就必须废掉修为喽!”

  叶青玄无辜的摆摆手,笑道:“本来还想着告诉你解决办法来着,唉,人呐,忒爱作死了!”

  “解决办法?”

  鹤千山一个激灵,猛然从原地跳起来,风一般跑到叶青玄身边,“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近期来,正如叶青玄所说,他全身上下酸痛无力,每次早晨醒来如同经历了大战一般,累的虚脱,就连基本的丹药炼制都成了问题。

  这样下去,别说进阶二品丹符师,能保持着一品不掉就不错了!

  翻阅了各类书籍,最终找到了一种与自己相符合的病状,并且他逢外找到了暂时压制的方法,那就是荷兰草的汁液涂遍全身,用来抑制疼痛。

  最近他的状态越来越差,就连荷兰汁液也不太管用了,这样下去,就算是不废掉丹田,也跟一个废物差不多了。

  鹤千山死死的抓住叶青玄的肩膀,仿若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几乎声音嘶哑道:“快告诉我治疗方法,求你了!”

  叶青玄甩开他的双手,故作头疼道:“哎呀呀,人家今天有点头疼,唉,人老多忘事啊,对了,我刚才的清单呢?”

  鹤千山一愣,随后明白过来,赶紧从角落把那张纸捡起来,递到叶青玄面前,“这,这这,在这。”

  也顾不得形象了,看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鹤千山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

  “等治好了病,这份屈辱我一定加倍奉还。”

  鹤千山颤抖着身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但表面上还是一脸恳求,就这么端着清单,递给叶青玄。

  叶青玄伸手去拿,不过就在鹤千山递过来的瞬间,他突然收手,清单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地上,随后少年戏谑的声音说道:“捡起来。”

  “清单上的药材给我弄五份,齐全了就送到迦南学院,记住我的名字,外院叶青玄。”

  “你...”,鹤千山看着地面上的清单,只不过是一张薄薄的纸片,却让他两次低头,这份耻辱狠狠的砸在他心头,一股热气冲头,鹤千山愤怒喘着粗气,气的牙齿咯吱响。

  叶青玄目光平淡如水,淡淡道:“捡还是不捡起取决于你,并不是我。”

  他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声音轻飘飘的传入鹤千山耳朵里,“你最好收敛一下你的想法,这世上对我有杀心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去见阎王了。我不希望我刚告诉你解决办法,你就再把命丢上。哦,对了,你的时间还有五天,五天之内凑不齐那五份材料的话,你这一辈子都别想再染指符师一道,哪怕九品天级巅峰丹符师也没有任何办法。”

  叶青玄的话轻柔入耳,却让鹤千山身子恐惧的哆嗦着,几乎歇斯底里的问道:“五天?这上面的药材名字我都没有听说过,况且,我怎么确定你的话不是在骗我?”

  叶青玄依旧不咸不淡,“嗯,这个也好说,相信以这个工会的力量,找到血斑竹、海灵芝应该不成问题,两者混合在一起搅拌成粉末,每早晚各冲服一克,可以延缓三天时间。也就是说你还有八天时间。祝你好运,我的宝贝~”

  鹤千山脑海中正在思索着这两株药材的用处,等到回过神来发现叶青玄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不过是个小屁孩,为何在他面前我竟然提不起一丝反抗之心,竟然生出恐惧感觉?”鹤千山只觉得羞愧难当,心中无限怒吼狂喊:“等我拿到解决办法,我一定把你碎尸万段,五马分尸,杀无赦啊啊啊啊!!!”

  ......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