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护道山海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九章 少男少女哪知相思苦,英雄会上法王捣乱

护道山海 白衣墨 3,055 2019.02.05 12:00

  “含光剑。”

  场中有人惊叹说到道。

  郭靖听着两人的对话,当下看向那身影,心下又惊又喜,大步过去抓住那人的手,声音无比欢喜地说:“过儿,你也来了?我怕会耽误你的功课,没邀请你来,如今你来了自然再好不过。”

  三年前,杨过叛出全真教,全真教上下引以为耻,未曾对外声称,是以外人并不知道。

  此时杨过走到明昌的地方,这才看清他的模样,鼻青脸肿,脸上带着丝丝血痕,衣服破烂,浑身脏兮。

  郭靖见到杨过这副模样,心中倍感难受,没有一丝顾忌的将杨过搂在怀里说道:“过儿,全真教的生活苦了你了。”

  杨过从郭靖怀抱中轻轻挣脱,说道:“我身上脏,莫弄污了你老人家衣服。”

  这两句话,甚是冷淡,语气之中略带讽刺。

  郭靖刚想说些什么,杨过抢先说道:“我已经不是全真教弟子,误了你老人家的期望了。”

  郭靖微感难过,随即心想:“这孩没爹没娘,瞧来他师父也不疼他。”

  又听到杨过不承认自己是全真教弟子,转向风兰生开口问道:“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风兰生也不觉得只是什么秘密,正要解说,杨过却又抢先说:“我把那赵志敬给杀了。”

  什么?

  郭靖又惊又怒,他对待师门向来尊敬万分,原本打算送杨过去全真教是学些武功,哪成想……

  “过儿,你怎么做了这般蠢事?”郭靖声音不禁有些过大。

  杨过冷笑一声,这次风兰生却是不能再让他再说下去,抢说道:“郭师兄,杨过拜入赵志敬的门下,兴是因为你们上山时与他产生误解,加之赵志敬心性不佳,半年来都没有教导杨过武功,这才。”

  听到风兰生的解说,郭靖心中十分愧疚,心想“感情还是自己当时的鲁莽,让过儿受了这些苦。”

  一旁没有说过话的黄蓉却是问道:“既然过儿没学过武功,那又怎么杀掉赵志敬的?”

  “我怎么杀的,自是不必黄帮主担心。”杨过冷声回道。

  “是我教的。”风兰生说道:“我知道杨过没被赵志敬教导武功后,每天都是由我教授他全真武功。”

  当下,风兰生一五一十的将三年前的事情说了出来。其中赵志敬被蛤蟆功当场打死,却被说成了重伤不治。

  “哎~”郭靖一声叹息,抱着杨过脏兮的身体说道:“都管郭伯伯自作主张,害得你吃了那么多苦,以后你就跟着郭伯伯,郭伯伯定会把一身衣钵交给你。”

  杨过心中不经有些炙热,原本打扮成这副落魄模样,就只为了试试郭伯伯待他如何,没想到郭靖对他竟是毫无保留,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郭伯伯。”

  郭靖抓着杨过的手说:“过儿,你跟郭伯伯最在一起吃饭。”

  杨过却推迟着:“算了吧郭伯伯,我和兰生已有三年你没见,我想和他叙叙旧。”

  “这倒不必了,我此次带边全真教来参加,与郭师兄坐在一桌,所以你已不用跑了,一起吧。”风兰生笑说。

  话已经说出去了,当然没办法收回去,杨过只好尴尬的笑了笑。

  “兰生,过儿!”一声惊叹声响起。

  众然寻声看去,只见程瑶迦挽着小龙女的手走了进来。

  众人望去,只觉得小龙女气质清雅,幽静绝尘,头上的珠花金簪更是衬托着她美丽大方,宛如天上的神女下凡。

  “龙姑娘(姑姑)。”风兰生、杨过同时说道。

  风兰生见到小龙女,心中的急躁竟然平静下来,嘴角微笑清雅的说了句:“龙姑娘。”

  杨过与小龙女分别一月,加之身在古墓两人互相把对方当作最亲近的人,此时自当毫无设防,杨过过去抱住小龙女委屈地说:“姑姑,过儿想你了。”

  郭靖和黄蓉互相对视一眼,心中同时想到“过儿什么时候有个姑姑?”

  看着杨过环抱着小龙女,风兰生不过刚刚平复的心,不知为何揪痛不已。

  在风兰生的意识里,杨过是自己的好兄弟,和龙姑娘是师徒,师徒重逢,有些亲切很正常。可是,心中疼痛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是剧烈。

  被杨过抱着的小龙女抬头看去,正巧看到风兰生脸上揪痛的表情,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恐慌,生怕风兰生会误会些什么,拍拍杨过说:“过儿,这么多人看着呢,先放开我。”

  “不,他们要看就看吧,反正你是我姑姑。”杨过说着。

  这时,还是郭靖开口说道:“过儿,还是先坐下吃饭吧。”

  “是啊过儿,还是先吃饭吧。”小龙女劝说道。

  只有很少的人说话,杨过才会听得进去,恰巧小龙女就是一个,当下同意的说:“听姑姑的。”

  当做下吃饭时,杨过拉着小龙女和风兰生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然后不断的各种关切,风兰生则是各种心堵。

  小龙女也是并没有吃的很舒适,看着风兰生的郁郁寡欢,杨过的不断关切,小龙女亦是百般纠结。

  三巡酒罢,黄蓉站起来朗声说道:“明日是英雄大宴的正日。尚有好几路的英雄好汉此刻尚未到来。今晚请各位放怀畅饮,不醉不休,咱们明日再说正事。”

  众宾客轰然称是。

  风兰生,小龙女皆是无心酒食,在煎熬许久之后,终于面临散场,庄丁接待这些酒酣迷醉的英雄,分房安息。

  夜晚,风兰生心中杂乱如麻,无论是练功还是睡觉都是静不下心。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小龙女,以及兴奋的杨过。

  第二天快要临近黄昏,整个归云庄内内外外挂灯结彩,华烛辉煌。风兰生才被家丁叫了出来,参加英雄大会。

  此时的风兰生重新打扮一番,不着一尘的白色道袍,头上青玉发冠,原本背在身后的含光剑也换成了手提,只是眼中有些失神。

  大厅内,风兰生索然无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期间只是呆呆的看向远处和杨过做在一起的小龙女,其余发生什么一概不知。

  忽然,大门外号角之声鸣鸣吹起,接着响起了断断续续的击磐之声。这才让风兰生思绪回神。

  抬眼看去,高高矮矮数十个身穿奇装异服的人。

  郭靖夫妇与陆冠英夫妇一起走去。

  这群人最前方站个身披红袍、高大且痩的藏边僧人,这僧人身后的两侧跟着两人,左面是容貌英美、贵公子模样的手拿折扇青年,右侧则是身材瘦壮的藏僧。

  英雄大会并未邀请这些外邦人,怀着可是来者是客的想法,郭靖行个江湖礼,开口说道:“各位远道到来,就请入座喝上几杯。”

  红袍僧人左边的贵公子向着僧人说道:“师父,我给你老人家引见中原两位大名鼎鼎的英雄……”

  红袍藏僧点了点头,双目似开似闭。

  贵公子指向郭靖和黄蓉,对着藏僧说:“这位是做过咱们蒙古西征右军元帅的郭靖郭大侠,这位是郭夫人,也即是丐帮的黄帮主。”

  那藏僧听到“蒙古西征右军元帅”八字,双目一张,斗然间精光四射,在郭靖脸上看了看,随后又半垂半闭,对丐帮的帮主却似不放在心上。

  贵公子朗声说道:“这位是在下的师尊,西藏圣僧,人尊称金轮法王,当今大蒙古国第一护国大师。”

  这几句话说得甚是响亮,满厅宾客都听得清清楚楚。

  风兰生自然知道,这些人举办英雄大会,就是要讨论对付蒙古鞑子,如今蒙古护国大师赶来,

  这些所谓的英雄好汉反倒是不做声响。

  郭靖也不知如何对付这几人,只淡淡的说道:“各位远道而来,请多喝几杯。”

  那藏僧是金轮法王,左侧的贵公子是蒙古霍都王子,右侧的瘦壮藏僧是金轮法王的弟子达尔巴。

  那霍都折扇挥开,露出扇上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放在胸前朗声说道:“我们师徒今日未接英雄帖,却来赴英雄大宴,脸上却是有些挂不住面子,但想到得会中原英雄,却也顾不得许多了。”

  霍都停顿一声,继续说:“如此良时好景,天下英雄尽聚于此,依小王之见,须得推举一位群雄的盟主,领袖武林,以为天下豪杰之长,各位以为如何?”

  “这话不错。我们已推举了丐帮洪老帮主为群雄盟主,现下正在推举副盟主,下有何高见?”人群中,有人高声喊道。

  霍都冷笑道:“洪七公早就归位了。推一个鬼魂做盟主,你当我们都是死人么?”

  此言一出,众人齐声大哗,尤其是丐帮帮众愤怒异常,纷纷叫嚷。

  霍都道:“好罢,洪七公若是未死,就请他出来见见。”

  丐帮鲁有脚将打狗棒高举两下,说道:“洪老帮主云游天下,行踪无定。你说要见,就轻易见得着么?”

  霍都冷笑道:“莫说洪七公此时死活难知,就算他好端端的坐在此处,凭他的武功德望,又怎及得上我师父金轮法王?当今天下武林的盟主,除了金轮法王,再无第二人当得。”

  听到此处,风兰生终于知晓这些人的来意。

  如今情形,若不动武,恐怕难以善了。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