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仙侠之天赐良缘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14章 软禁阁中

仙侠之天赐良缘 Fire 鬼川 2,073 2018.10.31 23:00

  莫烟寒摸着自己生生发疼的脑袋,憋嘴道:“忘川殿下,这些天规好生无聊,为何一定要背住呢?”

  “天规自是约束天神行为举止的规矩,即便是无聊也要记住。”

  莫烟寒抱头,痛苦地叫喊着,“神啊,放过我吧。”

  不对,应该是叫眼前的这位忘川殿下放过自己才是。

  熬啊熬啊,终于磕磕巴巴背完了天规,可是还是逃不过被忘川罚抄三遍天规的魔障,不抄完不准离开绥靖殿半步。

  莫烟寒:“……”

  忘川殿下啊,放过我吧!!!

  晞黎殿。

  “最近莫烟寒可有听话?”晞黎很日常地过问忘川莫烟寒平日里的表现,这个忘川干什么都让他很放心,唯独对付莫烟寒这号人物,他真的很担心忘川会忍不住脾气,把莫烟寒按在绥靖殿的地上狠狠地胖揍一顿。

  忘川点头应声,说自己检查莫烟寒背天规,最后罚他抄了天规三遍,现在都还没抄完。

  听忘川的话,晞黎忍俊不禁,“你还真当莫烟寒没两把刷子?”

  忘川皱眉,疑惑地看着晞黎。晞黎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莫烟寒磕磕巴巴背的那一点儿天规也是作弊来的?

  “当年莫烟寒为了谋求生计,为人整理文案,凡过了目的卷宗文章,皆是熟记于心。”晞黎很无奈啊,当年过目不忘的莫烟寒怎么可能现如今连个区区的一本天规书都记不住?

  “那他又为何背书时故意错误百出?”

  “可能是因为……”

  看着忘川疑惑的神色,晞黎也不卖关子了,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还得你亲自去问莫烟寒了。”

  忘川微微垂首,神色凝重地看着晞黎殿的地席,晞黎的手在忘川眼前晃了晃,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喂,你可千万别把我这晞黎殿盯出个窟窿来啊。”

  忘川作揖先行告退,他要去找莫烟寒问清楚,装疯卖傻,这般戏耍他,到底有何用意。当忘川站在绥靖殿门口时,见莫烟寒正奋笔疾书着,神色严肃认真,如此认真的神色,当真不像是莫烟寒这种一位油腔滑调之人所拥有的,躬身趴在案台上,专心致志地抄着天规。莫烟寒的字很漂亮,运笔灵动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其大字尤可见风姿绰约处。这还真让忘川略微诧异,他没想到,一个市井流氓,居然有得这样一手好字。

  其实,莫烟寒为何会写一手好字呢,这些也都是生活所迫。当初为了讨口饭吃,帮那些个富贵人家抄书,字写得懒的,人家还不要呢,所以……他只能练就一手好字,再去给人抄书了。

  “天规中第一百零三条为何?”忘川突然进门,坐在了莫烟寒对面,深皱着眉宇,伸手遮住了那本天规书。

  莫烟寒见有一只手遮住书,正道是谁呢,便听见忘川微愠的声音,问他天规第一百零三条为何。

  “天庭中不可……不可……”莫烟寒结巴着,无奈挠头,“这抄书都给我抄晕了,也不记得这天规中的内容了。”

  莫烟寒装模作样地扶着额头,做了一个闭眼难受的表情,没个正形。但忘川的语气愈加凶厉,“第一百零三条天规到底是什么?”

  听忘川不善的语气,莫烟寒愣住,迟疑地说出了“第一百零三条,副神官不可欺瞒所属之主神官。”

  “好,好的很。”忘川不怒反笑,合起了手中的折扇,“好一个不可欺瞒。”

  莫烟寒脸色泰然,将手中的毛笔放在了笔搁上,笑嘻嘻地支着下巴,看着忘川,“忘川殿下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好像是我有什么瞒着忘川殿下似的。”

  “你是想学我过目不忘的本领是吧?”忘川起身,在地上画了一个阵图,“今天我就让你学个够。”

  两人周身的环境在瞬息间变换,转眼间,莫烟寒发觉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硕大的藏书阁之中了。

  “何时看完便何时出阁。”忘川冷然的声音响在四周,莫烟寒却找不到他,空留他一人在这满是经书的藏书阁里待着。

  “喎!你什么意思嘛!”莫烟寒朝着藏书阁的上方大吼,这个忘川又是发什么疯了,突然就把自己关在这个藏书阁里,非逼着他看书。貌似他也还没惹到忘川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歹也给他一个理由吧,随便敷衍一下也行啊,不要总是搞得这么莫名其妙地好不好?

  莫烟寒随手拿了一本书,胡乱地翻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

  《道德心经》?

  没意思。

  《乐礼札记》?

  无聊。

  《……》

  诶,这偌大个藏书阁,难道就没有几本好看的藏书吗???

  等等……

  《天界史书》?

  嗯,这本貌似不错。

  晞黎神殿前。

  “生气了?”晞黎摇着折扇,满脸无奈地看着忘川,他也没有想到忘川的脾气会这么躁,之前的忘川可不是这样的。难道说,这个莫烟寒真的是一个害人不浅, 不,是害仙不浅的飞升新贵吗?他晞黎还真的不信这个邪了,他就不信整个天宫能被一个小小的飞升新贵给闹腾得底儿朝天来。

  忘川没有答话,皱着眉头,右手一直揉着自己的睛明穴。

  晞黎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忘川的肩膀,“忘川啊,你需要经历的,还有很多。”

  忘川不知道晞黎的话中所指究竟为何,但他现在是知道的,他经历的,还是太少。他居然对着莫烟寒意气用事了一回,这,这……完全不符合自己以往的作风啊。诶……凡事都还得三思而后行啊。

  “忘川谨遵神帝殿下教诲。”忘川作揖,他对晞黎是从心里尊敬的,当年,就是晞黎将自己那还未完全泯灭的善意唤醒,最终造就了后来安抚四方的绥靖将军。晞黎对忘川来说,就像是一束光,照亮了他所有的黑暗。

  “好了,我还有搞多公文未来得及处理,你要一起吗?”晞黎合起折扇,笑着转身朝着晞黎殿里走,是啊,作为神帝,众神官之首,他每天都要接收来自天下八方的祈愿,忙都要忙死了,现在居然还抽空关心莫烟寒和给忘川做思想辅导,自己也真是忙中作闲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