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我的金手指居然是个狗皇帝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37章

第一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第二章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第三章 神秘的玉佩

第四章 三分归元气,七分靠打拼

第五章 杀机亦是转机

第六章 金手指是个狗皇帝算怎么回事啊喂!

第七章 好的,狗皇帝。

第八章 排除毒素一身轻松

第九章 始知我命不由天

第十章 穿越者的秘密

第十一章 异域杀机

第十二章 被袭击的车队

第十三章 初战告捷

第十四章 车祸现场的神秘幸存者

第十五章 山精地怪

第十六章 无毁的湖光

第十七章 杀机再现

第十八章 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孤胆英雄

第十九章 僧道俗

第二十章 妖变

第二十一章 机锋

第二十二章 遁行

第二十三章 出马

第二十四章 威势

第二十五章 真魂焰

第二十六章 质问

第二十七章 狗皇帝的身份

第二十八章 疯子与野心家

第二十九章 地发杀机,龙蛇起陆

第三十章 白龙五子

第三十一章 熊孩子们的大冒险

第三十二章 修士营地

第三十三章 十路山岭总巡风

第三十四章 妖王府邸

第三十五章 天字三十六

第三十六章 三挑立声威

第三十七章 上门女婿朱天蓬

第三十八章 猪突猛进

第三十九章 运气还是实力

第四十章 一转攻势

第四十一章 他山之石

第四十二章 再见小米

第四十三章 不请自来的新麻烦

第四十四章 借刀杀人

第四十五章 三绝之秘

第四十六章 纵横蜀中小白龙

第四十七章 天地榜守门员

第四十八章 猎手与猎物

第四十九章 攻守易势

第五十章 伤兽的咆吼

第五十一章 怒火中烧

第五十二章 出手干预

第五十三章 玄水真龙血

第五十四章 水火既济

第五十五章 苏醒的记忆

第五十六章 放过她吧,她还是个孩子

第五十七章 意料之外的突破

第五十八章 岳父大人

第五十九章 您看我在这是不是不太方便

第六十章 当世三杰

第六十一章 南斗传人白尘心

第六十二章 小魔头也有服软的一天

第六十三章 前倨后恭

第六十四章 深山老林中的繁华集市

第六十五章 周身血气化邪魔

第六十六章 小圣手诸葛青云

第六十七章 借一场东风

第六十八章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第六十九章 百花拂穴手

第七十章 天发杀机 移星易宿

第七十一章 入我局中

第七十二章 阶下囚

七十三章 天罡星第十七位

第七十四章 我有一剑

第七十五章 固执

第七十六章 富贵险中求

第七十七章 库房

第七十八章 目击之法

第七十九章 石门背后

第八十章 火中取栗

第八十一章 压制魔兵

第八十二章 中看不中用

第八十三章 兵击之法

第八十四章 冤家路窄

第八十五章 突然发难

第八十六章 正面突围

第八十七章 山河牵引阵

第八十八章 陷阵

第八十九章 斩将

第九十章 无惧

第九十一章 伤逝

第九十二章 大阵已成

第九十三章 画地为牢

第九十四章 截杀

第九十五章 姓唐的,你老婆在我手上

第九十六章 双倍的邀请,双倍的快乐

第九十七章 咸鱼也有咸鱼的梦想

第九十八章 大阵的变化

第九十九章 万众瞩目

第一百章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四章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七章

第一百零八章

第一百零九章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百一十八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强者的执念

第一百二十二章 扶桑神木

第一百二十三章 赝品

第一百二十四章 门之守护者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仪式之门

第一百二十六章 勇气的考验

第一百二十七章 独力

第一百二十八章 犹豫,就会败北

第一百二十九章 果断,就会白给

第一百三十章 千年布局

第一百三十一章 苏醒的意志

第一百三十二章 扶桑残枝

第一百三十三章 凡人心思

第一百三十四章 废墟中的幸存者

第一百三十五章 偃师传承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万劫阴灵难入圣

第一百三十七章 横扫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一百二十九章 果断,就会白给

我的金手指居然是个狗皇帝 霜落锦官城 2,087 2019.07.24 08:00

  子受心中却是重重地一跳,就在之前,他发现唐天磊这只小狐狸突然一反常态地陷入弱势,而不再是疯狗一般进攻的时候,他就已经料到唐天磊一直都隐藏力量,就等这后一击。

  之前他对付那个朱天蓬的时候就是用了同样的方法,示敌以弱,甚至不惜以身犯险,让对方彻底放下戒心,然后在对方攻势最强,同样是防备心最弱的时候发起反击。

  破釜沉舟,以攻对攻,这是在实力和技巧都有着不小差距时候的最好选择,换做是他,恐怕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可真正让他大吃一惊的是,唐天磊抽出邪刀反手一击的时候,只有他注意到了那刀上的力量和威势是如何爆发出来的。

  将力量不断压缩凝聚,集中成一点,以点破面,这才能正面劈飞攻势大开大阖的辟海的战斧,毕竟后者虽然力量狂放不羁,攻守一体,滴水不流,但这也同样是他的破绽所在。

  没有弱点,就等于处处是弱点,将力量均匀的分布在身体周围,这样的攻势和防御自然是面面俱到,但同样的,也分薄了每一个点上的力量。

  “我也没教过这小子这本事啊,等等,难道是那个时候?”

  子受本人的战斗风格也是接近辟海那样的,大开大阖,以势压人,只是其中暗藏了诸多变化和技巧罢了,核心思想是一样的。

  唐天磊目前还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但子受发现,这个小子就像一块海绵,总是能迅速地吸收各种不同的风格和技巧。

  而这种将力量凝于一点的战斗方式,是典型的剑修的风格,而唐天磊到目前为止,接触过的剑修也就只有那个白尘心。

  但他也只见过后者出过一次手啊,居然就这么学到了?

  “这小子,是个天才,我的血裔,你的眼光的确不错,没想到辟海这老小子今天居然阴沟里翻了船。”

  站在一旁的惊邪,自然也看出了唐天磊使用的是怎样的手段,他虽然不知道唐天磊只看了一次就从白尘心那里偷师到了这种技巧,但也看得出后者的潜力如何。

  别的不说,就凭之前示敌以弱,伺机反击的那一手,就足够令他刮目相看。

  面对强敌,毫不畏缩,而是迅速地做出决断,并严格的付诸实践,最后取胜,这一点,就已经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的保证了。

  “不,老祖宗,你不明白……”

  子受一开始就认出了这位强者,惊邪来自上古东夷的玄鸟部族,正是他们大商的祖先,他本意是让这位老祖宗下场的,但是被辟海抢了先。

  辟海风格狂野,陷阵杀敌自然是一等一的选择,但切磋之中终究缺了些分寸。

  另一方面,惊邪是一位技巧型的战士,其实更适合给唐天磊喂招,只不过,若是换这位下场,那结果自然是大不相同。

  他只会如同一头狡诈的孤狼或是毒蛇,将对手一点点地压入败境,绝不会留一丝翻盘的机会。

  就在他略一失神的功夫,就错过了唐天磊快步向前一阵抢攻,一刀直刺辟海的胸口,逼得他不得不收拳回防,一瞬间攻守逆转,反被唐天磊压入下风的一幕。

  刀刃与一双肉拳连连相撞,却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仿佛那拳头不是人的肢体,而是金属或是石头。

  但唐天磊也不好受,他急于求成的一一击,让他胸口挨了对方重重的一拳,辟海的手甲仅仅护住了小臂外侧,但辟海的拳劲中却暗含着水流的威力。

  那一拳不但力道渗入并震伤了肺叶,也将他胸口打得血肉模糊。

  同样是修水行功法,这位辟海大爷的威力,比起朱天蓬和小龙子那种水准的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只要沾一下就让人冰寒彻骨,同时五脏六腑都好似移了位。

  唐天磊暗暗叫苦,眼下这一步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实力上的绝对差距不是一点点小聪明可以弥补的,他本以为挑了后者的武器,自己就有了机会。

  现在看来,自己还是tooyoung,toosimple,sometimesnaive,有的时候还是要多学习一个,面对这样的长者,总是能学到不少人生经验。

  好在他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跑的比谁都快,见势不妙,立刻展开风神腿,往一侧就开溜,顺便奔着辟海那被击落的武器跑去。

  这可是他开战以来最大的战果,自然不能拱手让人,若是让他把武器再捡回去,就等于前功尽弃了。

  但真正要命的是体力的衰竭,唐天磊站了一个小便宜之后就准备开溜,但之前被辟海一阵抢攻,本就让他消耗了大量的体力,这时又受了伤,他已经完全支撑不住了。

  他用尽全力跑出了一段,把好不容易修复的差不多,这时又有开裂迹象的邪劫插进刀鞘之中,伸手去拿那柄大斧。

  只是这一拿不要紧,那大斧似有千斤重,任凭他怎么搬都搬不动,让他自己也开始怀疑,之前是怎么在这么个铁疙瘩下坚持这么久,甚至还把他挑飞了的。

  他索性往地上一坐,双臂张开,手掌支撑地上,喘了好一会气才恢复过来,他叉开双腿,把眼一闭,干脆开始等死。

  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老子又是条好汉,子受有种你就不出来帮老子,老子跟你鱼死网破。

  不过他等了很久,死亡也迟迟没有降临,他再睁眼一看的时候,那个辟海也像他一样,坐在了地上,正吹胡子瞪眼,一副气哼哼的样子,仿佛随时都要再上来和自己打一架。

  但就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他像个乖宝宝一样,待在原地一动不动,像只成了精的老王八。

  “年轻人,你很不错,居然能一击挑飞辟海的武器,这场考验你通过了。”

  唐天磊这才抬起头,映入眼帘的就是子受那高大壮硕如同一头熊般的身材,和他身前一位高高瘦瘦,面容刀削斧凿般的男子。

  虽然身材完全不成比例,但两人的样貌却有着七分相似。

  “这位是我们大商的老祖宗,玄鸟部的惊邪。”

  子受此时恭恭敬敬地站在惊邪背后,垂手而立,既不像一个君临天下的霸主,也不再是与唐天磊相处时那副吊儿郎当暴露本性的样子。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