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魔途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4章:魔铃,魔族

魔途 欠东风 2,288 2019.06.06 13:59

  剑山门!

  宽约百丈的数千阶梯,犹如星河瀑布从云端倾泻而下,一眼望不到头,顺着阶梯而上,剑山正门藏在那终年缭绕的白雾之中。

  穿过白雾,一抹晨霞清透照亮整个剑山门,门派坐落高山之巅,与世隔绝,美景犹如仙境一般让人心旷神怡。

  晨光从门窗投射而进,将少女包裹其中,远远看去,宛如俗世中盛开的青色莲花,清净优美,不惹尘埃。

  轻轻合上书页,少女抬起了精美小脸,那双宛如秋水的美眸,忽然涌出一抹灵光。

  拨动额前秀发,少女恍如隔世,看着满屋的书籍,吐出一缕香气,感觉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这少女正是叶婉儿,叶家倾全力给她弄到一个名额,才得以进入剑山门修行。她也深知来此不易,不想在此浪费光阴,一定要获得门主的认可,成为内室弟子。

  另一边,叶白在林间盘膝而坐,疯狂修行。一缕缕白色气流环绕周身,经久不散。

  额头汗水颗颗滴落,胸襟后背早已浸透,脸色刚毅,一直再咬牙坚持。

  “快了,快了,我感觉已经触到一阶的边缘了。”

  叶白脸色透着兴奋,终于要突破了吗?那株聚气草果然有效,五年了,整整五年,花去了太多时间,今日,终于要突破了。

  然而,就在突破之际,周遭气流突然紊乱不定,随着一声闷响,叶白被轰出老远,一股股鲜血从嘴中涌动而出,眼神中透着绝望。

  “为何?这是我的命吗?”

  一声嘶吼,林间回声荡漾,枝头鸟儿惊吓飞走,少年背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被拉扯得极长,看上去,孤独而落寞。

  表情淡漠,魂不守舍的叶白抹去嘴角的鲜血,习惯坐在山林岩石之上,望着笼罩在雾气之中的险峻山峦,心中自我重新审度。

  “哼……,实力,没有实力,只能平凡一生,活着连猪狗都不如。看来我叶白注定与修行无缘,注定要活在他人的嘲笑中,哈哈哈……”

  叶白低沉吟笑,带着悲愤,在林间缓缓徘徊。

  就在叶白希望之火即将熄灭,一道刺耳轰鸣声从他胸前的胸坠传了出来,紧接着,一道黑色虚影从中飘出。

  叶白眼瞳一缩,惊吓之余连连后退。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叶白想看清对方的五官,却怎么也看不清,一团黑雾将其环绕,上下左右来回浮动。

  这时,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周围气温也随之变的有些清冷。

  “你叫叶白?”

  那黑色虚影低沉的声音响起,犹如能摄取魂魄一般,让人不知不觉想要臣服于他。

  叶白晃晃脑袋,想要驱赶脑中那一片浑浊。

  “你到底是谁?你如何知道的?”

  “当你带上这枚魔铃,鲜血注入,本尊就已醒来。”

  叶白惊吓,慌忙取下胸坠丢弃一边,看似幽黑胸坠,却是个不明物品。

  “你是人是鬼?为何看不清你的容貌,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你无需害怕,你继承了我的血脉,你说,我是你什么人?”

  叶白听后,脑中记忆片段流转,下一刻深深惊骇出声。

  “难道……?”

  “没错,悠悠万载,今日,我终于得见于天日,这一切是你,我的孩儿,是你将为父唤醒。”

  叶白心中一惊。

  “万载?”

  这世间还没听说有人能活这么久的,最多百岁已是极限了。

  看着面前的一团黑雾,叶白也没了先前的害怕,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说是我父亲,我就信么?如你所说,你真的活了万年,那我又怎么可能是你孩子呢?也不知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看不清,还一团黑。”

  叶白说这话,面前的虚影却也不怒,也许重见天日心情大好吧。

  “孩子,说来话长,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怎么说话和老师一个语气,难道有实力的人都这么说话?都这么的深不可测么?”

  就在叶白心中嘀咕时,虚影又道。

  “孩子,看你年纪应该也有十五岁了吧,体内却没有一丝元气。”

  听到这话,叶白眼中放光。

  “好毒辣的眼神,年纪和体内有没有元气都看的出来,难道你真的是活了万年的怪物?”

  “何止能看透,当实力达至巅峰,这世间的一切都可随意操纵,万物生灵也都将臣服于脚下。”

  “打住,你说的话让人费解,也许我还没达到那个境界吧,也许我这辈子也达不到武者吧。”

  “孩子,你本身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然无法和其他人一样吸纳元气。”

  “啊……,什么?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难道还有另外的世界不成?那吸纳元气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又要怎样去吸纳元气呢?”

  一连串的问题,让叶白看起来像个白痴,好像才接触这个世界一样。

  “孩子,我们魔族向来无拘无束,天下之大,海纳百川,各种世界,各种功法对于我们魔族来说,都不是难事,一点即通。”

  叶白再次惊恐出声。

  “什么?你这说的是不是太神乎其神了?叶家族,林家族等等,我倒是听过不少,至于魔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是不是都姓魔?”

  “……也可以这么理解吧,你将为父唤醒,为父便让你成为这世间的最强者,让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统统覆灭。”

  叶白看着面前说话不可一世的虚影,却有些想笑。

  “咱们话别说远了,我这一阶都还没突破呢,你能让我突破,我便信你。”

  “这有何其难?好,但你每日必须要用一滴魔血灌注魔铃之中,我才能助你一臂之力。”

  “什么?魔血?你说的是我自身体内的血液吗?”

  “没错,只能是你的血液。”

  “行,这个我能办到,现在可以助我修行了吧,我要怎样才能突破呢?”

  “不着急,等黑夜,月光清亮之时,便是你突破之际。”

  “这什么意思?我头一次听说还有这等突破法,还要等晚上?如果你骗我,那魔血我可不会滴的。”

  嘴中这么说,心中却是激动坏了,他自己深知自己修行的结果,也许自己修行之路真的需要另辟蹊径呢?也许自己体内真的流着魔族血液呢?到了晚上,一切便知。

  叶白心中欣喜,既然知道了自身之谜,那么今夜,将把修行一途的希望再次点燃。

  只要一想起终于有机会脱去废物的头衔,叶白心中便舒畅万分,面前那团虚影看起来有些好感了。

  有些东西,遥不可及,再怎么努力都得不到,现在终于有机会翻身,只会让人更加珍惜。

  虚影也许出来久了,身影变得有些飘渺透明起来,随后对着叶白再次提醒道。

  “夜末三分,来此突破!”

  说完,便再次回到魔铃之中。

  叶白拾起魔铃,细细看了看,又重新挂回胸前,越看魔铃也越顺眼了。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