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仙侠之天赐良缘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17章 萧条顺从

仙侠之天赐良缘 Fire 鬼川 2,016 2018.11.03 23:00

  莫烟寒瞬间有种想喷老血的冲动,他被震惊到了。现在的碧玉都这么便宜吗,随便大街上一个地摊就能找到?而且成色还这么好。算了,赶紧掏钱买一个吧。

  莫烟寒手里拿着一块淡绿色的碧玉,下意识地摸摸身上的口袋,空空如也,继而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的忘川。

  忘川:“……”

  “喜欢?”忘川出声问道。

  “嗯,喜欢。”莫烟寒点了点头,手紧紧地握着碧玉,似乎不愿意放开手中的碧玉。

  叹了口气,忘川无奈地掏出钱袋,为莫烟寒手中拿着的那块玉佩付了钱。莫烟寒一脸欢喜地抱着那块冰凉的玉佩走了,一路上还不忘把玉佩不停地给忘川看看,像是在炫耀。

  忽地,忘川抓住了莫烟寒在自己眼前晃的手,让莫烟寒一惊。忘川一如既往地皱眉头,不过目光停留的地方却不是莫烟寒,而是停留在了方才给莫烟寒的那块玉佩上。

  这块玉佩体色通透,带着浅浅的一点新绿的颜色,像是初春的颜色,却没用初春的那般生机盎然。相反,这块玉佩竟透着一股浓浓的哀怨的死气,这些死气几乎吞噬了整个碧玉。

  莫烟寒很懵啊,这个忘川怎么又突然生气了,还抓着他的手腕,自己貌似也没惹他生气吧?

  对于有没有故意去惹忘川生气,莫烟寒这次真的是问心无愧。这次下凡历练,凶吉未卜,自己也没个法术傍身,当然要抱紧忘川这根粗大腿了,哪还有胆子去惹忘川生气啊。

  方才买玉时,忘川头戴帷帽,薄纱遮了眼睛,没能看清这碧玉的成色,只知莫烟寒喜欢,便草率买下。直至方才莫烟寒将碧玉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才看清,此时看来,这碧玉从内到外都透着股邪气。光是随意买下的一块碧玉都如此,那其他的碧玉岂不是……

  想到此,忘川立即拉着莫烟寒的手腕,折返回卖玉的小摊处。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的莫烟寒是愈加一头雾水,忘川到底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还要返回来,难不成他也想买一个?

  忘川想要找到方才那家卖玉的小摊,可是人家却早已收摊走人了。莫烟寒看不见忘川的脸色,但也感受得出来忘川周身的气息不对,只能拍拍忘川的肩膀,安慰道:道“不就是买不到玉了嘛,至于这么生气吗?大不了我把我这块送你了。”

  说着,莫烟寒拉起忘川的手,将玉佩塞进忘川的手掌里,握好。忘川的眉宇一挑,没有说话,似乎并不打算将实情告诉莫烟寒。

  “好了,不生气了,我们走吧。”莫烟寒松开忘川的手,走在了前面,“今晚我们还要找客栈住下呢。”

  忘川将玉佩收进乾坤空间里,跟上了前面的莫烟寒。

  闻笛城还算是富饶,客栈里的条件也比莫烟寒想象的要好得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节省盘缠,在店小二问要几间房的时候,忘川只要了一间。莫烟寒在心里震惊,这家伙该不会是想要我睡地上吧?不行啊,我怕凉的!

  忘川进了屋,坐在桌前,低头翻阅着卷宗。莫烟寒也坐在桌前,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玉佩。莫烟寒他叫了晚饭,正等着那店小二送来呢。

  忘川羽化登仙已久,不用吃饭肚子也不会饿,只有莫烟寒这个飞升新贵需要吃饭。所以晚饭只有一碟清炒白菜和两碗白饭,甚是萧条,实在不行,就喝水止饿了。忘川美名其曰:“修身养性”,莫烟寒自然也不敢反对,反正两万白饭吃得饱,只是味道寡淡了些,先从了忘川便是。

  “忘川殿下,你一直都如这般不食人间烟火吗?”莫烟寒边夹着盘中的小菜,边和忘川说话。

  忘川没有抬眼去看莫烟寒,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食不言。”

  这一句话虽然只有三个字,却噎得莫烟寒说不出来话。他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敢说,他可是很害怕忘川一个不高兴便用他那沾满血腥的彼岸勒死自己。

  亥时。

  房间里的烛火依旧摇曳着,莫烟寒早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丝毫不关心没有床的忘川该怎么度过今晚。而忘川,他还在点灯苦读,虽然读的不是些圣贤之道,但却是四方百姓的祈愿与对神明的敬仰。

  “亥时到,入寝。”忘川忽地站起,将卷宗收入乾坤空间,伸手唤出隐在袖中的彼岸,挂在了房间的四壁,形成了一张吊床。忘川躺了进去,不出须臾,忘川已然进入熟睡。

  ……

  当翌日莫烟寒醒了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内心是懵然的。忘川正睡在一根粗麻线上,睡相异常安稳。

  莫烟寒:“!!!”

  这波操作很强势啊!莫烟寒不得不佩服忘川,这都能想到,不过还是苦了彼岸,之前在华蓝城,硬是把树磨着火。这次在闻笛城又要充当睡床,啧啧啧,真可怜。

  时辰还早,看样子才寅时,莫烟寒因为昨日睡得太早,于是今日醒得也很早。莫烟寒几乎已经可以听到自己肚子的咕噜叫声了,但2是忘川还没醒,之能自己去买了。

  可是,重要的是,他没钱啊……

  一路上都是忘川掏钱,以至于莫烟寒喜欢什么就直接拿,后面跟着的忘川负责给钱,所以才导致了他现在是身无分文。

  莫烟寒决定在忘川身上摸一把,把那个他梦寐以求的小钱袋给摸过来。是不是很聪明?

  莫烟寒修长的手指伸进了忘川的外衣,在他的胸膛上游走着,摸了半天也无果。忘川沉睡时的脸就像是放下了所有的戒备与距离,静静地闭着眼睛,像是个小天使。

  哼,这些都没用,没有钱,无论你有什么,什么都白搭啊。

  气不过,莫烟寒在忘川的胸膛狠狠地揪了一把。忘川胸口的肌肤摸起来很滑,却又坑坑洼洼,莫烟寒下意识眉头一皱,想要掀开忘川的衣服。

  忘川:“……”

  这边的莫烟寒做贼心虚,这边的忘川正黑脸紧闭着双唇。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