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天屈刺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二十二,宽窄秘事

天屈刺下 神邸执念 2,160 2019.06.13 00:18

  小淼当然不准,自己守护一晚上都不曾进去。你一来就想要进去?

  不可能!小淼当即一步跨出。挡在张思婷身前。

  张思婷本来就生气,你一个小屁孩居然也敢挡她的去路?真以为老娘这么多年白活了?我虽然不能修炼,但手上功夫可是一点不弱。

  两人当即在门口打了起来,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小淼也不示弱,虽然曹沫还没有教他修炼之法。但是,手上功夫却也不落下。

  当即和张思婷打成平手。

  张思婷显然没有想到小淼那么能打,毕竟她大小淼几岁。现在的小淼都能和他打成平手,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但她现在还在生气,才不管这些。使出全力攻向小淼。

  因为她看出小淼手上功夫比她要浅,她正好利用这点欺负他。

  小淼只是微微皱眉,不过并没有怕她。依然从容出招。

  他也看出张思婷的破绽,那就是实战技巧少的可怜。

  毕竟她在城里,有谁真的敢向她动手?最多只是出手教训她罢了。

  这也让她骄傲起来,认为城里出了老一辈。不会再有人是他对手。

  但他不是,他虽然喜欢偷东西。不过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刚开始经常会被别人抓住。曹沫又不救他,他只好依靠自己逃生。毕竟落在那些人手里,不用想也知道会是神马后果。

  在多次死里逃生下,他的实战技巧已经相当纯熟。

  两人对战一阵,张思婷越来也心惊。她完全想不到小淼会如此厉害,和她居然不相上下。每次自己出招,他都能精准找到自己的破绽。从而进行攻击。自己也不得不回防。

  打斗声持续这么久,楼上楼下都听到声音。上来看热闹。

  不一会便围上一群人。

  人们看到打架的两人都心惊不以,完全没想到。年龄如此小的人会有如此之高的功夫。

  人群了有人对张思婷吹口哨“小妹妹,需不需要我们帮忙啊?哈哈”

  张思婷听到几人流氓般的口气,脸上又羞由红对他们讲道“滚!”

  那几人也不以为意“哟,还是个辣妹子啊。不过,我喜欢!哈哈哈!”

  张思婷不在听那些人的话,认真的和小淼战斗。因为刚才她一份心,中了小淼一拳。

  旁边人也不说话的议论声也渐渐的小了起来,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小淼会如此狠毒。

  他刚才那一拳结结实实打在张思婷小腹,没有一丝留手,

  张思婷也是坚强,硬中一拳。一声不吭,继续和小淼战斗在一起。

  “怎么?宽窄酒楼的人?不是不允许打架吗?”有人问到

  “对啊,不是明文规定在酒楼里面不准打架吗?”那人也不解道。

  因为以前有人不信邪,仗着家族的势力。非要挑衅宽窄酒楼,来显示自己的威风。带人在宽窄酒楼聚众打架。

  没想到酒楼负责人直接把那男子的父辈叫来,企图商量解决此事。

  但万万没想到,那男人的父亲也是纨绔。直言他儿子能在宽窄酒楼打架,是给酒楼面子。

  说完便带人一番打砸。

  掌柜见此情况,也不恼怒。依然笑脸迎人。最后还一脸笑容的将两父子送走。

  当众人都以为宽窄酒楼只是一个外强中干的假大汉之后。

  晚上发生一件让所有人都既惊讶有好怕的事情。

  第二天有人发现,那家族全族上下带下人一共三千两百五十二人。一夜之间被屠杀个干干净净,连还在襁褓的小孩子都没有活口。

  族中鸡犬也没有活口,连刚下的狗崽子都被一刀两断。

  族中财务被洗劫一空,连最隐秘的密室都被打开大大方方的打开。只是里面的东西一根毛都没有。

  据说皇帝听见此事大为震怒,严令彻查此事。

  钦差下来查了整整半年,也没有查出一点蛛丝马迹。最后只有不了了之。

  但有心人第二天来到宽窄酒楼,发现酒楼整洁如新。并没有一点被砸过的痕迹。

  所有人这时才意识到宽窄酒楼的不凡,每每想起那家族的惨状。众人便不在有胆冒犯酒楼。

  一些不法分子也将酒楼当成最好的避难所。

  所以现在看见有人在此大家,他们才会如此惊讶。

  张思婷越打越心急,你不是要守护这门吗?我让你守!

  她抽空一脚把门踢烂。里面的景象也显露出来。

  只见曹沫一人盘坐在床上,脸上一脸安详。仿佛这里的事情和他无关一样。

  曹沫现在非常着急,虽然他现在冲击境界。但外面的声音他意思不落的听在耳朵了。

  他现在终于知道那些人为什么闭关要找绝对安全之处。想来就是防突发事件的。

  现在他全身心都放在冲击境界上面,可以说身体没有一丝防备。只要有人来推一下他,他肯定立马岔气。导致走火入魔。

  轻者丹田炸裂,全身瘫痪。重者直接炸裂而死。

  想到此处,曹沫恨不得打死张思婷。

  但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只能一鼓作气的冲击。还好古朴巨门已经打开。

  还差最后一点!

  张思婷越来越不耐烦,特别是看见曹沫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

  气不打一处来,对小淼的攻击有凛冽几分。小淼也才堪堪招架的住。但也不能寻找时机还手。

  “谁来帮我打败这小畜生,我必有重谢!”张思婷对外面围观的人大吼道

  外面的人听到张思婷的话都齐齐愣住,片刻便反应过来。不过都齐齐后退一步,仿佛都害怕与自己扯上关系。

  曹沫听到这声音,更加着急。这女疯子!更加全力冲击!

  “谁来帮助我,我张思婷必有重谢!”张思婷继续喊道

  “张思婷?张家?”显然有人知道张家代表什么。不过知道是一回事,他们怎么想的又是另外一回事。都不打算帮助她。

  只有刚才调戏她那几人,互相都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些什么。

  几人一个纵身,便跳入战圈。接替张思婷攻击小淼。

  张思婷这才腾出手。

  小淼心里着急,立马使出真正的杀招。抽出匕首瞬间将一人刺杀在地。

  几人见已经有一人死亡,立马悲愤大叫。但手上并没有闲着,狠辣出手。企图杀死小淼。

  但小淼也不是盖的,杀招频出。几人打成平手。

  这时张添飞夫妇也来到这里。

  张添飞是修炼之人,他非常清楚曹沫现在的状态。

  他看到张思婷的动作。立马大呼“不要!”

  但为时已晚,张思婷的鞭腿已经重重的踢在曹沫身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