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国偷香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99章

第001章 整个抖音都在说他不爱我

第002章 与魔鬼的初次契约

第003章 身体的变化

第004章 顶缸第一天

第005章 供观众喜欢的暖男

第006章 高学历却遇上了愚昧无知

第007章 他长了一张和前男友一样的脸

第008章 初次当值

第009章 面对现实,隐忍是唯一出路吗

第010章 闺蜜之间有话说开就好

第011章你最好不要太快服软

第012章 戏是假的 情是真的

第013章为遇见你伏笔

第014章 脊惑之亲

第015章不能让你走

第016章纠缠不清

第017章哭什么

第018章 美人蛊惑

第019章 魔术游戏

第020章第三条腿

第021章私会幽香

第022章密阳

第023章先皇遗妃

第024章碧血秘密

第025章神女迷城

第026章无邪那条狗

第027章 五百只鸭子

第028章 上坟

第029章 毒誓的力量

第030章 假传文碟

第031章作者韩美美

第032章 奸情烂大街

第033章 你在意淫吗

第034章千年一欲

第035章 神游之余

第036章 灭门惨案

第037章 月下两波人

第038章 妖魔出没

第039章 迷魂血阵

第040章 第三波人

第041章 邪灵出没

第042章 恐怖升级

第043章 现代僵尸病

第044章 天地诛心

第045章 七

第046章 六月雪

第047章 一粒米

第048章 破蝴蝶伞

第049章 迷魂道场

第050章 圣主薨了

第051章 一场梦

第052章 霸王硬上弓

第053章 却是故人偶遇

第054章 端倪初显

第055章 探个究竟

第056章 情敌掐架

第057章 消息汇总

第058章 在下要出趟恭

第059章 谁心里没个龌龊的秘密

第060章 无邪的承诺

第061章 救了太后

第062章 你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第063章 说要公审

第064章 八公和龘龘

第065章 在下厉清尘

第066章 第三重身份

第067章 神女殉夫

第068章 断袖之癖

第069章 公开放水

第070章 刎颈之交

第071章 同情之谊

第072章 晓之利害

第073章 什么考验 今日第二更

第074章 又来一位

第075章 惊魂再现

第076章 通灵券:今天第三更!求众筹。

第077章 比谁先死

第078章 逼良为娼

第079章 底线意识

第080章 心之所向今日二更

第081章 血泪崩塌

第082章 终于回来了

第083章 红颜旧

第084章 至亲之人

第085章 蛊王殿下

第086章 无异于向在下撒娇

第087章 子时信息

第088章 子时三刻

第089章 狼女

第090章 叫而无为

第091章 各怀心事

第092章 祸从口出

第093章 迷魂血易得,真心血难求!第三更

第094章 月下萤火

第095章 美好时光

第096章 又一出折子戏

第097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

第098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二第二更

第099章 太后和她的狼

第100章 暗藏玄机的仪式感

第101章 一切按部就班

第102章 双月凌空

第103章 七公主的猪耳朵

第104章 山洞里的狐狸新娘

第105章 温柔陷阱

第106章 风流債难了二更求票

第107章 太后的筹谋

第108章 木心往事

第109章 疑是偷香者

第110章 镜中幻像

第111章 小试牛刀

第112章 人间盛宴

第113章 特使到访

第114章 魔镜直播

第115章 大红灯笼高高飘扬

第116章 故人相见

第117章 玉销魂:夜夜偷香

第118章 两个人的墓地

第119章 雪沥清尘

第120章 穷奇谷的守夜人

第121章 牺牲从我始

第122章 猫和铲屎官

第123章 她的绝世美颜

第124章 俊儿的热闹

第125章 成了帮凶

第126章 国将不国

第127章 三堂会审

第128章 他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第129章 告别盛宴

第130章 新的乱战

第131章 向死而生

第132章 二度进宫

第133章 更多羁绊

第134章 人去谷空

第135章 哑巴憋出话来

第136章 猫蛊游戏

第137章 与大猪蹄子打架

第138章 谜之自信

第139章 小丑表演

第140章 大变心中想

第141章 情景再现

第142章 姐妹花开

第143章 笑傲江湖

第144章 死生契阔

第145章 群魔乱舞

第146章 血力困惑

第147章 初诉衷肠

第148章 左右不是人

第149章 太子殿下喝醉了

第150章 冰蓝血因

第151章 杀父仇人

第152章 肾亏得补

第153章 木板床上的修行

第154章 情敌默契

第155章 孩子他爹

第156章 坏囡囡和负心汉

第157章 投诚的礼物

第158章 近宫情怯

第159章 见到父皇

第160章 哭丧出殡

第161章 张吴氏要殉夫

第162章 现场审案

第163章 皇宫里的秋千

第164章 搞怪之人总是要搞怪

第165章 不得不的尬聊

第166章 魂迷春梦中

第167章 古墓魅影

第168章 一条红裤衩

第169章 没嘴儿的夜壶

第170章 等君入瓮

第171章 午夜惊魂

第171章 迷魂收尸阵

第173章 夜半钟声

第174章 一个女婿半个儿

第175章 出大事了

第176章 墙上奇观

第177章 两个灵魂的又一次对话

第178章 请叫我伍老师

第179章 早恋要修成正果了

第180章 拒绝暗恋的正确方式

第181章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182章 带你去见一个人

第183章 绕舌和穿越的意义

第184章 急个锤子 我又不是你的新娘

第185章 心机婊与白莲花

第186章 死了都要爱

第187章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

第188章 世上没有鬼 有鬼也是人在作妖

第189章 他妈的 这句国骂是为了怀念祖国

第190章 现代人遇到僵尸也无奈

第191章 所谓美女 遇到的都是渣男

第192章 伍月老师被耍流氓

第193章 自己倒成了事外人

第194章 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婚纱的诱惑

第195章这到底来了哪里

第196章 咱们也算配合的默契

第197章 没有哪个赘蝑比这个赘蝑更赘蝑了

第198章 轮盘之下谁都是铁憨憨

第199章 他扮演的角色是隔壁老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014章 脊惑之亲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3,570 2019.08.02 07:52

  无邪一时就有些气恼,气自己被人家说是细作,真是作贼心虚,居然被吓破了胆。

  不过难关已过,算是心下放松了警惕,“嗯,左不过只是一堆素人老百姓小孩子,我是魔太子倒怕成这样?”

  且不论魔域大陆的傲无邪只是一个年轻人,一时被众人怀疑自己是天宇国细作;

  又被一众秀才裹亵着,耳朵里不知道被一些过激的辞汇充斥着,总免不了好强气盛一起。

  “朝庭定是军费无着,一时间凯越国王出此下策,也算是权宜之计!”

  “什么权宜之计,根本就无异于杀鸡取卵……”

  “什么杀鸡取卵,我看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过大小只是个禁军卫,皇帝的谋略你也配枉加议论?程统领……”

  说到程统领,无邪有些目力耳力集中过去,那个程教头对望过来,瞭了面前的年轻人一眼。

  他大概都是二十岁弱冠的样子。

  旁边也有三五个老实稳重的,年龄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

  “同去,同去,人多总是好些!”

  “我们力求做到据理力争就好!”

  无邪心下也是好奇这魔珏国皇帝奇怪的狠,哪朝哪代,何曾见过,普通的老百姓岂是可以随便枉议朝政的。

  可一时兴起又不知道他们议论纷纷的中心事件是什么,所以免不得好奇心起想去打探一番。

  一干众人纷纷议论间等来了一辆牛车。

  六头牛,二十四条腿拉着的八个铁箍轮子牛车。

  无邪的诧异简直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这凯越皇帝奇真乃一名不折不扣的“奇葩皇帝”,自己的父帝是要竭尽全力地保持皇者威严,等级森严,连宫殿台阶数量高度都要仔细算好,多少度的仰视角能让自己的臣子能够最佳得实现俯首跪拜。

  这里可恰是相反,新民新气象,仿佛这魔珏国百姓个个都可理直气壮地要议论当局。

  六头牛拉得车,中心车厢用绿竹节整齐围了,中间敞开了一个门,二十几个人,也说不清楚许是三十几个,一同被那个禁卫军程教头硬塞了上去。

  无邪拥挤间被推搡着无处安放自己的一双脚,叉撒着双手,简直要死无葬身之地的节奏,努力想去车厢里的木板壁上求平衡,当然人就几倒八歪起来。

  车开始慢慢悠悠走。

  被塞进来的无邪,极目远望,车厢内拥挤不堪,一时间还是无处安身。

  “嗯哼!……坐这里吧!”

  一个声音在下边响起来,那个人没有说话,却是挪动了身子,给他让出半席地来,拍拍地上的一块草席,示意他坐下。

  无邪千恩万谢,硬挤了屁股下去坐下。

  心里甚至冒出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念头。

  昏昏噩噩,晃动了很久,前面就有人报,说是到了正阳门了。说是让等着……

  好吧,看来秀才造反,果然是十年不成呢,皇帝也罢,国王也行,哪里那么容易就见到的。

  打量车厢之外,夜色已经昏沉。

  周围闹嚷嚷的轰鸣声,久久难以散去。无邪睡眼朦胧间发现自己拱起的双膝间多了两只脚。

  严格意义上讲,是多了两只小巧的穿着和自己一样样式鞋子的两只脚。

  据自己所知,这两只脚的主人有两条好看的笔直的腿,是的,这腿竟也意外地若隐若现的展开在自己伸手可及的位置上。

  无邪从漏出和未露出的部分,迅速脑补了好看均实的一双大长腿。

  再往上,浑身上下穿着一件酱灰色的分不清颜色的神女袍子,鼻翼之间若有若无地飘荡着一个黑色的面巾。

  无邪偷偷摸摸闭上眼。

  其实到此为此,他并没有敢再定睛看清楚女孩子的脸。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他的心旖旎地荡漾开来,一口气念了几十遍。

  那种感觉太过震聋发馈,以致他觉得整个车厢里空气中,人们的窃窃私语中都充斥着那个女子的声音。

  或娇颜浅笑的,或者营营润润的。反正自己的耳朵就如同装上了一根线,被拴在了那女子周围的位置上。

  他知道自己的背后竟是那位女子。那位和自己比过鞋子,有着银铃般的咯咯笑声的女子。

  “醒醒,咱们今天……”另外一个女子,断断续续低语:“怕是身陷泥淖中,回不了家了。”却久不见那个被唤的女子吭声。

  无邪还是没有动一丝一毫,他的身体仿佛僵住了,以至热汗蒸腾间,唯恐亵渎神明一样亵渎身后那位。

  女子好像意识到不雅,双手提拉起双腿尽量搬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反手估计只是伸出手去捂着她面前那女子的嘴巴。

  “嘘,嘘,勿要聒躁。”

  大家一起静了声。

  无邪这才注意到,这车上装着十几个太学院学生模样的人。

  无邪预习资料时知道这魔珏国主要有三大势力,一是以凯越皇帝为轴心的改革激进派,

  他们不计个人利益得失,先魔珏之忧而忧,以魔珏天下为公,但是却因为改革侵犯了一些权贵的既得利益,树敌众多;

  另一则是垂帘听政把持朝政多年如今己还政于皇的先皇遗妃月树太后,这月树太后长期归隐,练药修仙,但关键时刻却是仍能置喙干政的幕后魅首;

  另一派就是三朝宰相的呼延远达,此人朝中人脉盘根错节的,善于隐忍变通网罗亲信众多,也是太子党的幕后主使。

  而太学院则是太子党的老巢。

  “……”

  一眼望去,神女满满的笑严肃。那张面巾盖着的部分,隐藏露出一双冷若寒霜的眼睛。

  车厢变得像菜市场一样闹腾,后排有几个太学院平素受太子一党欺弱的,愈发笑嘻嘻地起哄着——

  “神女花粥!!果然是你,今日公然招摇于街衢之上,置《神女信条》于何处!”

  原来你叫花粥。

  好吧,为了少给人家惹麻烦。

  无邪还是寡然无趣地坐远了一些。

  “嗯哼!”无邪自见背后的神女脑袋缩进袍子里,面色暗沉,假如地板上有一条缝,她一定会不顾生死地拱进去。

  自从两次遭遇魔王以后,一年内她的身体虽是恢复了一些机能,但是心气却是如同变成了一只蜗牛,稍有风吹草动,就立马缩进了壳里。

  “你们起什么哄,……怎么,神女就不出门了?!”另一女子一个箭步冲上去,护在了主人面前,怒不可遏。

  有几个大吼:“酌墨子,一个小小侍女,闭嘴!你是哪根葱,轮得到你说话?!”

  “神女花粥!”其中一个像是个小头目的,重新看向花粥,呼吸声加重,想让自己不要太失态,最终还是被她气得直咆哮,“太子今日出门,叫在下务必口喻谨醒神女,《神女信条》抄三百遍交上来!”

  那人满脑子都是志得意满,按照神女信条第四条:“唯有君,俯作尘。物我两忘。”

  见那神女花粥只顾自地低头,手伸过去揪住花粥耳朵的时候,神女的腿毫无意外地瘫软,打了个弯儿;

  小头目被这一个弯儿撞飞,笔直的灯笼光线跃了几个直线,撞到对面竹篱笆墙边上站立着的程木心。

  当然这一切都是无邪搞得古怪。

  差点被撞击中的程木心双手一躲,失了平衡,半个身子后仰着就跌出去——

  好在无邪还算眼疾手快,舍命扑过去,扯了他回车厢来,之后用劲儿蹲实重量,自己却一个反弹上半截身体直接从开着的竹门处。

  仰了下去……

  虽脊背痛得撕拉欲裂般的,但是好在无邪就像一把扇子折回来,在厢门底板上打了好几个来回……

  只是。

  花粥满脑子都只是快逃离,

  逃吧?

  黑暗世界里,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遭遇了历清尘盗血的夜晚。

  她缩进去,缩进一个壳里。

  冷蓝色的伍月老师被惊醒,伸了个懒腰道:“怎么,今天又想让我顶缸值班了?!”她懒洋洋又翻了个身,右手姆指摸了摸自己的食指,抻抻脖子,发出冷蓝色的光。

  好吧。

  惊魂未定的伍月老师扑了上去!

  她又不敢动,又不敢放松一点力气,略一松气,那个人就突突地往下出溜……无邪后脊梁处一击,那些松软的竹车底厢板就不断剥落,如同一块大枣糕,边缘上的黄粳米一个保护层一被剥落,里面的毛坯就散了架……

  “停!停……,噢,神什么女你停——”无邪脾气突然暴燥,声音里带着某种压抑的呼吸。

  好家伙,原来花粥让出身体的原因,竞是这尴尬局面。

  “停?你个蠢货,我正试图调整位置,把你扒上来……”

  心跳仍旧狂野,无邪好不容易喘息未定中听她说完。

  “停。轮得着你一个女人在上面乱动吧……”

  车厢之中爆出一阵狂笑。

  “我是不是女人,不是关键。关键你那个位置要起来,重心后移就掉下去了……”伍月满脸通红,骂到。人群拥挤,被刚刚才的动作扔出去的木心一时还未来得及返身。

  命,当然比神女信条更重要。

  “我重点后移不是关键,重点是你压住了我的……重点……”

  无邪腹部随着话语间不断起起伏伏,顶着伍月也跟着起起伏伏,她憋着自己的呼吸,不想让他觉得自己的隐藏了什么,一时间似乎更无语。

  伍月不敢动,双手双肩死命钳住他的腰部,下巴颏儿死命钳住他的那件丝滑的夹袍的腰扣上。

  几次三番岀溜着,甚至扎进了他肚子上结实的肌肉里。

  身体之外的崖下的罡风呼啸而过,呼呼呼呼地在耳边回荡,几番周折后,风才静止了……车外的风声,潺潺绵绵,稀稀落落,犹如它一贯的作风,兀自流淌着。

  抓到了一个支撑点,无邪漫长的跋涉到了终点。

  极度扭曲以自己的腰为圆心,使劲儿后撑。

  只得鱼翔浅底,一个反转,整个人就反弹了回来,由于身体的柔韧性和八块腹肌太好,一张脸正好扣在了她斜转的脸上……

  伍月一骨碌滚出去,虽然身体扭曲间角度极其不合适,但是异动间却没有躲开,头脸拱地跌了个狗吃屎,后背却让了出来。

  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不敢动,只能保持这个奇怪的姿势。

  一个俊朗,荡然生机。

  一个懵懂,青涩美好。

  那个叫“花粥儿”的伍月,一看就是临危受命,毫不扭捏,背对着背直接靠到了无邪背上。

  狭窄拥挤的人群之中能尽量维持这个接触,让无邪几乎武功尽废。

  “吱呀——”一声,牛车又发动,开始往前走。

  可这一下,几近成了压倒无邪的最后一根稻草,女子的背,蜻蜓点水般地掠了一下,在无邪的背上,虽然那一掠已然打破了无邪那边背脊的汪洋。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